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07章 就很邪性

第107章 就很邪性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07章 就很邪性

章南的這些話,有點戳肺管子了。

真要像她說的,評個正縣級的直管單位,那二中是美了,可程建國得哭死。

不帶你們這么干的哈!

“停!”

一聲喝令,咬牙切齒,“我去市里、省里給你們要編制,行了吧?”

程建國所說的這個“市”,不是尚北市,而是哈市。

尚北是歸哈市管轄的縣級市,所以這事兒得哈市教委給解決。

章南一聽,立馬變了臉色,春風和煦,好像剛剛的話都不是她說的,“那就多謝程局了!”

程建國:“……”

是真的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心累道:“走吧,今天就到這兒這吧!回去之后,你們先做準備,等市里的正式文件。”

合校基本就是板上釘釘了,但是依舊也是要上報,要上面批準的。

可是,章南還是沒動,“還有一個事兒。”

程建國皺眉,“還有?還有什么事?”

章南笑呵呵道:“您看,能不能給新校的老師漲一級工資?沒多少錢的,這個你能做主。”

程建國:“!!”

程建國瞪著眼珠子,這個確實沒多少錢。

一級工資,少的就十幾塊錢,多的也不過幾十塊錢。

可是,有點得寸進尺了哈!

長嘆一聲,“差不多得了,別可著老實人欺負了,行嗎?光編制這個事兒,我都不知道怎么向其它學校,其他老師交代。”

程建國出馬,編制多半是能要來。拉下老臉,撒潑耍混,上面是能給的。

可是,難的不是要不要得來,難的是要來了怎么分配。

多少老教師眼巴巴的等了多少年了,也沒個編制,都給你們二中,那我這個局長是要讓人戳脊梁骨的。

其實,這同樣也是一個時代的印記。

在這個年代,正式工作,不是你有工資拿,就叫正式工作,而是你有正式編制。說白了,就是鐵飯碗,那才叫正式工作。

可是,如今正是到處在下崗,到處在減負的年代,所以拿到一個編制很難很難,尤其是在東北。

話說回來,這么大的事兒,我都給你解決了,你還要漲工資?我這個大局長都讓你欺負成什么樣了?

“漲不了,真的漲不了!”

“好吧.,那就不勞煩程局了。”

章南見程建國實在是沒了耐性,見好就收。

經費,還有編制,這兩個大頭兒,程建國能幫著解決就行了。

一級工資,不要也罷。

“我們自己解決吧!”

帶著王興業和老馬他們,高高興興的出了程大局長的辦公室,一行人在教委門前準備分開。

章南則對王興業和老馬道:“咱們回去先準備著,和老師們都先通個氣。”

這一點不用章南提醒,王興業和老馬也得這么干。

王興業點頭道,“章校長放心吧,實驗中學這邊的老師交給我。”

老馬沒說話,他現在已經認可了合校的這件事,肯定是要配合的。

但是,老馬其實也發愁,來開個會而已,結果把實驗中學開沒了,老師們能認可嗎?

沉吟道:“我們盡量做工作!”

而章南其實說這個,也不是主要目的,看著老馬有點為難,“馬校長,還有一個事兒。”

老馬抬頭,“什么事兒?都這個時候了,說唄!”

章南,“能不能先從實驗中學賬上給二中先支20萬?”有些窘迫,“我先把二中這邊的獎金結了。”

老馬:“……”

好吧,老馬心涼了一半兒。

突然開始畫魂兒,媽的!到底新校能不能行啊?怎么感覺那么不靠譜呢?

章南能力是一流的,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敗家程度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

實驗中學那點家底兒,估計也挺不了一年。

分開之后,章南、老董,還有老吊車騎著自行車回學校。

路上,老董沒忍住,“這個錢,不應該和他們張嘴。”

老董覺得,章南最后那一句沒啥必要。大不了再拖一個月,等新學年的議價費收上來,不就解決了?

現在發不下來獎金,怪丟人的。

卻聞章南道:“該求人幫忙,還是要求的.。”

老董:“什么意思?”

章南:“其實借的不是錢,而是讓實驗中學的老師并過來之后,心里能踏實。”

老董:“????”

老吊車:“????”

好吧,這就是章南周到的地方了。

之前她話說的敞亮,用實驗中學的校名,她也可以不當校長。

但是老馬知道,這兩條都是空頭支票,哪個都不容易實現。

嘴上雖然答應了,心里不可能好受。

其實,如果換位思考一下,身為實驗中學的校長、老師,挺尷尬的。

以往都是小壓二中一頭,甚至心心念的要吞并二中。

可是到頭來,事情反轉,不但沒吞了二中,反而被二中給吞了,心理上是很難接受的。

然后,大部分老師還要搬到二中那邊去工作,天然的就會覺得比人矮一頭。

而二中的老師被實驗中學壓了這么多年,自然也會揚眉吐氣,覺得自己翻身了,比實驗中學強。

這是人之常情,避免不了的問題。

可是,這些是章南無論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合了校,兩邊老師還各懷心思?各成一派?那她這個校長還怎么展開工作?

所以,與其說借實驗中學二十萬發獎金,倒不如說是給兩邊老師、領導干部一個臺階下。

對于實驗中學那邊來說,二中再牛,也要求到我們幫忙。

而對于二中來說,關鍵時刻,發不出獎金的時候,也是人家實驗中學幫了咱們一把。

這二十萬借款,就是一個紐帶,別讓對立情緒升級的紐帶。

老董和老吊車聽完,也是服氣。

老董感嘆,“這個校長啊,也就你能當了,別人真干不了。”

“不過…”老董也擔憂道,“就這么拆了東墻補西墻的,也不是辦法啊!”

對此,章南也只剩下點頭,她也知道不是辦法,皺眉沉吟,“錢的問題,還是我來想辦法。明天,我再去一趟省城。”

去省城拉,找錢!

章南自己算過一筆賬,去年一年,二中發出去的獎金數額高達200多萬,這還不是全校老師動員的情況下。

下學期開始,還要加上實驗中學那邊,翻一倍,400萬是肯定的。

而且,很可能比這個數字只高不低。

章南就按500萬來算的話,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即便今年沒有實驗中學搶生源,尚北所有的議價生都是二中的,可議價借讀費依舊填補不了這個窟窿。

而且別忘了,二中很多校舍也要翻修,甚至重建。就南校舍和西校舍那個破爛房子,章南打算兩年之內推倒重建。

這筆錢要是指望教委撥款,那你就等著吧!

況且,章南還想建操場,建室內體育館,建新的教學樓。

所以,真的缺錢。

而且這些事兒,不能指望別人,只能她自己去想辦法。

當然,她也可以漲一點議價費、借讀費,把5000、8000兩檔議價提到一萬、二萬,那就什么都有了。

從分不夠的生源中扣出個百八十萬的,最簡單不過。

可是,章南不能那么干。在她看來,現在的大幾千的議價費已經不少了。

尚北窮,老百姓手里沒錢,再漲價,那她就不是在辦教育,而是在吸血了。

背離了初衷的事,章南是說什么都不能干的。

所以,想把這個窟窿堵上,唯一的出路就是拉。

在這件事上,她再有心眼兒也沒用,只能是去找找老關系,看看誰愿意幫這個忙。

之前說章南有個學生,在南方做生意,掙了大錢。章南也聯系過,對方也答應來尚北二中看看。

可是,章南出事兒以后,也就耽誤了。

昨天晚上,章南還主動給人家打了電話,對方態度也還不錯,答應下個星期過來。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就憑這份師生情誼,也會多少幫一點忙。

但是,章南不敢把寶壓在一個人身上,要做多方的打算,能找來別的渠道,自然最好。

所以第二天,章南把學校的事兒交給老董他們,自己又出差了,這一趟是去省城。

在哈三中工作的時候,章南也負責過一段時間的外聯工作。

就是負責一些聯動單位,還有一些資助單位和個人的協調工作。像是省WJ總隊的那個鄒洪明,就是那個時期和章南見過面。

這趟的目的,就是把曾經在哈三中時接觸過來的一些外聯單位都走一遍。

沒辦法,這個時候章南也只能去挖哈三中的墻角了。

但是,效果并不太好。

一連跑了兩天,走了好幾家單位,也聯系了幾個個體老板,開始都還挺熱情的,大多數對章南都有印象,畢竟章南的個人能力在那擺著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個老師在哈三中前途無量,早晚能走上領導崗位。

可是,一聽說章南從哈三中調走了,去了什么尚北二中,登時就興致缺缺,態度都和以前不一樣了。

人就是這么現實,哈三中的領導干部,和小縣城高中的領導干部,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說句殘酷點的話,哈三中就好比是國內知名大學,而尚北二中在這些城里人眼中,等同于一所山溝溝里的破學校。

章南在哈三中的時候即便不是校長,只是個小主任,但那也算是個優質的“人脈”,有大把的人愿意去結交,套近乎。

可是,一所小地方的小中學,哪怕你是校長了,也和我關系不大,這種人脈沒有用,甚至是麻煩。

當然了,小地方小學校按說更需要捐款,可是,除非是真心做善事,否則,即便捐錢,人家也希望這個錢捐的值,捐的可以有回報。

不是誰都那么好心的。

捐給哈三中,做了好事,還賺了名聲。

可捐給尚北二中,誰知道你捐錢了?

那是兩回事的。

一連兩三天,章南好不容易聯系到了一個在哈市做生意的大老板,曾經資助過哈三中的校園建設,人家也愿意見她。

機會難得,章南一咬牙,在哈市比較有名的酒店請了一次客。

點了幾個菜就小一千來塊,這個錢還沒法報銷,只能章南自掏腰包。

席間,章南提到希望大老板支持一下尚北二中的建設。大老板似乎挺高興,雖然沒答應,但也沒拒絕。

只道:“拿個十萬二十萬的,這都不是問題。但總不能章校長一句話,我這就掏錢,起碼你得讓我看看你們尚北二中,到底什么情況啊?”

言下之意,不能憑章南幾句話就給錢。

對此,章南自然也是很誠懇的,當下邀請大老板到尚北二中去看看。

老板居然也同意了,答應近期就到尚北去看看。

只不過,接下來的飯局卻有點微妙,這個大老板似乎對二中很感興趣,問了不少問題。

比如,二中有多少人,像是學校食堂、小賣部之類的配套設施全不全等等。

當得知來年的二中得有七八千人,而且只有一個食堂,一個小賣部的時候,老板似乎眼神都亮了起來,有意無意的也慷慨了起來。

甚至酒到酣時,放出豪言,“如果二中真的像章校長說的那樣困難,個四五十萬也不是問題!”

章南自然欣喜,自請三杯表達敬意。

一頓飯吃下來,收獲不算不大。

至于大老板打的什么主意,章南清楚的很。

可是,還是那句話,章南是最懂得取舍的。

如果真的肯出錢,你惦記學校里那點生意,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不但要捐錢,還得該怎么承包怎么承包。

結賬的時候,大老板也沒謙讓,讓章南去結了。

可是,章南一出包廂,就碰到熟人了。

齊磊放假了,卻比上學的時候還忙。

先是用神經病兒的賬號,在榕樹下完成了《貝爾格萊德之戀》的結尾。

都來不及欣賞網友們是怎么罵他的,就和小伙伴兒們馬不停蹄的來到省城,參加榕樹下的線下聚會,也就是作家創作營。

這是之前就說好的,做為網站作家福利的一部分,暑期由作家們自己做主,選一個地方公費旅游。

結果,寧村夫自做主張,選特么什么選?不知道省點錢嗎?干脆把聚會地點定在了哈市。

哈市多好啊,東方小巴黎,浪漫之都,消費低,景色好,榕樹下網站還就在這兒,省事兒還省錢。

齊磊也是服他了,這貨比他還能忽悠。

安妮嫉婦、李泛泛,連蔡無名都讓他忽悠的同意,跑到東北來了。

正式集結的時間是七月二十八號,還有幾天。

可是今天,李泛泛大老遠的先到了,寧村夫去機場接了人,然后直接帶到了齊磊這兒。

齊磊怎么也得盡一盡地主之誼的,帶李泛泛來嘗嘗正宗的東北菜,見識一下什么叫圍著鍋吃飯。

結果還沒進包廂呢,就碰到丈母娘了。

章南也沒想到,能在這兒看到兩個孩子。她還以為,這兩人在劉卓富家里補課呢!

只見齊磊和徐小倩迎面而來,身前身后還跟著一幫子年輕男女。

這讓章南不由大皺眉頭,“你們倆個怎么跑這兒來了?”

齊磊和徐小倩更沒想到會碰到章南,表情怪異的打招呼。

“媽....”

“章姨....”

打完招呼,也不急著解釋為什么在這兒,兩人不約而同的瞪向身邊的寧村夫,很是默契.。

寧村夫也是一臉懵逼,看,看我干啥?這誰啊?你們誰的媽?

嗯,上回是爹,這回是媽,好巧哈!

殊不知,齊磊和徐小倩心里想的哪是巧的問題啊?

突然懷疑,寧村夫你是不是有什么說道啊?一共就和你出來吃過兩回飯,一回碰上爹,一回碰上媽。

這么準的嗎?齊磊琢磨著,待會得和寧村夫好好說道說道。

收回目光,齊磊倒是有經驗了,沒那么慌張,給章南介紹了一下兩個還算知名的作家,說是網上認識的。

章南一聽是作家,也就放下心來了。

剩下那幾個,唐奕、吳寧、楊曉什么的,章南知道是同學。還和寧村夫、李泛泛打了招呼,沒囑咐他們早點回家,別喝酒之類的話。

倒是說了幾句,要向人家多學習寫作經驗,多探討生活累積之類的話語。

即抬高了寧村夫和李泛泛,又教育了兩個孩子。

聽的李泛泛嘖嘖稱奇,“這家教,就是不一樣哈!”

怪不得九億這么大點就能經營網站呢!

而寧村夫臉是黑的.,他知道,齊磊家里人不知道他做生意的事兒。

所以,寧村夫的心態和李泛泛完全不同。

還向我學習?他特么是我老板,誰學誰啊?

這上哪說理去?

簡單的聊了幾句,章南就放他們走了。

齊磊也從章南的言語之中,得知老丈母娘是在拉,也沒當回事兒。

齊磊其實是有點盲目崇拜章南的,和他這個開了掛的家伙比起來,丈母娘的智慧簡直無所不能。

認為就是拉個而已,不算事兒。

只可惜,齊磊要是知道一門之隔的那個所謂大老板名叫衛光明的話……

估計就沒么這個淡定了。

廢了幾千字的稿子,所以晚了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0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