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86章 集體裝13事件

第86章 集體裝13事件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6章 集體裝13事件

有的人是很奇怪的動物,總是在自己的挫折中不斷重復,卻可以在別人的只言片語里找到點感悟,就像齊磊在老秦的話語中得到很多信心一樣。

倒也不是老秦教會了他什么,事實上,不管老秦怎么說,是認為他貪也好,不貪也罷。

即便老秦勸他安分一點,少操點心,齊磊多半還會依照自己的軌跡就那么晃蕩下去。再遇到什么事兒,依舊會義無反顧地沖上去。

沒辦法,個性使然。

可能在那個既想躺平,又被喚醒了民族意志時代回來的重生小青年,多半都和齊磊一樣,既要安逸,不想那么累,可又看不慣被人家欺負,都希望做點什么吧!

所以,老秦不是教會了齊磊什么,而是告訴了他一個事實。

那就是,在這個世界上,你并不孤獨,大多數人都貪,都想抓住一切能抓住的和不能抓住的。

何必介懷?

這也是一種青春流年,獨一無二,異樣精彩。

留老秦在那兒享受釣魚的樂趣,齊磊到附近的農家找小伙伴兒們。

遠遠的就見,寧站長指揮著唐奕、偉哥、楊曉他們串肉串,點燒烤爐子。

好吧,這一天多的工夫,玩的最嗨的,居然是寧站長。

這貨裹挾在一堆年青人中間,以為自己真的年輕了,很是放得開。

再加上年紀大,生活閱歷足,談吐也在線,儼然已經成了孩子頭兒,謀篡了齊磊的領導地位。

見齊磊過來,手里還拎著兩條不大不小的魚,寧站長樂了,“正好,一起烤了!”

齊磊把魚遞給寧站長,殺魚的活他們是干不來的。

隨后對所有人道:“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吧?”

大伙兒一愣,徐小倩一手的羊油,“換哪兒啊?”

齊磊,“度假村后院不是有片松樹林嗎?咱們去那兒吧!”

“好啊好啊!”

唐小奕搶白,“那地兒不錯,適合花天酒地!”

于是乎,等寧站長殺完魚,大伙兒又開始搬家。

把爐子、木炭,還有一大堆的肉串和食材抬上就走。

當然,少不了兩箱大汽水。啤酒瓶子灌裝的那種碳酸飲料。

度假村那邊也知道這群小年輕是什么來頭,而且松樹林本來就是野炊用的,自然不會阻止,只是有服條員過來提醒眾人注意防火。

結果,到了小樹林,一眼就看到深處涼亭里的一眾大人。

這讓徐小倩有些猶豫,“我爸在那呢,要不咱們換地方吧?”

大人們肯定是在談事情,他們鬧鬧哄哄的不太合適。

沒想到,齊磊樂了,“咱們玩咱們的,又不打擾他們。”

說完,不但沒走,而且還把燒烤架安排在了離徐文良他們那個涼亭也就五米遠的另一個涼亭里。

再然后,烏煙瘴氣,嬉笑打鬧。隔了沒一會兒,又飄出來烤肉串的羊膳味兒,和這邊松林品茶,談論大事兒的氣場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對此,文經理皺眉面冷,顯然被一群小年輕打擾到了,很不高興。

在國外,這是非常不禮貌的行為。

剛要出去“請”這幫孩子換個地方,可是下意識地掃視了一圏兒,發現郭廳也好,鄭廳也罷,包括董戰林在內,都好似毫不在意。

“真好啊!”郭廳感嘆著,對眾人打趣道,“雖然每天都被我那小孫女薅掉不少頭發,可是看見年輕人這么肆無忌憚,還是羨慕啊,打心眼兒里高興。”

眾人哈哈一笑,董戰林則對文經理解釋,“這在國內,這叫煙火氣。你在國外待久了,怕是不適應吧?”

其實,董戰林也介意有人打擾。只不過,來都來了,還是一群孩子,而且還有徐文良的女兒,那就不好說什么了。

“沒關系,挺好!”

說著看向徐文良,“徐書記,考慮的怎么樣了?沒關系,不管您是同意,還是不同意,說出來嘛,大伙兒一起討論,沒什么是不能談的。”

徐文良此時也收回目光,讓自己更專注一些。

低頭沉吟,“董總,20年太久了!你看5年怎么樣?五年之后咱們再談,您一樣不少賺。”

董戰林皺眉,五年?五年確實也不少賺。可是,誰知道五年之后是什么情況。

所謂落袋為安,這個時候是不能松口的。

也沉吟了一下,平靜一笑,“我給徐書記分析一下,大伙兒看我說的對不對哈?”

此時,董戰林開始高談闊論,聲音很大,不遠處的一眾年輕人也都聽得見。

尤其是齊磊,已經把耳朵豎了起來,聽聽這二道販子能憋出什么大招兒來。

董戰林,“徐書記無非是覺得,尚北現在沒有能力操作尚北大米,等過上幾年,有能力了,自己來操作,對不對?”

“當然,徐書記是個好官啊!五年之后,您多半已經不在尚北了吧?但還是想給尚北留一點家底。”

“這個心情,我是理解的。”

徐文良點頭,“董總理解就好。”

卻是董戰林話鋒一轉,“但是,這個想法,我覺得不切實際!”

嚴肅起來,“現在兩位領導也在,我說話可能不中聽,但是卻句句肺腑。”

“東北...很難再翻身了!”

“別說你一個小小的縣城,就是副省級的大城市,也將陷入長期的低迷,這是各方面因素匯集到一塊兒決定的。”

見眾人無言,董戰林繼續道:“在我看來,主要是三點。”

“第一,地理劣勢。東三省除了遼省還好一點,地理上不算太劣。龍江和吉省,說白了,就是邊疆省份,冬季劣勢更大,干半年歇半年,真的不是一句玩笑話啊!”

“你們半年的奮斗,比得過人家一年連軸轉的嗎?”

“不光農林產業,其它的一些行業到了冬季也要面臨癱瘓。就比如建筑業,一年的正經施工時間可能半年都不到,諸位說對不對?”

“而且正因為冬夏交替的溫差太大,你們的建筑成本也比別人高太多了。蓋房子都要比別人多碼一層磚,修路都要多打一層路基。”

“所以,基礎設施建設,你們的進度就比南方慢,耗資也比南方高。沒有基礎設施,怎么富起來?”

“可等你們把基礎設施搞了,留給你們的機會也就不多了。”

郭、鄭二人,還有徐文良集體沉默,董戰林說的是事實。

董戰林繼續道:“第二,還是說龍江和吉省。”

“你們是農業省,是糧儲基地,和人家比什么經濟?種地的怎么可能比得上造汽車、搞it的?”

“當然,老工業基地的的名頭很容易讓人產生錯覺,覺得東北也應該靠工業騰飛。”

“可是”

說到這里,董戰林自己都笑了,“可是你們的工業,不是軍工就是國字頭,就算有所建樹,也不可能服務于地方。”

“而且,這不但不是你們的優勢,反而是累贅。”

“過度的城市化,幾十年前的戰備思維,導致你們的農業養活不了工業。”

“第三!”董戰林一鼓作氣,“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人的問題。”

“無論是留不住的人才,還是留下來的舊思維,都是桎梏,讓你們寸步難行。”

“所以.....”

董戰林看著徐文良,“徐書記,放棄吧!這是大問題,不是你一個小小的縣城就可以突出重圍的。”

“你放心,五年之后?五年之后的境遇,只會比現在更差,不要抱有任何幻想!”

這時,文經理也開口了,“徐書記,董總的話還是很忠懇的,我們德盛對內地各省分都有分析和投資評估,結論比董總說的,還要悲觀啊!”

“未來十年,國內各省各地區都將進入一個高速發展期,可增速最慢的地區,甚至可能出現倒退的地區,就是東北!”

哈哈一笑,“不瞞您說,要不是董總的這個項目,我們德盛是不可能到東北來投資的。”

這話說的,三位東北官員老臉都紅了,很不服氣,但又無從反駁。

確實,問題太多了!

冗余的負面資產,大批的下崗職工,還有上面董戰林提出的那三點問題,壓的東北動都動不了。

這時,董戰林眼見時機成熟,開口道:“徐書記,別猶豫了!”

“五年”

“您覺得,我們會為了五年的短期收益投資這么大嗎?”

“說這么多,只是想讓您意識到,想做事情可以,但在東北,沒那么容易。”

“徐書記的心是好的,可是,說句難聽的,徐書記是在拿尚北人民的福祉在賭博!”

“賭你能成功,賭你們自己可以運作尚北的品牌和發展。”

“可是,賭輸了呢?國家的信任,尚北人民的飯碗,可就讓您給砸了!”

徐文良:“”

徐文良臉色煞白,這話...沒法聽。董戰林把他逼到了墻角,不答應就是在賭,在拿尚北的前途在賭。

此時,董戰林的聲音再次傳來,“我不怕實話告訴您,發展集團那十個億,我們是沒打算回本的,全當是送給徐書記圓夢了。”

“您覺得,有錢就能辦事?我們覺得,有錢您都辦不成事!”

“不要有什么把農產品打出去的幻想,山海省的蔬菜種植業已經起勢了。無論地理位置,還是改革通順度,你們都比不過人家。”

“而糧食產業,各省有各省的土地和政策。龍江省最大的可能是,為國家戰備糧儲備做貢獻,依舊得不到任何惠利的好處。”

“你唯一的出路,只有我們!”

“雖然和你預期的有一定差距,但是,這是最有利于尚北的路線。”

自信一笑,“徐書記,說句不客氣的,我們才是尚北的未來!!!”

此言一出,霸氣而自信。

董戰林確實也有說這句話的底氣,放眼當下,除了他能這么真誠的替尚北考慮問題,再沒有人為了這么一個沒落的小地方而勞心費神了。

我們才是尚北的未來!!

“徐書記,下決定吧,我很期待咱們之間的長期合作!”

只可惜,特么帥不過三秒。

就在他慷慨陳詞,高談闊論的同時,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身后已經站了好幾個稚嫩的身影。

等到他說完,背后突然冒出一個略顯稚嫩的聲音。

“那什么...打擾一下,我能對這位董老爺爺說句話不?”

眾人回頭,就見齊磊拉著徐小倩,還有偉哥等人,提著一大堆烤串站在那兒。

一看就是孩子們烤好了,給他們送過來一些的場景。

只不過,齊磊這開場有點不像是送東西。

董老爺爺

董戰林眼皮都在跳,我很老嗎!?怎么說話呢?

徐文良也是眉頭緊皺,瞇眼看著齊磊:“你想說什么?”

“咳咳。”只見齊磊清了清嗓子,突然咧嘴對董戰林,然后指著徐小倩、偉哥,還有其他小伙伴兒來了一句:“我想說,董老爺爺,我們才是未來吧?您一糟老頭子除了進小盒子,還有什么未來?”

噗!!

此言一出,董戰林差點噴出來。你特么罵誰呢?

可是。即便是這種場合,齊磊也一點沒慣著。

瞥了一眼面色醬紫的董戰林,“再說了,尚北的未來,那得尚北人自己做主,你一個二道販子,國際倒爺。也就干點投機倒把的勾當,怎么就把我們這百十來萬人的未來給定了?”

指著自己,“我!!”

又指著小伙伴兒們,“我們才是未來!我們才是接班人!是八九點鐘的太陽!是祖國明天的花朵啊!你跟我們搶什么未來!?”

此時,涼亭之中的幾個中老年人呆若木雞地看著那一群年輕人。

而年輕人們...

徐小倩瞪著眼,奶兇奶兇的。

楊曉撇著嘴,無比驕傲。

偉呲牙笑著,好像在說,老子才二十,二十也年輕。

程樂樂則是咬牙切齒,一副要上去撓人的架勢。

剛剛董戰林那套自信說辭,她是聽到了的,要不是吳寧拽著她,早就沖上來了。

至于吳寧、唐奕、趙維哥仨,則是默默的站在齊磊身后。

包括寧站長都昂首挺胸,感覺自己年輕了十歲。

我們才是未來!

你算個啥?

而董戰林

董戰林居然無從反駁,到最后腦袋都要憋炸了,也只回懟了一句無力之言:

“小孩兒家家的,你懂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7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