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84章 不講武德

第84章 不講武德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4章 不講武德

老秦其實是有些驚訝的,“齊磊,沒必要這么拼,這會給你帶來麻煩。”

“日子還長,會有別的機會解決這個問題。比如,我們調控大豆的生產規模,控制進口量,也不見得就一定是被動的。”

卻見齊磊搖著頭,“有沒有別的機會,我不知道。日子有多長,我也不知道。我就知道,這個機會讓我碰見了,那就擇日不如撞日!況且,還是那句話,我怕啥?”

其實,齊磊知道日子不長了,一旦讓孟山都占領的轉基因大豆的高地,那哪里是被動,那是二十年的任人宰割。

以當下的眼光來看,確實可以調控,可以擴大大豆的種植規模,來抵銷進口依賴。

可是,齊磊卻知道,不遠的未來,南北美幾乎所的土地都在改變種植計劃,將大面積土地改種大豆。

原因就是,目前國內的大豆需求,連幾年后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國人對油脂,以及豆質品的需求量會呈現幾何倍數的增長。而且,就是從2000年以后開始,國人的餐桌上,對肉質品的尋求也在急速增長。

在九十年代,普通家庭可不敢想象頓頓有肉的生活,甚至吃肉的頻率是要有合理的規劃的。

一個星期吃一次肉,一個月吃一回肉,在這個年代是常態。

可是2000年以后,人們漸漸沒了這個概念,真正做到了想吃就吃,不再心心念念的程度。

而這種改變的背后,還需要大量的豆粕來支撐肉類養殖。

所以,國人對大豆的需求是不可逆的,也必然是一年比一年高。

但問題是,我們國家是用全球7的耕地來養活22的人口,純粹的大米和小麥都種不過來,哪有耕地交給大豆?

我們一年的大豆產能也就一千多萬噸,即便是二十年后,這個數字也僅僅漲到了1900多萬噸,和每年近億噸需求的市場不成比例,只能依賴進口。

而進口又有孟山都的種子攔路,有國際四大糧商從中作祟,人家訂什么價格就是什么價格。你憋屈不?憋屈也得忍著。

那這么好的一個機會放在這兒,不拼一把?

揮手支使老秦:“就這么定了!試試唄,成了皆大歡喜,不成頂多找我一個!”

老秦:“”

“可惜了啊!”老秦心說,“就這股勁頭兒,就這股子勇氣,你來我這兒多好啊!”

從齊磊屋里出來,門外站著幾個老秦的同事,其中一個年輕的呲牙上前問道,“怎么說的?”

老秦卻是一臉凝重,沉吟良久,終于不再遲疑,“不要驚動其他人,例行檢查,把那三個人先控制起來。”

年輕的:“”

嚓!玩這么大嗎?

驚訝歸驚訝,但也不多問,卻是看了眼房間里。

心說:這個編外的不太省心,總是搞事情,這仨月就光圍著他忙活了!

二分鐘后,老秦帶著人,敲開了馬奎爾、約克和陶德的房門。

隨后,三個外籍專家被從睡夢中帶到了一個房間。

老秦他們亮明身份,也說明了緣由,是一個叫齊磊的人舉報,三人有意圖危害國家糧食安全的嫌疑,例行檢查和盤問。

老秦還特意帶著幾分戲謔和殘忍的來了句,“別緊張,只是走個程序,問你們幾個問題。”

馬奎爾臉都嚇成土灰色了,你說的輕巧,能特么不緊張嗎?

在鷹醬你被c、i、a帶走了,你給我不緊張一個?無論是在哪個國家,像老秦他們這個身份,天生就是讓人緊張的。

開始,馬奎爾還抱著一絲幻想,想借外籍的身份強撐,堅決要跟聴孟山都總部聯系,還要見什么律師,要這要那。

可是老秦哪吃他那一套?

“我希望你配合,否則我們有理由懷疑你的動機,進而做出下一步行動。”

馬奎爾:“”

沒半個小時,終于老實了,戰戰兢兢的問什么答什么。

而老秦也確實就是問幾個問題,就是下午在小山坡上他們說了什么,做了什么。

這使得馬奎爾更加的恐懼,難道...惹下大禍了?

當時他確實說過壟斷大豆市場的話,只是不知道這話到底有多嚴重。

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兩個年輕男女。

終于,老秦他們問完了,只是簡單的做了筆錄,沒下結論,也沒說放人還是不放。

把三個人扔在房間里,冷著臉就出去了。

這讓馬奎爾更加的忐忑,嚇的苦膽都要破了。

在他的印象里,這幫人話越少,那代表情況越嚴重,什么也不說才是最可怕的。

“喂!!喂喂!!”

已經有點歇斯底里的要追著老秦問個清楚,卻是老秦猛然回頭,“坐回去!”眼神有點嚇人。

呵斥完,轉身出房間,就見齊磊和趙維,以及徐文良等在門外。

這兩個人老秦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徐文良怎么會也跟過來了。

看向齊磊,有詢問之意。

齊磊卻是一笑,返身對徐文良道:“徐叔,你回去吧,這邊沒事兒了。”

徐文良:“”真就是露個面兒就行唄?一句話都不用說的?

而老秦:“”也是無語,這亮個相算是幾個意思?

卻是也沒時間深究,對齊磊寧重道:“里面嚇的不輕,交給你了。”

齊磊一笑,伸手,“工作證給我用一下。”

等老秦把工作證遞過來,齊磊轉手給了趙維,“手里拿著就行。”

然后,轉身...抬腿...

碰的一腳,和趙維踹門而入。

看的老秦一副沒臉見的架勢,浮夸了吧?

我們什么時候這么粗暴過?

此時,馬奎爾三人依舊六神無主,驚恐到了極點,實在不知道會惹上這樣的麻煩。

要說,他們就是一群書呆子,哪見過這陣仗?此時,他們還不知道,老秦他們再也不會回來了。

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是:

老秦接到好市民齊磊同學的舉報,有外籍人員揚言要擾亂中國市場。其本著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例行盤問。

在經過認真調查之后,發現那個名齊磊的孩子有些夸大其詞,事情并沒有他描述的那般嚴重。于是,又本著維護外籍人士合法權益的原則,當場釋放了羈押人員。

你回憶回憶?是不是這么個經過?

當然

至于齊磊進去干什么?和老秦他們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隨你上哪兒告去,這事兒也挑不出毛病。

隨后,齊磊進去說了什么,做了什么,僅代表個人觀點。

而此時,齊磊和趙維的進入,又讓馬奎爾三人一怔。

就是他!他舉報的我們!!

啊呸!什么舉報?這個點兒舉報人出現在這兒干什么?更何況,與他一起的那個青年手里還拿著工作證,一看就知道身份了啊!

用英語驚慌地發問,“你...你來干什么?”

齊磊呲牙一笑,也用流利的英語答非所問:“馬奎爾博士,我們中國有句古話叫‘禍從口出’,其實文經理提醒的還是有道理的。”

馬奎爾:“!!!!”

“你!你會說英文?”

齊磊,“我不但會說,而且還會聽。”

馬奎爾,

略一驚慌,隨后又嚷嚷道:“你們太卑鄙了!我要見我的律師。”

齊磊,“天真了吧?你還有機會能見到律師嗎?”

馬奎爾已經徹底嚇傻了,腦子里全都是亂七八糟的事兒,“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齊磊干脆在三人面前坐下,趙維則是背著手,一言不發地站在齊磊身后,“那就直接了當吧,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

馬奎爾,“什么選擇?”

齊磊,“第一,這山上有黑熊,保不準你們半夜夢游出門,就被熊……”

馬奎爾眼珠子沒瞪出來,“你這是編造!這里哪有熊!?”

齊磊呲牙“這個可以有……”

三個老外菊花都麻了。

齊磊,“相信我,這一點都不難!甚至我已經幫你們找好了目擊證人,度假村的大堂經理會眼睜睜看著你們出門。”

三人已經不會思考了..

齊磊:“第二,為我們做事。”

馬奎爾眼神飄忽,“你!你這是要挾,觸犯了法律!”

齊磊笑了,“怎么是要挾呢?我只是建議你跳槽而己啊!從孟山都跳槽到我們的公司,這也算威脅嗎?”

馬奎爾,“這還不算威脅嗎?你在強迫我的自由意志,這就是要挾!!”

齊磊,“兩倍!”

三人:“????”

齊磊解釋,“你們在孟山都待遇的兩倍,這不算強迫自由意志了吧?”

馬奎爾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不是錢的問題!”

齊磊,“三倍!!”

馬奎爾眼皮直跳,幾近抓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這不是錢”

齊磊,“四倍!!!”

馬奎爾受不了了,“瘋子!你是瘋子!”

齊磊,“五倍!不能再多了哦。”

三個人對視一眼,馬奎爾反而冷靜了下來,“齊,你留下我也沒有用,從我身上得到任何你們想要的東西。”

齊磊干脆往后一靠,看著天花板,“四倍!”

馬奎爾氣息有點紊亂,“我無法和你”

“三倍!”齊磊輕描淡寫地搓了搓后腦,“馬奎爾博士,這應該是最合理的價位了。”

“當然,我還可以給你附加一些條件,比如,你們的家人,我們會接到這里來。”

“再比如,滿足你一切的實驗需求,并保證實驗資金的充足。”

“哦,對了!如果你們離開孟山都需要違約金,我們也可以替你支付。你只是換了一個地方工作而已。”

馬奎爾再次和另外兩名專家交換了一個眼神。

卻是齊磊突然笑了,“看來,你們更喜歡熊?還是覺得三倍的待遇太優渥了?”

“要不”伸出兩根手指,“兩”

“倍”還沒說出來呢,就見馬奎爾一聲尖叫,蹦了起來,“三倍!不能再少了。”

媽的,馬奎爾崩潰了。

齊磊笑了,“你瞧,現在就不是威脅了吧?”

“脅迫在我們國家是觸犯刑罰的,而挖競爭對手的核心技術人員,頂多算商業糾紛。”

“來!”齊磊身體前傾,“那我們現在聊聊,你們能從孟山都帶出些什么有價值的東西。沒關系的,既然已經是糾紛,要打官司的,我就不介意讓這官司再復雜一些。”

馬奎爾:

真的應了你們中國人的一句古話啊,不講武德!

馬奎爾不是不喜歡優渥的待遇,而是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太野蠻了!實在太野蠻了!

可是對于齊磊來說,又有什么辦法呢?

半個小時之后。

齊磊從三人的房間出來,對老秦嘿嘿一笑,“搞定!”

老秦苦笑一聲,房間里面發生了什么,他已經知道了。

“你真的是總之,這事兒和我們沒關系!”

齊磊,“本來也沒關系啊!”

“哦,對了,我還答應他多付500萬美元,做為他們竊取孟山都駐大陸實驗室資料,以及挖走駐華科研人員的報酬。”

老秦:“”

半天才點了點頭,由衷一嘆:“確實是你能辦,我辦不了。”

這就是實實在在的敲詐、威脅,太特么下三濫了!

可也...干漂亮了!

馬奎爾的身份是孟山都轉基因項目的負責人,他身邊那兩個,陶德和約克也算是國際知名的轉基因專家。

如果說之前我兔拿了孟山都的數據資料也沒用,我們的研究落后,那現在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這三個人,包括孟山都駐國內的科研人員,不客氣地說,能把我兔在轉基因領域的水平提升一大節。

只是老秦有點好奇,“三倍的酬金,500萬的挖墻腳酬勞,還有實驗室設備和研究資金,不客氣地說,這一套下來,一年得好幾個億!”

齊磊撇嘴,“估計十個億差不多。”

老秦:“你哪來這么多錢,養一個基因工程實驗室?”

卻不想,齊磊一瞪眼,“我哪有錢養這玩意?當然是你們掏錢啊!”

“噗!!”

再沉穩的人也得一口老血噴出來,你特么說啥!?

然而,齊磊還沒說完呢,“再說了,挖了孟山都的墻角,竊取了人家的技術,肯定跟咱打官司啊,這我哪接得住?不還得你想辦法啊!”

老秦:“”

好吧,齊磊是管殺不管埋!先做實了再說,等著老秦給他擦屁股。

這不就混蛋嗎?

齊磊還給老秦出主意呢,“其實,這事兒簡單!找個外資背景的空殼公司,把馬奎爾他們都掛到這個公司名下。”

“孟山都就算找后賬,也是找這個公司打官司,告他們竊取商業機密。”

“隨他怎么告,拖著去唄!沒個三五年,這種國際大官司打的完?實在頂不住了,就破產唄!”

“把馬奎爾當資產抵債,然后和新公司重新扯皮,重新打官司。”

老秦:“”

怔怔地看了齊磊好久,最后道:“這事兒我做不了主,還要請示,評估。”

齊磊一攤手,“那我就管不著了,反正我能做的都做了,這三個人怎么安排是你們的事。”

讓齊磊努努勁兒,養個系統團隊還可以,特么基因工程?把他磨成粉給賣了也養不起啊,只能耍無賴。

而且,這貨真的挺賤的,“老北啊,今晚估計覺你是睡不成了,得趕緊動起來,時間不等人啊!”

明天一早,如果馬奎爾他們還在度假村,那就露餡兒了。就算今晚不做決定,也得把人帶走。

最后,老秦實在沒辦法,只得被齊磊架著,把馬奎爾三人帶走了。

至于以后怎么辦,還要回去之后從長計議。

趙維看著老秦等人離去,很是不解,“就這么走了?”

他是了解齊磊的,這貨屬于賊不走空,大義和小利一樣也不放過。

就這么讓老秦和馬奎爾走了?不像他的風格。

齊磊一笑,“還會回來的。”

趙維沒懂,“回來?回來干啥?”

他卻不知道,還真回來了,而且是洗白白之后回來的。

就在老秦他們離開的第二天早晨,文經理和董戰林在馬奎爾房間發現了一張字條,大意是臨時有緊急的事情,離開尚北了。

這讓董戰林頗為不解,怎么關鍵時刻,你們跑了呢?

然而,事情還遠沒有結束。

數天之后,孟山都公司首席科學家馬奎爾便宣布結束孟山都公司的事業,投身一家在香港注冊的,名為創力生物科技的公司,老板是英籍,注冊資金...50萬港元。

同時帶走的,還有孟山都在華的全部科研人員,以及全部科研資料。

一周后,創力生物對外高調宣布,與內地龍江省尚北市、農研所,以及十幾所國內著名的農業大學、科研機構,合資建立北方發展集團。

注資20個億,致力于轉基因工程領域,并在尚北市建立國際水準的超一流生物實驗室。

三年后,由于公司經營不善,以及與孟山都公司之間的商業糾紛,最終宣布破產。

除了部分有爭議的侵權技術無法抵資償債之外,公司與北方發展集團聯合持有的,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注冊的轉基因大豆、轉基因棉花、轉基因玉米專利,全部轉至北方發展集團名下。

此時,孟山都不得不重新再拾法律武器,把矛頭對準了北方發展集團。

可是,還沒有正式提起訴訟之前,雙方就達成了和解。

北方發展集團將包括大豆、棉花、玉米等五種種子產品的北美代理權授予孟山都公司。

同時,被卡了三年的農藥準入資格,也在華得到了通過,孟山都橫掃世界的草甘膦產品終于攻進了最后一塊高地。

孟山都終究只是一家商業公司,三年的官司耗費了數億美元的資金,同時又無法打開在華市場,總損失高達數十億美元。

這還僅僅是表面的損失,他們耗不起了,只能達能和解,否則追隨創力,下一個倒下的就是它。

可后果就是:我兔在轉基因領域占領了一席之地,雖然未得超越,但也超越可期。

至少在大豆產業上游站穩了腳跟,不至于再被卡脖子。

當然,這些都是未來的事情。

此時,做為知道一點內情的徐文良,比不知道還難受。

他知道馬奎爾去哪兒了,可是不知道女婿

齊磊的那個親戚到底是干什么。

更不知道,只是露個面而已,到底怎么就什么都有了。

真的只是露個面而已,一句臺詞都沒有。

而且,這小子頂不靠譜!你找來那么大的一個關系,你倒是直接把董戰林解決掉啊!只是弄走幾個老外有屁用?

此時的徐文良還在發愁,那個董戰林,財大氣粗人脈廣的董戰林!

到底要怎么打發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