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82章 不能客氣

第82章 不能客氣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2章 不能客氣

這家公司可是如雷貫耳啊!

不論是其賴以發家的橙劑,還是后來的轉基因大豆、轉基因玉米事件,還是后世的操控南北美洲的大豆種植,又或者種子捆綁草甘磷銷售,這公司好像就沒干過啥好事兒。

齊磊雖然對這個公司不太了解,但后世在各種自媒體上也看過不少關于這個公司的故事。

最著名,也和我兔息息相關的,應該就是轉基因大豆了。

按理來說,大豆的源產地就是我兔,主要消費國也是我兔,國外在九十年代種植面積不大。

在94年之前,我兔在大豆供需方面基本保持平衡,不需要進口。

可是94年之后,隨著國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開始提倡全民營養均衡,豆奶等豆制品的需求量極速增長。

也是從那一年開始,每年的大豆進口額都翻著番的往上漲,從94年前的幾乎不進口,到99年,已經進口接近一千萬噸。

要知道,國內的大豆產能也才一千多萬噸,幾乎就是一半一半兒了。

孟山都也就是在這個時期看到了商機,開始主攻轉基因大豆項目。

好像就是99、2000年前后,孟山都將第一代轉基因大豆引入中國。

然后...結結實實的坑了我兔一把。

要不怎么說這個公司招人恨呢,如果是正常的商業行為那還好說,關鍵是這孫子玩陰的。

他先是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注冊的專利,然后白送給內國的農民種植,這就有點像齊磊說的,系統免費裝機的味道了。

因為他的大豆種子無論是產量還是出油率都比國內的原始豆種有優勢,打的算盤當然就是,用慣了我的豆種,你肯定換不回原始豆種了,到時我再高價賣給你種子。

而且,這公司還有一個招人恨的地方,那就是你買他的種子,必須要簽協議。

就是種出糧食之后,農民不能自留種,明年必須還要買他的種子。

而且,買他的種子,還得買他的高價除草劑,其實就是想上游壟斷。

可是,他找錯地方了啊,國內吃你這套?

眼見不成,孟山都又把國內農民告上了法庭,禁止國內使用他們的種子。

然后開始在國外布局大豆產業,幾年之后,當南北美洲所有的大豆產地都換成了他的轉基因大豆,孟山都的獠牙也終于露了出來。

操控國際大豆價格,從2200美元一噸,炒到四千多美元一噸。

而這個時候,我兔的大豆消費已經基本依靠進口,占比達到了80以上,想要應對卻是已經晚了,只能任由人家宰割。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兔開始重視糧食安全,推行種子工程。

多年后孟山都和其它幾個國際糧商,卷土重來,又在小麥上做文章,準備復制大豆的慘案。

結果卻是我兔早有準備,鎩羽而歸。

也算終于找回了場子。

卻是沒想到,孟山都怎么還把主意打到了稻種上面?這是齊磊后世沒聽說過的。

好吧,齊磊其實不知道,準確地說,孟山都打的不是尚北稻種的主意。

他們要建立的是一個全球物種的樣本庫,不光是在國內,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有孟山都的影子。

他們收集動植物樣本回去,進行基因圖譜的測繪以及分析,進而為其先進的轉基因實驗室提供素材。這也是孟山都在后世可以壟斷近乎100的轉基因市場的根基所在。

這么說吧,在農業生產中,對農作物產量影響最大的因素有兩個:一是蟲害;二是雜草。

對付蟲害,農民的方法,通常是噴灑大量的殺蟲劑。其產生的副作用,就是農藥殘留,很容易超標。

應對雜草,全球最普遍的方法就是噴灑“草甘膦除草劑“,但這種除草劑卻是“廣譜滅生性“的除草劑,幾乎能殺死一切綠色植物,包括農作物。

所以農民在噴灑時,要么得在農作物還沒發芽的時候用,要么就得小心翼翼地對準雜草,以免傷害作物。

而孟山都之所以稱霸轉基因種子行業,就是他用“轉基因“的辦法,解決了這兩個問題。

例如,孟山都的“抗蟲“玉米種子,就被植入一種叫“蘇云金芽胞桿菌“的基因片段。

這種桿菌,是一種革蘭氏陽性細菌,對“鱗翅目“的昆蟲有殺蟲活性。

而玉米的主要害蟲,如玉米螟、黏蟲、棉鈴蟲等都是鱗翅目,吃了植入這種基因的抗蟲玉米,便會嗚乎哀哉。這樣,玉米自身便能防蟲,不用再噴殺蟲劑。

而在抗除草劑方面,上面我們說過,“草甘膦除草劑“幾乎能殺死一切綠色植物,但也有例外,一種叫“矮牽牛“的植物就不會被殺死。

孟山都就將“矮牽牛“的基因植入大豆、玉米、棉花等作物中,于是就不怕草甘膦了。

怎么說呢?

科學是沒有善惡之分的,技術是好技術,絕對的領先全世界。

但到底安全不安全,這個只能交給時間和良心來丈量。

當然,孟山都一向沒什么良心,安全問題也不在它的考量之內。

說句不好聽的,鷹醬本國都有很多人不待見它,一出事兒就往死里罰,可架不住他掙的也多啊,而且沒有對手。

此時,攥著徐小倩的手,兩人依偎在涼亭里,眼睛看著遠處的山水,齊磊心里卻是有些不太舒服。

弄的徐小倩,既不知道那幾個老外說的話有什么意義,好吧,徐倩聽是聽得懂一些的,可是不明白其中的含義。更不知道齊磊這是什么表情。

咋地?我的手很粗糙嗎?你皺什么眉頭?

其實齊磊愁的是:你明知這傻b公司不是個好東西,可是現在...你又拿他沒辦法。

當下國家雖然有糧食安全的概念,但還沒擴大到后世那么縝密的程度。而孟山都又都是合理合法的,你拿他又沒什么辦法。

說白了,即使齊磊向老丈人,甚至老秦那去反應,也不一定會得到重視。這和上次那件事還不一樣。一個生物樣本采集而己,而且這種國外公司肯定是和有關部門報備過的。

齊磊就算把后世的情況說出來,也頂多就是聯想而以。

況且,你讓我早幾年見著你們啊!

不沖別的,就沖后世我兔在大豆這上面吃的虧,就沖特么不得不買你的轉基因大豆,也得想招阻止的。

可是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人家的大豆應該已經研發成功了,即便做點什么也晚了。

因為這事兒由不了我兔,我兔其實做的已經很不錯了,即使是二十年后,也沒讓他們的大豆種子進來。

可是,那么大的大豆消費增量,是控制不住的,全世界就你不種,可你攔不住別人種啊!

想不買都不行!!

“唉!”悠悠一嘆,這墻根聽的齊磊很是不爽。

可那邊文經理和馬奎爾他們卻是不知道齊磊什么心情,一邊繼續著工作,一邊閑聊。

顯然文經理不太理解馬奎爾他們的工作,只是臨時被拉來充當翻譯,以應付像齊磊這種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

“馬奎爾博士,為什么你們熱忠于這種機械的工作呢?在我們搞金融的看來,收益太低了。”

馬奎爾一笑,“也許這就是金融和科研的分別。”

“你們熱忠于取巧,就像現在,你和董合作,要把尚北的稻米出口再進口,只是到海上轉一個圈,就要謀取高額的利潤。這在我們做科研的人看來,毫無價值!”

文經理一聽,不覺被冒犯,反而笑了。聲音不大,卻帶著得意,“馬奎爾博士,可正是這種毫無意義的事,你們孟山都也是參與其中的哦!董正是要借助孟山都的品牌,包裝尚北大米。”

徐小倩:“”

齊磊,“”

盡管文經理語速很快,而且刻意壓低了聲音,可是,在山頂林深處這種靜謐的環境,卻依舊聽出一個大概,二人都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原來董戰林是打算這么掙快錢的,難怪了!

徐小倩不著痕跡地看著齊磊,“我要去告訴我爸!!”

齊磊微微搖頭,捏了捏徐小倩的手,“不急,再聽聽。”

此時,文經理也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涼亭這邊,見兩人已經抱在一起了,完全忘我,也是放心不少。

而且還在心中暗笑,回頭倒是可以和董戰林利用一下這兩個小孩兒的關系。

不再多說生意上的事,對馬奎爾道,“你繼續說。”

馬奎爾搖著頭,“金融就是社會的蛀蟲,取巧的行為,我很不喜歡。而科研不一樣,必須一步一個腳印的探索。只要豐富了生物樣本的基因圖庫,我們才能從中找到更多更好的優秀研究素材。”

文經理點頭,馬奎爾屬于標準的技術人員形象,高智商,低情商,你沒法和他計較太多。

“也許你說的是對的,但是,這個世界需要金融,也需要科學家。”

馬奎爾點頭認同,然后又補了一句,“但是科學一定比金融重要!”

文經理臉一黑,決定不和這家伙多說話了,忒特么難聽!

可是,他不說,馬奎爾還沒說夠呢,他一向瞧不起那些商人。

“文,我說的是真的,沒有我們,你們賺不到錢。孟山都能有今天,靠的就是技術,不計成本的技術投入。我們每天投入到技術研發上的資金,有300萬美元!”

文經理:“”

那邊齊磊和徐小倩也是咋舌,300萬...還特么的是美元,折合2000多萬rmb。

孟山都在轉基因技術上的成就,看來真不是偶然。

那邊,馬奎爾繼續和文經理炫耀,“我們正在開發的項目,有大豆、玉米、小麥、棉花和稻米,幾乎涵蓋了全世界所有的主要糧種。公司未來的發展戰略,也是圍繞著我們的研究展開。”

“不久的將來,孟山都的轉基因糧種將統治世界,包括你的金融行業!”

這話不無夸大,文經理實在有點忍不了了。

“馬奎爾博士,我覺得你應該低調一點!別忘了,這里可不是美國,小心你的商業對手,更不要小看了中國的動員能力。”

看了眼那邊的齊磊和徐小倩,“如果這些話傳出去,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超越你的!”

卻不想,馬奎爾哈哈大笑,“中國人?不要開玩笑了!”

也看了一眼那邊的齊磊和徐倩,“不要說他們聽不懂咱們的話,就算聽得懂,也沒辦法的。”

文經理皺眉,“什么意思?”

馬奎爾,“轉基因技術,中國人太落后了,他們還很原始,達不到我們的水平。哪怕我們什么都不做,等他們二十年、三十年,他們也依舊追不上。”

“聽了去,又能怎么樣呢?”

馬奎爾笑著,這人就沒情商,“這就叫絕對的實力面前,可以不用任何花哨!”

那邊,徐小倩牙都咬碎了!

這可不是后世見慣了自媒體轟炸的國人,更不是你透過手機屏幕聽別人講故事!

這是99年...

一個體制內子弟,本心還正!

當著她的面兒,說三道四,公然嘲笑....

徐小倩整個人都在哆嗦!太欺負人了!

但是,又無力反駁。因為馬奎爾說的是對的,我們的國家在很多方面確實是落后一點點。

事實上,可不僅僅是落后一點點而已。

我兔第一份《轉基因反術發展以及商業規劃》正是在99年才頒布的,而且是幾個月之后。

即使在二十年后,我兔雄起,可是在基因技術方面,西方高筑的專利壁壘也讓我兔很難實現超越,只能默默的忍著。

其實,很多國內產業發展不起來,專利壁壘是主要原因。

此時徐小倩臉色漲紅,第一次體會到什么叫羞恥!而這種感覺的來源不是自己的過失...

僅僅是因為你的祖國落后了...太窮了!

徐小倩突然有點理解唐奕為什么會跑到京城去抗議了。

也許那一刻唐奕的心情和她是一樣的。

看向齊磊,面冷的嚇人:“我生氣了....”

就見齊磊也是腮幫子青筋暴起!正應了后世那句話,除了我...誰也不能說她不好!

正是激憤之時,

卻是馬奎爾那邊依舊在炫耀著,“我給你舉個例子吧,就在上個月,我們在牡丹江找到一株野生大豆樣本。經過初步測量,這株樣本比你們中國現有大豆的出油率要高16。”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我的實驗室已經解決了大豆抗除草劑和產量的問題,只要把這種野生豆的富油脂基因添加到我的成果里,那么,我將創造一種,高產量、抗除草劑,而且出油率更高的大豆品種。”

“到時候,中國這個最大的大豆消費市場就是你們這些商人的了!”

“那你說,功勞是在我,還是在你們做金融的呢?”

馬奎爾在顯示他科學家的優越感。

可是這話聽到齊磊耳朵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嗯!?”這邊齊磊一挑眉頭,撥云見日!!

啥玩意?轉基因大豆你們還沒做出來?而且,來源還是東北野生大豆?

這事兒...就有點意思了。

本來齊磊對孟山都的事兒就是一知半解,他還真不知道,孟山都的轉基因大豆根源就在國內,而且就是來自龍江。

按他的推斷,轉基因大豆就是近期問世,應該也是早就在實驗室里了。

哪成想還有這么一回事兒?

那這就

本來沒想不到什么好辦法,現在卻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對徐小倩小聲道:“都聽清了嗎?”

“他說要壟斷咱們的大豆市場。”

徐小倩咬著下唇,一臉憤憤:“嗯,聽清了!”

“我要告訴我爸,不和他們合作。”

齊磊卻是心中大笑,這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啊,那哪是告訴老丈人那么簡單啊?

嘿嘿一笑,“這可不是不合作的問題嘍。”

徐小倩挑眉,“啥意思?”

齊磊陰,“這是在給咱送大禮呢!”

徐小倩雖然不知道齊磊說的是什么大禮,但是....卻是本能的舔了舔嘴唇。

然后,“弄他?”

齊磊,“弄他!”

拉起徐小倩,“走,有燈泡不舒服,咱們回去吧!”

那邊,文經理和馬奎爾看過來,還挺高興,終于走了。

卻是齊磊熱情地和馬奎爾打招呼,“再見喲!”

弄的馬奎爾莫名其妙的,和你很熟嗎?

下了山,齊磊直接回了度假村的客房,在房間里打了個電話。

“喂,老北啊,我是齊磊,還記得我不?”

對面的老秦還挺奇怪,怎么見過面才半個多月,這小子就又找來了?

“有事?”

齊磊,“我有個事兒啊,要向你反應一下。”

老秦,“什么事?”

結果齊磊第一句話就把老秦驚出一身汗來。

“有人要壟斷咱們的大豆市場!抬高價格,操縱糧食命脈!進而控制咱們的飯碗!”

馬奎爾就說了一句:這個最大的大豆消費市場就是你們這些商人的天下了。

結果讓齊磊添油加醋的,扯出這么多來。說白了,馬奎爾自己都不知道我野心這么大的嗎?

對面的老秦目瞪口呆,第一反應是你小子到底是干啥的?這么生死攸關的大事兒又讓你碰上了嗎?

“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齊磊把馬奎爾剛剛在山上說的那些話和老秦陳述了一遍,還特意提了他們要用東北的野生大豆培育轉基因大豆,壟斷國內大豆市場。當然,有所夸大。

可是聽在徐小倩耳朵里可一點都不夸張,她正在氣頭兒上呢!齊磊說什么都不過份!

而且,聽齊磊說話的語氣,對面應該是他家認識的關系,能管這個事兒!

徐小倩登時隔著電話...

“石頭說的是真的!!我也聽見了!!叔叔你快管管吧!他們這是要拿咱們的東西打咱們,好氣呀!”

這讓老秦不得不重視起來,心說這兩孩子命還真不一般啊,還真讓他們聽著要命的東西了?

我怎么就碰不上呢?

電話里沉吟良久,最后,“行吧,這個情況很重要,我們知道了,你們不用管了。”

“完了?”齊磊瞪眼,一句我們知道了就完了?

老秦則道,“不然呢?人家合規合法,你想怎么樣?咱們也是講理的人。”

好吧,法理還是要講的,只不過齊磊提供的這個情況確實值得重視,可以提前做一些準備。

但是沒想到,齊磊不依不饒,“你們準備咋辦?跟我說說唄?”

老秦一笑,調侃道:“這就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了吧?要不,你來我們這兒?我們肯定好好給你講講。”

齊磊一縮脖子,“算了,我怕回不來了。”

老秦無語,“那就別問。”

“別啊!”齊磊不干,“要不你來我這唄?我有招治他們,而且肯定比你們的招更絕戶!”

老秦:“”

別人的說這話,老秦也許會當是吹牛和不理智,但是齊磊....

還是那句話,這小子邪性!

沉吟良久,“你確定?”

齊磊,“肯定確定啊!”

老秦,“我們明早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