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1章 校考失利

第71章 校考失利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1章 校考失利

運動會這個事兒吧,不知道為什么,年紀越大越沒興趣。

小學的時候,一年之中最開心的就是運動會,因為能吃好吃的。

那個年代,經濟匱乏,即便家庭富裕的,也沒富裕到哪去,對于零食也從來沒有管夠的時候。

哥仨手里倒是有點小錢錢,誰都不是愛揮霍的孩子,有了錢反而不舍得花。

最多課間吃個冰袋兒、無花果,放學來個“卷糖”(麥芽糖用兩個小竹簽卷起來,像梆梆糖)。偶爾買一袋麥麗素,三個人分也就算過年了。

但是,運動會不一樣,那哪是運動會?那是零食大會!

一人拎一大袋子去學校,全是好吃的。

還沒過午就掃蕩光了,然后等著齊國棟來給他們再送一波兒。

更重要的是,這一天是最舍得花錢的時候,校門外一排一排的小商販,簡直就是兒童大集。

各種玩具、燒烤,反正在那個匱乏的年代,顯的尤為豐富。

你可以左手攥著一把羊肉串,右手擎著呲水槍,豪橫的迎接小伙伴兒們的羨慕目光。

總之,爽就完了。

上了初中,三叔去當兵了,沒人再來送彈藥。

而且,時代也變了,不再一袋子一袋子往學校拎零食,只要帶著錢就行。

中學的校門前,也沒有賣幼稚小玩具的商販,反正就是少了點味道。

不過,也有爽的地方。

比如吳小賤,用他的話說,可以死皮賴臉地挨著喜歡的女生坐。

是的,初中生的小曖昧就是這么簡單,即便是自稱“老手”的吳小賤,也只想一起坐一坐就好。

而唐小奕則是可以和盧小帥他們挨個班串門兒,站在桌子上搖紅旗。

至于高中,齊磊不知道!

因為前世在職高就沒開過運動會,倒是聽唐奕回去和他炫耀,說他們班在男生女生躲回教室摟摟抱抱、親親我我的。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當時還挺羨慕。

可是,真的輪到他參加這個運動會,齊磊卻是有點不厭其煩,真的是太麻煩了!

王東有點城頭變換大王旗的味道,他這個體委終于可以發揮作用了,強行給十四班眾安排了項目。

用他的話說,友誼第一,比賽第二,跑不下來也沒關系,重在參與。

而這...還只是剛剛開始。

高中不像小學和初中,班主任就跟保姆一樣,親力親為。

都十六七了,誰還管你那么多事兒?所有的事情都由班干部組織,劉卓富完完全全就是個甩手掌柜的。

就扔下一句話,“學習比不過人家,那開個運動會總得把精神文明獎,還有學年總分第一,給我拿回來吧?否則,你們可真就是干啥啥不行了啊!”

“嚓!”大伙兒都在背地里暗罵,“擠兌誰呢?”

徹底看清了老劉的本質,站著說話不腰疼,心黑手狠,禽獸不如!

但是,沒辦法啊,誰讓這個班他說了算呢?他一句話,大伙兒就得動起來。

細數下來,事還不少呢!

走方陣得練吧?長短跑,還有鉛球跳遠,起碼也得練一練吧?

到了齊磊這個大班長這里,還得買服裝。

是的,運動服!

后世還有沒有這個習慣不知道,反正在這個年代得有儀式感。

參加各個項目的運動員得統一著裝,十多塊錢一套的褲衩背心兒得置辦上,這個得班長去采購。

再然后,就是方陣著裝,檢閱的時候得穿的一樣兒。

這個其實也不難,二中本來就有校服,那種八九十年代爛大街的藍白校服,又土又丑。

而且,考慮到初中三年,加上疑似的高中三年,所以發校服的時候,根本不考慮現在的尺碼,而是預估了以后的尺碼。

于是,褲襠能到膝蓋,上衣可以當連衣裙。

能從初一一直穿到高三,最被少男少女們痛恨的一套服裝,誕生了。

而且,從校服上就更能看出各個年級不同的聽話程度。

初一、初二清一色的都穿校服;到了初三,上半學期還算聽話,可到了下半學期,馬上畢業了,基本就沒人穿了。

至于高一,發下來就壓箱底,不到運動會和大型活動是不會拿出來的。

有的時候,運動會都不往出拿,畢竟全校都是藍白校服,那不就單調了。

所以,各班偶爾也要花些心意,比如,去實驗中學借。他們的校服款式和二中一樣,只不過,是紅白配色的。

還可以去三中借,他們是綠白配色的。

如果實在借不來,也好辦,這年頭誰還沒件白襯衫?

褲子則按照當年的流行色,配西褲,統一的白膠鞋。

齊磊記得,他初一那年,整個尚北都流行穿暗紅色的西褲。所以那一年,除了“校服”方陣,最多的就是白襯衫配紅褲子。

初二也是紅褲子。

到了初三,才換成灰褲子。

如果哪個班有人和消防隊或者城南駐軍有關系,能借來迷彩或者夏季常服那就牛叉了,基本上和精神文明獎已經握手了。

當然,也不是絕對,得看有沒有心狠手黑的班級,人手一把塑料花在經過主席臺時揮舞一下,也賊帶勁。

用后世的眼光來看,這些可能有點傻。

但是,在這個年代,白膠鞋、塑料花、白襯衫,是學生時代必備的三件法寶,應用極為廣泛。

運動員的褲衩背心對齊磊再簡單不過了,都沒往上收服裝費,更沒用他出馬。

給周桃打了個電話,讓她打發馮強去地下城淘換兩個款式的運動裝,男生女生各一個款,便宜還實惠。

齊磊還特意囑咐,“質量別太次。”這樣明年就省事兒了。

結果,馮強真當回事兒了,弄了四十多套,30多塊錢的。

地下城批發價30多,按尚北的零售價起碼五六十塊了。

拿回來齊磊一看,嚓,真特么不知道給我省錢,老子現在很窮的啊!

然后就是方陣和方陣服裝,這事兒就有點麻煩了。

離運動會還有一個星期,全校除了高三,下午的最后一節課基本都停了,各班都會由班長和體委組織著到操場上臨時抱抱佛腳。

用本山大叔的話說,有病沒病走兩步,起碼做到整齊劃一。

而看著操場上那幫小初中生積極而又歡脫的樣子,認真訓練一絲不茍,十四班的大哥哥大姐姐們只覺得自己老了。

方冰站在班級門口,撇嘴瞅著大太陽,“有特么什么可練的呢?”

董偉成也摻合道:“咱班女生的皮膚多白啊,這要曬黑了,看著多膈應?”

叮!咣!!

二成子被女生們一通爆錘,是真特娘的猥瑣!

不過話說回來,對于高中生來說,還真不愿意去外面曬著。

不光十四班不愿意動,一班也在背陰地里徘徊。主樓那邊的班級雖然出來了,卻也精神面貌不太好。

已經過了五月中旬,天氣開始曬了起來,都不愿意去遭罪。

王東也不愿意組織這破事兒,坐在屋里,小過堂風一吹,看看書,做做卷子,他不香嗎?

但是,老劉說了,“每周的流動紅旗都到不了咱們十四班,你們自己說說,見過小紅旗長啥樣嗎?開個運動會再不把紅旗給我掛上,那還說得過去了?”

老劉等于是下了死命令,必須把旗給拿回來!

“那咋整?”王東也很抱歉,“走吧,都上點心,爭取半節課咱就回來。”

說實話,十四班王東應該是變化最大的,不像開學時那么苦大仇深,也合群了。

不然,在報運動會項目的問題上,他就不會開那么大的玩笑。

現在,那個曾經的三中小霸王,更有人味兒了。

有點哄著來的意思,“走吧走吧,早去早回!”

大伙兒垂頭喪氣,“唉,體委也容易,給個面子吧!”

王東,“我謝謝你們哈!”

說著話,領著大伙兒不情不愿地往出走。

卻是齊磊在座位上動都沒動,來了句,“都回來上自習吧!這事兒,我搞定。”

大伙兒都涌到門口了,立時一怔,董偉成“你搞定?咋搞定!?”

隨后樂顛顛、賤嗖嗖地蹦跶回來,“給給給,給丈母娘送...送禮啊?”

以二成子的鼠目寸光,也就能看這么遠了,讓徐小倩的母后強行把精神神文獎給十四班。

齊磊無語地瞪了他一眼,懶得和他磨嘴皮子,對全班道:“別管了,反正不讓你們曬著,又能把獎拿回來就行了唄!”

“牛逼!”

十四班眾一聲呼號,掉頭就往回跑。

啥叫班頭兒?

就是一句話,不管真假,先信了再說。

至于齊磊怎么搞定?

多簡單點事兒啊?做為一個重生者,你不能讓99年的思維給你禁錮住。

人家走整齊的方陣,我就也走方陣?完全不用嘛!

三石公司的庫房里有不少cos裝,什么米老鼠、唐老鴨、機器貓、大雄、加菲貓啥的,有不少。

還是齊磊出的點子,專門找了一家服裝廠定制的,給新網吧開業造勢和活躍氣氛用的。

每家網吧開業,三石公司就把服裝送過去,由網吧自己出店員和雇臨時工cos各種卡通角色。

到時,往網吧門前一站,這年頭兒的老百姓只見過大頭娃娃,哪見過這么花花的陣勢?

非常吸引眼球,造勢效果也非常不錯。

正好,讓馮強和運動員服裝一起送過來。

到時,把十四班都扮上,一群卡通Cospaly繞著操場走一圈兒,誰還和你走方陣?

此時齊磊不說,吳小賤還想不起來這個事兒。

登時眼珠子一轉,回身對楊曉道:“曉兒啊,到時你得打牌子啊,走在咱班最前面!那套水兵月的”

楊曉登時就臉紅了,“滾!”

吳小賤,“別啊!”目光飄向楊曉那兩條大長腿,“一般人沒你這效果啊!”

楊曉剛要罵,卻是齊磊從身后飄出一句,“吳小賤的意見,還是很有建設性的。”

楊曉:“”

徐小倩:“”

程樂樂:“!!!!”

男生沒一個好東西,“你們腦子里到底裝的是什么啊?”

卻是齊磊一邊低頭做題,一邊毫不忌諱地來了句,“大白腿!”

說完,還抬頭和吳寧交換了個眼神兒。

真理吧?

真理!

就這樣,別的班在外面暴曬苦練,十四班在屋里踏踏實實的上自習,不要太舒服。

老劉本來在辦公班暗中觀察,可找半天,竟沒發現自己班的影子。

心里還奇怪呢,人呢?拿我話當放屁了唄?

假裝遛彎,回班級看看。

結果倒好,這幫小崽子都在屋里呆著,一點都不著急。

老劉沒忍住,“怎么不出去練一練?”

齊磊就把自己的想法和老劉說了,說他能借來卡通服裝。

老劉一聽,好像還不錯哦!比較新穎,比較出彩啊!

板著臉,佯裝勉強在點了點頭,“那行吧...”

“不過....”話風一轉,“別的班在曬太陽,你們在自習,比人家多很多學習時間啊!這個月的月考再不往上躥兩名?還說得過去了?”

“怎么著這個月的月考,也得給我拿個學年第六吧?”

上個月,十四班平均成績是第八。

一拍巴掌,“就這么定了!都給我上點心,考不出來,別怪我收拾你們!”

全班齊翻白眼,心中大罵,你可當個人吧!?

等老劉一走,齊磊差點被埋了。

“都特么是你,出的什么餿主意!”

“嚓!我其實很想去外面曬著的。”

“這絕對是班頭兒和老劉串通好的,上當了!上當了!!”

齊磊:

特么老劉不當人,和我有個屁的關系?

老劉的恐嚇,大伙兒一點招兒都沒有,被拿捏的死死的。

其實,別看背地里經常拿老劉開涮,沒一句好聽的,可真到節骨眼兒上,十四班還是聽老劉的。

起碼誰是對你好,大伙兒不傻,都分得清。

但是,現在除了準備運動會,還要兼顧月考,日子簡直就是沒法過了。

可是齊磊不知道,做為他一心愛國,拋棄學業,拋棄小伙伴兒們兩個月的懲罰,麻煩還遠不止于此。

晚自習的時候,財偉來了。

把齊磊叫了出去,“跟我走一趟吧!”

齊磊眉頭一皺,發現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兩人走在漆黑一片的校園甬道上,齊磊沒忍住,“偉哥,有啥事兒...咱在人多的地方說唄?”

財偉一個趔趄,回頭瞪眼,“你啥意思啊?”

齊磊夸張地倒退一步,“我怕月黑風高,你新仇舊恨....”

“我去你大爺的!”

傳哥一點沒客氣,直接開噴,在齊磊面前已經徹底沒了形象。

因為他發現,你就不能和齊磊講理,否則必吃虧,還特么毀三觀。

齊磊則是嘿嘿一笑,“偉哥學習多累啊,我幫你調劑調劑,咋還罵人呢?”

財偉無力搖頭,一點招兒都沒有。

回道:“愛叫叫吧,頂多就倆月,能咋地?”

好吧,很有阿Q精神啊,以為離開了二中,偉哥這個綽號就能甩掉了,此時已經完全放棄抵抗了。

對齊磊正經道:“學生會的事兒,等高考過后再說。但是廣播站的事今晚交代完,我就可以下崗了,運動會就得你上了。”

這些事兒,在上學期,章南、老劉、財偉都和齊磊說過。

章南和齊磊說的是學生會。財偉畢業,齊磊接班,依舊是對齊磊的鍛煉。

而廣播站就更不用說了,財偉一走,缺一個男播音,非齊磊莫屬。

對此,齊磊也沒推辭。

畢竟再有兩個月偉哥就高考了,你總不能讓他還坐在主席臺上,伴著運動會進行曲,拿捏著嗓子,用播音腔:

“現在向我們走來的是——高一十四班....”

“天藍海凈,驕陽似火!”

“十四班的健兒們,意氣風發,抖擻精神....”

多耽誤學習啊!

兩人來到四樓的廣播站,見一個人已經在廣播室等著了。

齊磊認識,高二的,叫江瑤,廣播站的女播音員。

見了齊磊,江瑤大方地打招呼,“小石頭,我就說你晚早是我手下吧?”

江瑤和齊磊是去年大合唱的時候認識的,做為串場節目,江瑤是獨唱,齊磊他們給她伴過奏。

參加過合唱比賽的都知道,舞臺其實有兩道幕布,一道幕在舞臺最前,把整個舞臺擋嚴實。

還有二道幕,在舞臺的中間,一分為二。

合唱比賽的時候,一百多號人上臺合唱臺、擺造型,是需要時間的,這個時候拉二道幕,合唱隊在舞臺后半部分,不被觀眾看到。

而前半個舞臺就會上串場節目,給二道幕爭取時間。畢竟要好幾分鐘的時間,不能讓觀眾干等著。

一般串場節目,各個學校都不一樣,二中的就是江瑤的獨唱。

這大姐學過美聲,今年唱的是《我的太陽》,老牛叉了,可也把齊磊他們折磨了夠嗆。

畢竟,用電聲樂隊給我的太陽伴奏,簡直就是折磨。比給合唱隊伴奏難多了。

也就是那個時候和江瑤認識的,不算太熟,也不算陌生。

此時,對于江瑤的調侃,齊磊嘿嘿一笑,我怕你這個?

“那對手下好點哈,不然造你的反!”

江瑤聽了,哈哈一笑,“你早就該來,偉哥賊無趣,跟他搭班子能無聊死!”

財偉一聽就瞪了眼,“特么我還沒走呢!”

江瑤,“你現在走也不遲呀!”

偉哥:

偉哥還是閉嘴吧,江瑤屬于女生里面特別能說,也特別敢說的那種。

和江瑤搭班子一年多,其實偉哥在嘴上就沒占過便宜。

懶得和她磨嘰,簡單的和齊磊交代了一下這屋里的器材都怎么用,還有日常的工作。

其實也不用怎么交代,有江瑤帶著,主要還是運動會要上臺。

但明顯這點也不用擔心,就齊磊那張臉皮比城墻還厚,他怕過啥?別說照稿子念,就算沒稿子,他都能給我忽悠兩小時。

交代完工作,偉哥也沒著急走,坐在廣播室里聊了會兒天。

從高一開始,財偉就管著廣播室,雖然大多數時候就是放一放課間操伴奏什么的,也沒有太多開口的機會。

但是,畢竟呆了三年了,現在交出去了,有點不舍得。

偉哥這人,還是重感情的。

江瑤別看嘴上那么說,其實也有點舍不得偉哥。畢竟有偉哥在,她基本就是個甩手掌柜,啥都不用管。

可是現在齊磊來了,她的任務就重了。

“偉哥,要不你再復讀一年吧,我有點不想你走呢!”

財偉:

其間齊磊想起一個事兒來,“李玟玟呢?她怎么沒過來?”

李玟玟要考播音主持,這事兒學校知道之后,自然要給她創造一點機會。所以從開學開始,李玟玟也是廣播站的一員。

事實上,開學這兩個多月,女聲的播音任務一直是李玟玟在負責。

江瑤帶著她,算是一種鍛煉。

此時,齊磊問這個問題,江瑤倒挺奇怪,“不是說你和李玟玟關系不錯嗎?你不知道?”

齊磊一臉茫然,“我該知道什么?”

他這段時間心思就沒在學校,對李憨憨的事兒還真沒上心。

財偉:“李玟玟剛剛參加完校考,今天下午才回來,請假了。”

“請假?”齊磊皺眉,聽江瑤的口氣,隱隱感覺不對,“怎么了?”

江瑤扁嘴,“考的...不太理想。”

齊磊聽罷,心頭一沉,不太可能吧?李玟玟可是沒少下工夫。

從過年到現在又準備了這么長時間,齊磊一直認為她沒問題的。

卻是財偉也有點可惜道:“李玟玟其實還是挺不錯的,主要還是選擇錯了,但凡換個學校都有希望的。”

齊磊,“她選的哪個學校?”

財偉,“北廣。”

我噗!!!齊磊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心中大罵,李憨憨啊李憨憨,你是真牛叉啊!

直接就無語了,那特么能考過才怪!

北廣是國內最好的新聞類大學,播音主持專業也是公認的最難考的。

可以說,和別的學校就不是一個級別,有點校考里的清北的味道。

招生極為苛刻,更不愁生源,臨場發揮差一點都不行。

其實,李玟玟這回確實有點托大了。

她本來就心大,天生的樂天派、直腸子,結果這回樂天大勁兒了。

她覺得齊磊把她夸那么好,又是條件好,又是心理素質好,天賦還不差,那干嘛不考北廣?

只要排名靠前,450分就能上北廣啊!

她現在文化課已經差不多能有450了,只要校考排名前幾,那不就穩了?

可她就沒意識到,北廣的校考和她想的完全就是兩回事。

一到考點兒就傻眼了,龍江省報北廣的學生得有好幾百。

她就算再條件好,也比不過那些已經準備了一年,甚至從高一就開始準備了的考生啊!

最后,倒是沒考砸,但排名也不高,算是個中等吧!

可這個校考排名,再加上她的文化課水平,基本就沒戲了。

更要命的是,上過高三對校考有過了解的同學都應該知道,一般特殊專業的校考從年初就開始了,五月份算晚的了。

她只報了一個北廣的校考,這個排不上去,幾乎就沒機會了。五月以后,基本所有學校的校考都結束了。

江瑤,“按她現在的排名,文化課得520往上才有可能進北廣。”

“下午回來,我看見她了,情緒不太好。本來運動會想讓她和你搭檔的,可她回絕了,說是不想考播音主持了,然后就請假回家了。”

齊磊腦瓜仁兒有點疼,心說,我還告訴了她好幾遍,別報北廣,怎么就不聽呢!

從廣播站出來,下到三樓,齊磊沒繼續往下走,讓財偉回班把曹小曦叫了出來。

兩人在走廊里,“大姐啊,你們咋不盯著點?報特么什么北廣?她心大,你們也不長心唄?”

這事兒,齊磊不光在家里那次和李玟玟說過,后來曹小曦和于洋洋在場的時候,齊磊也說過。

只見曹小曦興致不高,看著齊磊的眼神也有點不善,欲言又止。

最后,也只是硬著語氣,“那報都報了,考都考完了,咋辦吧?你說這些廢話還有啥用?”

“再說了,你不知道她為啥報北廣?”

齊磊心說,我特么上哪知道去?這兩個月他心思就沒在學校。

不過,有一點曹小曦說的對,在這瞎埋怨有個屁用,得趕緊補救。

掉頭就走。

卻是曹小曦不知道他為什么走,還以為這貨吼兩句就不管了呢,“你不去勸勸嗎?玟玟現在挺不好的。”

卻不想,齊磊學著她的語氣來了一句,“考都考完了,咋辦吧?勸還有啥用?”

氣的曹小曦直跺腳,站在走廊就開始嚷嚷,“齊磊!你就是個王八蛋!”

惹得高三各個班都有人探頭出來看,還都挺奇怪,曹小曦這是怎么了?讓齊磊給欺負了?

后兩節自習,曹小曦沒心思上,和于洋洋一起跑去找李玟玟。

在李玟玟家樓下,給她打了電話,沒一會兒就見她穿著小睡衣下樓。

即便有黑夜掩蓋,兩個好姐妹也一眼就看出她哭過,眼睛都腫了。

三個人墊上幾本練習冊,坐在勸業場門前的臺階上,看著冷清的街道發呆。

過了好久,于洋洋才開口,“看開點,沒考好就沒考好唄,你這成績走一個好二本已經沒問題了。要是再怒把力,也許一本也有希望的。

模擬考440多,這個分數在龍江省來說,二本學校幾乎可以隨便挑了。

李玟玟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沒看不開啊?挺開的呢!”

兩人鄙夷地瞪了她一眼,卻是沒說話。

沉默半晌,卻是曹小曦實在沒忍住,“齊磊這個王八蛋!”

李玟玟一怔,“你罵他干什么啊?不關他的事,是我自己沒考好。”

她以為曹小曦是責怪齊磊慫恿她考什么校考。

可是,曹小曦罵的就不是這個點,“這孫子,剛剛跑來質問我,為什么讓你報北廣?”

“特么的,為什么報北廣他不知道??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老娘懟了他兩句,人家掉頭就走。操!什么東西!”

曹小曦一向是很乖很乖的那種形象,今天卻是有點情緒失控了。

猛的瞪向李玟玟,“你也是,傻啦吧唧的,都特么不想說你!”

李玟玟被罵的沒了氣勢,可還是嘟囔著,“你說他干什么呀?校考的事是他出的主意,我沒考好,他心里肯定也愧疚啊,你這不是給他添堵嗎?”

曹小曦:

幾近窒息,無言已對。

良久,“李憨憨啊!他給你這個名兒起的,真點沒錯!我就不明白,你在這折騰什么呢!?”

“要么就干脆點,把人搶過來!要么就躲遠遠的,省得鬧心。”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一點都不像你!”

李玟玟一聽,也急了,“別瞎說!人家兩個人挺好的,我也沒那個意思啊!”

“真沒有?”

“真沒有!”

“那你非考北廣干什么?”

李玟玟窘迫,“我...我喜歡啊!再說,我確實是做主持人的料啊!那干嘛不考最好的?”

曹小曦瞪眼,“那現在呢?傻了吧?怎么辦?”

李玟玟,“那就不考了唄,能怎么辦?洋洋不是說了,走正常學校我的分也夠呀。”擠出一絲傻笑,“姐又不是沒退路。”

曹小曦緩和了下來,“那你打算考哪兒?”

李玟玟,“二外語”

曹小曦:“!!!”

“啊!!!”繃緊了身子一聲長嚎。

曹小曦要爆炸了,氣死了,還在這嘴硬呢!?

別人不知道為什么又是二外語,也只有曹小曦和于洋洋知道原因。

因為,京城第二外國語學院和北廣就隔了一道墻。

“你愛咋地咋地吧!”

曹小曦氣瘋了,就沒見過這么不爭氣的。

干脆不管了,站起來就走,頭也不回。

卻是李玟玟尷尬地朝于洋洋小聲逼逼,“這丫頭....吃槍藥了唄?二外多好啊!”

于洋洋:也是無語搖頭。

不過,她倒沒像曹小曦那么激動。

知道這憨憨腦子從來不轉彎兒,認準的事兒別人勸不了,干脆順著她,“是挺好,咱們加油哈....守著哈。”

可惜太深奧,李玟玟根本沒聽出于洋洋話里有話,“是吧?我就喜歡那個學校,老娘有眼光吧?”

和于洋洋說完,還在那朝曹小曦吼呢!

“哎呀,曹小曦你別去和石頭瞎說,他肯定也正難受著呢!再說,讓徐倩知道該誤會了,我怎么見人啊!”

“聽見沒有?小妖精!”

曹小曦頓住,回頭,指著李玟玟胸口起伏,從牙縫里擠出一句,“李、憨、憨!你特么的沒救了!”

結果,李玟玟給她吐了個舌頭,“略略略要你管!”

另一邊。齊磊下了晚自習就去了網吧。

大伙兒早就習慣了,還以為他依照前兩個月的慣性,又要通宵。

只能說,沒救了。

各自回家,居然沒人跟著。

事實上,齊磊還真是差點通宵,他把國內,包括國外,有播音主持專業的學校全查了一個遍。

因為這年頭,很多學校連官網都沒有,有的網上是看不到校考信息的,只能找電話。

第二天中午,齊磊又來到網吧,按昨晚抄下來的電話,挨個打過去咨詢。

只是,情況不容樂觀。

正如之前所說,一般特殊專業的校考從年初就開始了,有的甚至安排在過年前。

現在已經是五月中旬,該考的都考完了。也就是說,李玟玟就算重新選擇學校,也錯過了校考時間。

即便有時間的,也不一定在龍江省安排考點。

齊磊忙活了兩個中午,依舊沒什么建樹。

但是,齊磊依舊沒放棄,李玟玟這個事兒說到底他是有責任的,不能不管。

這其間,唐奕回來了。

和前世一樣,真的就是去砸玻璃了。

對此,齊磊不得不和他好好談談。

“這個這個...有啥收獲沒有?”

唐小奕一邊扒著紅燒肉,吃的滿嘴流油,一邊回應,“有!”

齊磊眼前一亮,“啥收獲?”

唐奕,“砸的賊爽!”

嚓!亮眼神兒一下就暗了,心中也是一沉,手已經緩緩伸向電話,“就...沒點別的?”

唐奕不知所謂,皺眉停頓,“別的?認識了幾個大學生算嗎?”

齊磊臉色已經徹底拉了下來,心說,我還是給唐爸打個電話吧,不該省的就不能省啊!

卻是那邊唐小奕,“哦,對了,我要好好學習了!”

齊磊一滯,手停在了電話上,“怎么講?”

唐奕,”咱國家太弱,老讓人欺負不是事兒!我要考個好大學,干點正事。“

齊磊眼神又亮了起來,“真的?”試探道,“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也不見得能幫上什么忙吧?”

只見唐小奕停下吃飯的動作,凝重地搖頭,“你不做,我不做,大家都不去做...就永遠也好不了!”

齊磊激動了,“那就真要好好學了?”

唐奕,“嗯!”

齊磊,“準備考哪?”

唐奕,“京城理工!”

呼...齊磊長出一口濁氣。

可還沒吸回來呢,就見唐小奕呲牙一樂,挑了挑眉頭,“有個學姐說,等著我京城理工再見。”

“嘿嘿,南方的,可溫柔了呢!”

操!!齊磊差點吐血,我特么前世怎么沒聽過這段兒?

不過,好在唐奕是真的想學習了,那就不用找三個爹歷史重演了。

拍著唐小奕的肩膀,“你救了自己一命啊!”

唐小奕沒懂,“啥意思啊?”

“沒事兒,吃吧!在外面受了不少苦吧?”

可憐的娃,特么也是個色膽熏心的主兒!

十六號,也就是運動會的前一天。

二中已經提前進入“過節模式”,主席臺已經搭起了棚子。

大操場的跑道,還有各個場地都用石灰漿重新畫了線,圍繞主跑道的一圈彩旗也都插了起來,儀式感滿滿。

下午全校沒課,開幕式彩排。

齊磊和江瑤昨天就拿到了開幕式的主持稿。

中午,齊磊從網吧出來,一進學校正好碰到了曹小曦。

“正好,你幫我把李玟玟叫主席臺來,我有事兒和她說。”

曹小曦現在看齊磊就不順眼,“干嘛?玟玟沒空!”

齊磊無語,我又沒惹你,干嘛啊?

不過,李玟玟的事,齊磊確實有歉意:“求你行不?曹大美人?”

曹小曦:“”真是沒皮沒臉的。

回到三樓,曹小曦琢磨了半天,最后還是跑到六班,把李玟玟叫了出來。

“石頭讓你去一趟主席臺,你去嗎?”

李玟玟一聽,沒回話已經往樓梯走了,還回頭問呢,“他沒說啥事啊?”

曹小曦氣的抓狂,追了上去,“他讓你去,你就去啊?有點出息行嗎!?”

李玟玟一邊小跑下樓,一邊憨笑回應:“石頭肯定有事兒啊,你走快點!”

曹小曦:“”

倆個女生小跑著來到主席臺。

卻是齊磊遠遠地就看見李玟玟往這邊小跑,不由搖頭,心說,李玟玟這個形象啊!

披頭散發,大T恤,大脫鞋,不復從前的精致,又變回了剛上高三的邋遢模樣。

這大姐不僅僅是把心思都寫臉上了,全身上下都體現著沒心沒肺的光輝。

到了近前,用手掌搭成一個涼棚,抬頭仰視著齊磊。

“有話說!有屁放!找老娘什么事?”

齊磊咧嘴一笑,朝她招了招手,“上來說吧!”

“哦了!”

李玟玟歡脫著,根本就不走臺階,后退兩步一個跳躍,差點沒摔著。

還是齊磊拉了她一把,才上去的。

“嘻嘻。”一上去就趕緊松開齊磊的手,“少占老娘的便宜!”

然后和臺上的江瑤打招呼,然后自顧自的找了把椅子叉腿坐下。

“說吧!”

齊磊無語地看著她,突然蹦出一句,“沒考好,挺難受的吧?”

李玟玟一怔,隨之把目光飄向大操場,“瞎說什么呢?姐是走心的人嗎?大不了換個學校唄,多大點事兒?”

齊磊,“那換哪想好了嗎?”

李玟玟依舊無所謂,“到時候再說吧,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齊磊,“裝!接著裝!”

李玟玟,“你懂個屁!沒裝...真的。”

齊磊看著她雞窩一樣的腦袋,無語搖頭,“那你能先洗個頭嗎?一腦門子頭皮屑,隔老遠就看出兩字兒——頹廢!”

李玟玟條件反射的抱住腦袋,“有嗎?我...你瞎說,我從來沒頭皮屑的!”

齊磊不想和她糾結這個問題,從開幕詞的稿件底下抽出兩張表格。

蹲在李玟玟身前,先把一份表格放在她膝蓋上,“這個是川音的校考申請,他們一般情況下不來龍江招生,今年是個特例,知道的人不多。5月24號,考點在黑大。”

李玟玟腦子突然就空了,依舊抱著腦袋,掩蓋著不知道有還是沒有的頭皮屑。

怔怔地看著齊磊,任由表格躺在膝蓋上。

只見齊磊又遞過來一份,“拿著。”

“哦!”李玟玟下意識把腿一夾。

“用手行嗎?”

“行!”

終于放開腦袋,把表格抓過來,然后...捂在頭頂。

“用手了...”

齊磊:“”

“第二份是浙傳的申請表,6月2號,考點在哈師大。”

“這也是今年最后一個播音主持類校考的學校。我問過了,他們今年在東三省的招生名額不少,重點就是哈市地區。”

“雖然也不好考,但可以當一個備選。萬一川音考的不理想,可以試試。”

“你”李玟玟傻笑著,“你哪找的啊?嘿,嘿嘿。”

連上午的一起發了。

這幾天因為前面的劇情被罵的好慘,沒好意思求票....

厚著臉皮求一波吧!

有票票的支持一下,沒票票的打賞支持一下也不是不行。

嘿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