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9章 蚍蜉撼樹

第59章 蚍蜉撼樹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9章 蚍蜉撼樹

對于別人來說,這只是一則國際新聞,即便是關心事實,也不過認為是西方國家的假仁假義罷了。

可是,對齊磊來說,這則新聞預示著戰爭來臨的前兆。

從99年三月份開始,北約借科索沃地區,阿爾巴尼亞族人與南斯拉夫政府軍之間的沖突問題大做文章,武力干預南聯盟內戰,發起了長達兩個多月的空中行動。

其間,北約成員國空中武裝力量傾巢而出,共投入了1150架次戰機、向南聯盟990個目標發射2300枚導彈、投擲42萬枚包括貧鈾彈和集束炸彈在內的炸彈,造成超過2500名平民喪生。

而這其中,也包含了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以及三名中國記者的生命。

齊磊已經記不得北約轟炸開始的具體時間了,可是,卻永遠都記得1999年的5月8日。

那是國人永遠的傷痛!

齊磊突然有些興致缺缺,給了吳寧一腳,讓他幫燕玲盯著點作業。自己則是回到屋里關燈上床,看著漆黑一片的天花板陷入沉思。

這件事在一代人的國家記憶中,無疑是最無力的回憶。

然而,知道這些又有什么辦法呢?

做為一個升斗小民,這不是齊磊能夠左右的。

可正是這種明知歷史脈絡,卻不能阻止的無力感,讓齊磊有些憋悶。

只能眼睜睜看著歷史重演卻無所作為的感覺,也并不美妙...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海中也不自覺的想著這些事,前世的記憶不斷涌現。

然后,憤怒有何用?依舊換不回那些逝去的生命,還有刻在心尖上的痛楚!

齊磊一個小破孩兒只有看著的份兒,即便知道那么多超前的信息,齊磊依舊什么都做不了。

心頭壓抑卻無從釋放,最終迷迷糊糊的睡著,再睜眼已經是早晨.。

天還沒亮,齊磊習慣性地起床,把爐子點上,去小廚房煮了點粥,又跑到胡同外的早點鋪子買了點油條。

回到家,燕玲和唐奕、吳寧也已經起床,正在洗漱。

“你咋了?”吳小賤一眼就看出齊磊有點不對勁兒。

齊磊,“沒咋,就是特么的有點想干架!”

唐奕,“楊金偉、偉哥、職高張鵬,挑一個?”

“滾!”

哥仨登時嘻嘻哈哈一笑,算是過去了。

卻沒想到,剛回屋,電話鈴就響了。

齊磊一看,是耿大爺。

趕緊接起來:“大爺,有事兒啊?”

老耿大爺:“我就說這個點能找著你!沒事兒,讓趙娜給你稍回去點東西。”

齊磊,“啥啊?您老可別折騰了。我這啥也不缺。”

耿大爺,“就兩只野物兒。讓你家大人給你調個湯,補補,學習挺累的。”

齊磊,“……”

耿大爺就這樣兒,辦事兒滴水不漏。估計是代理權拿下來了,必須得表示表示,把心意盡到。

往沙發上一靠,也不客氣,“代理權拿下來了?”

接過燕玲遞來的油條,一邊擎著電話,一邊吃。

老耿大爺,“要不咋愿意和你辦事兒呢,通透!”

齊磊呵呵一樂,卻是沒接話。

又聊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題,其實已經可以說聲再見就掛了。

可是,不知道為啥,齊磊就不太想掛,又說不出什么有營養的話來。

老耿大爺剛開始還回應,可是越聽越不對,到最后,齊磊也沒話了,卻還不掛電話,只剩吧唧嘴的動靜.。

眉頭一鎖,“咋了?遇到事兒了?”

齊磊,“嗯。”

耿大爺,“熊玩意,想讓你大爺給你出主意?”

齊磊,“嗯。可又不知道怎么說這個事兒。”

還真不知道怎么說。

耿大爺,“那就別說!忘了嗎?你得找準柴火縫兒,用巧勁!”

齊磊苦笑,“這柴火有點大,再用巧勁,我也劈不開。”

耿大爺,“扯淡!別說一塊柴火瓣子,就是一棵上年頭的大樹,只要下工夫,也早晚塞進灶坑里!”

“大爺我還是那句話,哪那么多不可能的事兒都讓你遇上了?多琢磨琢磨,說不準就是你還沒找對地方。”

說完,老耿大爺自己把電話掛了。

不是不想幫忙了,也不是不想聽齊磊嘮叨,而是耿大爺覺得,就齊磊這個歲數,不能扶的太緊,否則以后就不會自己走路了。

能把控那么大個公司,那就得學著自己處理事兒。

而齊磊這邊,拿著電話,嚼著油條,僵硬了半天。

沒找準地方嗎?是真特么的沒處下斧子啊?

愣了半天,最后沒來由的又給唐爸打了個電話。

電話一通,唐成剛的聲音就從對面傳了過來:“咋了?”

齊磊這回不像對老耿那么猶豫,“唐爸,你說我看一件事不順眼,能開口不?”

唐成剛一愣,“想說就說,挺大個老爺們,猶豫啥?”

齊磊,“可是這事兒太大。”

唐成剛,“大怎么了?”

齊磊,“大到就不應該我張嘴呢?”

唐成剛一愣,心說,能有多大?

本能地來了句:“你老丈,倩倩他爸出事了?”

好吧,唐成剛放飛想象力,心想,也就徐文良出事兒在齊磊這能算大事。

登時一驚,“他不會違紀了吧?不會要下去了吧?”

齊磊:“……”這想象力就離譜兒。

憋了半天,“比這大!”

唐成剛:“……”

心跳有點快呢?

“多大啊?”

齊磊,“有點蚍蜉撼樹的不自量力。”

“哦。”唐成剛一聽,反而放心了。

蚍蜉撼樹那么大,應該和咱家人沒啥關系。

沉吟了一下,“石頭啊,你多大了?”

齊磊,“十七啊!”

齊磊還以為唐爸接下來會說,十七你操那么多心干啥?

卻沒想到。

唐成剛,“十七你特么琢磨那么多干啥?你要我們這個歲數,膽兒小點還說得過去,十七你考慮那些驢馬爛子干啥?”

齊磊,“也是哈!可是,我說了也沒啥用,沒人聽啊!”

唐成剛,“那是你方法不對。”

齊磊,“好吧,掛啦!”

唐成剛,“吃飯別吧唧嘴!”

齊磊,“哦。”

“掛了。”

“誒誒誒!!”唐成剛聽著手機里的忙音,幾近抓狂,“他娘的小兔崽子!你倒是說說是啥事兒啊?”

弄的唐成剛不上不下的,心里癢癢呢?

一旁的崔玉敏和吳連山投來目光,“咋了?”

唐成剛擎著手機,一臉無奈,“說話說一半兒,也不知道跟誰學的!”

兩人都是一樂,卻是沒接話。

齊磊這邊放下電話,輕松不少,一口咬掉半根油條塞進嘴里,心說,嚓!合著架在這兒的不是你們,一個個說的都可輕松了!

一面是心底的那份家國情感,原本只是含蓄深埋,卻被南光虹那老頭兒一點點地給勾了上來。

一面是大國博弈的頂尖爭端。

一面是高中生,十七歲,放個屁都不帶響的年齡和身份兒。

三個矛盾把齊磊夾在中間,掛在那兒,哪有你們說的那么輕巧?

即便是這樣,齊磊也不敢輕舉妄動。

然而,真的就是冥冥之中。

四個人吃完飯,背上書包出門,剛出胡同口,就見章南騎著自行車,帶著徐倩遠遠地過來。

本來打個招呼就行,可是,齊磊突然腦子抽筋兒,“章阿姨,能和您說一點事嗎?”

章南本來已經要過去了,甚至都不想搭理齊磊。聽他叫自己,不由眉頭一皺,終還是停了下來。

隨后,徐倩和唐奕、吳寧,還有燕玲走在前面,齊磊則是殷勤地幫章南推著自行車,兩人墜在最后。

“說吧,什么事?”

齊磊,“我其實有點事情想請教您,想聽聽您的意見。”

章南皺眉,這還是齊磊第一次主動的向她請教。

不由來了興致,“說說看。”

齊磊,“假如哈!假如,我,一個高中生,想左右國家決策,您覺得有可能嗎?”

章南登時眉頭大皺,這問題就離譜。

“你琢磨這個干什么?”

齊磊馬上扯了個謊,“是這樣的,省里不是有一個青年文學征文嗎?班主任通知我準備一個超短篇的東西參加一下。”

這是實話,一開學,劉卓富確實給齊磊布置了這樣一個任務。

這也是上學期就說好的,要把齊磊的寫作天賦利用起來,拿幾個獎,高考可以加分。

繼續道:“這幾天,我就構思了一個短篇的小品文,只是里面有一些基本邏輯的問題解決不了,所以請教您啊!”

章南了然,隨之又笑了,“你準備了一個什么小品文?怎么還有這種設定?”

齊磊,“科幻。”

章南,“具體說一下梗概。”

齊磊:“……”

好吧,老丈母娘還是會問!這怎么告訴她?

不過,齊磊也有辦法,急中生智,“故事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少年,就是我唄,意外通過一場超自然現象回到了去年的這個時候。”

“少年知道未來一年的將要發生什么,他想把自己的記憶利用起來要盡早防范。可是,他又不能透漏自己的身份。”

章南眼前一亮,這個設定,不算新,但也算新。

不算新是因為,這是類似說《回到未來》的時間旅行設定,并非齊磊獨創。

而算新是因為,好萊塢的回到未來只是改變身邊人們的情感糾葛,終究是小情小愛格局不大。而齊磊這個有點家國大義的味道,更符合國人的文化內涵。

沉吟著....

卻是齊磊補充道:“一個高中生,就算寫匿名信也是沒用的吧?難道只能大聲疾呼?以求別人的相信?”

章南搖著頭,“這個邏輯確實很難自洽,相差太懸殊。”

“一個高中生很難去影響決策,但也不是沒辦法,還是要看你設定的人物背景。”

齊磊,“怎么講?”

章南,“第一,不要局限于問題本身,你要提醒,那為什么一定要直接說呢?預知未來的事,很難讓人信服。”

“為什么不從眼前的問題入手呢?生態環境保護,甚至堤壩建設的豆腐渣工程,都可以向這方法影射。這些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更容易引起重視。”

齊磊點頭,“有道理。”

章南,“第二,為什么一定是你來提出問題呢?你想保護好自己,不暴露時間旅行的秘密。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不要把自己牽扯進去。”

“就拿你的主角就是以你為原型來說吧,你認識徐叔叔,想辦法讓你徐叔通過他的身份開口,要比你自己開口有效率得多,不是嗎?”

“如果你能說服你徐叔抨擊生態保護意識不強、揭露豆腐渣工程,并引起了社會反響,那你的目的不就變相的達到了嗎?”

“就是全局的意識啊,目光放高一點,不要漏掉每一個細節。”

“寫文章是這樣,做事也是一樣。”

齊磊,“……”

“我好像明白了。”

“嗯!”章南滿意地點了點頭,“那等你的文章寫出來,先拿給我看看,倒是挺感興趣的。”

“哦。”齊磊一下臉就綠了,就不能撒謊唄?我上哪給你整個文章出來。

章南騎上車先走一步,卻是沒帶上徐倩,讓她和齊磊幾個人一起去學校。

其間,一直想著齊磊這個參賽題材,倒是有幾分欣慰。

這不單單是一篇文章構思那么簡單,齊磊能在時間旅行的題材上首先想到的是大義情懷,這本身就說明了品質。

可是,章南不知道,齊磊那不是什么參賽作品,他是實打實的要用一個高中生去左右大局。

雖然他現在還沒找到耿大爺說的那個柴火縫,也沒摸到唐爸說的“方法”,更對章南的大局意識沒有一個透徹的了解。

可是,既然你們都這么說,那我試試?

想通這些,齊磊趕在老劉視察早自習時,和老劉單獨談了一下,“我想請假!”

劉卓富,“家里有事?”

齊磊,“嗯!”

劉卓富,“多少時間啊?”

齊磊想了想,“三天,應該夠了。”

“行吧!”沒想到,老劉答應的這么痛快。

“回來給我踏踏實實的學習,要是成績退步,咱再算總賬!”

齊磊,“……”

章南那邊,例行在全校轉了一圈,在每個班門前亮一個相。隨后才回到辦公室,這時已經是早自習臨近下課了。

站在窗前,居高臨下,注視著二中全貌,卻發現空空蕩蕩的校園里突然從十四班鉆出一個身影。

章南眉頭一皺,因為即便很遠,可是看衣著也能分便得出,那是齊磊。

而讓章南不解的是,齊磊背著書包,直接出了學校。

“他干什么去了?”

齊磊算是徹底想明白了,重活一世,他不想當個假裝沒看到的小破孩兒。

最終結果如何,齊磊不知道,估計有點懸。

但是,起碼我嘗試過,也就無愧于心了。

即便到現在,他也覺得這不是他應該參與的事情。可是,總比躲在被窩里失眠要強得多。

出了學校,齊磊直接去了三石網吧。

一進門,就見趙娜和一個小年輕在店里忙活。

小年輕叫王成,趙維以前的小兄弟,也是找來看網吧的網管。

趙娜則是回來調試機器的。

這邊的裝修已經完成了,電腦桌、電腦也都已經進場,都是王成張羅的。

小伙兒還不錯,至少辦事利索,人也勤快。

見齊磊進來,王成點頭招呼,正在調試機器的趙娜也抬頭皺眉,“不上課嗎?”

齊磊,“請假了。”

趙娜不知道他為什么請假,可是齊磊在她看來,已經不用別人操心了。

“對了,耿大爺給你拿了點東西。”

齊磊,“讓王成燉湯,晚上一起嘗嘗味就得了。”

一邊上樓,一邊又對王成道:“中午飯帶我一份,他們要是誰過來,別讓他們進包間,就說我有事兒。”

說完,齊磊就鉆進包間里,把門反鎖上了。

包間里已經全都弄完了,十臺嶄新的電腦、十張沙發椅,擺在最中間圍成一圍。靠墻還有一個文件柜,一排沙發,墻上還有飛鏢盤等等娛樂的小物件。

除了這些,還有一部電話,一臺帶傳真的打印機。

這是齊磊特意準備的,以后他不能總去哈市,公司有點什么事兒,正好可以在這里解決,就當是他這個老板的辦公室了。

打開一臺電腦,又從書包里拿出紙筆,齊磊一邊上網搜索關于南聯盟的新聞、帖子,還有各方信息,一邊在紙上記錄下一些他從后世得來的關鍵信息。

也許耿大爺、唐爸,還有丈母娘說的是對了,他確實沒有找對方法,更沒找到那條柴火縫兒。

他要用這三天時間,把整件事徹底梳理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那條縫。

找不著,回去上學,再不琢磨。

找得著,那齊磊心中隱隱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也許可以…

蚍蜉撼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