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40章 周桃入伙

第40章 周桃入伙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0章 周桃入伙

氣氛有點詭異。

周桃以為齊磊不帶她玩兒,齊磊越遮掩,她越想知道這到底是個啥生意。

而齊磊還真不是不想周桃上車,相反,他們現在唯一的一塊短板就是銷售這一攤兒。

一幫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兒,想從在社會上混跡多年的老油條身上扣出錢來,簡直就是開玩笑。

即便打了,處處也都做到位了,可依舊不像真的。

還是那句話,齊磊現在能做的只有兩件事:

第一,給三石公司開一個好頭,創意加,讓這門生意能看到盈利點。

而第二件事,不是他親自把這門生意做成,他還沒那么萬能。

第二件事是,在每個位置上,都找到一個合適的、能做事的人。

所以,齊磊很需要周桃,甚至有點上趕著把她拉進來的欲望。

但是,真怕她獅子大開口,像以前一樣,一雙襪子也能從一塊八到一塊五,再從一塊五到一塊二...

然后...

七毛!

還是那句話,這老娘們兒是有點貪性的。

那就沒意思了,一來,齊磊沒那個美國時間和她耗;二來,這回不像前兩次,小打小鬧,吃虧占便宜的無所謂,這回是來真格的。

如果周桃能加入進來,那就不是一個三石公司的問題了,她很可能是齊磊未來事業發展的班底之一,也許要相處很長的一段時間。

齊磊不可能讓她依舊處在合伙人的位置上,影響自己的決策。

“這回沒真法合伙兒。”

暫時收起心思,齊磊又變回小屁孩兒,一臉的為難,“這回是我們好幾個人一起干的,而且都已經干起來了,錢都花完了。”

“省臺的你也看到了吧?這個時候你再進來,我怎么跟合伙人交代嘛!”

“所以...”咧嘴一樂,“你就別多問了,省的到時候埋怨我。”

周桃一見,立馬翻起了白眼,裝!你接著裝!

她從來不把齊磊當做小屁孩兒來看,他也不是什么小屁孩。

再說了,你勾引誰呢?還埋怨?

要不這么說還好,埋怨啥?你這生意要是不掙錢,我埋怨你干啥?

說明,齊磊在有意無意的透露給她一個信息,那就是——這生意賺錢!

這反倒讓周桃略有安心,說明齊磊沒有徹底把口子封死。

好吧,沒徹底把口子封死才是齊磊的真正意圖呢!

此時氣氛之所以詭異,除了在場的三個人各懷心思之外,其實關鍵還在于,彼此有了解,都知道對方是什么心思。

這是一場談判,比的是誰先沉不住氣。誰先把自己的意圖擺在臺面上,那么誰也就失去了主動權,后面的談價錢,自然也就更被動了。

總之,周桃反而清醒了,認定這是一門好生意。

不對,這就不是好生意那么簡單!

周桃心說,就齊磊那鬼精鬼精的性子,要是不掙的多,他能去省臺做?可不老少的錢呢!

他還會親自上陣,跑哈市來折騰?

之前一個月大幾萬的生意,他都隨手扔給趙維了,問都不問一聲。這回怎么這么積極了?

周桃在心里迅速匯總著各種信息,也判斷著這筆買賣到底有多大。

心說,估計這一票不得能掙個十多萬?還得是一個人十多萬,否則齊磊不會這么上心。

更盤算著,怎么讓齊磊先開口。

也別怪周桃算計,生意就是生意,齊磊需要她,那就是她開高價的資本,沒什么可說的。

說簡單點,現在的情況就是,齊磊有了新的門路,而且對她有需求。可是已經開始了,而且齊磊不想給她太多。

這是商場的算計。

想到這兒,周桃又有點別樣的情緒,有些矛盾。

更想到齊磊第一次到她店里,也是這么來來回回的打太極,根本不像個十六歲的孩子,比她在生意場上遇到的那些“一個屁倆謊兒”的老油條也不逞多讓。

而現在依舊是那般情形,讓人不舒服。

悠然一嘆,突然臉色一變,收起那一副悻悻之態。

周桃不想再和齊磊繞了,決定換個方式。

倒有幾分認真,“不想和你玩了,算我輸,直接開價吧!”

齊磊一怔,徐小倩也是一怔。

卻是齊磊短暫錯愕之后,突然笑了,周桃這句話讓他驚喜。

“姐,我也不想和你算計來算計去。可是,我還小,得防著點。”

齊磊也說了句實話,他真的不喜歡商場的割裂扭曲,恨不得連親爹都要時刻提防,更不要說伙伴和朋友。

嚴格意義上來說,齊磊絕對當不了一個合格的商人,性格里就做不到對所有人兇狠。也有性情中人的弱點,只是按照成年人的法則,被動的防人之心罷了。

周桃的直接了當算是正中下懷,亦符合他尋找伙伴的想法。和這大姐認識這么久,終于對胃口了。

此時,周桃直視齊磊,“我早就不把你當小孩了。別廢話,帶不帶我玩,給個準話!”

齊磊想都沒想:“帶!而且非常需要!”

這回輪到周桃發愣,沒想到齊磊這么直接,她本來已經做好吃虧的準備了。噗嗤一笑,“真特么不是東西,那早怎么不找我?”

齊磊,“忘了,真的。”

這理由……想揍人。

“說說吧,怎么回事?”

齊磊,“就缺你來接手銷售這一攤!”

周桃突然有點得意,“那你開個價,我聽聽。”

齊磊一皺眉,“我想想。”隨后陷入沉思。

這時,徐倩站起身來,“那我去給小桃姐倒杯水。”

說著話下樓,卻是好久都沒上來。因為徐倩知道,接下來用不著她了。

齊磊沉吟良久,“既然這樣,我給你開兩個價吧!”

周桃,“說。”

齊磊,“20的利潤提成,簽合同,合同期兩年。但是,你自己過來不夠,你店里那三個也得跟過來幫忙。”

周桃皺眉,“這個價...不高!”

齊磊卻搖頭,“很高了!你比我們任何一個人拿的都多。”

齊磊也認真起來,“實話實說吧,只這兩天,我們的意向客戶已經超過了一百個。但是,能不能簽下加盟合同,我們幾個沒底,還差點意思。”

“給你20,就是看重這一點,你比我更有說服力。”

沉吟半晌,“說說第二種。”

齊磊,“2的管理股,只你自己過來就行。”

周桃更是皺眉,準確的說,差點暴走。特么的,前面話說的敞亮,動真格的給我扣扣搜搜。

“才2?你侮辱我?”沉吟了一下,“最少20!你占了80還不知足了嗎?”

卻是齊磊苦笑,“我哪有80?姐啊,沒騙你,真是幾個人合伙出的錢。”

“除了唐奕、吳寧、趙維這三個你認識的,還有兩個女孩兒,也是出了錢的。”

“而我不得不為將來考慮,起碼我們兄弟四個要有絕對表決權,能放出去的其實不多。”

“要不,我再給點1個點,3”

周桃想了想,齊磊的話信息量有點大,沉吟片刻:“別廢話,18!”

齊磊,“你也別廢話,最多給你3!”

周桃:“17總行了吧?”

齊磊,“4!這是我們最大的誠意!”

周桃:“15,最少也要15!再少不可能了,你這也叫誠意?”

周桃有點抓狂,百分之四也太少了吧?

“姐,你可以選擇拿20的利潤提成。”

周桃一瞪眼,你當我傻啊?

那合同期一到,這小子就和老娘沒關系了。到時候,再想像現在這么開誠布公的談,就沒可能了。

周桃還是清醒的,簽合同拿20,她就是個打工的,永遠也別想進齊磊的核心圈子。而談持股的機會,也許只有這一次。

這也意味著,下次再和齊磊說話依舊不用繞彎子,可以坦誠相待。

可是,周桃有點哭笑不得,“不是,你這破公司到底能掙多少錢?4的價碼也好意思開出來的?你讓老娘喝西北風去?”

“對了!!”周桃越說越抓狂,“你那上還半年不收加盟費,不收管理費,特么就白玩半年唄?還得讓老娘陪你白玩半年!?”

“這半年,你得錯過多少加盟費,你想過嗎?到時候,哈市的網吧市場都讓你消化光了,還上哪找人加盟去?”

“就這樣,你才肯給4?再加點,再加點姐陪你瘋一回!”

只見齊磊面無表情,“真的不少了,我也給你算一筆賬吧!”

“多了不說,春節前,依現在的潛在客戶流量,再加上你的能力,在這么多意向客戶里談成50單不困難吧?”

直視周桃,“小桃姐啊,你要談不出來50單,那就是我看錯你了,這4就打水漂了。”

你擠兌誰呢?再說,你個皮包公司的4咋那值錢呢?

沒急著反駁,先把情況弄清,“你現在有多少意向客戶?”

齊磊,“電話接了上千個了,徐倩她們手生嘴笨,明天的兩場說明會也拉來了一百多號人。”

周桃聽罷,沒話了,那確實不少,50單,有可能!

“好,就按50單算,你接著說!”

齊磊,“按50家網吧加盟來算,每家的平均規模70臺機器,就是3500臺電腦。”

周桃點頭,“然后呢?

齊磊:“我們和客戶的協議上是,設備集中采購,差價的30做為公司運營成本和籌金。”

周桃:“才30?你要對半兒分他們也愿意吧?”

在周桃看來,集中采購能拿到客戶自己拿不到的價格,省下來的錢,公司留一半很合理啊!也肯定有人愿意,畢竟他們自己還省不下這個錢呢!

齊磊卻道:“30就不少了。”

“一臺電腦,我利用集中采購比市場的官方定價便宜100塊,公司抽30,便宜1000,抽300!”

“現在市場上網吧的主流機型是8200,正常市場價也要6500。”

“我們算過了,跑一趟京城中關村,價格能便宜700元。刨除運費開銷,可能省600塊。”

“一臺機器抽200,還少嗎?”

一臺提200.....3500臺!?70萬?

周桃心算了好幾遍,一直以為自己多加了一零。

齊磊還沒說完,“除了設備傭金,還有網吧管理軟件的使用費,一臺機器一個月10塊錢的升級維護費,你自己算算,一年多少錢。”

“裝修上面,50家店,平均按最簡裝也要五萬的裝修費。裝修公司給我9折優惠,我提5,剩下5讓利給客戶。”

“你再算算,這又是多少錢?”

“這還不算后續的加盟費、管理費,還有飲料和日常耗材。”

“而且,是在你只談成50單的情況下,且只是過年前的這大半個月。”

“停!!!”周桃聽不下去了。

騰的站了起來,瞪著眼珠子,“一言為定,4,干了!”

媽了個巴子,周桃嚇著了。

她猜到齊磊這個生意肯定是大買賣,可是縱使放飛了想象力,也就猜了個十多萬的營收,做夢也沒想到是這么掙錢的。

齊磊他就不是個人!

周桃瞪著眼珠子:“一言為定!”

齊磊:“一言為定!”

可是說完,周桃又覺得好像哪里不對。

突然想到,嚓!20啊!!20的利潤提成!我腦子有包,干嘛選了第二種方案?

“我后悔了,能選那個20的提成嗎?”

齊磊笑了,“能,這回選擇權在你。”

周桃愣了愣,沉吟了一下,“算了,4就4吧!”

周桃走了,說是下午先不過來。

而齊磊和徐倩在小桃姐離開之后,習慣性的擊掌相慶。

雖然徐倩這回沒幫上忙,可是看齊磊的感覺,他應該是很滿意這次和周桃的交鋒。

又或者說,兩個人終于從生意上的對手,變成了伙伴。

但是,徐倩也不無擔憂,“春節前,她真能談成50單嗎?”

徐倩畢竟沒有齊磊那么淡定,她是真的急了。

兩天了,都只是問問,一點成果都沒有,能不急人嗎?

對此,齊磊沒說什么。

50單,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談出來,畢竟周桃也是頭一回進入這個行業,就得看周桃的本事了。

應該....問題不大吧?

這兩天沒談成,主要還是他們經驗不足,抓不用客戶的緣故。

換了周桃,她要是扛不起來這個攤子,那只能說是齊磊看錯了人。

到時候,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

實在不行,就只能再向三個爹求助了。

而那4,也無傷大雅。

其實,比起百分之四,齊磊更在意的是他把一個錯誤的人拉進了團隊。

那才是齊磊不想看到的。

看著周桃的背影,只能說,希望她拿出一點本事來,打破現在的僵局,不要讓大伙兒失望吧!

另一邊,周桃離開三石公司,思考了一路。

首先,周桃不是一般的小商販,從十五歲開始,她就是家里的頂梁柱,從在外道給人家當小工,干零活,到自己擺地攤,再到一步步走到今天。

她肯吃苦,有魄力,有頭腦,而且也有眼光。

當初她看到齊磊,就想到了當年的自己。也是小心翼翼的和那些老商戶打交道,也是機關算盡,只為多砍下來一些價格。

若非如此,她也不會和齊磊認識沒幾天,就把大幾千的貨賒給他。

而沒有那筆貨牽線搭橋,齊磊也不會接連和她合作了兩次,讓她嘗到了甜頭。

所以,與其說她這次是瞄上了有錢賺,不如說她瞄上的是齊磊這個人。

三石公司不是賣襪子,賣襪子如果是小聰明加運氣好,那這回,就不是小聰明和運氣好可以解釋的了,只能說明,齊磊那小子是真有本事。

周桃已經徹底認定這一點了,而這才是周桃抓住的最重要的生財之道。

還盯著什么公司呢?盯住人就可以了。

所以,周桃才會放棄那20,要那4。

她想通這一次的合作和齊磊打好關系,從生意上的朋友,變成可以信任的伙伴,那還愁將來掙不到錢嗎?

周桃認為,這就像前幾年的一部名叫《股瘋》的電影里寫的一樣,上海灘的股市里都是瘋子。

追高跟投的,最后都急的要跳樓。而真正賺錢的,則是瞄準那些潛力股,從一開始就緊緊的攥在手里。

齊磊就是那個潛力股,她得攥緊點。

好吧,動機雖然不純潔,依舊是算計。

但是身為凡人,不就是如此嗎?市儈也是一種生存之道。

她不是齊磊,有好爹,有好兄弟,也有好腦子,她只能這般鉆營著。

所以,這一路上,周桃做了一個決定,一個膽大包天的決定。

老娘這回拼了,讓你看看,百分之四到底是給多了,還是給少了!

回到店里,周桃把看店的兩個店員張麗和劉緣叫到跟前,讓張麗又去把管庫房的馮強叫過來。

這三個,都是從她在下地搞批發到現在,來了又走,走了又來,大浪淘沙剩下的三個得力干將。

兩個女孩照顧著店里的生意,即便今年下半年,她一直在外面跑,店里也還是井井有條。

管庫房的馮強更是從她開始搞批發就一直在她這兒干,庫房從來都讓她放心。

此時,三個人來看周桃身邊,見她神情不太對,“姐,咋了?”

周桃一笑,“沒啥,跟你們說個事兒。”

“姐,你說。”

“咱這個批發點,姐不打算再干了,沒意思。”

此言一出,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倒是沒多少意外。

其實從夏天的時候,那個小男生來到店里,再到后來趙維過來,大伙兒漸漸就有感覺,小桃姐的心思開始活分了,也不大關心店里的事了。甚至有預感,關店可能就是早晚的事兒。

張麗此時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姐,關就關吧!你是掙大錢的人,俺們....”

關店,就意味著他們都失業了。

雖然在地下城再找一家賣襪子的店繼續干不是什么難事,可是,畢竟是從頭開始,工資也不一定比周桃這給的高,大伙兒心里難免有些迷茫。

“姐...”張麗最后還是道,“你不用管我們,地下城找活不難。”

馮強也道:“其實,我有個老鄉就在c區,跟我說過好幾回了,他家老板正缺一個管庫的,想讓我過去,這回正好了!”

周桃一聽,什么玩意?

抓起一打襪子就甩到了馮強臉上,“小王八犢子,老娘白疼你了是吧?還敢勾搭外人!?”

馮強嘿嘿一樂,“這不是正好嘛!”

周桃瞪眼,“讓你那老鄉去死吧!”

掃視三人,“我說把店關了,說要放你們走了嗎?”

三人一怔,“姐,你...啥意思?”

卻見周桃面容一緩,認真道:“姐不想賣一輩子的襪子,你們還想就在這地下城干一輩子不成?咱都得往外走,往遠看。”

“齊磊那小子都認識吧?維子就是他的人。現在他們開了個公司,能掙大錢,比咱們這個買賣有前途。”

“我想好了,店轉出去,咱們一起過去。弄的好,你們在那邊掙的,比賣襪子多得多!”

三人聽的半天沒緩過來,最后張麗憋出一句,“姐啊,你這回是不是讓他忽悠的有點狠了?”

以前是賠襪子,賠價格,怎么這回連人帶店都搭進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3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