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27章 一個好班長的自我修養

第27章 一個好班長的自我修養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27章 一個好班長的自我修養

十月中旬,尚北的天氣已經徹底冷了下來,雖然還未落雪,但是秋天已經徹底宣告結束,大多數的樹木已經開始“禿頭”,只剩零星幾片黃葉依然倔犟。

二中校內,也唯有主樓前的那一排老柳樹還不服老,尚有蔥翠的味道。

現在早晨已經很冷了,落葉上會結出一層白白的冰霜,早自習甚至能看得見哈氣,得等太陽徹底升上來,才會逐漸轉暖。

天氣變冷,僅僅一件外套已經無法抵擋寒氣,大伙兒也都開始套上毛衣毛褲。

郭麗華和崔玉敏也特意在百忙之中把壓箱底的毛衣毛褲全找了出來,逼著小哥仨穿上。

郭麗華甚至給齊磊準備了椅墊兒,亦是過冬必備。

可是,齊磊根本沒往學校帶。

一問才知道,原來椅墊徐小倩已經幫他準備好了,厚厚的海棉墊子,套著卡通的絨布套。

對此,郭麗華沒說什么,只是自己跑到一商店買了最好的彩色羊毛線,熬了兩個夜,給徐小倩織了一條長圍脖,讓齊磊給帶到學校去。

“禮尚往來,不能總是占人家便宜。”

徐小倩一見,果然喜歡,雖然還沒到戴圍脖的時候,可是一回到家,就把章南給織的白圍脖淘汰掉了。

把章南郁悶夠嗆,甚是吃味。

好吧,齊磊媽的手藝確實比章南強不少,只是……

這不添亂嗎?

你們家是男孩!倒是不怕吃虧,一點都不帶攔著的哈?

我們可是女孩!怎么還母子倆一起上?

還下死手的呢?

但是也沒辦法,只能吃了啞巴虧。

隨后,“倩倩,你看到媽媽的那個椅墊了嗎?”

椅墊是章南暑假的時候做的,一共兩個。結果,到能用得著的時候,卻找不到了。

“怎么就找不著了?”

對此,徐小倩一臉無辜,“啊?不會是我收拾舊衣服的時候,一并收起來了吧?”

章南一聽,那壞了,前幾天家里的兩包舊衣服剛讓她送人了。

徐小倩打著馬虎眼,“算了吧,不行您就再做一個唄!”

章南揉著眉頭,也只能如此了。

自責道:“忙的我啊,什么都顧不過來了。”

抬頭就看見徐小倩在鏡子前戴著那條彩色的大圍脖,更愁了。

“可怎么辦?”

十七號下午,一班和十四班沒課,準確地說,是南校舍和西校舍所有的班都沒有課。

一下午的時間,進行越冬準備。

南方的小伙伴理解不了,可是北方的八零九零后,卻是多多少少有所經歷。

只要呆過平房的,應該都干過糊窗戶,釘塑料布、釘門簾子,還有搭爐子,團煤球的活兒。

不得不說,在這個年代,哪怕是城里孩子,即便是家庭條件再好,再嬌貴,也都有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不會像再年輕一點的孩子,因為條件太好了,真的是什么都沒經歷過。

原因就是,即便家里用不到,在學校卻誰也逃不了。

這個年代的學校,除了學習之外,課外勞動也不少的。

就比如,每年到了這個季節,因為東北的冬天太冷了,單層的窗戶是無法過冬的,即便是雙層窗也要封死。

所以,要先把窗縫、玻璃縫糊上一層紙條,再在窗戶上蒙上一層塑料布,釘死,保證寒氣不會侵入。

這些類似于把自己塞進密不透風的罐頭里的活,都是學生自己干。

當然,光密封的好還不夠,還要在教室中間搭建一個土爐子,做為一冬天的取暖源。

這個活就不是學生能干的了,這是全班一冬天的保障,馬虎不得。

所以,爐子搭的好不好,決定了這一冬天是不是遭罪。

里面的學問不少,爐子搭的好,怎么燒怎么旺。搭不好,不但不好燒,還四處冒煙,就等著遭罪吧!

而且,還不能搭的小了,那么大個教室要是爐子小了,也暖和不起來。

一般情況下,老師也沒這個手藝,都是請學生家長過來幫忙。

磚、泥、爐箅子和煙囪,都是學校準備好的,去后勤處領。

老師則是和學生們溝通,誰家長有時間,手藝還不錯的,就請過來幫著弄一下午。

也不難找,家長們也都愿意來幫這個忙。

上小學的時候,有一年,唐爸還去給幫過忙呢,而且是三個班!

那時候,哥仨一個人一個班。

有了爐子,就剩燃料的問題了。

一般都是燒煤,而團煤球又是一項需要提前做好的工作。

說白了,就是自制蜂窩煤。

煤這東西和木柴正好相反,木柴是塊兒越大,越不容易著。

而煤是大塊兒的容易著,越碎越難燒。因為空氣不流通,有的時候還容易把爐火壓滅。

所以,為了讓碎煤,或者說就是煤粉也燒的旺,就要把碎煤和煤粉做成大塊兒的煤球兒。

還挺繁瑣的,要把煤和黃土過篩子,把塊煤挑出去。剩下的煤粉按一定比例和黃土粉混合,然后加水和泥。

就跟小時候玩泥巴一樣,把煤泥團成一個個球兒,再曬干就可以了。

以上這些,就是十四班一下午的工作。

中午一下課,一輛輛煤車、土車就進了學校。

西、南兩排校舍,每個班門前都定量卸一點,堆出一黑一黃兩個大堆。

煤是正好燒一冬的量,土則是團煤球和搭爐子用。

這種事也用不著劉卓富,上午最后一節課都甩給了齊磊。簡單交代一下,下午就不打算來班級了。

對此,齊磊也是輕車熟路的,畢竟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干,這都第十個年頭了,能不清楚嗎?

派吳寧、盧小帥,還有蔣海洋,跟著董偉成回家。

他家有一個大號的篩子,蓋房子篩沙子用的那種,拿過來絕對是西、南校舍最拉風的工具。

程樂樂自告奮勇,糨糊她解決,她媽熬糨糊是一絕。

剩下家在尚北的自帶工具,都不用安排。

搭爐子的是王東他爸,據說手藝不錯。

齊磊本打算用班費給王東他爸買兩包煙,當是謝謝人家出力。

可是王東死活不干,都和齊磊急了,“你瞧不起誰呢!”

對此,齊磊犟不過他,也只好作罷。

其實,十四班的班費挺多的,子彈充裕。

教師節,楊金偉按劉彥波的指示收了錢,一人二十。雖然沒收全,也有好幾百。

后來,劉彥波下臺了,這個錢本來應該退回去,可是,有的人嫌麻煩,退來退去以后還得收。

于是,齊磊征求的大伙的意見,把一些家庭條件不好的偷偷退了,名單撕了,剩下四百多就當班費了。

現在還在齊磊手里攥著呢,花不出去。

一點多的時候,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就開干。

女生糊窗戶,男生去后勤處搬磚,拿煙囪和爐箅子。

這里齊磊多了個心眼兒,把方冰叫到一邊。

“到后勤看情況,帶著人多搬一趟磚,最好再多順一套爐箅子和爐圈!”

(爐箅子和爐圈是專門用在土爐子上的一種鑄鐵部件。)

方冰一挑眉,這還不是手拿把攥?他擅長啊!

嘿嘿一笑,“看我的吧!”

帶著人就奔了后勤,結果,他還真多弄回來不少磚,也順了一套爐箅子。

按正常來說,一個班是兩套爐箅子,磚也是固定的數量。

土爐子的大小就按兩套爐箅子那么大來搭。

可是,方冰到了后勤處,往后勤老師身邊那么一站,虛寒問暖,凈撿好話說。這貨不要臉起來,齊磊都甘拜下風。

再加上,祁雪峰、劉林、郝同他們為他打掩護,一起群啪馬屁!

“哎呀,老師可辛苦你了!”

“哎呀老師,你累不累啊?”

“老師,你坐著點數兒!老師,您喝水....”

“咱學校最苦,最難的就是后勤處,掙的少,還費力不討好!”

“哎呀老師,你歇會,我們幫你盯著!”

后勤老師都讓這幫混小子拍迷糊了,完全沒注意到,搬磚的時候,18....16...17...18....18...16....17,特么數了半天的數兒,在18上都沒動過。

等發現不對,十四班的小混蛋早跑了。

把后勤老師氣的啊,“這幫敗家玩意!活擰了是吧!?”

罵完,往方冰給搬的椅子上一坐,喝著祁雪峰給遞的茶水,吆喝著一班的男生,“都老實點,多拿一塊兒咱就沒完!”

一班男生郁悶的要死,不就幾塊磚嗎?你至于的嗎?

磚這玩意多的是,多一點少一點,就那么回事。

一班也確實想多拿幾塊來著,可以圍一個煤堆的圍欄,看著利索一點。

可惜現在沒戲了,后勤老師痛定思痛,多拿一塊兒都不行。

等所有班級都取完了磚,也把爐圈爐篦子領走,后勤老師的工作就算結束了,開始清點庫存。

這才發現,爐箅子也少了一套。

這可是不行的,和磚是兩回事兒。

鑄鐵的爐箅子,還有爐圈,再加上配套的東西,不少錢呢!丟了很麻煩。

沒辦法,后勤老師從南校舍開始找,挨個班級的找。

他倒要看看,哪個小王八犢子還敢偷學校的東西?

找了快一個小時,最后才找到西校舍把頭的十四班。

找是找著了,可已經拿不回去了。

王東他爸干活本來就麻利,再加上,方冰飛賊似的抱著爐圈、爐篦子回來。

齊磊一看,“快快!!活泥、打下手!都特么的給我動起來!!”

于是,十四班男生就跟賽臉一樣,瘋了。

王東、方冰把板鍬掄的飛起,劉林和郝同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到水房打水。

沒一會兒,就把黃泥和好了。然后為了快,拿臉盆往教室里端。

王東他爸一看,當然也明白十四班打的什么主意,別的班都是雙爐箅子的土爐子,十四班這是要弄個三爐箅子的大家伙。

登時也擼起袖子,加快速度。

旁邊王東和方冰嫌王東他爸用小鏟子收泥太磨嘰,拿手給王東他爸往前捧泥。

只一會兒工夫,別的班家長還沒開始呢,十四班的爐子就搭好了。

三套爐箅子,兩米來長的過冬爐子,這玩意要是燒起來,十四班這個冬天不是擔心被凍著,而是得擔心烤成人干兒。

等后勤老師找過來的時候,現場已經收拾完了,煙囪都套上了。

“這得燒多少煤!?”

后勤老師直呲牙。

爐子越大,當然就越費煤嘍,分給十四班的那點煤是肯定不夠用的。

對此,方冰也好,齊磊也罷,嘿嘿一笑,臉皮比城墻還厚。

“老師,這個不用您操心,煤燒完了,我們自己去鍋爐房抬。”

得!從哪弄煤都想好了。

后勤老師一點招都沒有,人家都搭完了,家長都走了,那你怎么辦?拆了重搭?把那套爐篦子拿回來?

沒那么干的!

最后沒辦法,惹了一肚子氣,也只能留著這個“吞煤巨獸”。

惡狠狠地扔下一句,“這事兒沒完,等著教導主任來處理你們吧!”

說完,背手就走了。

女生們都聽著呢,老師一走,楊曉、徐小倩,還有程樂樂也圍了過來,有些擔心:“沒事兒吧?不會真告到教導處吧?”

驚動了教導處,肯定是挨批評的。

對此,齊磊一甩膀子,“愛哪告哪告去,不遭罪才是真的!”

挨批就挨批唄?能咋的?

我一個重生二皮臉,還怕批評了?

“大伙兒冬天過的舒服,那才是實惠。”

眾人聞言,無論男生,還是女生,也只能給齊磊比劃一個大拇指。

“班頭兒還是狠啊!”

還是那句話,攤上一個好班長,是最舒服的事兒。

這邊,齊磊還沒完呢,告訴方冰,“去,拿上絲袋子,現在就去鍋爐房那邊抬煤,就說后勤老師讓的!”

虱子多了不癢,反正已經干了,那就干到底。

就算教導主任來了,也不能讓十四班把爐子扒了,也不能讓十四班凍著。

方冰一聽,“你就等著吧!”帶上人就走。

現在齊磊說啥就是啥,執行力賊強。

沒一會兒,一幫人半搶半騙的,真把煤弄回來。

好吧,這貨有時候,齊磊都要自嘆不如,他也不知道怎么忽悠的,把鍋爐房的一輛手推車都給弄了過來,用車往回推。

事辦的,賊利索!

等煤弄的差不多了,吳寧、董偉成他們也回來了。

篩子真的不小,幾個人抬回來的。

都不用齊磊分配,支上篩子就開干。

一班,還有初中部,此時也在各干各的。

只不過,從十四班門前過,看那么大個篩子,心說,這十四班除了學習不行,剩下啥啥都能冒點頭兒哈!哪弄的這么大個篩子?

一班眾看著自己手里比臉盆還小一圈的小篩子,都沒心思干活了。

這得篩到什么時候去?

有人找王學亮出主意,“要不...等十四班篩完了,把他們的大篩子借過來用用吧?”

王學亮差點背過氣去,“要借你去借啊!咋那有臉呢!?”

和十四班勢同水火,還好意思借人家東西?

可惜啊,王學亮不好意思借,初中部的好意思啊!

還沒等十四班用完呢,初一、初三的好幾個班已經來聯系了,都排上隊了,一班想借都輪不上他了。

而且,更讓一班眾郁悶的還在后面呢,特么十四班那個土爐子是個什么玩意!?有點夸張了吧?為啥我班就搭不了那么大的爐子?

一班眾有些幽怨地看著王學亮,現在他是班長…有點不給力啊!

王學亮也是日了狗了,他們去的時候,多拿一塊磚都不讓,這可好,十四班憑啥搞特殊?

越想越來氣,把小篩子一扔,到辦公室找汪國臣去了。

他要告狀,要公平,要一班也再填一套爐篦子,要么就得把十四班的拆了。

結果,本來覺得挺有理的一個事兒,到辦公室和汪國臣一說,被老汪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人家弄來,那是人家本事!你來告啥狀?特么個熊玩意,還好意思告狀?”

最后,還扔下一句讓王學亮發懵的話,“同樣是班長,跟人家好好學學!“

王學亮好委屈,那他們班不按規矩來,就是他們班不對嘛,我有啥錯?

呵呵,這事兒還真說不好誰有什么錯,可能....都沒錯?

悶著頭往回走,惡狠狠地瞪著十四班,心里大罵,一群渣子!

學習不好,還凈起幺蛾子,有本事成績上見分曉啊?比不死你們!

結果,罵著罵著,自己不但沒爽著,還更郁悶了。

因為借著大伙兒干活的工夫,齊磊出去了一趟,買了兩個燒水壺、兩個熱水瓶、一個鐵架子,還有十幾盒無塵粉筆。

如此一來,十四班冬天隨時可以喝熱水,老師同學也有熱水洗手。

鐵架子放在爐子后面,大伙兒的手套,棉服可以掛在架子上烤火,不擔心受潮或弄濕。

至于無塵粉筆,只是一順手,算是給老師們的教師節禮物吧……

看的王學亮這個難受啊!

他娘的,學習不咋地,花樣還真不少!

回到班里,看著自己班的啥也沒有更不是滋味,嗷嘮一嗓子,“明天一人交五塊錢班費哈,咱也置辦點過冬的東西。”

“我交你大爺!”有人登時就不干了,“開學不是交過了嗎?還交!?你要干啥?”

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小子不學好,要貪污呢。

再說了,收錢也是班主任張羅,你一班長,真當自己是干部了?

特么正事兒沒弄明白,還想收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