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23章 真正的快錢

第23章 真正的快錢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23章 真正的快錢

章南讓齊磊考個第二,學年第二!

雖然有點過分,但是,齊磊其實還是理解的,甚至有了點感激和參悟。

是的,只是“考個第二”這么一句話,齊磊就能引出這么多東西,皆是拜丈母娘所賜。

首先,章南是有心敦促齊磊,讓他在學業上有更高的成就。

其次,一個學期就沖到年級第二,難度之大無需贅述,誰都得拼了老命才能達。

那心思都在學習上,自然就沒時間和徐小倩琢磨那些亂七八糟的。

然后,且不說十四班的整體成績會不會有一個質的飛躍,只說齊磊,如果真的沖到了第二,哪怕不是第二,年級前幾的位置。

無論對十四班也好,還是學年也罷,都是一個不小的沖擊。

章南那個養鯰魚的理論,自然也就更加具有實用價值。

“高啊!實在是高啊!!”

齊磊暗自思量,頗有幾分洞悉全局的通透,章大校長果然不是啥好人!

而章南看著一臉便秘的齊磊,就知道他沒想好事,也是鎖緊眉頭。

心說,我只是讓你好好學習,將來不讓自己后悔,你想什么亂七八糟的呢?

“齊磊?”

“啊?”

“我想見見你的父親。”

齊磊一下就精神了,“阿姨!!考第二這么復雜的事兒我都答應了,您就不用再下狠手了吧?”

心說,我多乖啊?全力配合你搞陰謀,怎么還找我爸呢?

章南臉一黑,這小子果然想的都是亂七八糟的。

無語地瞪了他一眼,“你想多了,我找你的父親是有別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國慶加中秋,二中的老師也有福利發放。

章南不是那種光叫馬兒跑,還不給馬兒吃草的領導。

事實上,自從她來了,二中的教師收入已經有了一個明顯的提升。

正如她在教師大會上說的,只要你肯干,能出成績,那收入就一定不會少。

就像劉卓富、汪國臣他們,拼了死的拉扯十四班,提高一班,為了什么?

本身就是負責任的老師只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就是,章南是真的舍得發獎金。

別的任課老師且不說,至少劉卓富和汪國臣這兩個任主任的工資獎金,就比去年翻了一倍。

你就說,這倆人能不拼了命地盯著兩個班嗎?

但是,二中是公辦學校,教師的工資,還有經費,都是固定的。

每年從初高中收上來的議價費、借讀費,教委雖然不拿走全部歸學校,且十分可觀,但也經受不住章大校長這么個花法。

章南要改革教育,除了老師用力,學生給力之外,更重要的其實就是錢。

沒錢寸步難行的道理,章南比誰都清楚。

所以,別看她表面風光,其實丈母娘現在已經是兩眼放光,見什么都像錢了。

上任以來,不是四處搞錢,就是四處省錢。只能說,二中這個家,是真的不好當。

這段時間,章南基本就是三點一線,家,二中,還有教育局。

程建國見了章南都想跑,天天來要錢。

可書記的愛人,他又不好說啥。但又沒法給,畢竟還有一個實驗中學呢!

給了二中,實驗中學也得來要,那他這個局長就不用過日子了。

總之,丈母娘已經是見錢眼開了。

當然,該省的省,該要的要。但不該省的地方,章南也一點不吝嗇。

國慶中秋的福利,章南的意思就是直接發錢。每個老師發300過節費,不但是尚北所有單位里福利最高的,也是最實惠的。

可是,老董校長不同意,當下的體制就是這么回事,二中也是小金庫福利,也知道發錢最實惠,可是發錢也最危險。

尤其他們是教育系統,你說二中發了錢,那與二中對等的實驗中學怎么辦?其他的學校怎么辦?

更容易出事兒,而且一出就是大事兒。

學校還是太敏感了。

最后,章南沒辦法,也只得聽老董的,選擇了今年尚北最流行的月餅券。

雖說有些折損,但對于收入不高的老師們來說,也比發一堆沒用的月餅要強。

只不過,這個折損太大了。

100塊的月餅券,商店當下的回收價格是40塊,甚至30塊。

沒錯,當初齊磊給三個爹出主意的時候,認為商店會以50塊錢的價格回收。

可實際在操作上,卻要按市場的規律來變化。

副食廠給商店、超市的建議定價確實是50,可是,尚北這地方和南方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哪家沒有下崗職工?哪家不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在乎幾張月餅券、一點單位福利的?收入都不高,比起吃不完的月餅,誰不想換成錢?補貼一下家用?

所以,你別說50了,40也有人換,甚至30也行。

雖說有一部分商家為了搶收老百姓手里的月餅券,臨近過節已經提高了價格,但也只是35元收一張100的。

這不是副食廠能決定的,是市場規律。

盡管章南是按100的券抵80元,也就是從副食廠拿券的價格給老師們,可這個折損還是一半以上。

章南要找齊磊家長,其實就是這個事兒。

與其讓那些商家拿走那么多,不入直接找副食廠,起碼還能折個60。

對此,教務處的老師去副食廠找過,可是人家不收。

這是唐成剛定下的規矩,只面向合作單位,個人來換,一概不收。

在商言商,尚北本來就不大,藏不住事兒的。

副食廠的回收價也不是什么秘密,到時候都不經過商店,來找副食廠回收,那誰還跟你合作呢?這個口子就不能開。

當然,這事兒,如果章南出面了,直接找齊國君,找唐成剛都可以。

大書記的愛人,這個面子誰都不能不給,可章南怕的就是這個。

別看她對齊磊已經有了一個了解,可是家長什么樣兒,她不知道,還真不敢給徐文良惹這個麻煩。

況且,就算齊磊的家長不是順桿爬的人,這事也難辦。

你說,大書記的愛人,因為孩子學校的事兒找來了,一個商人能怎么辦吧?

只是破個例,是最好的結果。

如果再心一軟呢?按80收,不掙二中這個錢了。

那...如果按票面價值回收呢?反正也不差那幾張。

那就更復雜了。

只能說,有些事兒真的讓人頭疼。

而章南實在不忍心二中的錢不能花在老師身上,于是就找到了齊磊。

這趟讓他來,激勵齊磊好好學習是一方面,主要的問題還是月餅券的問題。

畢竟她和齊磊還算是比較親近,什么話也能放開了說。

“回去和你父樣說,破個例,就按正常的收購價格,把二中老師手里的月餅券回收一下。其他的不用特別優待。”

“哦、”

齊磊明白了,原來....就這么點事啊?

細一琢磨,也就知道章南的猶豫和顧慮在哪了,呲牙一笑,“那阿姨,這事兒不用找我爸。”

“嗯?”章南一怔。

只聞齊磊道:“您把二中的月餅券都賣給我吧,我按60收!”

章南:“”

章南皺起眉頭,“你...怎么收?”

不會是從你爸那里拿錢,那不還是一樣嗎?當然也不一樣,經過齊磊這一關,兩邊兒都不麻煩。

齊磊似乎也看出了章南的想法,呲牙一笑,“阿姨,您別誤會,和您想的不一樣!”

“實話說吧,暑假我們那個夏令營還是掙了一點錢的,我和另外兩個好朋友有一點點私人的存款,把二中的月餅券都收過來,應該夠了。”

章南:“”

章南臉都綠了,那是一點點嗎?想把二中老師的月餅券都收上來,起碼得四、五萬吧?

他一十六歲的孩子有四五萬?

章南有點無語,不知道該說啥。

要知道,她從小也在刻意培養徐倩的理財意識,從記事起徐小倩的壓歲錢,還有平時的零花錢,章南就一概不過問,只是時常提醒她要節約、要懂得累積。

徐小倩也是聽話的姑娘,從來不亂花錢。

所以,徐倩私房錢其實也不少,章南估計得有個幾千塊。但和齊磊這一比,還是差遠了。

有點沒太弄明白,他那個襪子攤那么掙錢的嗎?

只能說,這小子確實和別人不太一樣。

從徐家出來,齊磊騎著車在街上游蕩,心里卻想著別的事。

首先,對章南坦白自己有多少錢這個事兒,其實是齊磊故意的。

什么財不外露,扮豬吃虎,都是扯淡,得分跟誰。

對于身邊的人來說,有多少錢,富財高度到了什么位置,是瞞不住的,最好也別刻意瞞著。

舉個簡單的例子,就說郭麗華吧!

對于齊磊老媽來說,是今天兒子拿出一萬,下個月拿二萬,再過倆月有十萬,明年可能就是一百萬了,更容易接受?還是齊磊蔫聲不語的憋著,突然扔出一百萬來更嚇人?

齊磊要真的突然扔出一百萬,能把小老太太嚇個半死,對老丈母娘也一樣。

過上三五年,爬過幾個風口,積累了一定的財富,這對一個重生者來說,是必然要經歷的事情。

再不濟,等到02年有足彩了,一個世界杯也能讓他撈一筆。

等到了那個時候,突然有一天,齊磊告訴章南,其實我很有錢?

那估計,就算章南本來有點看好他這個準女婿,也不敢讓徐小倩再和齊磊有瓜葛了。

小年輕,突然那么有錢,哪來的?

多數人想的不是這孩子有能力,而是這孩子是不是走了什么歪門邪道。

所以,該展示的時候得展示,今天我說有能力把二中的月餅券收了,章南非常驚訝。

過了一年,這個數字要是變成了十萬,章南可能就覺得有一點點驚訝。

再過兩年,要是變成了五十萬,她可能還覺得你能力下降了,財富增值的慢了呢!

所以,提前打個預防針挺好。

當然,這些都不是齊磊現在想的問題,他是通過章南找他這件事發現了一個商機。

他娘的!

30、35塊錢收月餅券,黑死你們得了!

老子要不要攪個局?....再當一回攪屎棍?也順便再掙點錢?

想到這兒,齊磊先回了趟家,從床底下摳出三萬塊錢,然后直接去了趙娜家。

姐弟倆都在,齊磊又給三叔齊國棟打了個傳呼,讓他馬上過來。

等人都到齊了,齊磊把三萬往那一拍,讓趙維把放在他那的三萬五也拿出來。

一共六萬五!

“維子,你先別回哈市了。”

趙維不解,“咋了?不和小桃姐合伙了?”

齊磊,“合伙還是要合伙的。我的意思是,趁著中秋節之前這三五天,咱們能在尚北抓一波快的。”

給眾人解釋道:“現在一商店、二商店,還有勸業場幾個商場,月餅券的價格是35。”

眾人點頭,“對啊,咋了?”

好吧,這年代沒有黃牛,一般人也想不到這里面有錢賺。

只聞齊磊道:“他們35收,咱們找點人,按40收。轉手再賣給我爸,這不就有錢賺了?”

“到時候,他們要是長價了,那咱們也長!總之,55塊以下都有搞頭。”

“把月餅券的價格給他炒上去!”

三人一時沒反應過來,齊磊也不多解釋,這事一想就通,不用多說。

看向趙維,“你不是還有一幫小兄弟嗎?一個商場門前蹲一個,就收月餅券兒!”

又看向齊國棟,“三叔,你認識人也不少吧?也能拉不少人干這個事兒吧?咱們一張券給他們兩塊!三塊也行!”

齊國棟瞪著眼珠子,終于懂了。

心說,我這個大侄子可真是哈!自己怎么就沒想到,這樣也可以掙錢呢?

穩賺不賠!

突然一笑,比齊磊想的還要過分。

“這還用去商場門口蹲點?”

“我打幾個電話,直接從各個單位往上收,不就得了?”

你當三哥的名號是白叫的?關系不少,尚北各個單位都有認識人。

這種事兒又不一定非得找領導,隨便一個單位里的人就能聯系。

打幾個電話,就比你去商場門口效率得多。

“別!!”齊磊趕緊阻止他,“那么玩就把我爸坑了。”

齊國君的親弟弟到各個企事業單位去截胡,那和副食廠直接開門收個人手里的月餅券是一個道理,甚至更惡劣。

“就讓維子哥和不顯眼的人去干,就行了。就算人家知道了,也賴不到咱們這里!”

想了想,“不過,三叔說的也有道理,也可以去各個單位門前蹲點兒嘛!”

齊國棟一想,確實有道理,悄悄的進村,打槍地不要!

“我看行!”

突然對趙娜顯擺,“看著了吧?這我侄兒!腦子夠用吧?二維子跟著他玩,你放心就完了。”

顯然,平時趙娜還是挺擔心的。

此時,趙娜點著頭,深以為意,對齊磊軟聲道:“石頭,你多帶帶維子,也省著我操心。”

齊磊一樂,“放心吧,娜姐!”

“嗯!?”齊國棟一瞪眼,“什么娜姐,叫三嬸!”

齊磊:“”

這個三嬸....

真不太叫得出口啊!

齊磊第二天就開學了,窩在學校里為了丈母娘的目標拼老命。

而也是從第二天開始,尚北各大商場,還有企事業單位門口,突然冒出一幫黃牛黨出來。

別的事兒不干,手里攥著一把月餅券和鈔票,見人就問賣月餅券嗎?

專門收老百姓手里的月餅券,價格始終比各大商場高一些。

商場35,他們就40。就高那么5塊錢,老百姓也愿意多得那么五塊錢。

開始,各大商場還沒當回事兒,可是后來就發現不對了,這截胡截的有點狠啊!

多五塊錢呢!老百姓當然是賣給黃牛,而不去商場兌換。一上午,幾乎就沒月餅卷進帳。

派人出去一打聽,好吧,一商店門口的黃牛說,他是二商點派來的。

二商店門口的說,是勸業場的員工。

勸業場....一商店、二商店的都有!

這特么的,幾個大商場差點沒打起來,就沒你們這么干事兒的哈!

為了幾個糟錢,臉都不要了是吧?來我家里截胡?

可是,你又一點辦法都沒有。人家又不進來,就在外圍徘徊,而且人數不少。

這個年代,各個商場的副食柜臺,很多都不是個人的,而是商場自營。

公家的買賣,肯定不如自己的買賣上心,更不會為了這點事兒鬧出什么暴力事件,頂多也就是你收你的,我收我的,大不了漲一漲唄!

你40收,那我也40收,百姓愿意給誰就給誰。

有的老百姓信不過黃牛,又跑進來問,40能不能收?

結果,柜員回了句,“漲是肯定漲,但是今天可沒法漲價了,只能明天再漲。”

公家的嘛...不然不好算賬。

體制的遲鈍和僵化,被演繹的淋漓盡致。

但是,門口的黃牛就不一樣了,靈活著呢,你信不信,你這喊出40的價格,下一秒他就能喊出45?

而且,哪怕只有這一天的時間差,也足夠了。

趙維和齊國棟開始是沒當回事兒的,離中秋節就剩四天了,四天又能掙什么錢?頂多唬弄幾個零花錢就挺不錯了。

可是,打了幾個電話,安排了幾個人,兩人坐鎮后方,閑出屁來了,卻發現好像不太對呢?

特么這哪是零花錢啊?就是唐成剛來了,都不敢說這是零花錢啊!

兩人這輩子就沒見過這么大的錢!!

要知道,今年尚北流行月餅券、

這是唐成剛和吳連山聯合發力的結果,兩人把能動用的關系都用上了,使得在很短的時間內,尚北絕大多數單位都把過節福利換成了月餅券。

那可是相當大的一個市場了!

今年過節,老百姓幾乎家家都有一點。有的是單位發的,有的是朋友當禮品送的。

只一個上午,齊磊那六萬五的本金就干空了。

齊國棟都傻眼了,這么快的嗎?

廢話!你比商場高,而且這玩意過完節就作廢了,可不都爭相恐后的往出換?

一上午找了六萬五的券,還是齊磊錢少,只能換這么多,要不還能再多一點。

齊國棟不敢耽誤,趕緊把所有換來的月餅券歸攏到一起,大中午就跑到齊國君的副食廠去換現金。

對此,齊國君也是無語,可自己的親弟弟,你能不給換嗎?

倒是呵斥了齊國棟幾句,“你怎么啥錢都掙呢?以后琢磨點正道!”

齊國棟嗤之以鼻,心說,是我不琢磨正道嗎?是你那妖孽的兒子出的主意好嗎?

總之,不管怎么說吧,六萬五的月餅券,從齊國君那換回了九萬七千多的現金。

齊國棟拿著錢都懵了,有這么多嗎?

他還沒來得及算賬呢!

回去之后,緊急動員,趙娜不得不推遲回學校的計劃,和弟弟以及男朋友一起忙活起來。

電腦房都關了。

到了晚上七點多,散出去的人再次回來,九萬七的現金又變成了月餅卷,齊國棟十點多跑到齊國君那換錢。

九萬七變成了十四萬五!

這可把趙維和齊國棟嚇壞了,奶奶個腿兒的啊!變戲法的嗎?還是撿了個印鈔機啊?

這兩人文化水平都不高,再加上錢多的有點嚇人,真的有點懵。

還得是趙娜....

趙娜之前也沒琢磨過這個事兒,現在一細琢磨,整個人都不好了。

40塊錢收的月餅券兒,60賣出去...

50的利潤啊!這也忒容易了!

齊國棟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去掉給底下人的提成,一萬左右。

只這一天,就掙了7萬多!?

那后面還有三天呢啊!

正巧,齊磊下了晚自習來趙娜家看情況,一聽三叔說,咋地?后面三天你還想掙這么多?只當齊國棟得了失心瘋。

“別做夢了,就這一天的好錢,明天商場肯定漲價!”

商場一漲價,那就沒有50的厚利了,而是呈幾何倍數的縮水。

你算嘛,如果商場漲到40收,你想再引流那就得45.

45收,賣60,雖然只多花5塊錢,可利潤就只有33了。

要是商場漲到45,他們50收,那利潤就是20。

要是再漲到55塊往進收,也不是不能做,但是去掉給黃牛的分紅,也就掙個辛苦錢。

不過。也知足了,就這么三四天,掙個十多萬還想怎么樣?

別說是98年,就算是20年后,三四天掙個大十幾萬也是了不得的事了。

只能說,重生者的福利無處不在。

而且,黃牛真的是到什么時候都是暴利,尤其是黃牛頭子!

就這樣,十月七號,中秋節一過,當黃牛的日子也就徹底結束了。

最后一算賬,一共掙了不到十七萬。

齊磊給了齊國棟兩萬,誰讓他沒出錢,只干活了呢?

不過,齊國棟挺知足,這兩萬塊來的太容易了。

齊磊又給了趙娜一萬。

趙娜倒是沒推辭,但是明確告訴齊磊,不許再給趙維錢了,這一萬就當是他們姐倆的了。

好吧,在趙娜看來,趙維手里不能有太多錢,怕他學壞。

對此,齊磊也沒多說,剩下的都收著了。他和趙維的賬以后慢慢算,不著急。

而這個中秋節,收獲最大的其實不是齊磊,而是副食廠!

只月餅卷兒這一項,凈收130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2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