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5章 愛顯擺的齊石頭

第15章 愛顯擺的齊石頭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5章 愛顯擺的齊石頭

有這樣一個典故:

說以前,挪威人喜歡吃沙丁魚,尤其是活的沙丁魚,可以在市場上比死魚賣出更高的價格。

可是,在運輸過程中,沙丁魚的成活率很低,堅持不到回港就死光了。

后來,漁民們發現,只要在沙丁魚槽中放一條鯰魚,就可以大大提升沙丁魚運輸過程中的成活率。

因為鯰魚是食肉的,且一到陌生環境就會十分暴躁,四處亂竄,攪動喜歡安靜的沙丁魚也跟著四處逃竄。

從前因為缺氧而導致沙丁魚死亡的問題,也由此迎刃而解。

這就是——鯰魚效應。

用一條鯰魚,來攪動所有的沙丁魚。

如果說,齊磊是十四班的那條鯰魚,那十四班就是高一學年的鯰魚。

得讓學生自己打起來,拼起來,不用老師背動的拉扯,就有上升的動力。

你當章南只是單純的要改造十四班?只是想給齊磊一個施展才華的空間?

錯了!

這才是章南在二中推行教育改革的更深層含義,只是綁住幾個問題兒童降低了輟學率,并沒有太大的意義。

她得讓尚北這座小城出更多的一流大學學生,讓更多的孩子選對路。

甚至章南還有更大的野心。她要讓尚北二中不但是尚北最好的高中,還得是周邊各市縣最好的學校。

不但要讓尚北的學生向往二中,還得讓外地的學生也慕名而來。

二中的老師也許水平有限,培養不出省重點、國家重點那些最頂尖的精英。

但是,二中的老師不缺激情,也不缺精力,多教出幾個大學生,還是沒問題的。

此時此刻,章南在等。

盡管她預想中,十四班這條鯰魚發揮效用起碼要一個學期。盡管她對齊磊說要耐心,要慢慢來。

可是實際情況是,她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教師隊伍借劉彥波那幫人的東風,章南已經整頓的差不多了,現在二中的老師就算還沒被徹底調動起來,也已經充滿了危機意識,開始思考今后的教學工作。

當然,能做到這一步,章南其實已經很滿意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劉卓富、汪國臣這種干勁十足的老師畢竟是少數,二中大多數老師還是舊思維,是有慣性的,要一點一點的挑毛病,一點一點的調動積極性。

而學生這邊,說實話,原本章南是不急的,可是昨晚的那首歌,也唱到的章南心里。

多好的機會啊,如果運動得當,絕不是一期黑板報、一段發瘋的記憶而以,更不僅僅是二中的一首校歌,而是二中的一種精神。

如果能讓赤子心成為二中的精神,那再上一個臺階,甚至幾個臺階,真的就不是說說而已的空談了。

會省很多力氣。

看著操場最遠處的十四班,章南眉頭緊鎖,“快點!再快一點就好了。”

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劉卓富。

他其實很著急,十四班的那些混蛋孩子其實一點都不笨,章南選出來做鯰魚的,怎么可能笨?

總之潛力很大,可就是吊兒郎當不想著學習。

若非不是心急,也不會齊磊剛有一點動作,他就已經迫不及待的去盯自習,甚至還把汪國臣叫去助陣。

現在,老劉都有把齊磊抓過來,給他加一加壓的想法了。

不就是讓你當個孩子王嗎?讓他們聽你的就行了,又不用你教著他們學,你說你磨嘰什么呢?

好吧,對于丈母娘的野望,老劉的焦急,齊磊也沒辦法。

你讓他搞定一兩個、十幾個,甚至二十幾個都沒問題,可那是一個班啊!!

60幾頭牲口,一個比一個主意正(執拗、有個性,帶貶義)。

全都聽話,還是他們最不愿意的學習問題,還得是心甘情愿地坐在那兒拼命,哪特么那么容易?

齊磊其實也在等,他在等時機,而且不是一個時機,是好幾個時機一起砸過來。

你當齊磊不急?

他也急!

別看他一夜揚名,一首《追夢赤子心》讓他成了二中的風云人物,可是做為一個學生,做為拐了個學神女孩的學生,最大的揚名其實還是成績。

這一點上,他已經被徐小倩遠遠的甩在了后面。

上次摸底考試,徐倩是9科成績4個滿分,一共丟了7分。

暑假的補習班不是白上的,可謂一戰成名。

如果單論高一學年,徐小倩的名聲比齊磊還要大。

長成那樣兒,還是學神,性格又好,還沒架子,離“滿分女孩”只差一個長發飄飄好不啦?

據程樂樂探聽的情報,光一班向徐小倩示好的小男生,就快要突破兩位數了。

其他班級因為離的遠,暫時了解不多,也就課間操,或者放學時遠遠的看一眼。但是可以預見,未來的競爭對手不會少。

用程樂樂的話說,“石頭,你完了,你慘了,就你這學渣地位,早晚讓徐小倩把你甩了。”

齊磊雖然沒太往心里去,自信滿滿

(咳咳!!)

老子現在不是學渣啊!老子暑假被徐小倩特訓過,現在也賊刻苦,不信你讓我月考的時候上去試試?不說比肩一班的牲口們,也應該差不了太多。

但是,讓十四班這幫牲口拖累著,齊磊連證明自己的機會都沒有啊!

所以,他也想快點搞定。

只不過,還是那句話,得等機會,而且還不是一個機會!

“快點!”齊磊也在默念,“快點來吧!”

也許他重生的金手指就是好運,老天沒讓他等太久,機會很快就來了。

九月十五號,十四班被齊磊調動起來的自習熱潮已經開始回落,對于老師們天天看著上自習的日子也開始抱怨。

除了少數幾個人還干勁十足之外,剩下的人,三分鐘熱度已經開始過了。

好吧,不錯了,這都四天了!

而合唱隊那邊也終于完成了最開始的學歌,進入合練階段。

本來這個時候還用不著樂隊參與,吳寧和唐奕對合唱曲目還不太熟,還得練。

但是,楊曉和齊磊再練就有點多余了。他倆屬于只要有譜子,就能整差不多的那種。

所,以音樂老師干脆把吳寧和唐奕繼續關在文體室修煉,把楊曉和齊磊調了出來。

畢竟實際上場的時候,和曲譜上會有略微的差異。

比如,多聲部合唱的部分要彈幾遍,哪里需要2倍速,哪里又要慢倍速,這些都是要按老師們的設計修改。

提前把兩人叫到合練教室,熟悉一下。

于是,楊曉被楊老師帶到了合唱教室,齊磊則跟著曹智麗去了舞蹈教室。

兵分兩路,各自行動。

咳咳!

說的高大上,其實就是一個初二一班,一個初二四班。

在南校舍,比十四班的條件好不到哪去。

沒辦法,90年代的重點中學也窮得很,正經上課的教室都排不過來,哪有什么音樂教室、舞蹈教室的?小禮堂什么的,就更別想了。

初中沒有晚自習,所以,放學之后借用初二的教室當合練室,就是這么艱苦。

而舞蹈教室還是在初二八個班里,挑了一間水泥地沒坑,且平整的。

把桌椅搬到墻根兒,空出中間的位置,就行了。

齊磊進去的時候,屋里人不少,男女各湊一堆兒。

盧小帥和董偉成他們一見齊磊來了,都遞了個眼神兒,算是打招呼。

而女舞那邊,十四班全軍覆沒,一個也沒有,就一個徐小倩是齊磊認識的。

此時,徐小倩正和幾個女生聚在一起聊天,見齊磊進來,連表情都沒有,就是多看了一眼。

弄的齊磊有點莫名其妙,怎么看著好像不太高興呢?誰惹著她了嗎?

好吧,齊磊這是不知道徐小倩和那幾個女生在聊什么,要是知道,他就理解徐小倩為什么笑不出來了。

女生甲:“那個就是齊磊?和廣播里感覺不太一樣啊!”

女生乙(一班的):“是挺不一樣的,不過十四班的都管他叫班頭兒,還有叫小名兒石頭的,反正威望很高。”

女生丙:“肯定高啊,歌唱的那么好,長的又精神。聽說暑假他還搞了個什么夏令營,還上了省臺呢!可惜我沒看到。”

女生甲,“我也沒看到,挺可惜的。”

女生乙,“我還聽高年級的說,現在的學生會主席,那個財偉親口說的,齊磊下個學期肯定接他的班,進學生會。”

甲,一臉驚訝與崇拜:“真的假的?直接就是主席?那還挺厲害的。”

丙,看著齊磊有點惋惜,“我們班怎么不搬到西校舍呢?”

好吧,齊磊擔心徐小倩太出風頭,盯著的人太多,徐小倩又何嘗不是呢?

雖然女生有些含蓄,不會像男生私下聊的那么漏骨,但是...壓力好大!

這時,女生甲看著徐小倩,“徐倩,你怎么不說話?”

徐倩一怔,尷尬一笑,“有什么可說的?”

卻是女生乙替徐小倩解圍,“倩倩不喜歡這個類型的,那天晚自習,他在廣播里唱歌的時候,我們班都瘋了,就差跟著十四班沖到主樓去了,可是倩倩一點反應都沒有。”

心中吶喊:我那是因為在齊磊家聽過好嗎!?誰說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了?老娘就喜歡這一款!

懶得和一群小八婆纏斗,徐小倩干脆不說話了。

默默地看著齊磊,心中吐槽,“一點都不省心!”

結果看在齊磊眼里,就成沒交流了。

曹智麗和齊磊剛到,老董就進來了。而齊磊這時才知道,合唱隊的指揮居然是老董頭兒、

初中的時候也有合唱匯演,只不過齊磊都躲過去了,還真不知道老董校長有這兩下子。

老董今天來,就是和男舞、女舞走一下臺。

兩只隊伍的舞蹈動作都設計完了,雖然還不熟練,但是要和指揮配合一下,畢竟都是站在舞臺中間,怕有沖突。

也沒什么廢話,曹智麗讓女舞先上,不用在意動作,走下位就行。

說完,就坐在教室一角的腳踏風琴前,開始合練。

后世的學生可能都沒見過這玩意,長的像立式鋼琴,但是底下有踏板,彈的時候要來回的踩才能出聲兒,聲音像風琴。

音樂一起,女舞的十幾個姑娘也只能停止品評某人,整隊起舞。

場面很壯觀,看的男舞一群小男生眼神兒都直了。

而她們伴舞的曲目是《紅梅贊》,動作簡單,要的就是整體的造型和效果。

一曲結束還算順利,沒有什么需要改動的地方。

接下來就是男舞,曲目是《長江號子》,十八個小老爺們扮演纖夫。

而到男舞這邊,就沒那么幸運了,還真出了問題。

問題出在編舞的一個疏忽。

是這樣的:

老董的指揮位是舞臺正中靠前的位置,按理來說,不太可能和伴舞有沖突,因為已經留出了伴舞的空間。

但是在最后,也就是整首歌最高潮的節點,在最后一個八度高音前面,男舞有一個動作是十八個人排出一條大船的造型,等最后一個高音出來,又要馬上解散,收縮回合唱隊前面,完成最后的亮相。

可是問題來了,這“船”有點大,斜插舞臺,老董的指揮位正好被船頭給圍上了。

既顯的混亂,讓臺下觀眾看不到指揮,而且等下回收隊形也很難不撞在一塊兒。

這下可就麻煩了,一時之間卡在這里了。

有兩個解決方案:

要么,老董的站位再往外一點,可那樣舞臺不協調,且已經站在實際的舞臺外面去了,肯定不行。

要么,改動作,不要大船的造型。

可是,這里是高潮啊!整首歌伴舞的最高點,把大船去掉,整個舞蹈就顯的極為無力。

前面等于是白跳,除非你把整個編舞全改了。

可是,就因為這么一點小失誤,就改了整個伴舞?老師也好,老董也好,都不太甘心。

再說,時間其實很緊,二十四號匯演,今天十五號,還有九天。要重新編舞,還得排練,根本不夠時間。

幾個老師足足討論了半個小時,也沒找到解決的方面。最后,楊老師和馬老師也都被叫了過來一起討論,依舊無果

曹智麗更是急的臉都白了,因為責任在她,是她編的舞。卻是一時疏忽,沒有考慮周全。

而且,老馬這個時候又急了,不管不顧地埋怨曹智麗。

“小曹啊小曹!千叮嚀萬囑咐,千萬別出錯,怎么還出問題了呢!現在怎么辦?這可怎么辦!?”

曹老師埋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就差沒哭出來了。

男舞和女舞這邊也僵在那里,有點不知所措。

別看來的時候一個個都不情愿,巴不得躲遠遠的,可是一旦參與其中,還是很有責任感的。

現在出了這么大的問題,都急的不行。

女舞那邊,連徐小倩都有些焦急,“不會把男舞取消了吧?”

剛剛老馬已經提出來了,實在不行只有取消男伴舞。

雖然只剩一支女伴舞,會影響整體效果,但總比演砸了強。

其他女生也眉頭緊皺,有點同情男舞,累了好幾天,要是真取消了,得多憋屈?

有女生道:“就不能改改嗎?不行就不要那個造型了唄?我看前面也挺好的。”

另一個,“取消造型確實有點沒味道了,可是總比全砍掉要好吧?”

結果,又有人蹦出一句,“其實,取消也行,某些人還在那兒就夠看了唄!”

就已經肆無忌憚了嗎?

然而,就在徐小倩吐槽之時,好死不死,齊磊那貨一點眼力見都沒有的突然跳了出來。

“董校長,我有個想法可以試一試。”

所有人都一怔,不約而同看向齊磊。

女生這邊,有的人已經開始眼冒綠光了。

“這個時候敢出聲兒,真老爺!哪怕他提的想法不被采納,或者根本就是胡鬧,那也很難得呢!”

徐小倩,“”

忍住,我是最自信的!她們愛怎么樣,那是她們的事兒,關我屁事!?

抬眼看去,也好奇齊磊有什么辦法解決男舞的問題。

只見老董愣愣地看著齊磊,“你有想法?什么想法?”

那邊老馬卻是皺眉,又是這小子!

面色不善,“有啥想法趕緊說,別賣關子,現在時間很寶貴!”

好吧,老馬其實對齊磊是不抱希望的,這么多老師都沒想出招兒來,他能有什么想法?

卻是齊磊眉頭一緊,特么的,那天就是你,今天你還來?不賣關子?我特么還非賣關子不可了,我急死你!!

把嘴邊的話干脆不說了,直接對曹智麗道:“曹老師,咱們再來一遍,我來指揮。”

曹智麗沒反應過來,“怎,怎么彈?”

只見齊磊靠過來,小聲道:“最后一個音之前,空六拍。”

曹智麗:“”

“空六拍干啥?”曹老師更懵了。

馬老師真急了,他居然無視我?

“齊磊,我問你話呢,你到底有什么方法?”

齊磊撇了他一眼,還是不說話,跑到男舞那邊去了。

把老馬氣的啊,離原地爆炸不遠了。

遠處。

女生甲:“那個馬老師真是討厭,就針對我們石頭唄?”

女生乙:“石頭真有剛,就不搭理他,氣炸了吧?哈哈!”

女生丙唱起來了,“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急死你!氣死你!憋死你!”

實在忍不了了,“姑娘們,冷靜點,你們已經失去理智了。”

那邊,齊磊已經到了男舞身前,拍著手,拔高聲調對男舞的兄弟們大聲道:“來來來,都聽我說!”

“咱們再來一遍,前面的動作保持不變,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最后的造型,在原本的基礎上空六拍!”

“就是凝滯不動,看我指揮手式,跟著曹老師的音樂走。”

男舞不自覺地就被齊磊調動了起來,老董,老馬、楊老師,也終于知道他要干什么。

只是都想不通,為什么要空六拍?在舞臺上,那可是不短的時間啊!

女生們依舊.....

“真有范兒,難怪十四班都聽他的。”

徐小倩開始慎重地考慮,要不...別管老媽的感受了?趕緊宣布了吧...否則....

而這邊,齊磊借著指揮男舞的空檔,也有意無意地看向徐小倩。見她始終和自己沒有眼神交流,,也有點慌.

心說,要不宣布了?

丈母娘,只能說對不起了!

音樂響起,所有人都看著男舞,看著齊磊,看著他到底怎么解開這個難題。

而齊磊....

其實是不會指揮的,可是正常的打拍子很簡單。再說,他也只是幫老董示范一下,上臺又用不著他。

前面的舞蹈動作十分順利,男舞由于很怕被裁掉,所以不但走位沒錯,正常的舞蹈動作也都做的很賣力氣,是幾天來效果最好的一次了。

隨著曲目漸近高潮,臨近尾聲,所有人的心也都提了起來。

終于...高潮來臨,男舞的十八個人馬上向預定位置移動,擺出破浪大船的造型。

前高后低,遠遠看去像一條昂首巨艦。

盧小帥則位于正中,翹腳抬舉手臂,演出的時候是有道具的,是一條紅綢子,飄揚起來象征船帆。

怎么說呢?

如果不和指揮位沖突,這個造型還是很有沖擊力的。

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現在齊磊被包在了里面,進退兩難。

這也是幾個老師討論了半晌,依舊不得結果的根源。

此時,幾個老師更是全情投入,看著齊磊到底怎么解決這個難題。

而接下來,齊磊的解決方式簡直讓人目瞪口呆。

只見隨著大船顯現,也到了齊磊所說的那個節點,曹智麗一直盯著場中的齊磊,見他猛然握拳,全身凝滯,曹智麗也是驟然停頓,音樂乍然而止。

同時,曹智麗也開始在心中默默數拍子,“1....2....3....”

而場上的男舞也隨之定格,“1....2....3....”

同時,齊磊也在數拍子,只不過,在所有人靜止的舞臺上時,他...動了!

只見齊磊像在凝滯的舞臺上漫步一般,瀟灑從容地從船頭繞了出來,走到一個既不阻擋男舞隊形收縮,又可以讓臺下看到,且能繼續指揮合唱隊的最佳位置。

然后...

6拍的空擋正好用完,雙臂一揮。

曹智麗,最后一個音符,也是整首歌的最高潮,乍起夢中。

十八個男舞也隨之動了起來,回到原本的位置。

單手一揮,結束!

老董校長、馬老師、楊老師他們都看傻了,“這也行!?”

面面相覷,最后蹦出一句:“絕了!!”

女伴舞那邊,也傻了。

只不過,她們和老師們想的不太一樣:

“這也太帥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