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章 被需要的小糾結

第9章 被需要的小糾結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章 被需要的小糾結

月餅券在后世也被叫做提貨券,是幾年之后在南方開始盛行起來的年節營銷策略。

一些品牌月餅的提貨券最受追捧,甚至由此而衍生出大量專門倒買倒賣月餅券的黃牛黨。

大概的操作方式和齊磊、徐小倩琢磨了一下午才弄出來的差不多。就算有偏差,也差不了太多。

在齊磊的印象中,好像是一幾年才被爆出月餅券的暴利到底有多大,其中的一些消費邏輯,也才被一部分人所熟知。

當時,好像還有不少媒體和網友曾對其中的經濟學邏輯以及消費心理,做過長篇大論的深入剖析,贏得一片驚奇贊美之聲。

而且,這種模式直到齊磊重生之前也依舊有人在用,只不過不再那么神秘罷了。

但是,對于1998年的東北小城來說,這絕對超前。

“徐小天才,上!”齊磊半真半假的慫恿著徐小倩。

徐倩:“......”

有些幽怨地抽抽著鼻子,頗似幾分小奶狗的兇狠:“你自己怎么不上!?”

齊磊,“我最近比較妖,容易暴露!”

齊磊這是實話,不能什么風頭都讓你一個人出了。

只見徐小倩眼睛瞇成一條縫兒,“暴露什么?”

而齊磊賊兮兮地四下打量,然后朝徐小倩招了招手。

徐小倩被他唬住了,以為真要說什么秘密,附耳來聽。

就覺齊磊呼出的熱氣已經噗到了臉頰,使得徐小倩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的有些厲害。

“千萬別告訴別人,我是個天才來的!”

徐小倩一翻白眼,就知道他沒個正經的。

“滾!”

兩人剛分開,正好唐成剛和吳連山一起進了辦公室。

二人見了徐倩在這兒,都是一怔,隨之便恢復平靜,“倩倩也在啊!”

“唐叔叔,吳叔叔!”

徐倩甜甜的叫人,看了一眼齊磊,見他正用眼神指揮,“上啊!”

徐小倩無語,突然有點搞不明白,怎么認識他了呢?

不廢話,欻的一聲揚起兩人鬼畫符一般的那張草紙。

“唐叔,吳叔,回來的正好,你們來給評評,看我倆推演的對不對?”

唐成剛和吳連山剛坐下,“推演什么?”

就被迫接過徐小倩遞來的東西,搭眼一看,沒看懂。

實在太亂了,兩人一下午都在和這張紙較勁,你就想,紙上能看得出來什么吧?

徐倩解釋道,“是這樣的,我倆沒事兒鬧著玩,就用月餅做例子,舉了一個命題,怎么樣可以不用生產月餅,或者少生產月餅,就可以賺到很多錢。”

唐成剛一聽,笑了。

和吳連山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有點無奈。

只能說,小孩兒也就是喜歡異想天開,總想著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

不生產月餅,或者少生產月餅,在互聯網經濟還沒出現,金融證券業務也不是很發達的98年,這種有點空手套白狼味道的事情,無疑會被唐成剛和吳連山歸類為胡思亂想。

但是,動機是好的!

唐奕和吳寧還不知道在哪兒瘋的時候,而這倆個已經琢磨這種相對正經的命題了。

這便是差距。

本著不打消孩子積極性的原則,唐成剛有了幾分正色,又帶著鼓勵與哄騙意味的回道:“那好,唐叔叔就給你們做一個裁判。”

徐小倩登時笑的更加燦爛,“那唐叔叔不許偏袒他!他非說這個辦法可行,一定能掙到錢。可我卻覺得,沒那么容易,可惜又想不通哪里不對。”

一切水道渠成,自然無比。

唐成剛卻是更為柔和,“好啊,一定不偏袒!”

瞪了眼吳連山,“你也不許偏袒!”

吳連山大笑,“偏袒也是偏袒倩倩,那混小子沒那待遇!”

只是話鋒一轉,苦笑一攤手,“可你們倆到底琢磨出個啥東西?我是真看不懂啊!”

就這紙上的字,和破解敵特秘密電文差不多了。

徐小倩一聽,趕緊又拿過一張嶄新的白紙,一邊畫一邊說,“是這樣的,我們假設有一個副食廠,哦,就是齊叔叔那個副食廠吧!”

“如果印發了一張面值100元的月餅券,以80元的價格賣給某個單位。”

“單位按100元的面值發給員工做為福利,而員工可以拿著月餅券到商店里換100元的月餅,也可以選擇用100元的券換50元的現金。”

“等到中秋一過,副食廠就可以用60元的價格從商店手里回購月餅券.。”

唐成剛和吳連山認真地聽著,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兒。

心中吐槽,這兩小孩兒還真會想,想的還挺像那么回事兒。

徐小倩,“唐叔,吳叔,你們給評評理,這事可行嗎?到底是我對,還是他對?”

“好!”唐成剛拿起那張新畫的紙,“那唐叔就好好給你分析分析!”

抱起膀子,靠到沙發上,認真地再審了一遍題。

然后,唐成剛整個人就不好了。

從慈祥到緩緩收到笑容,從打發小孩的輕率到逐漸凝重。到最后,眉頭緊鎖,連句話都沒有了。

一旁的吳連山本來也是笑看兩個孩子,一邊喝著茶,一邊想著一會兒要是問到自己,要怎么應付。

可是,這茶杯舉起來就放不下了,就停在嘴邊,眼神也是慢慢發直,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兩個爸就這么有如石化一般定在那里,最后,諾大的辦公室連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吳連山緩緩放下茶杯,從唐成剛手里抽出那張紙。

而唐成剛依舊保持著擎著那張紙的動作,瞳孔放大。

就這么,吳連山把整個流程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汗就下來了。

抬頭,看著兩個孩子,“這是...你們兩個琢磨出來的?”

徐小倩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對呀!想了一下午呢!”

兩個爸下意識看向那張鬼畫符一樣的舊紙,心說,做不得假的。

那張紙上的雜亂,不消耗足夠的腦細胞和時間,絕不可能到了讓人看不懂的層次。

只不過,你們倆有點不像話了吧?這是你們倆應該琢磨出來的東西嗎!?

對視一眼,滿眼苦澀。

唐成剛,“我怎么感覺,咱們真的老了啊!”

跟上不節奏了,現的年輕人都這么兇殘的嗎?還是這兩個太過妖孽,把他們給比下去了?

怎么說呢?

如果論閱歷,還有看問題的高度,那徐小倩也好,齊磊也罷,再怎么妖孽,也絕不上唐成剛這個層次。

那是時間沉淀,加上無數大風大浪里弄潮撕風之下,才歷練而來的眼界。

正如章南的從容和心思縝密。

但是,如果你要說靈光一閃的奇思妙想,絕頂急智,那唐成剛不得不服氣,這兩孩子....簡直了!

只這一張紙,就可稱之為天才。

而天才是不需要沉淀的,也可以無視年齡的鴻溝。

做為一個商人,他最擅長的應該就是營銷,也深知什么是好的營銷。

那就是:一方獲得利益的同時,讓另一方也認為獲得了利益,或者起碼不覺得虧了。

只要能做到這一點,那就是好的營銷方案,離財富的增值也就不遠了。

而這樣的好營銷,不常有。很多普通商人,只能在供需兩端尋找自己的位置。好一點的商人,則是憑借一個好營銷就可以扶搖直上。

這張紙上的東西,之所以讓唐成剛嘆為觀止,已經不是“好的營銷”這么簡單了。

不夸張的說,這是最好的營銷!!!

因為在這張紙上,真正做到了所有人都是獲利方。

沒錯,紙上有一共有四個節點:

副食廠、發福利的單位、商店和個人。

副食廠80塊賣出去的券,60塊收回來,有利可圖。

福利單位用80塊錢辦了100塊錢的事兒,節約了過節成本。

個人,拿了年節福利,還可以把不那么需要的月餅換成了現金,得到了實惠。

而商店,50塊買進,60塊賣出,也是穩賺不賠。

絕了!!

你別看這玩意說起來挺簡單,就一層窗戶紙,捅破了就是天光大亮。

可是,你就把唐成剛摁在這兒琢磨,讓他想出一個讓四方都獲利的營銷方案,可能他一輩也不見得悟得透。

這東需要運氣,老唐暫時還沒這個運氣。

誰又能想到,會讓兩個孩子鬧著玩似的就給弄出來了。

兩個爸簡直無語了,最后,唐成剛抖著那張紙,對徐倩道:“倩倩,這個...可以給叔叔嗎?”

徐小倩等的就是這句啊,心說,怎么樣?搞定了吧?多簡單呀!

“當然可以呀!我其實沒出什么力,都是齊磊的主意。”

徐小倩不邀功,還是把齊磊架了出去。但是因為有她的存在,一切又顯的那么自然。

“他?”唐成剛瞥了齊磊一眼,“你就別替他貼金嘍!”

這個事兒,唐成剛可是不偏袒齊磊的。

這個營銷方案雖然簡單,但是想弄出來也不容易,齊磊還是差了一點眼界。

反倒是徐小倩,唐成剛認為這是徐文良和章南教導有方的結果。

畢竟那樣的家庭,接觸的東西天然就比齊磊多得多,思路也更開闊一點。

不過,這都不是關鍵,也不糾結這些。

此時,唐成剛和吳連山都有點激動,這就是天助我也啊!

正是艱難時刻,無處破局,也正好是中秋節的前一個月,正當時。

市委下文件不讓發月餅了,要與時俱進?這不就是與時俱進?

發月餅券兒!

反正中秋節是肯定要吃月餅的,到時,你想換月餅換月餅,想換現金換現金,沒有比這更好的與時俱進了吧!?

只能說這兩個孩子,福星啊!!

有的時候,運氣這個東西真的是玄之又玄,國家要講國運,生意人要講財運。

運氣到了,你擋都擋不住。

而兩個孩子送上來的這張紙,那就是三個爹的運氣。

唐成剛迫不及待地給齊國君打電話,“國君,你馬上來我這邊,有招了!哈哈!!有絕招了!!”

“你那未來的...不,倩倩幫了個大忙!哈哈,快來快來,讓你開開眼!”

而此時,齊磊和徐小倩已經默默地退出了辦公室。

當關上門的那一刻,兩人相視而笑,擊掌相慶。

“哦...耶!”

說實話,齊磊也有點信運氣了。

如果說,重生前是他的人生低谷,那重生后就可以說是時來運轉了。

而徐小倩,一定是他最大的那個運氣。

“妞兒!怎么越來越離不開你了呢?”

“.....”徐小倩一怔,面頰刷的一下便紅透了。

別看齊磊總愛占她便宜,可是這么露骨的軟話還是頭一回。

兩個人的相遇是激烈的,兩天的考場,簡短的幾次交鋒,就給彼此留下了烙印一般的印象。

可是之后的相處,卻有幾分淡淡流淌,細雨無痕的味道。

從不否認吸引,也從不刻意激情燃燒。

這種感覺很舒服,不用像別的十六歲那樣做賊心虛,也一直保持著溫暖的態度期待下一個早晨。

此時齊磊突然的一句讓徐小倩有些措手不及,怔了一下,突然瞄著齊磊的屁股就,抬腿就是輕輕的腳。

“滾!”

隨后,又很怕屋中的唐成剛、吳連山聽到動靜,做賊似的拉上齊磊,小跑奔向樓梯。

很矛盾,但是很刺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1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