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80章 三觀崩了啊

第80章 三觀崩了啊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80章 三觀崩了啊

僚機太強大,氣氛太融洽。

青山綠水的,被一群男生環繞,中間還有一個人在彈琴唱歌,這誰頂得住。

徐小倩被逗的咯咯咯的笑,唯一的美中不足,可能就是那首歌了。

還是那句話,齊磊的音色過于高亢,是不適合這首歌的,再加上還是半首,更顯遺憾。

如果能換成一首溫馨浪漫,且完整的情歌,那就更好。

徐小倩心說,哪怕是最平常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她也會融化吧?

只不過,她哪里想得到,齊磊真的不是只會半首。

這孫子摳門兒得很,本著好鋼要用在刀刃上的原則,之前舍不得拿出一整首罷了。

.....

“微風輕輕吹著你散開的發…”

“忍不住想對你說心里的話…”

歌聲在山谷中回蕩。

“多少次鼓起勇氣話又難開口…”

“想想你的溫柔總是低著頭…”

不光徐小倩,所有人都選擇聆聽。

“多希望天邊晚霞一直燃燒…”

“永遠燦爛別落下…”

“你淺笑的臉微閉的雙眼…”

“我陷入了深深的迷戀…”

唱到這里,徐小倩有些失落,因為每次齊磊就會在這里拔高聲調,搞怪終了,說下面的副歌他不會了。

徐小倩此時有一絲貪婪,希望齊磊一直這么唱下去。

于是.....

“有沒有最純真的童話!”

“你就是我快樂的源頭!”

“!!!”

徐小倩全身一僵,不可思議地看向齊磊,正對上他壞壞的神情和帶笑的眼神。

曲調悠揚,正娓娓道來。

“為你傷心為你憂愁...”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頭。”

騰的一下徐小倩,臉色通紅。

縱使再颯的她,也有點羞羞之態,原來他會唱?

原來后面的歌詞,是如此直白露骨。

心中暗罵,這個壞蛋,又被他算計了!

……

“有沒有最幸福的生活...”

山谷里回蕩著齊磊高亢到突兀的唱聲。

“你就是我甜蜜的擁有。”

四大僚機都恰到好處的停止搞怪。

“為你祈禱為你逗留...”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頭...”

.....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頭....

....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頭!

...

楊曉:“......”

程樂樂:“......”

寇仲琪:“......”

女生們有點酸了,這誰頂得住?

“嗷嗷......”

更過分的是,最后一個音符落下,唐奕、吳寧、張洋、宗寶寶,瘋了似的嘶吼,玩命的起哄。

比楊曉的明天更漫長還要夸張。

好吧,演嘛,僚機嘛,得盡興啊!

不得不說,齊磊彈的沒楊曉好,唱的也一般,但奈何太應景了。

徐小倩已經把頭埋進了膝蓋里,耳根都是紅的,到最后也沒敢抬頭。

卻是伸手約莫著齊磊的位置,胡亂揮打了兩下。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丫頭。

這是齊磊第一次向她表白。

算表白吧?雖然是唱出來的,但也算表白了吧?

...…

財偉遠遠地看著,默默地點上一根小熊貓,恨不得把煙屁都嘬進肺里。

最后感嘆一聲:真特么好抽啊!

腦中想著齊磊的那些話,徐小倩喜歡啥?不用齊磊明說,他也知道了。

喜歡心動的感覺,喜歡荷爾蒙頂著腦門子的那種全身發麻。

那才叫年輕人的戀愛,他那一套....

嚓!

財偉真的懷疑人生了,我是在找老伴兒嗎?

好像不是吧?我不想找老伴兒啊!

可是,那真的就是在找老伴啊!

那我的愛情...在哪?

鬼使神差,看了眼付蔓,全身一緊,菊花都麻了。

操!讓齊磊帶跑偏了。

正惆悵著,那邊抬頭的徐小倩突然發現齊磊耳朵上居然夾了一支煙,登時神情一變,怒了!

一把奪過,嘟嘴呵斥:“不許抽煙.!不好!”

齊磊瞪著眼,短暫晃神兒,然后,“我沒抽啊!真沒抽!財偉給我的,不接多不禮貌?”

只見徐小倩擰著眉頭,站起身來,把煙送還給財偉,“不許給他煙,不是好習慣。”

財偉:“......”呆愣半晌。

齊磊,我操你大爺!喂狗糧還帶下絆子的啊?

.....

——————

眾人在小山坳呆到過午,打撲克的打撲克,發呆的發呆,啃西瓜的啃西瓜。

比如財偉,坐在樹下就沒動窩,人也頹廢了,讓齊磊給聊郁悶了。

最主要的是,財偉發現,他的世界觀崩了啊!

我為啥要接他那句話啊?還聊聊?聊你大爺啊?

如果能重來,打死也不和齊磊聊,這孫子有毒!

蔣春雷也算同病相憐,打擊有點大。

不光是讓楊曉從臉上給碾過去的,后來齊磊那一下其實也挺疼的。

彈的好有啥用?彈的好,有人比你彈的更好。

可彈的不好...彈的不好也沒用,又沒姑娘聽你彈琴。

那我學琴為了啥?

蔣春雷想把琴砸了,他的世界觀也崩了。

吳小賤和宗寶寶其實也挺郁悶,因為一上午啥也沒釣到。

氣的兩人密謀,要不要下午去鎮上弄兩瓶敵敵畏,把這幫不識抬舉的傻魚全都滅口。

好吧,想想而己,快樂快樂嘴。

回去的時候,依舊走那片稻田,徐小倩光著腳丫,腳下有點滑,自然而然的讓齊磊牽著她。

看得寇仲琪牙癢癢,“老娘不走了!張洋,你背著我!”

張洋想死,啥也不管,跳進田里趟著稻子向前飛奔,“我還小,你離我遠點。”

寇仲琪下田就追,“張洋,你這輩子就別想逃出老娘的手掌心!”

“......”

“......”

付江、管小北他們也是日了狗了。

以為在齊磊那狗糧已經吃的飽飽的,沒想到,最結實的一頓在這兒呢!

盡管他們其實不知道喂狗糧是個啥意思。

付江看向程樂樂,“用背不?”

“滾!”

程樂樂心情不太好,當然沒好臉色。她原本覺得財偉挺好的,和徐小倩挺般配的。

為啥...為啥才半天就動搖了呢?

心里有事兒,腳下不穩,差點滑田里去,卻被吳小賤一把拉住,“沒事吧?”

“沒事!”程樂樂逞能,“謝謝啊!”

其實崴到腳了,有點疼。

付江也回頭,“沒事兒吧?”

程樂樂皺著眉,“沒事兒。”

付江,“扶著你?”

“不用。”

“哦。”

付江乖乖往前走,卻是吳寧一把架住程樂樂的胳膊。

程樂樂很不適應,“說了不用!”

吳寧臉一板,“廢什么話?走著!”

“哦。”程樂樂不逞能了。

付江再回頭看的時候,眼珠子沒瞪出來,心說,程樂樂你真行,便宜外人!

卻是活該solo,永遠也不懂單身的理由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臉皮不夠厚。

也更沒人能理解吳小賤此時的心情。

吳小賤慌的一批,心說,那點事兒怎么就過不去了呢?老子就是一時糊涂啊!什么特么我的爸爸!?

剛剛他已經聽說了,程樂樂那才是真正的我的爸爸。

趕緊討好一下,萬一瞞不住了呢?

回去也得給唐奕和齊磊打個預防針,千萬別給老子說漏了啊!

財偉看著和來時完全不同的裝況,心中感慨。

來的時候,十幾個人排成一條線,嘻嘻哈哈的就過去了。

為啥回去的時候,都一雙一對的,可哥還是一個人呢?

那邊管小北:“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特么是不是有病?跑這來干啥來了?”

一腳把付江踹下田,“啥也不是!”

唯一一個程樂樂,還讓那邊拐跑了。

上到公路上,財偉想就此別過。

可是程樂樂、付江他們卻厚著臉皮要跟著齊磊他們回去。

主要是早上都沒吃,車里的面包和水曬了一上午,那是真的咽不下去啊!

又聽說,齊磊他們回去要燉肉,于是餓了一天的程樂樂第一個叛變了。

“我陪老徐!”

付江一想,“那我陪樂樂。”

管小北:“我陪付江和樂樂!”

財偉:“……”

隊伍不好帶了。

————

財偉這個人吧,其實不壞,更不是什么大反派的人設。

實話實說,比起之前的李玟玟、盧小帥,還要好上不少。

是真的成熟,看的、想的也多,又有長者的風度。

這樣的人在少男少女心目中其實地位很高,也很能吸引目光。

奈何碰上齊磊這個掛逼.,一下就給打懵了。

就像現在,財偉不想去齊磊四姑家,不單單是面子的問題,主要還是不想給人家添麻煩。

再怎么說,也是農村人,都不富裕。十幾張嘴去白吃白喝,反正他是有點過意不去的。

但是,心里這么想,身體卻很誠實,最后還是屈從于集體意見。

倒是付蔓和蔣春雷實在沒那個臉,兩人開上一個車,跑了。

回到家。

大玲、二玲淘米做飯,齊磊、徐小倩到菜地摘了一堆油豆角,用五花肉和土豆在大鍋里那么一燉。

嘖嘖,中號的碗,財偉干了三大碗。

圍著鍋干飯,簡直了,財偉就沒吃這么撐過。

其他幾個更沒個人樣兒,程樂樂嘴里塞得滿滿的,都像頭小豬了。

一旁吳寧殷勤遞上汽水,“別噎著!”

把程樂樂感動壞了,“謝謝!”

...…

吃完飯,趁大伙兒不注意,財偉摸出100塊錢來,偷偷塞給二玲,說是今天吃西瓜的錢和飯錢。

把二玲弄的有點不知所措,拎著錢來找齊磊,“哥,他給我錢啥意思啊?”

齊磊看向財偉,“你這是真禮貌啊?還是假客氣?”

這里面區別可是很大的。

真禮貌,是他到誰家去都這么客氣,是教養。

假客氣,則是看農村人窮,給一百塊心落個心安。

好吧,財偉還真就是后者,畢竟他來麻煩白河鎮的朋友也沒這么客氣。

尷尬一笑,“沒那么多講究,就是應該的。”

“哦。”齊磊點了點頭,也不深究,“行,收著吧!”

二玲立馬把錢揣兜里,“謝謝啊!”

女生們在前面刷碗收拾桌子,齊磊來到后院的小河邊兒,翹著二郎腿往草地上一躺,當起的甩手掌柜。

沒一會兒,前院就傳來琴聲,一聽就是楊曉,別人沒那水平。唐小奕和吳小賤肯定一臉迷弟相的圍在那兒。

財偉找過來,坐在齊磊身邊,拿出佳美給自己點了一顆,這回沒讓齊磊。

沉默了半天,恨恨出聲:“操,低估你了啊!”

齊磊睜眼瞇了他一下,“其實你這個人吧....”

“我怎么了?”

“你挺敞亮的,人也不錯。要不做個朋友算了,別當情敵了?”

“徐小倩你也別惦記了,她肯定看不上你。”

財偉皮笑肉不笑,“就憑你幾句話?”

齊磊,“我是很真誠的!”

財偉:“......”

又沉默了半天,煙都抽完了,“我還真好好想了想,你說的對,我特么確實成找老伴兒的了。”

齊磊:“是吧?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財偉,“也許吧....”

財偉真的認真想了,他對徐小倩,好像真不是那種男女之愛,反而找老伴的味道多一點。

“通透!”齊磊豎起大拇指,這絕逼是最快被搞定的情敵,“以后咱們就是兄弟!”

財偉,“省省吧!忽悠小孩那一套,對我不管用。”

“......”

“至少咱倆是沒可能成朋友的。”

“為啥?”

財偉,“因為一山不容二虎,你和我,誰都不愿意屈居人下!”

齊磊,“有點酸,可以換個說法嗎?”

財偉,“我覺得和你結仇,比當朋友有意思。”

齊磊,“你有病,得治!”

財偉,“二中見吧!我還有一年,看看在二中誰才是老大。”

齊磊,“二中老大不是徐小倩她媽嗎?”

“嗯!?”財偉一怔,“章阿姨不是在哈三中嗎?”

齊磊,“閉塞了吧?她媽為了防著我,調回尚北了。唉,我也很苦惱啊!”

財偉:“操!!”

瞪了齊磊半天,“你特么還是個人了?這也能讓你裝一下?”

“呵呵。”齊磊干笑,“和我為敵,很痛苦的,你要不要再改變一下主意?”

財偉:“.....”

站起身來,步伐堅定,“二中見!”

“等等。”齊磊叫住他,“那什么,跟你說件事兒。”

“什么事?”

齊磊好好組織了一下語言,“是這么回事兒,我四姑吧...其實不算正經農民。”

財偉有點沒聽懂,“算不算的,你和我說這個有什么用?”

齊磊,“我四姑原來在慶城,做采油設備的。”

財偉:“……”

齊磊,“后來把生意扔給我五姑和七姑了。”

財偉,“......”

“前年回尚北包地(承包),就是喜歡這種簡單日子,順便掙點錢。”

財偉:“......”

“也沒包多少,就一千多晌水田,一年也就收個2000來萬斤糧,掙個兩三百萬的辛苦錢。”

財偉:“......”

“所以....”只見齊磊一臉的便秘,要多賤有多賤,“你那一百塊錢給的,我都替你尷尬。”

“!!!”

財偉一個趔趄,差點栽地上,瞪著齊磊,“你特么損不損啊?”

齊磊呲牙笑著,笑的財偉有點瘆得慌,落荒而逃。

跑到前院,正好二玲捧著洗好的一盆沙果,“偉哥,吃沙果!”

財偉有點尷尬,“不用了。”

“吃吧!”二玲又往前遞了遞,“你還給錢了呢!”

操,財偉想死。

真特么是一家人,一個比一個不是東西!

……

——————

Ps:東北一晌地與南方的一晌好像不一樣,具體多少不清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