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8章 兩根攪屎棍

第78章 兩根攪屎棍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8章 兩根攪屎棍

這樣其實挺好,沒有把矛盾擴大化,對于齊磊和財偉之間的暗自較力亦是最好的結果。

管小北看出這兩人氣場不太對,“偉哥能贏吧?”

付江眉頭緊皺,“精彩了,王對王,悟空大戰貝吉塔,趕緊對個波啊!”

聽的財政很是不舒服,“你們能不能別叫‘偉哥’?多別扭啊!”特么一點立場都沒有,這就讓齊磊給帶跑偏了?

……

最后,財偉他們幾個開車,齊磊十個人、五輛二八自行車,帶上工具。

更過分的是,齊磊他們五個男生連鞋都沒穿,光著腳就出了門。載著五個女生,一溜煙的在公路上撒歡兒。

路上,張洋起了個頭兒,大伙兒合吼了一曲最近比較煩。

財偉兩臺車在后面跟著,真的挺煩的。

付江在后排扒著往前瞅,還抱怨,“嚓,咱也騎車多好!”

付蔓瞪了他一眼,“騎車?你得有才行啊!”

恨恨地罵了句,“一幫二B!”

罵的財偉、管小北都直皺眉頭,出聲勸道:“蔓蔓,差不多得了,和李玟玟那事兒多光彩啊!就過不去了唄?”

不勸還好,越勸付蔓越來氣。

沿著公路走了有四五里的樣子,齊磊他們就靠邊停下了,告訴財偉:“車停路邊吧,開不進去。”

確實開不進去,因為根本就沒有路。

路邊都是稻田,踩著田梗往里走,眾人也終于知道齊磊他們為什么不穿鞋了,因為穿鞋就是累贅。

田梗上都是泥,穿鞋就過不去。

所有人都不得不把鞋襪提在手里,排成一條線向稻田深處進發。

那種感覺,咋說呢?很新奇。

至少對于城里孩子來說,太新奇了。

腳下的泥是滑的,冰冰涼涼,只能歪歪扭扭地小心前行。

齊腰高的稻穗刮著皮肉有點癢,入目都是帶著草香的田野,遠處還有連綿的山。

如果能把視角拉高拉遠,人在這一望無際的天地里,就是幾只小螞蟻,卻又在這稻海中那么顯眼。

所謂田園風光,無問古今都讓人向往,并不是沒有道理。

隨著天地的廣闊、綠野的洗滌,城市里的那些瑣碎亦被廣闊所拉遠,人很容易就放空,不知不覺就融化在眼前的快樂里。

更何況是一群少男少女,湊在一塊兒就是快樂。

足足走了十多分鐘的田梗,終于聽到水聲,一條大河突然橫亙在眼前。

不過,河上有條鋼絲繩,繩上栓著擺渡船。而河對岸,就是密林高山了。

此時,齊磊他們五個男生已經徹底撒開歡了,把上衣一脫,光著膀子,只穿大褲衩跳進河里。

水不深,也不急,剛沒腰。

齊磊分兩次把徐小倩,還有財偉他們擺渡過去。

唐奕他們則直接游了過去。

看的付江他們好羨慕,也想下水。

可惜,看看自己身上穿的牛仔褲都是live、lee的,脫了不合適,穿著下去又舍不得。

付江:“嚓,明天得穿大褲衩子!”

好吧,這貨開始琢磨著明天了。

過了河別有洞天,密林掩映下有一個小山坳,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

“嚓!”付江又開始抱怨,“真會玩。”

弄的財偉、管小北他們想揍他。

你還有完沒完了,真成沒見過世面的城里人了唄?

不過,有一說一,確實是個好地方。

山坳里有個水塘,應該有魚,因為齊磊他們帶著魚竿呢!

水塘邊,有一小片西瓜地,遠遠看著,西瓜的個頭都不小。

西瓜地旁還有一個草窩棚,四周的山上有野花、野草和茂密的森林。

反正就是賊舒服就對了。

唐小奕濕漉漉地往草簾子上一癱,光著膀子曬太陽,吳寧和張洋拎著魚竿去釣魚了。

幾個女生坐在窩棚邊休息,宗寶寶變出一副撲克湊過去,“躥紅尖兒,誰來?”

齊磊則是對著不知所措的財偉等人指著瓜田:“自己家的,挑熟的摘。”

“吳寧那邊有魚竿,山上有圓棗(野生獼猴桃),還有山里紅(野生山楂),但是別過梁(別翻到山后去)。”

“放心,這種山沒有蛇,但當心草爬子。”

說完就不管他們了,帶著徐小倩去瓜田里找西瓜。

徐小倩其實也是第一次到農村,更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跟在齊磊身后,有點嘰嘰喳喳:“這也太過癮了吧?”

對此,“這才哪到哪?明天帶你去更好玩的地方。”

指著一個方向,“下游有一個鵝卵石的石灘,能玩水,能下地龍(一種悶網),還能抓蝲蛄蝦。咱們去那兒現抓魚蝦,現烤。”

徐小倩一聽,有點吃醋了,人家這才叫童年啊!

更有幾分期待。

齊磊摘了兩個大瓜,一個直接砸開分給大伙兒。另一個抱到河邊,扔河里冰著等會再吃。

回到窩棚,就見眾人已經各自散開。

宗寶寶正和大玲、楊曉在打撲克,付江已不知道什么時候混進了組織,正好湊四個人。財政則給付江做智囊,在那里指手畫腳。

蔣春雷靠著窩棚站著,臉色不好不壞。

張洋那邊下了竿,就被寇仲琪推著進山了。

二玲見徐倩回來,朝她招了招手,“我帶你去采圓棗子。”

徐小倩連圓棗子是什么都不知道,當然愿意,還沒忘了拉上程樂樂。

齊磊沒跟她們上山,找了個樹蔭一靠,十分享受這份鬧鬧哄哄,又無比恬靜的時光。

看著兩幫人鬧鬧哄哄,雖然都有立場,但是,說到底還都是年輕人,界限其實很模糊。

那邊管小北把蔣春雷的吉他拿了過來,百無聊賴的彈了兩下,可惜沒調。

唐奕見他動琴,來了興致,“給我吧!”

拿過來一個掃弦,所有人就知道是什么歌了。

光輝歲月!

木琴雖然差了點味道,但是,男生們不自覺的就哼唱了起來,最后越來越大聲。

唯獨蔣春雷眼神一瞇,“臭弟弟!”

好吧,路上和宗寶寶學的。

下意識看付蔓,付蔓則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上!

二人的陰森齷齪,卻是有些格格不入。

而這些又都被楊曉看在眼里,只是扁嘴搖了搖頭,也嘟囔了一句:“臭弟弟。”

剛剛付蔓和蔣春雷黏黏糊糊的說話,她聽見了一點,似乎是鼓動蔣春雷挑釁。

至于怎么挑釁?楊曉要是還看不出來,那就是傻了,想在吉他上找唐奕的毛病啊!

只不過,楊曉沒當回事,更沒提前預警。

至于為啥沒當回事兒?好吧,等會兒就知道了。

蔣春雷本來還有點猶豫,要不要為了討好一下付蔓而鬧的不愉快。現在被楊曉罵了鄙視了一句,有點上頭。

朝楊曉意味深長地蹦出一句,“誰是臭弟弟,還真不好說。”

說完,朝唐奕那邊走了過去。

“他要干啥?”宗寶寶甩出一把牌。

楊曉沒直說,“管他呢!”一副等著看戲的舒爽神情。

宗寶寶抬頭看了一眼,見蔣春雷朝唐奕那邊走,大概也明白怎么回事了。

“找虐啊?”

結果付江來了一句,“出牌出牌。”他就沒聽明白是怎么回事。

唐奕一曲終了,贏得滿堂喝彩,連付江、財政都不得不拍了兩下手。

這讓唐小奕很是滿足,“還想聽啥?隨便點!”

唉,唐小奕還是不夠穩,有點飄了。

話音剛落,身前的蔣春雷開口了,“彈的也不咋地啊!你顯擺啥呢?”

唐奕一愣,有點懵,“你啥意思啊?”

這不找茬兒嗎?

只見蔣春雷咧嘴一笑,“咋地?不服啊?別動不動就要殺人似的!哥打不過你,玩琴的拿琴說話。”

“你覺得你彈的挺好是吧?”

向唐奕勾了勾手指頭,“來來,哥教教你啥叫玩琴。”

唐奕再大的火氣讓他這么搶白也只能忍著,陰著臉把琴遞了過去。

蔣春雷此時抱著琴,欠揍的又補了一句,“以后少動琴,你沒那天賦。”

隨之前奏響起。

唐奕臉唰一下就紅了。

蔣春雷彈的正是唐奕剛剛彈完的光輝歲月,調一起來,耳朵只要不聾就聽得出來,唐小奕和人家不是一個檔次,高下立判。

唐小奕馬上意識到遇上高手了,臉能不紅嗎?

那邊齊磊也是微微皺眉,面色凝重。

拋開人品不說,蔣春雷的琴彈的確實好,唐小奕是比不了的。

只是,這孫子人品真不咋地,你炫技也好,顯擺也罷,總要有限度。

唐奕彈什么,你就彈什么,這已經不是裝逼了,是專門打臉。

可偏偏唐奕咬牙瞪眼,又沒有一點辦法。

齊磊沒急著過去,他想知道財偉他們們怎么處理,看看再說。

看看到底是茬琴可以解決,還是矛盾擴大。

至少從齊磊的視角,他不知道是付蔓挑唆,還是財偉授意。如果真的是財偉故意找茬,那徐小倩在中間也不管用了。

只能說,這幫人有點卑劣。

事實上,政府大院的這伙兒還真沒到那么齷齪的程度。

付江、管小北此時終于意識到不對,微微皺眉有點看不下去了。

他們和蔣春雷不太熟,那是財偉的朋友。但不管怎么樣,也是一起出來的。

蔣春雷出彩,他們是應該高興,但你故意踩別人,就有點沒意思了吧?

這不就是找打架嗎?

雖然他們和齊磊哥仨有仇,但也從來都是正大光明的針尖對麥芒,沒這么下作過。

管小北:“操,真特么膈應!”

他們院里的這波人確實是紈绔,但玩的有品,這種事兒就跟吃了蒼蠅似的。

付江已經動了,扔了撲克想出去,要把蔣春雷攔下來。

卻是付蔓擋在窩棚前前面,“滾回去呆著!有你什么事?”

付****,沒這么干的吧?”

“閉嘴!”

付蔓呵斥完小弟,挑釁地瞪了一眼遠處的財偉。

意思是,你不幫我出頭,有的是人給老娘出頭!

而付江、管小北、財政此時也都看向財偉,畢竟他是領頭的。

財偉.....

財偉想罵人,這傻B娘們!

到這份兒上,他哪里還看不出原委?心說,這不就等于挖個坑把我給埋了嗎?

第一反應是看向齊磊,意思是:稍安勿躁,我來處理!

齊磊一看他的神情,也就明白了,安心地靠回樹上。

財偉這邊,不管付蔓,邁步向蔣春雷那邊走。

這個時候,就是展現他老大實力的時候了。這點事兒都處理不了,你還當什么老大哥?

關鍵是,他和齊磊還有另外一層競爭關系,丟不起這個人啊!

可惜還沒走兩步,無論是財偉,還是齊磊,都沒想到,財偉面前突然閃出一個人。

是剛回來的寇仲琪!

財偉沒多想,以為人家不高興了,還耐著性子給寇女狼解釋,“對不住啊,大雷不懂事兒!”

說完就要越過寇仲琪,要去蔣春雷那邊。

結果,寇女狼一反常態,很是溫柔,“急什么呀?你得讓他裝完啊!”

財偉:“……”

財偉沒太懂。

啥意思?怎么有種不好的預感?

然后,預感就成了現實。

蔣春雷一曲終了,滿眼得瑟,對著唐小奕挑釁一語,“這才叫玩琴!”

唐奕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又不能打人。現在打人,太沒品。

齊磊雖然不知道寇仲琪為什么攔財偉,但是唐奕那邊在遭罪,他想不動也不行了。

剛站起來,就聽攔著財偉的寇仲琪輕飄飄來了句:

“曉兒,給老娘滅了他!”

在齊磊錯愕的矚目下,楊曉慢悠悠地從窩棚里鉆出來,還對寇仲琪埋怨,“你著什么急啊?讓齊磊先踩,我再踩,才長記性啊!”

但是沒辦法,寇仲琪話都說出去了,向齊磊掃了掃手,意思是,來吧,我來!

齊磊下意識坐回去,心說,楊曉不會也是高手吧?

楊曉會彈琴,齊磊是能猜到的,之前她看哥仨彈琴的眼神就有問題,只是齊磊不知道她什么水平。

只見楊曉來到蔣春雷身前,“拿來!”

蔣春雷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兒呢,下意識把吉他遞了過去。

登時換來吳寧、唐奕的詫異神情,“你也會玩吉他?”

楊曉訕笑,“還行吧,滅他足夠了!”

說完想了想,在眾人的矚目下感覺氣勢都在變。還沒動弦,幾乎所有人腦子里就不受控制地蹦出一詞——搖滾!

是的,楊曉往那兒一站,琴還沒響,搖滾的味道就已經出來了。

然后,前奏響起....

再然后....

炸了!

唐奕、吳寧、蔣春雷頭皮發麻,都要瘋了。

唐小奕瞪著眼珠子猛的抱著腦袋狠抓頭皮,那神態比剛剛被蔣春雷踩的時候還夸張,眼神兒里已經有崇拜的味道。

吳小賤人差點沒掉池塘里去,張大著嘴巴,目光呆滯。

蔣春雷則是...想找個地縫,哀嚎這是哪來這么個女神仙?

齊磊也是騰的站了起來,腦門子酥酥的,跟過了電一樣。

半天憋出一句,“操,天秀!”

要知道,這世間有一種音樂,是可以讓熱愛它的人瞬間荷爾蒙沖頂的。

比如,竇唯的——明天...更、漫、長!!

……

——————

6月1日,先祝所有至死少年的書友們,兒童節快樂,永遠有一顆年輕的心。

然后,厚著臉皮求個票,看在蒼山更新這么給力的份兒上,把保底月票都交出來吧!

四號就要上架了,這個月就是上架月。

雖然蒼山還不知道上架之后是穩中有升,還是泯于眾人,但是...還是想拼一拼,需要你們的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