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5章 兩個神精病

第75章 兩個神精病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5章 兩個神精病

此時一下就看出差距,財偉比財政、付江他們要穩得多。

淡淡的笑著,語速也不快,“慌什么?倩倩去哪兒玩是她的自由,你們要理解的。”

程樂樂一聽,“可是很氣呀!都是說好的事,那個齊磊一出現,她就變卦了!”

看著財偉,“財偉哥,你可別掉以輕心哈!我可聽說,那家伙妖的很,暑假這一個月沒少折騰。據說前段時間二寶子犯的那個事兒就和他有關,甚至就是他給弄進去的。”

“再說,老徐可不是誰都能拐得走的。你再不抓緊,就真雞飛蛋打了!”

處朋友這種事兒,雖然是禁忌,但也是孩子和大人之間的禁忌,同齡人之間卻是百無禁忌。

無論哪個年代的少男少女都逃不開其中的誘惑,所以也是少男少女們的主要話題。

而且在這個問題上,程樂樂其實是很看好財偉的。

雖然比徐倩大兩歲,但是財偉哪哪都好,配得上徐倩。

至于那個齊磊,好吧,雖然程樂樂還沒見過,可是聽付江、財政罵的多了,也就沒什么好印象了。

對于程樂樂的好心提醒,財偉也只是微微一笑,“那是她的選擇,我們做為朋友應該尊重。況且.....”

沒把話說完,況且鹿死誰手還真不一定,財偉還真沒把齊磊當對手。

伸手從財政那接過手機,撥了出去。

“大雷啊,怎么著?還沒起?”

“說個事哈,明天不去五大連池了吧?突然覺得沒啥意思。正好我們尚北下面有幾個小孩邀請咱們去他們家那邊看看。怎么樣,有沒有興趣?”

“嗨,農村嘛!爬爬山,釣釣魚,大伙一起吃吃喝喝,不也挺有樂兒的嗎?”

“給句痛快話,去不去?不去可不帶你玩兒了哈!”

“那行,就這么定了,明早我安排車去接你。”

“放心吧!那幾個小孩家里條件好,農村也不是沒條件好的。實在不行,我陪你住招待所。”

電話里叫大雷的,是哈市的,財偉朋友。背景很深,也是這次相約去五大連池的。

掛了電話,財偉又拔出一個號碼。

“喂,我財偉!”

“想我了?那正好,帶幾個朋友去你家那邊散散心,沒問題吧?”

“都是市里領導家的小孩,幫忙安排好。”

“放心!當然放心!不放心能找你嗎?”

“不用接,我們自己開車過去。”

放下電話,財偉帥氣地把手機扔回給財政,輕描淡寫地聳肩,“搞定!都安心了吧?”

財政、付江、管小北無不豎起大拇指,“牛!”

只是付蔓抱著手臂,一臉不悅,“你們愛誰去誰去,我不去哈!”

她上次因為李玟玟和齊磊有過沖突,一想到可能見到那混蛋玩意,就心里不爽。

“反正我不去。”

對此,財傳依舊笑臉迎人。

付蔓的事兒他也是知道一些的,調笑道:“真不去?錯過什么,可別怪我們不帶你哦!”

付蔓:“……”突然開竅了,財偉這是...這是話里有話啊!

“去!干嘛不去!?”

那邊程樂樂不知道他們打什么機鋒,反正知道財偉把事理順了,馬上有點雀躍。

“我這就跟老徐說,讓她明天跟著咱們走。”

卻不想,讓財偉阻止了。

“沒必要的,你這樣會讓她為難。”

程樂樂:“......”

心說,財偉多好啊,多體貼,怎么老徐就不開竅呢?

“哎呀!”煩躁地拍在沙發上,“真是瞎了眼!”

其他幾個倒是沒程樂樂這么激動,他們對財偉還是有絕對的信心的,齊磊根本比不了。

......

不知不覺,三路人馬即將齊聚白河子。

一路,是市高官徐文良、林業局局長付長河、農業局局長管建民帶隊招待的中央部委以及省農林部門的調研考察組。

而且,徐文良還帶著老婆大人的指示,要會一會齊磊同學。

另一路,是財偉領著一幫紈绔子弟。比原本的李玟玟還討厭,而且屬于齊磊都認為沒救了的那一種。

第三路,就是齊磊哥仨了。

但是出去瘋之前,齊磊得先搞定李玟玟和于洋洋,要不然沒人看攤兒。

“憑啥!?”

得知哥仨要帶著徐小倩出去瀟灑,李憨憨怒目相視。

“憑啥你們出去瀟灑,讓老娘給你們看家?”

其間還不忘慫恿徐小倩,“你膽兒咋那么大呢?他明顯對你圖謀不軌,你還敢跟他出去?”

徐小倩只是笑,不敢接話。

真的沒法接啊,李憨憨向來虎狼之詞不離嘴且不自知,你要真敢給她個臺階,不一定蹦出什么讓人尷尬的話來呢!

而齊磊對于搞定李憨憨,簡直不要太有心得。

“別人我也不放心啊!除了小玟姐,誰還能頂起這么大一個攤子?”

李憨憨,“切!”

由怒轉喜,再到飄飄然。

“現在知道老娘的好了?看還敢不敢說我是傻子!”

齊磊:“......”

李憨憨揚著下巴,“去幾天啊?”

“三...五...七..八天?”

“滾吧滾吧!”擺著手,一副“大拿”的姿態,“玩歸玩,別收不回來心就行。也都老大不小的了,得有點正事,知道嗎?”

“是!一定!保證不辜負領導的期望!”

哥仨一邊賭誓發愿,一邊暗自搖頭,太容易了!實在太容易了!!

......

第二天,徐小倩十點多就背著雙肩小包,來到齊磊家。

這是她第一次來齊磊家,更是第一次進齊磊的屋,滿眼都是好奇。

尤其是看到墻上的吉他,“哇!你還會這東西?”

從來沒聽齊磊顯擺過啊!

對此,齊磊高深一笑,“哥的深邃,你還遠遠不懂。”

徐小倩:“......”

唐奕、吳寧則是把其中兩把摘下來,準備帶著,同時說了句,“我倆的深邃,你當然也不懂。不過,顯然你沒興趣懂。”

“滾!”徐小倩懶得搭理他們。

她現在終于明白了一個事實,這兩人完完全全就是齊磊的僚機,捧臭腳的,無時無刻不在為齊磊提供火力支援。

很多時間,齊磊開個頭兒,這兩就在邊上一忽悠,徐小倩再聰明一個人也頭腦發熱,迷迷糊糊了。

而唐小奕和吳小賤顯然還沒“演”夠,“唉!同樣是人,差距咋就這大呢?”

“石頭哥威武!”

“石頭哥霸氣!”

“石頭哥來一段兒!”

“石頭哥讓我們開開眼。”

徐倩:“......”

十點半,小亮哥開來一輛別克子彈頭,接上四個人直奔火車站。

張洋和他的小伙伴要坐火車到尚北,然后再由小亮哥把他們送到鄉下。

齊磊還挺奇怪,“不說好是三叔送我們嗎?”

齊國棟轉業之后的工作落在市五金商店,屬于可去可不去的放羊狀態,所以有的是時間。

前幾天也說好了,由他送哥幾個過去。

結果,小亮哥的答復是,“他?最近不知道咋回事,玩上游戲了。”

言下之意,哪有時間打發你們?

這倒讓齊磊有點怪異之態,印象中,三叔可是從來沒沉迷過游戲啊!

不去多想,到了火車站,離接站還有一會兒,大伙兒就坐在車上等。

齊磊想起個事兒來,得給徐小倩打個預防針。

“我表弟張洋那個人吧,還算正常。但是他那兩個朋友.....”

徐倩好奇,“怎么了?”

齊磊,“你把他們當神精病就行了。”

徐倩:“.....”

齊磊要是不說還好,這么一說,更好奇了。

十一點不到,從哈市發過來的火車到了尚北站,齊磊下車去接站。

在出站口等了半天,才見張洋領著三個人出現在視野中。

離的老遠,“哥!”小跑著迎了上來。

張洋唯一的優點就是嘴賊甜,齊磊只比他大幾個月,可從來都叫哥,習慣如此。

齊磊和他招了招手,目光看向身后那三位。

心中了然,除了一個女生不認識,剩下那兩真的是一點沒讓他失望。

宗寶寶、寇仲琪。

宗寶寶上來就給了齊磊一腳,“你們特么還是人了?一點做人的道理都不懂啊?去接我們一趟能死?”

寇仲琪則是把背包甩過來,“熱死我了,內褲都沓掉色了!”

齊磊:“......”

這就是齊磊所說的兩個神精病。

宗寶寶是嘴貧,太貧!用他自己的話說,哥這輩子就指望這張嘴活著。

而寇仲琪……千萬別對內褲沓掉色這種話有什么抵觸心理。

因為要說虎狼之詞,李玟玟在寇仲琪面前那就是個弟弟,哥仨再加上宗寶寶和張洋都不及其萬一。

這位不是虎狼之詞,她是女狼本狼,張嘴就得是讓人招架不住的。

而且,內褲掉色這種小梗在她這兒真的不叫發車。

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關于寇仲琪的那些光輝事跡。

她曾經一大早闖進張洋的房間,掀開被子照著裸睡的張洋屁股就是一巴掌。

曾經在張洋珍藏的一堆“碟片”(咦?為什么要帶引號?)里,當著宗寶寶和齊磊的面抽出一張印著英文和數字的珍藏版,嚷嚷著:“這張好!這張賊刺激!”

曾經被宗寶寶調侃,“你內褲露出來了,粉紅色的。”她瞪眼回了一句,“眼瞎啊?那是玫瑰色的!”

曾經在高一就對張洋說,“只要你愿意,我隨時都可以。”

可就是這么個又腐又色的寇女狼,陪著張洋從小學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學,最后當了兩個孩子的媽。

后世張洋曾向齊磊抱怨,“嚓!弟弟這一輩子真特么虧,從頭到尾就一個姑娘,都不知道‘D’是啥感覺。”

然而,語氣里全是炫耀。

此時,齊磊差點喊弟妹,強行忍住,把背包甩給張洋,對寇仲琪打趣道:“扔給我干啥?找你男人去!”

“他?”寇仲琪鄙夷地瞪了一眼張洋,“你問他敢答應嗎?”彪悍無比。

對此齊磊也只能搖頭,惹不起。

領著四個人回到車的位置。

宗寶寶一點不見外,第一上車。一眼就看見徐倩,眼前一亮,“呀?同學你好,很高興認識你,我叫宗寶寶,你叫我寶寶就好。”

噗,徐小倩抿嘴一笑,沒搭話,卻是唐奕起身就給他一腳,“別特么瞎聊吃,誰啊你就往上貼。”

宗寶寶一怔,見吳寧用下巴指了指齊磊。

“哦去!”登時大囧,“同學再見!”溜溜去最后一排了。

齊磊在車下都聽見了,給徐倩解釋,“別搭理他,祖傳的臭貧。”

確實祖傳的,宗寶寶他爸在龍江曲藝團,說相聲的。宗寶寶還曾經和他爸組了個父子搭檔,上過龍江春晚。

雖然不咋地,一點都不好笑,但也是宗寶寶吹好幾年的資本。

眾人上車,一一介紹,其實也沒什么可介紹的。

張洋、宗寶寶、寇仲琪都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也就徐小倩和另外那個叫楊曉的女孩是生面孔。

聽寇女狼說,楊曉是她兄弟,其實就是閨蜜,這次是被寇仲琪忽悠來的。

給哥仨的印象倒不是這姑娘長的怎么樣,而是這個女生的聲線很特別。

有點粗,沙啞低沉的那種。

也有點冷,但不是特別難接觸。就是大伙兒聊天時她很少插話,卻也在參與,偶爾冒出一句還挺逗那種。

...…

終于正式出發,八座的車,算上小亮九個人,有點擠,但也還過得去。

只是路不好走,從尚北城區到白河子,全是坎坎洼洼的沙土路和山路,而且有七八十公里,什么車都開不快,得晃悠四個小時。

不過路上并不無聊,一群半大小子半大丫頭,還都是嘴賊溜的那種,湊到一起,閉著眼睛都能聊出樂子來。

何況唐奕還把吉他請出來了,再擠再顛也得顯擺一下。

琴頭支著車頂的嚎了一路,精力堪稱無敵。

楊曉坐在副駕,偶爾回頭,看唐奕彈吉他。

齊磊敏銳地發現,這姑娘眼神不太對,有點審視,亦并無驚艷。

只是不太熟,也不好問,倒是不知其因。

車上最郁悶的是小亮哥。

他娘的,真特么讓人羨慕。

他也才二十出頭兒,可是和這幫孩子一比,就感覺老了一樣,放肆不起來了。

……

———

月底了,月票啥的扔一扔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