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章 失望至極

第6章 失望至極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章 失望至極

齊磊又沒等吳寧。

至于唐奕,考場在三中那邊,和他們不搭調。

對于齊磊來說,現在每一分鐘都是寶貴的,兄弟之間的事兒,留在考試之后再說。

直接回家,關起門來繼續背理科公式。

可惜,沒過多久,吳寧和唐奕就再次踹開了鐵門。

“齊石頭!你黃皮子(1)上身了吧!?”

吳小賤劈頭就開始審問,唐奕也是一臉驚恐,“太特么準了!來,石頭哥跟我念,今晚咱爸開恩,賞我一沓老人頭。”

“趕緊跟哥念,我給你燒香!”

經過中午的緩沖,齊磊已經沒那么激動,更不至于哭天抹淚,心思也都在學習上。

無語道:“我就蒙一句,誰知道那么準?滾滾滾!該干啥干啥去!”

吳寧卻是不依不饒。

“蒙一句?操!”吳寧大罵一聲,“你怎么就不再堅定點?再堅定那么一點點,哥不就信了?”

結果,齊磊沒啥反應,唐奕卻愣著看吳寧,“意思你沒信唄?”

吳寧一下定住,“沒信啊!你信了?”

只見唐奕嘿嘿的奸笑,“算不上信吧!就是路上沒忍住,琢磨來著,算是打了個腹稿?”

又嘚瑟道:“不過你還別說,真有用,省了不少事兒呢!”

吳寧差點又哭了,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齊磊身上,“石頭自己也沒信吧?”

“沒信,和瘋子一樣,打了個腹稿。”

“我日哦!”吳寧絕望了。

徹底絕望了,為啥哥仨就他沒占到便宜,反而栽了呢?

猛的沖進屋里,“不行,哥得補回來!”

搶過一本化學書,往床上一躺,“必須補回來!”

唐奕一看,這兩位都在看書,那他就必須跟上了。

進到屋里,和吳寧擠在一張床上,拽過齊磊的英語書也開始看。

齊磊沒搭理他們,只要不鬧騰,不耽誤他復習就行。

其實,哥仨都屬于有腦子但不愛學的那種,稍稍認真點,成績就能往上躥不少。

像是唐奕和吳寧,只是上課的時候聽一聽,回家和齊磊一樣,從來不碰作業,但也能混個班級中游的水平。

尤其吳小賤,這貨有時候被他媽逼著學一點,成績在三兄弟之中一直最好。

齊磊那真是玩瘋了,在家不學,在學校也不學,就現在這個樣子了。

屋中就這么安靜下來,只是偶爾有書頁翻動的聲音。

映著夕陽,葡萄藤的光影打進屋里,說不出的寧靜。

又過了會兒,呼嚕聲從床上傳出來。

齊磊回頭看去,兩貨睡的賊香。

不由發笑,果然三分鐘熱度。

收回目光,齊磊從書堆里翻出一本物理練習冊看了起來。

并沒有動筆,只看不寫。

他發現,進度比他預想的要快,公式和定理已經背的差不多了。

其實這并不奇怪,也不是齊磊重生一回得了什么超能力,很多東西就算初中沒學,高中也要用到,多多少少都有印象。

所以現在,齊磊算不上是從頭背起,頂多算溫習。

就比如牛頓第一定律,乍問齊磊肯定答不上來。

可是翻開書一看,“一切物體在不受外力的作用時,總保持靜止狀態或勻速直線運動狀態”。

就是慣性唄,只看一遍就很難忘掉了。

拿起練習冊,齊磊的目的不是做題,而是熟悉題型。

同樣的道理,現在作題的收益不大,看懂題型,更有用。

六點鐘左右,胡同里傳來摩托聲。隨著鐵門響動,齊磊抬頭一看,是爸媽回來了。

齊父齊母都在糧庫上班。不同的是,父親齊國君是臨時工,而母親郭麗華是辦公室主任。

齊國君年輕的時候在部隊文工團,轉業分配到了尚北樂器廠。

那是六七十年代大生產的產物,小小的一個尚北,全市所有鄉鎮加在一塊也不到一百萬人口,別說樂器廠,吹口琴的都沒幾個,完全靠體制內養活。

八十年代第一批下崗潮就被沖垮了,齊國君也成了下崗職工。

好在郭麗華的糧庫算是好單位,而且也熬資歷熬到了辦公室主任的位置。

算是謀私吧,將齊國君弄成了臨時編制,做倉管員。

兩人進院,先是看向齊磊屋。見兒子在那看書,雖然愣了一下,卻也沒太大的反映。

齊國君直接進了廚房準備晚飯,而郭麗華則是回自己屋換衣服。

齊磊本想迎出去,可是...

一來,在他記憶里,這段時間,他和父母的關系不是太好。

叛逆期嘛,加上他那個成績,鬧的很僵,不出三句話就開始吵。

二來,他如果表現的聽話、懂事,依老媽那個急脾氣,又不定絮叨到什么時候呢!

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復習,一切都等明天考完再說。

郭麗華換好了居家的衣服,例行公事地到齊磊屋轉了一圈。

這時,吳寧和唐奕也都醒了,端著書像模像樣。

見了郭麗華比齊磊嘴還甜,“干媽,啥時開飯?餓!”

郭麗華一笑,“等著吧,給你們燉排骨。”

“嘖嘖嘖!”唐奕登時砸吧嘴,“干媽就是比親媽強!我媽那手藝,我爸都嫌棄。”

聽的齊磊一陣惡寒,這句不應該是“某某那手藝...狗都嫌棄嗎?”

那邊唐小奕還在賣乖,“干媽,那我能把親媽叫過來不?她一人在家挺可憐的。”

郭麗華笑意更濃,“你爸又有應酬?”

唐奕,“他在家吃飯得按月算。”

說著話,已經往外跑,叫他媽去了。

郭麗華又拽了拽吳寧,“把你爸媽也叫來吧,有日子沒在一起吃飯了!”

“得勒!”吳寧呲牙笑,“就等干媽這句話呢!”

哥仨不光他們這一代是兄弟,上一輩人,上上一輩人就是世交。

齊磊的爺爺和吳寧、唐奕的爺爺一起從戰爭年代打過來的,是過命的交情。

所以哥仨一出生,這份干親就認下了。

打發走吳寧、唐奕,郭麗華沒出屋,站在齊磊身后瞅了一會兒,心說,還真在看書?

而齊磊被老媽盯的面熱,沒辦法,只能回頭,擠出一個笑臉,“媽。”

只見郭麗華皺著眉,“沒事。”

說完,去廚房了。

臨出門之前,還傳過來一聲嘆息。

仿佛在說,現在裝什么樣子?以前是打著都不學,越讓學就越和你做對。

齊磊知道老媽心思,很是慚愧。

前世,他最感謝的,是那個讓他一夜長大的女人;最遺憾的,是兩個兄弟早早離世;最對不起的,則是父母,年輕時讓他們操心不少。

悶頭繼續看題,齊磊心里憋著一股勁兒,可這股勁兒偏偏不能現在爆發。憋得他喘不上氣,只能忍著。

齊國君廚藝很好,沒一會兒就鼓搗了一桌子的菜。

這時,唐奕的母親崔玉敏,還有吳寧的父母吳連山、董秀華也到了。

吳家的情況和齊家差不多。

吳連山是會計,在尚北屬于有名有號的,市里大大小小的單位都是吳爸給做賬。而董秀華在財政局已經是副處長了,分管著一大攤事,職權不小。

兩家都是女強男弱。

唯獨崔玉敏是個全職主婦,但唐奕他爸唐成剛,一般人比不了。

用后世的話說,就是尚北首富,市里最大規模的民營企業就是唐奕他們家的。

當然,后來唐成剛跑偏了,弄個鞭炮廠,規模更大,掙的更多。

只不過,出了事故,炸了,把唐奕和吳寧都搭了進去。

三家人住在一個胡同里,圖的就是一個來往方便,日子過的也跟一家人一樣。

當然,再親也不是一姓家人,總有些事兒要避諱,就比如孩子上學的問題。

過來吃飯,又是中考的重要關口,可坐在桌子上,卻只字不提考的怎么樣,下一步怎么辦的事兒。

那兩家都知道,齊磊讓齊國君和郭麗華犯難,誰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給兩公母添堵。

再說了,孩子還沒考完,現在說對孩子也不好。

所以,大伙兒就當沒這個事兒,依舊有說有笑的聊著鄰里八卦,單位的瑣事。

可越是這樣,齊磊越難受,怪只怪自己前世不爭氣。

爸媽其實都是很健談,很爽利的性子,可是自從自己上了初中之后,他們的話就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少見笑臉。

說白了,大人聚在一塊兒,先比的就是孩子。

而不光三家里,在左鄰右舍之中,齊磊也是最不爭氣的那個。

都是自己給鬧的。

暗暗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了!

草草地吃完飯,齊磊又鉆進屋里看書,一直到十一點多。

郭麗華來看了兩回,忍不住勸,“不早了,睡唄?”

勸都不敢硬氣著勸,得哄著勸。

齊磊合上書,給老媽一個復雜的眼神,“好,聽媽的。”

郭麗華這才露出笑模樣,憋了半天,看著齊磊上床,臨關燈前終于說出一句,“別有啥負擔,考不好也沒事。”

....

——————

第二天一早,齊磊五點半就醒了,去院子里洗了把臉,又坐到了書桌前。

郭麗華聽到動靜,披著外衣過來看。一看兒子起這么早在看書,整個人都不好了。

回屋一肘把齊國君懟醒,“那屋又用功呢!咋回事?”

齊國君瞪著眼珠子半天搞不清狀況,好不容易清醒了,扔了一句,“孩子大了,知道輕重那不好事嗎?你緊張啥?”

說完,翻了個身,還想睡個回籠覺

郭麗華瞪了他一眼,顯然不滿齊國君的敷衍。

咬牙想了半天,來了句:“他要是能夠普高線,就讓成剛找人把他送二中去?”

二中和實驗高中,是尚北唯二的兩個重點高中。

齊國君背對她,“成剛?那議價錢他還能讓你掏?不行!”

三家里屬齊家過的最差,唐成剛不差錢,吳連山給人家做帳外快也不少,只有齊家是雙職工。

可是兩公母不愿意麻煩人家,日子是自己的,得自己過。

齊國君想了想又道:“要不,算了吧?考到哪算哪吧!”

“咱們自己托人的話,人情不少花錢不說,議價又是一萬多。錢都花在這兒了,那副食廠的事還接不接?”

郭麗華咬牙不說話,又琢磨了半天,一嘆氣:“算了就算了吧,能考哪兒去哪!”

她也明白齊國君的意思,自家兒子什么樣誰也說不準,今天表現挺好,沒準明天就跟你犯渾。

就算上了重點高中,萬一還是不好好學,那兩頭都耽誤了。

緊了緊外衣,郭麗華皺眉念叨,“副食廠還真得上點心,錯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不過....”看了眼齊國君,“廠子接過來,你能弄明白嗎?”

齊國君沉默了一下,心里卻憋了一口氣。

過了半晌,“試著來吧,終究得拼一把!”

郭麗華默認了他的說法,是啊!終究得拼一把的。

雖說他們對齊磊的學習已經不抱任何希望,卻也從來沒停止過操心。

想著齊磊在學業上出息沒啥可能,那將來他可怎么辦?

于是,這對在體制內混了半輩子,吃了半輩子死工資的兩口子,才動起了做生意的念頭。

還不是想給齊磊將來多留點本錢?

這不,正好糧庫下屬的一個副食廠要改制,就是對外承包,自負盈虧。

倆口子就想著,將半輩子攢下來的一點積蓄拿出來,把副食廠承包下來。起碼是個生意,應該能掙點錢。

齊磊還不知道父母的想法,一門心思臨時抱佛腳,七點多吃過早飯,就直奔考場了。

這兩天,所有的心思都花在理綜上面,也是齊磊給予厚望可以拉高分數的一科。

馬上就要開考。

……

——

Ps:黃皮子:北方四大神獸之首,世受香火,有求必應,可入陸地神仙之境。

8點到12點有眾籌月票的活動,相當于打賞四倍月票....蒼山求一波。

有能力的小伙伴幫幫忙.....

另外投資現在還可以投。

沒的幫忙點一點,新書期間大伙多多扶持,上架之后一定往心里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2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