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  目錄 >> 【696】結束

【696】結束

作者:肥媽向善  分類: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肥媽向善 | 回到九零 | 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696】結束

術后病人送入監護病房。

由于病人情況尚可,沒有送去重癥監護病區,而是直接送回到了心外科的CCU。

據此所有人都獲知了消息。

孫蓉玉急急忙忙跑來病房代替姐姐孫蓉芳和姐夫謝長榮陪護病人。

把父親交給妹妹,孫蓉芳沖去病房找女兒,謝長榮負責跑去新生兒科看孩子。

曹家這邊一個樣。曹姑姑代替嫂子葉媽和曹棟去看親家。葉醫生和曹棟醫生到病房先看望順產完的產婦再去看孩子。

孫蓉芳坐在女兒床邊給女兒仔細介紹孫姥爺的情況,是知道女兒最焦心這個:“術后,有關手術室里的情況潘醫生大致給我說了說。后來醫生們跟隨病人到病房,我站在旁邊聽到些部分對話。”

謝婉瑩醫生邊聽邊點頭,絕不攔著母親講述這些醫學方面的問題。

畢竟她媽媽與普通外行人不同,在衛生院工作過,積累過相關經驗,向她學習完善急救技術過程時學的叫一個飛快,讓謝醫生越發相信母親在醫學方面是有才華的。

在謝醫生聽著的時候,曹勇醫生和葉醫生曹棟醫生全整齊在旁站著跟著聽。

只能說孫女士今日尤其優異的表現,足以引起任何一個醫務人員的關注和興趣。

孫蓉芳回顧場面時先介紹出場醫學人物。

旁聽者迅速發現孫女士很會抓重點。

“國陟的張副院長,傅主任,申主任,靳主任——”

孫女士與大多數病人家屬一樣懂,見一群醫生在場先找出領導,醫學界臨床醫生領導代表的正是技術領導。

“總結匯報病人情況的是手術里的助手馮醫生。”孫女士談道,“我記得他是你的同學。”

馮同學作為申醫生的助手去給她姥爺的手術當個小助手,絕對一樣竭盡全力不會讓著潘同學一個人表現。

可以說,班里的同學個個都想在謝同學的事上出力,在謝同學的事上有所表現可是代表著技術實力被認可。

孫女士非專業醫學人士,只能努力把她自己理解的一些概要說給女兒聽讓女兒自己分析:“說是本來想放幾條支架,沒有放成。你爸也聽見了有擔心。我說不用擔憂的,他們是你女兒信任的同事一定能做好這臺手術。后來,醫生們在中間提到只放一條是根據你畫的圖,你爸不吭聲了。你爸比較信任你。”

(謝長榮:廢話。)

謝婉瑩醫生面帶微笑對母親點頭:果然,她媽媽是有醫學直覺的,抓到的對話內容全是精髓重點。

分析醫生的話,術中放支架并討論過要放到幾條之多,說明孫姥爺當時的情況是十分嚴峻堵了好幾條血管。

側面應證謝醫生堅持主張強調給病人第一時間做手術是正確的決策,否則等再次梗死發作真是完了。

為什么最后手術醫生們只放了一條支架,孫女士是不懂了,不過和老公一樣信賴女兒。

支架數量放多少為以前討論過的問題,知道數量放的少有時候是受到條件拘束。

沒有進入手術室不了解相關情形的葉醫生,認可行內以上通識:是孫姥爺的病情嚴重讓手術醫生們只好放棄多條放置,先放一條再擇二次手術良機。

心臟科專科醫生曹棟醫生,是在手術間旁操控室里旁觀完整場手術的。

曹勇醫生的目光望了下大哥:你如何認為?

曹棟醫生說不好手術團隊這個決定是否為迫不得已。

可以肯定的是,所有醫生并沒有把握去認定:謝醫生以體外儀器檢查數據,而不是多處獲取器官標本進病理科實驗室得出的數據來做病理學推算計算結果是否能對。

打個太大的問號是由于這技術屬于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太神乎。

曹棟醫生不敢輕易下結論的緣故是,大佬均知道謝醫生有點兒神乎。

一句話歸結起來是:謝醫生認為放一條或許足夠,其他醫生并不同意她觀點,只是迫于病人情況只能暫時放一條。

究竟誰對誰錯,是謝醫生一個人對,或是其他醫生對?

這個問題答案,如謝醫生對母親說的:“不怕,三個月后可以做一次復查看看情況是否要給姥爺第二次手術。那個時候我出院了,親自給姥爺做。”

不懂的人肯定聽不明白謝醫生話里的深意。

曹棟醫生深吸口氣,為敬謝醫生。

這次曹勇醫生不用探問大哥。

葉醫生望下大兒子:怎了?大哥。

說到心梗病人二次手術時間可能是再放支架或是再做外科手術,要視病人病情而定,沒有一定時間約束。

如果放完一條病情繼續很緊急,可能不到一天需要再來場手術救命,因而病人術后進監護室觀察是必須的。

謝醫生的話意思是,預測這條支架放完后三個月可以定論。

于是有曹棟醫生被嚇住抽氣:這是需要有多恐怖技術底氣的心臟科大大佬才能說出具體到時間點的神知話。

當然不排除謝醫生是想著休完產假一上班馬上來給姥爺做個復查。

這個訊息傳到其他心臟科醫生如張大佬等人耳朵里。

張大佬此時帶了群人走去新生兒科,眾人聽著如曹棟醫生一塊吸聲大氣,不敢妄言。

新生兒科,謝長榮隔著玻璃窗望著兩個小外孫眼睛笑瞇成兩條魚線,心情高興到要飛上天了。

毒舌張大佬問家屬:“怎樣,是男孩好還是女孩好?”

顯然,毒舌大佬是知道謝家為什么個情況故意問這人的。

轉頭見一大群醫生出現的謝長榮,以為是孩子出什么事引醫生來而被嚇一跳沒回答。

楊科長連忙安慰他說:“沒事沒事,人家跟你開個玩笑的。”

謝長榮呼出口氣,喃喃自語吐槽道:男孩女孩肯定一樣好。若是治病肯定聽醫生的,醫生說怎么做就怎么做。怎么,醫生也認為男孩比女孩好還是女孩比男孩好嗎?

張大佬眼珠子一睜:哎呦,這個家屬好像不重男輕女了。

大家圍觀起娃。

張大佬必定如宋醫生眼神犀利,抓得住兩娃在睡夢中藏起來的小腹黑魂兒,摸起下巴嗯哼:沒猜錯,是兩個混世魔王誕生。

隨之,張大佬要問問家屬想法。

說白了外人哪有家屬能看得懂自家娃是不是。

謝長榮回想女兒小時候情況說道:“我女兒向來比較乖,我兒子調皮。但我女兒小時也做過調皮事兒被她媽媽罵。”

哪個娃不調皮過?調皮可以算是孩子大腦生長發育中的一個表現,為大腦神經對千奇百怪世界的神經適應期。

對此謝長榮借用媳婦的話說:“我家都是我老婆帶孩子,她比我懂。據她講,可能兩個孩子脾氣會比較倔。因為我女兒脾氣和曹勇醫生的脾氣都比較倔。”

眾位醫生包括張大佬開朗大笑:是孫女士在教育孩子方面有一手。

任老師手術結束,送入重癥監護室觀察。眾人再去看望受傷的任老師。

兇手被警察逮住,重判無疑。

再過三天,謝醫生帶兩個孩子回家去休產假。臨走前去病房看望姥爺和任老師。

兩個病人均轉危為安,轉出監護室入普通病房。

時間很快過去三個月。

謝醫生休完產假回來上班,如她承諾的,上班來后要給病人做復查。

按照常規,支架病人在半個月或一個月后要開始做第一次復查,檢查項目很多,而醫生和病人當然最想知道的是心臟冠脈血管通暢情況。

鑒于孫姥爺的病情,孫姥爺遵從醫囑在術后一個月回醫院做過次冠脈ct造影,顯示情況不錯,但醫生沒有說一定不用做第二次手術,說明可能存在一小部分問題沒解決需要醫生繼續擔憂。

三個月后的情況如何呢?

在孫姥爺第二次ct造影檢查時,眾多同行擠來ct室預備同步觀看結果。

顯而易見所有人想見證:謝醫生的話有沒有打臉她自己?

按張大佬的說法,如果謝醫生這次真能以體外儀器檢查數據而不是多處獲取器官標本數據得出病理學精確推算,絕對是種放在當今眼下不可想象的新技術突破,是謝醫生說過的如科幻場景的大數據和ai未來醫學技術展望真實實現的一個案例。

為此一眾心臟科大佬必定再次云集在此。

曹育東老師以學術界里的霸主地位霸住正面大位。

張大佬急不可待站在顯示器左側前面,小灰眼珠目不轉睛,如狼般要搶在前頭抓捕新技術的關鍵點。

秦醫生親自負責給病人做這次檢查,在她身邊坐著謝婉瑩醫生。

室內眾人能聽到秦大佬誠懇地向謝醫生請教如何調節參數能讓檢出數據更為準確些。

現場的魯瑜醫生登時回想起當年一批同學來到影像科頭次看檢查遇到秦大佬的場景。

那會兒所有同學全是雛鳥,個個敬仰秦大佬向秦大佬學習,里面有謝同學。

如今謝同學變為秦大佬的老師,他魯瑜同學和其他同學:哎,被謝同學甩到越遠越不知是哪兒去了。

檢查結果出來之后,申友煥醫生頭個沖到影像圖面前睜大眼球,是不相信自己的手術如此成功完美。

明明兩個月前第一次病人復查,能查探到病人冠脈血管里另兩條血管繼續塞著可能真要二次手術。

三個月后奇怪了,居然不塞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謝醫生講過的這話實際上不止包含病因解說,也可以再引用在臨床治療方面。

醫學的治療方案猶如“解凍”方案,要必須考慮到“冰凍過程”而非粗暴拆彈。

因而在醫學中,治療方案好不好一個重要因素是時間因素。

中醫學中講究慢調,現代西醫學也講究康復學科,其中一個觀點都是認為醫學是需要有耐心的,讓醫學措施盡可能與人體自我康復過程中協同合作形成同步驟效果最佳,操之過急如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反而不好。

要做到以上完美的結果,如何醫生說的,病理學研究對臨床治療方案來說十分重要。

現在,所有同行明白了:嗯,謝醫生你真牛逼!

老人病好之后,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后福。

家里人決定給孫姥爺辦個壽宴,孫姥爺帶上新擬定的孫家家譜出席,宣布孫夢為孫家繼承人。

三個月大的小孫夢會發出咯咯咯的笑聲了,會睜開兩只圓溜溜的小眼珠子觀察周圍的一切,會翻翻身,會嘗試和大人做互動游戲,例如小手會嘗試去抓大人手里的安全物品。

壽宴里,大家能看見:小孫夢看見太姥爺手里的孫家譜時是要抓的,看見奶奶手里的聽診器是要抓的,看見爸爸手里的奶瓶是要抓的,但是看見張大佬手里的鞭子是不抓的——

異卵雙胞胎說是不一樣,可曹圓的表現跟妹妹差不多。

等孩子大點,兩娃子爭搶太佬爺手里孫家家譜的場景時能叫做堪比世界大戰。

被孫女士說中:兩娃脾氣倔。

某一日,小學生孫夢同學在班上念讀自己命題為幸福的作文時講道:

大家說我媽媽是國內心胸外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名女外科主任醫師。

做醫生,讀書很辛苦,工作很困難,但爸爸說,有勇氣最重要,做好一個醫生可以像媽媽常說的那樣很幸福。

我想跟我媽媽一樣成為一個好醫生——

請:m.yetianlian.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979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