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蓋世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過于強大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過于強大

作者:逆蒼天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重生 | 爽文 | 逆蒼天 | 蓋世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蓋世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過于強大

“哎,你們怎么才來?”

虞淵的陽神之身,通過和斬龍臺的玄妙聯系,從那寒霧深處,一個霎那間,便出現于懸浮星空的白瑩臺面。

他將妖刀“血獄”入鞘,笑容燦爛地,看向遙遠的天外,剛剛現身的眾人。

紀凝霜依然在寒霧內,還在調集寒霧中的寒能,洗滌臟腑的傷勢。

他的本體真身,則是在斬龍臺內部,感受“寒淵口”沉落時,里面兩個奇異小世界的細微變化,此刻不宜離開。

而他的陽神,也不好和紀凝霜太過親密。

于是,他便以陽神回歸斬龍臺,以陽神來露面。

放大了千百倍,氣息特殊的斬龍臺,很容易吸引眾強的視線和關注,能夠被自在境級別的強者,以種種秘法窺視到。

可他的這具陽神,因為過于渺小,所以……

他開口詢問后,就尷尬地發現,其實并沒有人注意到,他那和斬龍臺相比,米粒般大小的陽神。

他以斬龍臺看到的那些身影,聽到的“虞淵”之聲,只是因為那些人發現了斬龍臺,又知道斬龍臺在他的手中,所以才自然地呼喊出了他的名字……

其實,并不是看到了他。

“倒是我太自大了。”

摸著鼻子,他干笑了兩聲,旋即動用血能。

原本正常體態,和斬龍臺相比,不知渺小多少倍的他,動用了震天猿的一種奇妙的“返古”血之秘法,以人之形態,霍地暴漲了百倍!

他變作了一位,依舊是自己的模樣,體內卻流轉著遠古妖能,身形龐大的異類。

一條條血脈晶鏈,綻放出銀灰色光芒,許許多多血之精華,如諸天繁星般,在晶鏈血管深處排列,組合成新奇而另類的神通秘法。

遍布四肢和頭骨的筋脈,妖能浩淼,他釋放出的氣息,類似于大澤中的古猿。

“虞,虞淵?”

視線追逐著溟沌鯤獸影,不斷偏移的綠柳,忽然生出感應,瞇眼細看斬龍臺,終于瞧見了斬龍臺上方,猛然放大后的身影。

明明是人形,可虞淵流露的氣血意味,竟滿滿的妖能。

還是,他熟悉的那頭震天猿!

綠柳曾是妖族大軍的統領,他存活的時間比震天猿還要長,自然知道那頭妖王級別的震天猿,因遭受妖刀的反噬而亡。

而妖刀,就是在千鳥界被虞淵購下……

綠柳碧綠色的豎眼,流露出詭異的光爍,他一邊低語,一邊暗暗觀察沉思。

曾為星燼海域魔宮鎮守的黑潯,天魔青魘,還有地魔白鬼,也在這一刻震驚地看來,也覺得不知所措。

撼天大帝撓著頭,后一步進來,還在因飛螢星域的劇變驚詫。

“陽神之體,震天猿的妖能,我大概明白了。”

半響后,綠柳似乎想通了什么,他看似清秀的臉上,滿是驚喜之色,“恭喜你們,這家伙恐怕是淬煉出了,一具曠古爍今的神奇陽神!他那生命本源般的血能,可以變化萬千,那把妖刀該是被完全馴服了。”

黑潯愕然,“真是虞淵?不是什么妖殿的什么大妖所化?”

“他可以化為妖殿的大妖,妖殿的大妖,卻變幻不成他。”綠柳感慨道。

“我就知道這家伙,絕對能帶給我們驚喜!”青魘嘿嘿怪笑。

和天藏一樣,被幽禁在隕月禁地的他,反倒是最早接觸虞淵的禁地異魂。

他在意識到聶擎天的劍魂,居然主動融入虞淵時,便覺察出不對勁。

后面,一連串的異變,虞淵種種神奇表現,讓青魘在外域星河,都聽到了傳言。

還有太始,每每說起虞淵時的神情……

青魘在神魂宗的地位,還有其重要性,遠不及天藏。

天藏從太始那兒,已確證了虞淵的真實身份,知道虞淵究竟是誰了。

青魘不知內情,可他卻隱隱有種感覺,感覺出虞淵這個小子一定不簡單,而且和神魂宗的淵源頗深。

所以,聽綠柳這么一說,他就愈發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郁先生!”

另一邊的曹嘉澤,身旁有雷宗的魏卓,有靈虛真人和幻渺真人,還有眾多的陽神強者在身側,他揚聲高喝。

一座華麗的宮殿,被他微縮之后,托浮在掌心。

宮殿籠罩在層層疊疊的青耀神光中,竟透出空間的異能,他的聲音和意識,也借機傳遞過去。

背著身受重傷的杜遠,和紀凝霜所在寒霧,相隔不太遠的郁牧,腳踏一塊碎裂的巖冰,聽到了他的詢問聲。

“沒事,別太擔心,虞淵拿下了寒淵口,安置在了斬龍臺……”

郁牧斷斷續續的聲音,從曹嘉澤手中的宮殿傳來,隔著數不盡的隕石,碎石,戰艦的殘骸,和無垠的星空。

“又是虞淵!”

曹嘉澤臉色復雜。

猶豫了一下,他回頭看向魏卓,“諸位,別著急和神魂宗、商會的人動手。當務之急,先弄清楚此星域的狀況,然后確保寒淵口還在。”

那些人緩緩點頭。

“我先去弄清楚。”

這句話一出,曹嘉澤掌心的那座宮殿,窗戶口內飛出一道道七彩星流。

星流內,有明顯的空間氣息。

宮殿中央的大地,一座堆滿空間靈石的陣列臺,也被曹嘉澤催動,讓整座宮殿突然顯得虛幻起來。

曹嘉澤逸入其中,從一座擅長防御的宮殿,到了這座能虛空挪移的宮殿。

進入之后,這座小巧的宮殿,就忽明忽暗地,開始在星空中飛逝。

宮殿所過,擋路的碎石紛紛爆滅。

此宮殿,因為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空間利器,所以無法帶著曹嘉澤,直接進行空間的瞬移。

它只是,內部坐落著一座空間陣列,能讓這座宮殿在虛空中,較快的飛逝移動。

“曹嘉澤!”

撼天大帝,還有黑潯等人,都看到了他的反常舉動。

然而,細看了一下,發現只是曹嘉澤一人,他們又頓時放下心來。

不知為何,他們都覺得經歷過深黯星域的巨變,還有曳幻星域、邃林星域和飛螢星域的諸多磨難,突破到陽神后的虞淵,已經得到了蛻變。

這樣的虞淵,完全成長了起來,曹嘉澤孤身一人過去,不可能討到便宜。

他們因此而放心。

“洪,洪前輩……”

背負著“天水之劍”的郁牧,一看曹嘉澤過來,反而嚇了一跳,趕忙望向那塊斬龍臺,道:“你拿了寒淵口,也不能殺曹嘉澤。他是玄天宗的瑰寶,是下一任的宗主,你可別胡來啊!”

虞淵表情怪異。

郁牧,在飛螢星域顯然是遭受了連番打擊,被虞淵的諸多驚人舉動給震懾到了。

他下意識的覺得,現在的虞淵,在戰力上不弱于自在境。

加上斬龍臺在手,妖刀的增幅,曹嘉澤冒然前來,極有可能被虞淵重創。

甚至是打殺!

因溟沌鯤,因阿隆索,出自浩漭的敵對力量,剛剛才緩和下來。

他可不想看到,虞淵轟殺了曹嘉澤,引來玄天宗的韓邈遠,再引來神魂宗的神王,令雙方直接在飛螢星域分個你死我活。

籠罩紀凝霜的寒霧,突然間消散,“星霜之劍”也得以重新現世。

她明眸清澈,瞥了一下驚慌失措的郁牧,冷哼一聲,“你慌什么?”

“沒,沒什么。”郁牧苦著臉,“我就是怕洪前輩,不慎殺了曹嘉澤,將事情弄的更嚴重。”

“曹小子,可沒那么容易死。”紀凝霜板著臉說。

“主要是洪前輩過于強大了。”郁牧趕緊解釋。

他這么說,紀凝霜神色才好一些,沒有再出言呵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蓋世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