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蓋世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局勢大好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局勢大好

作者:逆蒼天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重生 | 爽文 | 逆蒼天 | 蓋世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蓋世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局勢大好

“寒域雪熊”懸浮斬龍臺,引寒霧入內,助“寒淵口”沉落。

在“寒淵口”落入冰瑩大地的瞬間,因它而生的寒霧,也自然地融入到冰霜巨龍的埋尸之地,為斬龍臺添磚加瓦,讓斬龍臺能蓄積更多的異能。

可在這時,它的神情卻顯得有些落寞。

事已至此,飛螢星域的消亡,誰也阻止不了。

這方它守護了多年,和它有太多淵源,留下太多記憶的星域,沒了那些劍光長河,沒了“寒淵口”,連長年累月涌入的寒能,也將消散開來。

寒霧,它也沒了重聚的興致。

它感受著,做為飛螢星域大道根腳的寒霧,一部分被紀凝霜凝煉,融入“星霜”劍意,消除“素落地籠”留下的隱疾。

另一邊,逸入斬龍臺的寒霧,被那方世界的奇妙消融,和它漸漸斷了聯系。

在徹底感知不到前,它無意間,聽到了一聲強而有力地心跳。

那心跳,來自于紫金色龍蛋中的幼小泰坦棘龍!

然后,它和被眾強圍毆的阿隆索一樣,血脈深處的壓抑感,油然而生!

它在寒霧消散前,借機瞥了一眼那顆龍蛋……

一瞬間,它就知道阿隆索和薩博尼斯,為什么甘愿違逆它,以“素落地籠”囚禁它,也要謀奪虞淵執掌的斬龍臺了。

泰坦棘龍的幼獸,被虞淵在斬龍臺中孵化,且已完成了初期的生長!

本來,覺得生命快要沒意義的它,眼中重燃希望之光!

一聲咆哮后,它凝為一束白森森的電光,奔著即將解體的彎月而去。

它要以那一輪飛螢星域的彎月,以它的精血,借助虞淵和斬龍臺的神妙,也孕育出全新的生靈!

飛螢星域就要毀滅,它以為它的布置,已經沒了意義。

直到現在,它意識到斬龍臺如此神異,興許可以替代飛螢星域,可以像收容“寒淵口”般,將月魄精華也收攏在內。

然后,以它的那一滴精血,衍生出一個和它息息相關,以它為始祖的生命體!

它終其一生,窮盡千萬年,也不能踏出的最后一步,興許它締造的生靈有希望!

它重新找回了生命意義!

濃稠的黑暗絕寒,從水晶球內流逸出來,裹著狼狽逃竄的阿隆索,像是一方黑暗世界飄向遠方。

飄向,溟沌鯤正在肆虐之地。

因諸多域界星辰的崩塌爆滅,因界壁紛紛撕裂,阿隆索已經不能依仗血脈精妙,通過那水晶球,直達遙遠的另一方星辰界壁。

此刻的他,也只能依仗黃金之血的神力,釋放水晶球內的暗域寒能。

他靠著來自于暗域的,黑暗奇寒的異能,小幅度地增強著力量,在周游,君宸,死亡之鶴和莫白川、天藏,還有虞淵的圍攻之下,一路血肉飛濺地,在四處遍及空間裂縫的破碎星空飛逝。

君宸等人窮追不舍,星芒光流,火焰巖潭,死亡精能,魂之渦旋接連涌入黑暗。

他們自身不入黑暗,只是以攻伐之道,在黑暗深處攻擊著阿隆索,自己一直和阿隆索保持著合適的距離。

提著妖刀,重新以原始體態現世的虞淵,在半途停了下來。

此刻的阿隆索,已經無心再戰,他在飛螢星域的謀劃,算是一敗涂地了。

一位十級的黃金修羅,落得這么一個下場,也是很稀罕的。

陽神和本體的精神念頭,在一方星河內,能瞬息互通,他只要一念起,還能以斬龍臺的奇妙,瞬間抵達其中。

可他知道,現在的形勢一片大好,“寒淵口”也在幫助斬龍臺,修復內部的殘缺。

根本就不需要他陽神的回歸。

有君宸,天藏,莫白川和周游、白鶴,阿隆索的逃亡之路,還會不斷地受傷。

他參與了進去,也頂多只是在阿隆索的身上,多添加一些傷口。

就算是擁有著妖王戰力,能在修羅族,銀鱗族,大妖間切換的他,同樣無法一擊必殺,同樣不能讓阿隆索慘死。

既然如此……

抬頭,他看了看那片寒霧濃郁之處,微微一笑后,就飄然而入。

白霧茫茫的內部,紀凝霜懸空端坐,“星霜之劍”的雪白劍刃,就擺放在膝蓋之上,她背后的劍鞘,不斷聚涌著此地寒能。

寒能,逸入劍鞘以后,直達她的黃庭小天地,隱沒她四肢百骸。

然后,被她以劍光洗滌一番,就能作用在心臟。

一瞇眼,虞淵便看到她破裂的心臟,細弱游絲的金光和銀絲,被清除了大半。

“阿隆索有一點應該沒想到。”

紀凝霜睜開眼,明眸深處光芒熠熠,她清麗小巧的臉上,有放松的笑意,“他沒有想到,那個素落地籠被你給直接摧毀了,毀的徹徹底底。”

虞淵微笑著點頭。

“素落地籠不毀,滲透我心臟的金電和銀線,就能夠持續地傷害我。因為,那素落地籠可以持續提供力量,等我沖離飛螢星域前,心臟就重傷到無法治愈的地步。我的這具血肉之身,都可能要被舍棄……”

紀凝霜露出劫后余生的慶幸表情,“正因為素落地籠毀了,這些金電和銀絲,再難變得更強。所以,每消磨掉一點,我也就輕松一點。”

“我要感謝那頭暴熊,它弄來的寒霧,里面的寒能被我的‘星霜’劍光煉化,對素落地籠余威的破壞力,也極為有效。”

看得出來,她傷勢的痊愈,只是時間問題。

“你的這具陽神……”

她略顯驚訝,盯著虞淵左看右看,嘖嘖稱奇。

“幸不辱命,那口和整個浩漭息息相關的奇物,已被我剝離之后,丟入了斬龍臺。”虞淵微笑道。

“我剛剛看見了。”紀凝霜輕輕抿嘴,“我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你怎么會知道?”虞淵愕然。

“因為你,從沒有令我失望過。你以前,雖然也一次次口出狂言,大包大攬。可你,每每都能煉制出神奇的丹丸,那些丹丸的藥效和作用,和你說的一模一樣。”

說起這個時,她臉上煥發出別樣的神采,“當年你是煉藥,現在的你,踏入了修行路,你的戰斗力,和你當年煉制的丹丸,其實是一樣的。”

“哈哈哈!”

虞淵大笑著,來到了她身前,也學著她兩腿盤坐。

飛螢星域的毀滅,已到了中途,此刻還沒有爆滅的星辰,只剩零星幾個,此域的死亡不可逆轉,誰也無法改變。

拿到“寒淵口”的虞淵,如今倒也不在乎,此域能否保存了。

他和紀凝霜兩人,就在寒霧深處,在別人看不到,感知不到的地方,促膝長談。

時間,似乎因此而停滯了下來,變得沒意義。

不知過了多久。

“你那師兄,其實是有苦衷的,他沒想過要害死你……”

紀凝霜忽然來了這么一句,眼神也跟著變得復雜起來,“我先后找過他數次。我前面幾次找到他,對他動手時,他其實比我強。”

“他明明可以殺了我,明明可以讓我死。因他尊貴的藥神身份,加上我是主動挑釁,劍宗事后都不能追究,不能拿他怎樣。”

“他沒那么做,他始終在躲避,沒有主動反擊過。”

“后面,待我突破自在境,我的‘星霜之劍’愈發凌厲,他漸漸有些難以應對。被我糾纏的煩了,才和我說你尚在人間,是他讓我心存希望,讓我耐心等候下去。”

“他說,一定會有奇跡出現,說你有回歸的那天!”

“轉生丹的確有問題,也的確是他弄出的,可他似乎是因為已經知道,要么你轉世出問題,要么直接就被人給除掉。”

話到這,紀凝霜停了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蓋世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9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