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七橫七縱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七橫七縱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七橫七縱

柳無邪決不允許有人拿他的好友名頭招搖撞騙,自己沒遇到也就罷了,既然遇到了,肯定要站出來阻止。

被柳無邪一陣呵斥,畫公子臉色極其的難看,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猙獰之色。

“小子,你竟敢褻瀆我師父,那就休怪我狠辣無情了。”

畫公子說完,一掌朝柳無邪拍過來,大羅金仙三重之勢,橫掃而出。

誰也沒想到,畫公子說出手就出手。

面對大羅金仙三重,柳無邪沒有后退,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凌厲殺機。

“玄陰神針!”

誰也沒有看清,一根墨綠色的神針出現了,猶如一道厲刺,消失在柳無邪面前。

“啊!”

畫公子突然發出一聲慘叫,拍過來的手掌上,鮮血直流,竟然被洞穿了一個口子。

突如其來的一幕,打的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堂堂大羅金仙三重,還是畫圣的弟子,竟被小小的半步神仙境給傷到了。

大羅金仙肉身強橫,裂開的洞口,很快就能復原,玄陰神針只是破了他的防御,還危機不到畫公子的生命。

“嗖嗖!”

這個時候,站在畫公子身后的兩名仙王境同時出手,形成左右夾擊,欲要將柳無邪鏟除。

一絲鬼氣溢出,常人感知不到,柳無邪卻能感知的一清二楚,攻擊柳無邪的兩名仙王境眼眸之中,閃過一絲黑色氣體。

“沒想到消失已久的鬼師門重現世間,你們以鬼氣作畫,起到迷惑眾人的作用,你們到底是何目的。”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聲音很大,傳遍整個莫愁湖。

尤其是鬼師門三個字,響起的那一刻,整個莫愁湖都炸開了。

“什么!他們是鬼師門的人。”

不論是莫愁湖邊緣那些修士,還有高臺上的修士,每個人臉上充滿著不可思議。

鬼師門是一個很古老的宗門,他們擅長鬼術跟畫術,而且他們的畫術不在畫圣之下。

跟畫圣不同,鬼師門每一幅畫的顏料,用人血制作而成,里面蘊含極強的鬼氣,制作出來的畫,極其的妖艷。

可怕的不是這些,而是鬼師門的每一幅畫,具有強大的鬼氣,可以慢慢侵蝕你的魂海,最后被鬼氣占據,最終成為他們的傀儡。

這種做法,激起了很多人的憤怒,不少強者前往鬼師門討個說法,最終都被鬼師門殺死。

畫圣得知鬼師門靠畫術害人,獨自一人前往鬼師門,憑借一幅畫,摧毀了鬼師門大半個宗門,只有少數余孽逃走。

沒想到時隔多年,鬼師門再次出現在眾人視線當中。

對柳無邪出手的兩名仙王速度明顯停頓了一下,他們也沒想到,柳無邪居然拆穿了他們的身份。

一絲狠毒的表情,像是猙獰的蚯蚓,浮現兩名仙王的臉龐,出手速度陡然加快,夾帶恐怖的仙王之勢,壓迫的柳無邪喘息都有些困難。

正要打算祭出陸巖兄弟還有黑子,就算不敵,也能跟他們周旋一番。

為了老友,柳無邪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香氣從柳無邪面前一閃而逝,那名綠衣女子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柳無邪面前。

“砰砰!”

跟畫公子一起的兩名仙王境,直接被綠衣女子掀飛了。

沉悶的響聲,響徹整個高臺,那些修為較弱的修士,險些跌落到湖泊之中。

柳無邪一愣,不明白這名女子為何要出手救下自己。

被掀飛的兩名仙王穩住身體,臉色陰沉的可怕,綠衣女子體內仿佛潛伏著一股恐怖的力量,讓他們很是忌憚。

“你確定他們是鬼師門的人?”

綠衣女子掀飛兩名仙王后,目光落在柳無邪的臉上,不帶一絲感情的問道。

柳無邪很不喜歡這種冰冷的目光,但是對方剛才確實出手救了自己,還是回了一句:“是。”

得到柳無邪的回答,綠衣女子轉過身子,一股刺骨的寒氣,席卷整個高臺,連那些仙君境都眼眸一縮,這股氣息讓他們很不舒服。

“你們真的是鬼師門的人嗎。”

綠衣女子冰冷的朝畫公子問道。

剛才她險些上當了,花費一億仙石買下鬼師門的作品。

“姑娘不要聽他一派胡言,我真的是畫圣弟子。”

畫公子一臉委屈,讓綠衣女子不要相信柳無邪的話。

周圍那些人也不知道誰真誰假,只能退到一旁,靜觀事態變化。

綠衣女子秀眉微蹙,剛才她聽到畫公子等人是鬼師門的人,才悍然出手。

如果他們不是鬼師門的人,自己豈不是錯枉好人了。

“你能證明他們是鬼師門的人嗎?”

綠衣女子轉身繼續朝柳無邪問道。

既然他說畫公子是鬼師門的人,就要拿出實質性的證據。

柳無邪眉頭緊皺,他當然能證明他們是鬼師門的人,但是那樣的話,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

“這位小友,既然你說他們是鬼師門的人,那就要拿出證據,不然就是信口雌黃,污蔑他人。”

莊杜這時候站出來,明顯站在畫公子這一邊。

“莊家主說的沒錯,還請你拿出證據出來。”

場中支持畫公子的修士非常之多,畢竟剛才他們可是親眼見證了畫公子的畫術。

這種鬼斧神工,巧奪天工的畫術,只有畫圣的弟子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所有的矛頭,全部指向柳無邪,認為他破壞了這里的好事。

面對四周無數人的口伐筆誅,柳無邪臉上沒有任何異樣,而是走向其中一幅畫,正是剛才他們要買的山峰圖。

“畫圣作畫,以七橫七縱為主,直白一點說,用七橫七豎構造出畫的輪廓,再在上面添枝加葉,你們看這幅畫,乍一看的確有七橫七縱,但是在山峰處,明顯有斷軸的現象。”

柳無邪擁有鬼眸,看的比任何人都仔細。

周圍那些人一頭霧水,不懂柳無邪在說什么。

因為在場除了柳無邪之外,沒有人見過畫圣的真跡。

他們只知畫圣這個人,至于畫圣的真跡,卻從未見過。

站在柳無邪面前那名綠衣女子,眼毛突然一挑,朝柳無邪手中的山峰圖看去,果然跟柳無邪說的差不多,中間有斷軸的現象。

“一派胡言,這只是你一家之言罷了,誰能證明,畫圣用的是七橫七縱手法。”

人群中走出一名年輕男子,一副嘲弄的語氣,走出來的那一刻,跟畫公子對視一眼。

剛才也是這名青年,不斷烘托氣氛,如果沒有猜錯,此人跟畫公子應該也是一伙的,故意混跡人群,扇動大家的情緒。

周圍那些人紛紛點頭,畫圣那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么可能將自己的畫術精髓傳授給其他人。

柳無邪不過小小年紀,這種修為,怎么可能見到畫圣,肯定是胡言亂語。

“我能證明他說的,畫圣的確用的是七橫七縱手法。”

一名青年男子從高臺邊緣走過來,柳無邪看到此人,嘴角微微流露出一絲笑意,正是剛才跟他一起趴在莫愁湖邊緣的那名年輕男子。

說完,這名青年從懷里拿出一本古籍,呈現在眾人面前,對著大家繼續說道:“我叫秦瀧,乃秦臻后人,這本古籍,是畫圣大人當年贈送我先祖,里面就記錄了七橫七縱之法。”

聽到這本古籍乃畫圣所贈,每個人臉上流露出火熱之色。

秦家當年在仙羅域,也是鼎鼎大名,尤其是他們的畫術,僅次于畫圣之下。

“能將這本古籍借給我看看嗎?”

綠衣女子走到秦瀧面前,輕聲問道。

秦瀧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古籍交到女子手里。

接過秦瀧手里的古籍,綠衣女子仔細翻閱。

看了約莫盞茶時間,綠衣女子將古籍還給秦瀧。

“沒錯,這的確是畫圣的筆跡,七橫七縱手法,也的確是畫圣的獨門絕技。”

綠衣女子目光環顧一圈,對著眾人說道,證明柳無邪剛才所言是真。

綠衣女子雖然身份不明,僅憑剛才一掌掀飛兩名仙王境,就身份不凡,肯定不是無名之輩。

她的話,還是很有份量的。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畫公子的臉上,想要看看他如何解釋。

如果他真是鬼師門的人,肯定會到遭到大家圍攻。

“師尊的確擅長七橫七縱手法,只是那種手法太高深了,以我的修為,很難掌控,讓大家見笑了。”

畫公子一副謙卑的模樣,當眾承認,自己畫術遠不如師尊,所以這些畫,看起來有些斷軸,只是自己水平還不夠罷了。

“畫公子不必謙卑,你這個年紀,畫術就如此了得,將來超越畫圣都有可能。”

剛才說柳無邪一派胡言的那名青年趕緊恭維,引來很多人點頭。

畫公子的說法,引起很多人共鳴,他年紀輕輕,能有如此畫術,已經極其了得,想要讓他達到畫圣那種境界,確實強人所難。

在那名青年各種扇動烘托之下,場中大部分矛頭,紛紛指向柳無邪。

“小子,你為何要污蔑我師尊。”

畫公子捂住胸口,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柳無邪身上寒意籠罩,實質性的殺氣,彌漫整個莫愁湖。

不少修士暗暗吃驚,他們實在想不通,柳無邪不過半步神仙境而已,為何散發出的氣息,讓他們感覺到膽戰心驚。

“畫公子,何必跟他廢話,此人污蔑畫圣大人,理應當殺。”

烘托氣氛的那名青年看到氣氛差不多了,準備對柳無邪痛下殺手。

柳無邪險些破壞他們的好事,豈能讓柳無邪活著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