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敲山震虎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敲山震虎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千零一十八章 敲山震虎

越來越多的人上門討債,一部分是催余下訂單,因為虎林煉器閣大量煉器師被元家挖走,訂單根本無法如實交付。

無法交付訂單,需要雙倍賠償。

大殿里面亂作一團,染虎無力的坐在椅子上,從未感覺如此頹廢過。

“閣主,我懷疑這一切,都是柳無邪在幕后指使,我們要不要見柳無邪一面。”

二長老走到染虎身邊,小聲說道。

染虎沒說話,他在等,等大長老回來。

時間一點點流逝,半個時辰過去。

大長老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虎林煉器閣。

“大長老,五座煉器坊賣出去了嗎?”

虎林煉器閣眾多長老圍上來,朝大長老問道。

“沒有,誰家也不收。”

換做之前,有人販賣煉器坊,整個青霞城煉器家族必定蜂擁而至。

現在情況反過來了,虎林煉器閣的煉器坊,居然無人問津。

染虎面色鐵青,他可以肯定,虎林煉器閣遭人算計了,一環扣著一環,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

沒有仙石,他們拿什么賠償。

聽到虎林煉器閣煉器坊賣不出去,聚集在大殿的那些人,更是火冒三丈。

“今天虎林煉器閣不給我們一個說法,我們就砸了這里。”

眾人開始起哄,一些桌椅被他們紛紛震碎,整個大殿,亂作一團。

“咳咳……”

這個時候,從大殿外面走進來一名老者,咳嗽兩聲,瞬間將大殿中的一切鎮壓下去。

所有人轉過腦袋,朝大殿外面看去。

“卡比亞公會三護法!”

看到來人,大殿傳來一陣驚呼。

染虎迅速從椅子上站起來,連忙上前迎接。

大殿中這些人染虎并不畏懼,但是卡比亞公會不一樣,他們可是超一流勢力,虎林煉器閣得罪不起。

“三護法,什么風把你吹來了。”

染虎臉上堆滿著笑意,剛才的陰霾一掃而空。

“我這次來是通知染閣主,兩天之內,我們要收走那二十座煉器坊,給染閣主一天時間,將里面的人員全部撤走。”

三護法冰冷的說道,只給染虎一天的時間。

“什么!”

聽到卡比亞公會要收走他們的煉器坊,所有虎林煉器閣的高層驚呆了。

“三護法,按照約定,我們三個月之內歸還就可以。”

負責采購的長老站出來,當日就是他跟卡比亞公會簽訂的合約。

“可是合約上有一條,如果虎林煉器閣出現變故,我們有權提前收取。”

三護法拿出幾日前簽訂的合約,上面的確寫了這一條。

這一條主要是為了保護卡比亞公會的權益,如果虎林煉器閣沒有出現變故,他們自然不會前來收取。

現在情況變了,虎林煉器閣已經無力償還這兩億仙石,按照合約,他們有權提前收取。

大部分合約,其實都有這樣的約定,出現人力無法抗拒的時候,比如天災,比如人禍,合約自動作廢。

“怎么會這樣。”

看著合約上的文字,采購長老無力的坐在地面上。

整個大殿,陷入死一般沉寂,連天魔教主,都沉默不語。

“染閣主,你應該知道我們卡比亞公會的手段,一日之后,我們前來收取。”

三護法說完,轉身離去,不給染虎任何面子。

“三護法,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嗎,你們為何要這樣做。”

染虎雙目猩紅,其實他已經猜到,有人暗中算計了虎林煉器閣,只是他不愿意承認罷了。

“染閣主,念我們相識多年,不妨告訴你,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三護法嘆息一聲,語重心長的說道。

“還請三護法給我指引一條明路,我們該怎么做。”

染虎抓住三護法的手臂,請他指引一條路。

“解鈴還須系鈴人。”

說完,三護法離開了虎林煉器閣,留下染虎一人站在那里發愣。

最后一句解鈴還須系鈴人,像是一記重錘,讓人震耳發聵,染虎似乎想到了什么。

短短一天時間,青霞城亂作一團。

虎林煉器閣被重重包圍,前來討債的,催促訂單的……

相反元家這幾天很平靜,柳無邪每天都在修煉當中度過。

一天之后,卡比亞公會順利收走二十座煉器坊,虎林煉器閣,只剩下最后十座。

就算虎林煉器閣成功活下來,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況且他們還要支付大量的賠償金,這最后十座煉器坊能否保住,還是一個未知數。

“柳公子,上次找您的守山宗長老又來了,說要見您。”

柳無邪在元家待遇極高,元向天安排好幾名弟子,全天候伺候著。

“人在哪里?”

柳無邪停止修煉,朝這名弟子問道。

“人在元家大門外。”

得不到柳無邪的同意,元家不可能讓人進來。

“那就讓他候著吧。”

柳無邪擺了擺手,繼續進入修煉狀態。

潘仁貴很憋屈,他堂堂大羅金仙,竟然像是跳梁小丑一樣站在元家大門前。

很多元家弟子進進出出,每個人都怪異的看了一眼潘仁貴。

“聽說他是守山宗三長老,竟然像是小丑一樣站在這里。”

幾名元家弟子路過,掩嘴輕笑。

“柳公子就是厲害,控人與千里之外。”

這些弟子的談話,不經意的傳到潘仁貴的耳里,讓他面紅耳赤。

前幾天就應該答應柳無邪的條件,現在好了,主動變成了被動。

虎林煉器閣就是很好的例子,守山宗如果不想覆滅,就要按照柳無邪的要求去做。

從天亮一直站到天黑,潘仁貴雙腿發麻,如果不是宗主下令,無論如何也要見到柳無邪,他早就掉頭就走。

他堂堂大羅金仙,什么時候遭受過這種憋屈的待遇。

“潘長老,柳公子說你可以進去了。”

就在潘仁貴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一名元家弟子走出來。

對于潘仁貴來說,這無疑是天籟之音。

“有勞小哥了,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潘仁貴連忙上前,拿出一個儲物袋,塞進這名元家弟子手里。

“請潘長老尊重我。”

這名弟子直接將儲物袋塞給了潘仁貴,搞得潘仁貴臉色通紅,這些年守山宗靠著賄賂碧瑤宮弟子,一

次次勸退那些前來收租的弟子。

誰會想到,柳無邪自始至終沒去過守山宗一次,就能逼著守山宗乖乖的將拖欠的租子交上來。

柳無邪已經沏好了茶,潘仁貴膽戰心驚的進入柳無邪的院子,模樣非常恭敬,跟上次判若兩人。

“見過柳公子!”

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潘仁貴就差跪下來了。

“剛才忙著修煉,讓潘長老久等了,失禮失禮。”

柳無邪站起來,面子上還是要過得去,他是來收租子,又不是打打殺殺。

“沒事沒事,是我來的太早了,沒有耽誤柳公子修煉吧。”

潘仁貴激動的都要哭出來,他以為柳無邪會訓斥他一頓,誰會想到,柳無邪給他一個臺階下。

“潘長老請坐。”

柳無邪邀請他坐下說話。

潘仁貴危襟正坐,雙腿并攏,如果這里有外人,一定會忍俊不禁,以為柳無邪欺負了潘仁貴呢。

“柳公子,經過這幾天反思,我們守山宗意識到了錯誤,決定將十五年的租子全部補齊。”

潘仁貴哪里有心思喝茶,拿出一枚儲物戒指,這是十五年拖欠的所有租子。

柳無邪沒有拿起儲物戒指,給潘仁貴斟了一杯茶。

“這些數目不對吧!”

柳無邪放下茶壺,笑吟吟的看著潘仁貴。

不狠狠敲他們一筆,柳無邪都覺得對不起自己這些日子的付出。

潘仁貴心里咯噔一聲,該來的還是來了。

“剛才那些是拖欠十五年的租子,這些是利息,還請柳公子笑納。”

潘仁貴忍著痛,又拿出一枚儲物戒指,里面擺滿著仙石,還有仙符。

看到這枚儲物戒指,柳無邪臉上表情,這才緩和了很多。

碧瑤宮只是讓他收租子,多出來的那些,并不需要上繳,潘仁貴心里自然清楚,所以說讓柳無邪笑納。

“來,我以茶代酒,敬潘長老一杯,以后有機會,我定會去守山宗做客。”

柳無邪端起茶杯,敬了潘仁貴一倍。

潘仁貴連忙端起酒杯:“我們守山宗定掃榻相待。”說完,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心里仿佛在說:“你可千萬別來守山宗了,我們小宗小派,經不起你這么折騰。”潘仁貴心里暗忖,卻不敢說出來。

接下來簡單寒暄幾句,潘仁貴以有事在身,離開了元家。

潘仁貴離開之后,龍影跟龍淵雄從旁邊屋子走出來,剛才他們之間的談話,他們姐弟兩人聽得一清二楚。

“高,實在是高,這一招敲山震虎,讓守山宗乖乖的交出十五年的租子。”

龍淵雄朝柳無邪豎起了大拇指。

“這是你們應得的!”

柳無邪從多出來的那部分,拿出三十萬仙石,丟給了龍影。

這次任務,他們姐弟沒少出力,沒有他們,僅憑柳無邪自己,很難完成。

龍影也沒客氣,很大方的收下,柳無邪只是動動嘴皮子,就收獲這么多仙石,他們險些跑斷了腿。

“柳公子,染虎突然說要見你。”

元向天這兩天一直忙碌煉器坊的事情,風塵仆仆的跑進柳無邪的院子。

“他終于想通了嗎。”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笑意,三個任務,今天差不多就能全部完成了。

天才一秒:m.24kwx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