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旗鼓相當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旗鼓相當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旗鼓相當

事實勝于雄辯!

柳無邪用事實證明了張大山這柄長劍的價值。

被他斬殺的那名玄仙境,祭出的長劍品質遠在童骨煉制的長劍之上,依舊抵不過張大山煉制的這柄長劍。

“柳無邪,你找死,竟敢斬殺我們天月道場導師。”

朱高揚氣的臉紅脖子粗,不管童骨長劍品質如何,柳無邪斬殺天月道場導師,罪不可恕。

“輸一場,死一人,有問題嗎!”

柳無邪轉過身子,凌厲的目光落在朱高揚臉上,遲早有一場,他會斬下朱高揚的腦袋。

按照之前約定,天月道場輸,死一名導師,柳無邪只是自己親手來取罷了。

“既然勝負已分,大家都散了吧,大比還沒結束呢。”

項自成這時候出來和稀泥,摟著柳無邪離開煉器臺,以免天月道場的人狗急跳墻。

其他人紛紛離開,沈光臉色極其的難看,眼看就要得逞,柳無邪突然殺出來,不僅證明了張大山長劍完美無瑕,還斬殺一名天月道場導師。

“這次被他躲過去,后面還有很多環節,我們只要抓住一場,就能誅殺柳無邪。”

朱朝陽惡狠狠的說道。

眾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道場大比已經變了味道,不再是簡單的切磋,而是一場生死搏斗。

這些學員成了賭斗的工具,而這些導師則是賭斗的籌碼。

輸一場,籌碼就會減少,直到耗盡籌碼為止。

短暫的平靜之后,迎接的將是更強大的狂風驟雨。

接下來是陣法,依舊分為團體賽跟個人賽。

一共兩場,青炎道場這邊共十八人,天月道場那邊人數也相差不多。

張華跟梁寒相視一眼,眼眸中流露出凝重之色。

“梁寒,團體賽交給你了。”

張華拍了拍梁寒的肩膀,單人賽由他上場。

“放心吧!”

梁寒點了點頭,他這條命都是柳導師給的,哪怕是豁出去,也要拿下這一場。

講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閱讀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

安卓蘋果均可。

天月道場那邊正在緊鑼密鼓的布置,朱高揚沒有參與進來,由教導陣法導師安排。

挨個學員囑咐,讓他們一定要全力以赴。

青炎道場這邊,柳無邪很少囑咐那些學員,由他們自己去發揮。

該做的他三天前都做了,該說的三天前也都說了,現在只要將三天學習到的內容發揮出來,這就夠了。

梁寒帶領所有學員登上陣法臺,天月道場那邊還沒上來。

每人手中拿著一枚陣旗,團體陣法較量,雙方利用陣法拼殺,誰能擊敗對手,就算勝者,沒有巧勁可言。

“去吧,殺光他們!”

直到臨行之際,朱高揚這才走出來,對著那些學員說道。

不知道為何,這些學員面無表情,對朱高揚甚至流露出厭惡之色。

雙方站定,誰也不知道對方會布置什么陣法。

“陣起!”

梁寒先出手,手中陣旗一動,剩下十六名學員全部動起來,一座鶴翼陣組成,像是仙鶴雙翅,朝天月道場學員包抄過去。

天月道場十六名學員也不甘示弱,手持陣旗,形成一股風暴,反過來包裹鶴翼陣。

陣法相互撞擊,鶴翼陣卷起一層塵埃,陣陣鶴鳴之聲響徹陣法臺。

“魚鱗陣!”

天月道場那邊陣

法變化更快,剛才還是合圍之勢,轉眼之間陣法化為一片片魚鱗,形成強橫的切割之力。

看似魚鱗,更像是刀片,鋒利無比。

“嗤!”

青炎道場一名學員躲避不及,被魚鱗掃中,手臂上多了一道口子,鮮血淋漓。

看到這一幕,天月道場開始歡呼。

“殺殺殺,快殺光他們。”

朱高揚興奮的手足舞蹈,哪里有高手風范,只要取勝一場,就能取走柳無邪的小命。

情況對青炎道場越來越不利,又是好幾名學員被魚鱗掃中,鮮血染紅了陣法臺。

梁寒并沒有做出調整,依舊是鶴翼陣。

不斷包裹,很難破解魚鱗陣。

青炎道場這邊導師還有學員很是焦急,都這個時候了,為何梁寒還不變陣。

只有變陣,才能擺脫魚鱗陣的糾纏。

陣法相生相克,比如千網陣,就能克制魚鱗陣,為何梁寒不用。

只有柳無邪一人,臉上淡定從容,絲毫沒有擔心之色,任由那些學員受傷。

只是被魚鱗劃傷而已,不傷及生命。

陣法較量看似簡單,卻兇險異常,稍有不慎,就尸骨無存。

天月道場那邊嘗到了甜頭,開始加快沖擊,從一個大整體,迅速化為三個小型陣法,這樣沖擊的速度更快,打算將梁寒等人沖散,再挨個斬殺。

戰術還有計謀都是好的。

只要沖散了梁寒等人,只能任由他們宰割。

“收縮!”

梁寒手中陣旗一動,十六名學員迅速收縮,像是一個球狀,天月道場的攻擊全部被反震回去。

這是仙鶴抱翅,將腦袋還有身體全部包裹起來,任由天月道場攻擊。

“青炎道場一直被動挨打,遲早會被撕開一道缺口,難道柳無邪不做出調整嗎?”

看熱鬧的那些人相互交流,陣法較量,青炎道場已經處于劣勢,必須要做出戰術調整。

防守固然重要,一味的防守,等于放棄了進攻。

“砰砰砰……”

各種撞擊聲此起彼伏,梁寒等人依舊龜縮不出,其中幾名學員修為較弱,被震得口噴鮮血。

天月道場那邊開始慶祝,這一戰天月道場必勝無疑。

“無邪,為何不變陣?”

葉凌寒教導陣法,現在連她都看不懂了。

這個時候變陣,無疑是最好的選擇,能打得天月道場一個措手不及。

“你看坎位還有乾位!”

柳無邪指了指擂臺上兩個位置。

葉凌寒眼眸一縮,眼睛里面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原來如此,沒想到天月道場如此卑鄙。”

戰斗越來越膠著,青炎道場受傷的學員越來越多。

陣法較量規定半個時辰,距離結束,已經所剩無幾。

天月道場他們連續施展魚鱗陣,仙氣消耗極其嚴重,必修要速戰速決,一旦被梁寒抓到機會,可能就會反敗為勝。

“車輪陣,碾碎他們!”

天月道場那邊隊長一聲大喝,所有人迅速組建起來,化為一尊恐怖的車輪,打算碾碎梁寒他們。

恐怖的殺意,彌漫陣法臺。

“轟隆隆!”

車輪碾壓在石臺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這要是碾中,梁寒他們必死無疑。

就在天月道場布置車輪陣的那一刻,梁寒手中陣旗突然一動。

“一字長槍陣!”

這個時候變陣,讓很多人看不懂,而且還是一字長槍陣。

十七人匯聚一起,幻化出一桿長槍,直接指向車輪一個點上。

四兩撥千斤,只要找到一個翹點,再大的輪子,也能將其翹飛。

“不好!”

天月道場那邊頓感不妙。

“變陣,十字蓮花陣!”

天月道場迅速做出改變,從車輪陣變成十字蓮花陣。

“你們太慢了!”

梁寒嘴角浮現一抹邪笑,剛才遲遲不還擊,因為天月道場在坎位還有乾位放著兩個暗陣,他們選擇變陣,必定被天月道場強勢斬殺。

暗陣也叫陣中陣,在陣法之中,布置一個殺手锏,在對手變陣的時候,利用武道偷襲,很難被人發現。

一字長槍陣迅速變化,變成了兩桿長槍,猶如長龍,長驅直入。

天月道場占盡了優勢,卻無法將優勢擴大,如果他們繼續使用魚鱗陣,梁寒他們可以趁著他們仙氣枯竭的時候反擊。

無奈之下,天月道場只能改變陣法,利用車輪陣。

“不好!”

天月道場這邊導師意識到不妙,梁寒操控的陣法很普通,不論是陣法精妙程度,還是陣法變換程度,都遠不及天月道場。

偏偏這樸實無華的陣法,讓人捉摸不透。

柳無邪對梁寒的要求很簡單,嚴防死守,不到最后一刻,決不出手。

這就是梁寒的戰術!

因為柳無邪很清楚,天月道場一定在陣法上做了很多手腳。

而且天月道場排練了半年之久,梁寒他們只磨合三天時間,想要擊敗排練半年之久的陣法,無疑是天方夜譚。

柳無邪是仙,不是神。

唯一能做的,就是嚴防死守,伺機尋找機會。

雙方陣法實力相差不大,就看誰能抓住機會了。

梁寒他們用受傷換來了機會。

機會稍縱即逝,梁寒必須要趁著天月道場還沒變陣之前,先擊敗幾人,破解他們的陣法,再逐個擊破。

這一場沒有巧勁可言,青炎道場也很難做到絕對的碾壓,可以說是旗鼓相當。

“嗤!”

長矛挑起,將天月道場一名學員掀飛,直接跌落到擂臺下面。

少了一人,天月道場這邊陣法就多了一道缺口,梁寒接下來要做的是,讓缺口無限放大。

“該死,真是該死,這一戰我們明明有機會取勝的。”

朱高揚怒吼不已,雙手擺動,恨不能親自上臺。

少了一人之后,梁寒他們的攻擊更快。

兩根長矛橫沖直撞,天月道場陣法已經殘破不堪,很難凝聚起來了。

“快變陣,快變陣!”

天月道場教導陣法導師大聲吼道,少了一人,他們可以改變陣法,照樣有機會取勝。

梁寒他們抓到機會后,豈會給天月道場卷土重來的機會。

“蝎子擺圍陣!”

梁寒大喝一聲,陣法再次改變,一環套著一環,打得天月道場節節敗退。

ps:推薦知白大大的新書《全軍列陣》喜歡歷史的朋友千萬不要錯過!

天才一秒:m.24kwx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1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