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引蛇出洞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引蛇出洞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引蛇出洞

剛才離開大殿的那些導師還沒走遠,紛紛定住腳步,朝大廳里面看過來。

“真是笑話,你算個什么東西,有什么資格剝奪我們的導師身份。”

賀連義發出一聲冷笑,論修為,他雖然不是巔峰玄仙境,卻也有玄仙六重,要比柳無邪高出一大截。

而且他在青炎道場已經呆了這么多年,認識不少高層,多少有些人脈。

他的導師身份是尊主賜予的,除非是尊主剝奪他的權利。

況且他又沒有犯錯,就算是尊主,也不能無緣無故的將他驅逐。

柳無邪一番話,徹底惹怒了賀連義,語氣中帶著譏笑,還有一絲嘲弄。

跟賀連義一起走出來的幾名導師雖然沒有開口說話,表情盡顯憤怒。

“就憑這個!”

柳無邪說完拿出公孫章交給他的令牌。

公孫章既然將令牌交予柳無邪,也等于將權利一并交給了他,雖無明說,大家心知肚明。

看到尊主的令牌,大廳中所有人面面相覷,每個人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那些跟柳無邪沒有恩怨的導師暗自慶幸。

柳無邪這幾個月來,表現的太過妖孽。

文家的覆滅,只要是聰明人都看出來了,沒有柳無邪的計謀,最后的結局,肯定是文家跟城主府兩敗俱傷,其他家族撿便宜。

青炎道場不論是導師還有學員,基本都接受了柳無邪,而且非常的尊敬。

至于賀連義,還是因為南宮山的死,讓他對柳無邪懷恨在心。

跟他一起離開的那幾名導師,情況都差不多,其中兩人是沈家成員,還有一名朱家長老,在青炎道場任職。

他們離開大廳,倒也正常。

“這是尊主令牌,什么時候交給柳無邪保管了?”

大廳那些導師相互議論,有驚異,有不解,有疑惑,各種表情都有。

賀連義臉上紅一陣青一陣,非常的難看。

“這令牌會不會是假的,柳無邪故意在羞辱賀連義?”

還有幾名導師,壓低聲音,以免被柳無邪聽到,殊不知方圓幾百米,精神力感知的一清二楚。

尊主將手中權利交給小小的靈仙三重,著實說不過去。

“從現在開始,尊主閉關一個月,青炎道場大小任何事情,都聽從柳導師的安排。”

這個時候,左洋出現了。

誰都知道,左洋是尊主的心腹,他的話,徹底破滅了賀連義的幻想。

原本他還打算,找尊主好好理論一番。

尊主突然宣布閉關,目的不言而喻,暫時不想見他們,所有權利下放給柳無邪。

“怎么會這樣?”

每個人看向柳無邪的眼神帶著一絲驚悚。

短短幾個月時間,柳無邪竟然掌管了整個青炎道場。

“我不服,我沒有犯錯,你有什么資格剝奪我的導師身份。”

賀連義冷笑連連,只有觸犯大錯,才會剝奪他們的身份,比如魏文斌。

“賀導師言之有理,我們沒有犯錯,你憑什么剝奪我們身份。”

朱家一人還有沈家兩人連忙站出來,支持賀連義。

“青炎道場生死存亡之際,你們不想著出分力那就罷了,竟然帶頭起哄鬧事,你還敢說沒錯。”

柳無邪一副義憤填膺的表情,很是氣憤。

“你一派胡言,我們什么時候不出力了,不聽從你的召喚,我們就起哄鬧事,簡直是可笑至極。”

賀連義狠狠甩了甩袖子,感覺自己上了柳無邪的當。

如果一開始柳無邪就拿出尊主的令牌,就不會有接下來這么多的事情了。

偏偏柳無邪不肯拿出來,等到賀連義他們離開的時候,這才拿出令牌,柳無邪明顯在清除異己。

周圍那些導師也不是傻子,都聽出賀連義話語中的意思。

如果真是如此,這個柳無邪太可怕了,心思縝密到這種程度。

成功借助這次機會,消滅了一些潛在的威脅。

一開始就拿出令牌,賀連義肯定會委曲求全,等到大比的時候,泄露一些關鍵信息,或者暗中使壞,柳無邪很難防范。

不是柳無邪無情,現實告訴他,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這些導師進來的那一刻,柳無邪就祭出了天罰之眼,誰想要殺他,誰支持他,一目了然。

柳無邪這一招引蛇出洞,成功清除了威脅,讓很多人渾身發冷。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跟天月道場的一些導師,來往甚是密切吧。”

柳無邪調動一絲天道神書的力量,配合天罰之眼,掌握了一絲天道跟人道,順便推衍出來一些東西。

話音一落,賀連義臉色微變,這個表情,落入很多人眼中。

“賀連義,你竟敢偷偷的跟天月道場的導師來往。”

易衷很生氣,站出來呵斥一聲。

“如果柳導師所言屬實,那賀連義的確不適合在青炎道場做導師了。”

其他導師全部站出來,相繼支持柳無邪。

大勢所趨,他們需要第一時間選擇戰隊,誰也不敢肯定,柳無邪的屠刀,會不會落在他們的脖子上。

“信口雌黃,你有什么證據。”

賀連義還真是死鴨子嘴硬,都這個時候了,還在狡辯。

柳無邪既然敢說,自然知道了一些什么。

一般情況下,不會輕易施展天道之術,以免遭到反噬。

擁有天衍錄,天道反噬雖然微乎其微,還是小心為妙。

“三天前,你跟田子晉在醉香樓喝酒,至于說了什么,你心里應該有數吧,還需要我繼續往下說嗎。”

柳無邪眼眸一冷,刺骨的寒氣,導致整個大廳的氣溫陡然下降。

“柳導師,他們說什么了。”

介若南開口問道。

他們幾位導師,可是柳無邪忠實追隨者,這時候第一個站出來支持。

田子晉之前就加入黑機道場,現在名聲都臭了。”

四周那些導師指指點點,賀連義跟田子晉混到一起,的確說不過去。

就在黑機道場覆滅不久,田子晉就加入了死對頭天月道場。

今日的柳無邪,跟往常的柳無邪,截然不同。

幾個月前,柳無邪一直都處于被動,但是這一次,柳無邪主動出擊,將一切隱患,消失于無形之中。

包括葉凌寒,都是一頭霧水,柳無邪這一招引蛇出洞,到底意欲何為?

“真是可笑,難道我跟老朋友喝酒,也有問題嗎。”

賀連義臉上出現一絲慌張之色,他想不明白,柳無邪是如何知道他跟田子晉在醉香樓喝酒的事情。

此事極其的隱秘,沒有人知道,包括尊主在內。

既然柳無邪知道了,賀連義索性大方承認。

“既然你不肯承認,那我只好請當事人過來跟你對質了。”

柳無邪殺機畢現,恐怖的殺意,像是滔天猛獸一般,如同一座大山,壓在賀連義的肩膀上。

聽到這番話,賀連義更是不淡定了,田子晉這個時候,應該在天月道場。

“那我到想要看看,你怎么跟我對質。”

賀連義笑了,僅憑柳無邪一面之詞,就想定他的罪,簡直是癡心妄想。

其他導師沉默不語,不敢輕易說話,每個人目光落在柳無邪臉上,看他如何收場。

“項莊主,將人進來吧。”

柳無邪突然對著大廳外面說道。

這個時候,項自成手里提著奄奄一息的田子晉,從外面大步流星的走進來。

看到蔫不拉幾的田子晉,賀連義心里咯噔一聲,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內心涌出強烈的不安。

“砰!”

項自成直接將田子晉丟出去,狠狠的摔在大廳地面上。

當日柳無邪在項家莊做客,田子晉聯合其他幾人,煽風點火,引來無數人圍攻項家莊,這筆賬項自成還沒跟他清算呢。

劇烈的疼痛襲來,田子晉發出一聲慘叫,緩緩坐起來,一臉茫然看向四周。

當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田子晉嚇得一個哆嗦,險些暈過去。

“田導師,好久不見!”

柳無邪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彎著腰看向田子晉。

不知道為何,看到柳無邪那張人畜無害的面孔,田子晉打心里害怕,身體不斷篩抖。

“柳無邪,你要做什么?”

田子晉慌了,身體一點點朝后面挪去。

項自成就站在田子晉的身后,突然一腳踢過來:“老實一點,是不是苦頭吃的不夠多。”

聽到項自成的聲音,田子晉直接嚇得大小便失禁,到底項自成對他做了什么,讓他如此害怕。

“我接下來問你話,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回答吧,不然你知道后果。”

柳無邪雙目猶如利劍,直接瞪向田子晉,后者魂海一痛,整個靈魂差點脫殼。

“好好好,我說、我說。”

田子晉現在別無所求,只想活下來。

“田導師,你要是有什么冤屈,我可以去找尊主,青炎道場容不得柳無邪在這里撒野。”

賀連義這時候站出來,大聲的對著田子晉說道。

田子晉對著賀連義發出一聲苦笑,要比哭還難看。

“說吧。”

柳無邪往后退了一步,讓田子晉可以開始說了,至于賀連義,早就被柳無邪給無視掉。

“嗤!”

就在田子晉要張口的那一刻,賀連義祭出自己長劍,一道無匹的劍氣直奔田子晉的脖子。

誰會想到,賀連義這個時候,選擇了殺人滅口。

天才一秒:m.24kwx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