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鮮血澆筑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鮮血澆筑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鮮血澆筑

曲風時而悲慘,時而開心。

時而委婉,時而激昂。

眾人的情緒,隨著曲風起伏,連那些靈仙境,此刻都沉寂其中。

一首曲子,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境,甚至能改變一個人的一生。

柳無邪面前的視線一點點模糊,仿佛無數只觸手,在他面前不斷地撫摸。

像是母親在朝他招手,父親流露出慈祥的笑容。

天道神書一動,面前的所有景象全部消失,四周恢復清明。

這只是曲目第一段而已,就造成如此強大的幻境,柳無邪臉上流露出一絲凝重。

一老一少繼續彈奏,雙手速度,要比剛才快了半拍。

曲風一變!

無盡的殺伐之氣,從四種涌來,沉迷于幻想中的那些修士,開始揮舞著雙手,朝四周拍打。

他們面前,出現一個個怪物,想要將他們吞噬撕碎。

陣陣鐵蹄聲在柳無邪耳邊響起。

此刻的柳無邪,處于戰場中心地帶,面對鐵蹄的踐踏,隨時都能卷入鐵蹄之下。

躲避,終究不是辦法,柳無邪必須要反擊。

無名之殤,音律平緩,卻直指人心。

不少玄仙境臉上流露出一絲動容,運起神識,抵擋無名之殤的沖擊。

“咣!”

飲血刀撞擊在鐵籠上,發出金屬般的沖擊。

沒有任何規律可言。

嚴格來說,這是一種噪音,柳無邪通過噪音,成功化解了第二段曲律的攻擊。

音律交戰,未必兩人都是奏樂。

可以通過打斷對方的節奏,來擾亂他們的心神。

每一篇樂律,跟殺人武技一樣,有自己的破綻。

柳無邪準確找到無名之殤的破綻,利用噪音將其打斷。

一滴鮮血,順著那名年紀較小的男子口中溢出。

柳無邪蘊含魂力攻擊,竟然造成了對方反噬。

曲風還在變化,這次變得高亢,嘹亮,不少人跟著起舞。

空中出現一道道寒芒,像是牛毛細針,漂浮在柳無邪面前。

這些牛毛細針鋪天蓋地,將柳無邪籠罩其中。

每一根牛毛細針,都是音律的變化,可以輕易洞穿人的元神。

柳無邪閉上了眼睛,對周圍的一切充耳不聞。

仿若進入另外一個世界。

飲血刀舉起,當音律進入高亢的那一刻,突然拍下。

“咣當!”

這一次的聲音要比剛才還要強烈,正要刺下來的牛毛細針,全部炸開,化為一團魂力消失在天地之中。

沒有兵器撞擊,沒有招式比拼。

所有人都清楚,音律較量,要比武技搏斗,更加的兇險萬分。

稍有不慎,連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在場出了他們之外,也有不少人精通樂律,雖不如他們三人,卻也不可小覷。

“這個小子連續兩次,都找到對方音律的弱點,到底是巧合,還是他的音律更高人一籌。”

一名靈仙境開口說道。

柳無邪兩次拍打鐵籠,成功化解危機。

僅僅是巧合那么簡單嗎?

沒有人知道。

葉凌寒同樣是一頭霧水,以她對柳無邪的了解,只是陣法術厲害而已。

沒想到他的音律,竟如此高超。

每個人都看出來了,兩次破解音律沖擊,絕不是巧合那么簡單,柳無邪必定是琴道高手。

進入傳說中的第三曲律,這么多年,能堅持到第三曲律寥寥無幾,最終都死于他們琴術之下。

柳無邪依舊是緊閉雙眼,周圍的一切,充耳不聞。

琴音時而激昂,時而沸騰,時而狂風,時而驟雨。

地面上飛沙走石,鐵籠里面的青石早已炸開,化為無數碎片,漂浮在半空之中。

柳無邪單手拿著飲血刀,這一次沒有敲擊鐵籠,而是將飲血刀輕輕敲擊地面。

開始的時候速度很慢,聽不出什么節奏,只能聽到噠噠噠的聲音,像是在敲擊木魚。

隨著時間的流逝,敲擊聲越來越快,地面上的青石竟然沒有破裂,卻能發出清脆的聲音。

節奏時快時慢,時而清脆,時而沉悶。

“砰砰砰!”

漂浮在空中的青石,一個接著一個炸開。

交鋒,這才正式開始。

虛空上出現一團風暴,盤旋在鐵籠上面,你來我往,風暴一會吹向柳無邪,一會吹向那一老一少。

雙方僵持住了,飲血刀敲擊的速度還在加快。

兩人雙手全部放在琴弦之上,那名年紀較小的男子,突然站起來,右手扣住兩根琴弦,陡然撥動。

“鏘鏘!”

兩道鏘鏘聲傳出,猶如戰馬奔騰,化為兩條灰色蛟龍,穿梭于風暴之中。

蛟龍盤旋,張開血盆大口,仰天一聲咆哮,隨后沖向柳無邪。

周圍那些人看的如癡如醉,從未見過如此精彩紛呈的戰斗。

尤其是那些修為較低的修士,柳無邪成功將他們從幻境當中拉回來,對柳無邪投射過來感激的眼神。

支持柳無邪的人越來越多,這讓陰陽二老臉色很不好看。

就算他們勝了,也勝之不武,地下拳場的聲譽,將一落千丈。

蛟蟒棲身而下,盤旋在柳無邪的頭頂上,隨時能將柳無邪吞噬掉。

飲血刀繼續敲擊,這個時候,柳無邪的左手拿起一塊石頭,敲擊身旁的鐵籠子。

右手飲血刀敲擊地面上的青石,左手拿起石頭敲擊身旁的鐵籠子。

兩種截然不同的音律,讓人聽得莫名其妙。

但是對面的老者,眼眸一變。

一心二用,柳無邪竟然可以同時操控兩種音律。

普通人并不知道柳無邪在做什么,但是對于音律大師來說,柳無邪的舉動,已經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兩柄神弓出現在虛空上,上面出現兩枚骨箭。

骨箭瞄準兩頭蛟蟒,隨著樂律的變化,神弓不斷調整形態。

越來越大,神弓拉滿弦,猶如一道彎月。

“咻咻!”

兩枚骨箭爆射而出,直接洞穿了蛟蟒的腦袋。

虛空傳來一陣晃動,沒有太強的氣浪涌動,這是魂力的較量。

蛟蟒四分五裂,論魂力,他們兩個遠不及柳無邪。

雖然柳無邪魂力還無法達到真仙三重境,但是他有天道神書相助。

又是兩枚骨箭,架在神弓之上,這次瞄準對面一老一少。

場面頓時緊張起來,陰陽二老相互看了一眼,要不要出手殺了柳無邪。

葉凌寒一直暗中蓄力,他們兩個要是敢對柳無邪出手,她會毫不猶豫阻截。

弓弦拉滿

,剛才所有人都見識到了神弓的厲害之處,如果射中他們兩個,可能會造成他們重傷。

就在這個時候,那名老者站起來,突然咬住自己左手的小指。

“咔嚓!”

小指突然斷裂,鮮血染紅了古琴。

吸收鮮血之后,古琴釋放出妖異的光澤。

這一幕,讓所有人駭然大驚,不明白老者到底在搞什么鬼。

“以血為引,以命為琴,以魂為曲,以身為律。”

柳無邪吐出十六個字,每一個字,充滿著滄桑之氣。

“你很懂琴,可惜我們之間注定不能共存。”

聽到柳無邪說出這十六個字,老者竟然笑了,小指從他嘴里吐出來。

失去一根手指頭,絲毫不影響他彈琴,相反要比剛才更加的急促。

琴弦之上,沾染著大量的血液。

琴身上,那些血液滲透進去后,釋放出妖異的光澤。

老者已經抱著破釜沉舟的打算了,用生命化為古琴,用靈魂化為曲子,用身體化為音律,用鮮血澆筑琴身,只有瘋子才會這么做。

年輕男子雙手放在古琴上,輕輕撩撥琴弦,進入第四段曲律。

老者主攻,青年主守,一攻一守,兩人配合的天衣無縫。

“當!”

老者波動琴弦,天地陡然一蕩,用特殊材料打造的鐵籠,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鏗鏘有力,音律到了空中之后,不斷的幻化,開始是一柄長劍,到了柳無邪面前的時候,化為一枚銀針。

穿透力極強,柳無邪的護身真氣,根本無法抵擋。

銀針越來越近,已經逼近柳無邪的瞳孔。

看似實質,卻是虛幻的。

貿然用兵器去格擋,只會死的更快,因為銀針無形物質,就算你用兵器去撞擊,也會輕松穿透你的兵器。

葉凌寒的心都要跳出來了,當老者咬斷手指的那一刻,不少人都嚇到了。

“真正的音律之道,是淳樸,是質感,是善良,是柔和,是導人向善,是圣人之聲。”

柳無邪突然嘆息一聲,流露出一絲可惜之色。

面前這兩人音律天賦極高,可惜他們太執著了。

將所有的音律,執著于殺人,卻忽略了最本質的東西。

樂律除了能殺人之外,還可以導人向善,還能勸人善良。

從一開始,柳無邪就沒有施展最精妙的音律,一直是破解。

既然他們求死,那就成全他們。

不殺柳無邪,兩人決不罷休,他們已經將生命,跟曲子綁定在了一起。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飲血刀敲擊地面的速度不緊不慢,手中的石頭繼續敲擊鐵籠。

極其的有規律,不少人竟然跟著柳無邪的節奏,開始歡快的舞蹈。

爆射而至的銀針,漂浮在柳無邪面前,竟然無法穿透過去。

在柳無邪周圍,出現一股無形的磁場,任何東西,都無法逼近磁場深處。

這就是音律的妙用,可以隨意的改變。

漂浮在空中的兩柄神弓并未消散,一直對準他們兩人。

那名年輕男子,雙手連續撥動十次琴弦,虛空上再次出現兩頭蛟蟒,這次要比剛才還要恐怖幾分。

“該結束了!”

柳無邪不愿意跟他們繼續糾纏下去,結束這一場,活口挑戰結束。

天才一秒:m.24kwx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1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