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身世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身世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身世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剩下四名少年怔在原地。

連葉凌寒臉上,都流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一起出手!”

領頭的那名少年,抽出掛在腰上的柴刀,聯合另外三人,一起沖向小芊。

這些少年各個心狠手辣,這些年沒少殘殺那些無辜之人。

從四個方向同時朝小芊襲來,柴刀斬下,發出呼嘯之聲。

小芊雖然仍飛了一人,只是巧合之下,并不知道如何戰斗,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斷臂少年腹部中刀,已經失去了戰斗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四個沖向小芊。

眼看小芊就要死于柴刀之下,葉凌寒出手了。

得到柳無邪命令后,祭出寒冰之氣,形成一道風暴,將四名少年直接掀飛出去。

“不想死,就全部滾!”

葉凌寒很生氣,恐怖的玄仙之勢,將四名少年壓制在原地。

四人那里見過這種陣仗,平時連天仙都很少來他們村莊,突然來了一尊如此恐怖的女怪物,嚇得他們亡魂大冒,連滾帶爬的逃進樹林之中。

“老師,求求您們快救救我哥!”

小芊跑到柳無邪還有葉凌寒面前,一副哀求的語氣,讓他們救救自己的哥哥。

“放心吧,他沒事!”

柳無邪示意小芊不用緊張,剛才那一刀,并未刺中要害。

就算刺中了,柳無邪也能讓他復活過來。

走到斷臂少年面前,只見他一臉痛苦之色,眼神中充滿著警惕,就像是一頭護犢的野狼。

這個眼神,讓柳無邪想到了太多的東西。

“你叫什么名字!”

柳無邪沒有出手相救,而是朝斷臂少年問道。

斷臂少年沒說話,依舊是一臉警惕,想要掙扎著站起來,任由鮮血順著他的小腹往下流。

還真是一個倔強的小子。

“哥,快告訴他,這兩位都是我的老師,我已經是靑炎道場的學員了。”

小芊扶住自己的哥哥,讓他快告訴兩位老師。

聽到小芊已經是靑炎道場的學員,斷臂少年眼眸中流露出怪異之色。

明明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眼眸中卻呈現出跟他這個年紀不相稱的表情。

只有經歷過痛苦跟滄桑,才能真正錘煉出來一個人。

“我叫石娃!”

斷臂男子渾身是傷,卻沒有見他皺一下眉頭,柳無邪是越看越開心。

“愿不愿意成為我的學員。”

柳無邪笑吟吟的看著石娃。

石娃一愣,加入靑炎道場,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他們莊子多少少年想要加入其中。

可惜他們太窮了,付不起靑炎道場昂貴的費用。

沒有好的導師,沒有上乘的功法,沒有人傳授武技,就算他們天賦再高,也無濟于事。

石娃天賦一般,并不是那種天賦異稟之人,也沒有蒼天圣血,但是柳無邪看中他身上的那股狠勁。

有了這股狠勁,哪怕是庸才,在他的調教下,也能成為一代強者。

“哥,還不快答應!”

小芊連忙拉了拉石娃的右手,讓他快點答應。

“可是我付不起學費。”

石娃苦笑一聲,可能是失血過多,身體一晃,險些一頭栽倒。

“你可以為我做事,這樣就能抵消學費了。”

柳無邪沒有免費教導義務,收小芊,是看中她先天圣胎。

不收石娃的費用,項如龍等人肯定會有想法,所以柳無邪不能搞特殊。

“我不做壞事。”

石娃還是很警惕,以為柳無邪會讓他去做壞事。

“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做違背良心的事情,如果同意,我現在出手救你。”

柳無邪手心出現一枚丹藥,只要吃下去,石娃的傷勢就能止住。

“多謝兩位老師,我哥哥答應了。”

小芊突然跪下來,替哥哥做主了。

說完拿起柳無邪掌心的丹藥,塞進哥哥的嘴里。

丹藥進入腹中,化為一團甘醇的液體,開始修復他體外的傷勢。

小芊蹲下來,清理石娃小腹上的刀傷,不是很深,沒有大礙。

包扎好了之后,石娃臉色好看多了,已經能自己行動。

對于普通人來說,剛才那枚丹藥,他們一輩子都買不起。

“需要我做什么。”

石娃身體剛恢復一些,就朝柳無邪問道,需要他做什么。

一枚丹藥價值不菲,需要他做很多事情才能賺回來。

“帶我們去你家吧!”

柳無邪讓他在前面帶路,至于做什么,柳無邪還沒想好。

就算想好了,以石娃現在的修為,什么也做不了。

在兩人的帶路之下,下了山坡后,進入小村莊。

莊子很寧靜,因為是傍晚時分,陣陣炊煙彌漫在莊子上空。

穿過幾條青石鋪設的小路,前方出現一座茅草屋,很是簡陋,可以說是四面透風。

還沒進入屋子,一陣劇烈的咳漱聲從屋子里面傳出來。

一名老婦人,正在忙碌著做晚飯。

踏入大門,里面的景象盡收眼底。

只有一間屋子,唯一的廚房,還是從旁邊屋子開個門,臨時搭建起來。

屋內傳來陣陣濃烈的藥味,簡陋的木板床上,躺著一名面容枯蒿的老漢。

面黃肌瘦,一部分是常年營養不良導致的,一部分是身體中的惡疾。

連屋里面多了幾個人,老夫婦兩人都毫不知情。

真正的家徒四壁來形容,小芊跟石娃兩人,平時睡覺的時候,只能睡在屋子拐角處的草堆上面。

葉凌寒鼻子一酸。

她從小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什么時候看到過這些。

出生城主府,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就有專人服侍。

“爹,娘,家里來客人了。”

石娃回到家之后,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眼中的警惕之色消失了,像是溫順的綿羊。

這就是人性。

在外人面前,他可以是野狼,可以是猛虎。

但是在家人面前,他就是孝順的孩子。

老婦人聽到家里來客人了,連忙站起來,將一雙全是褶子的大手,使勁的在身上搓了搓,這才從廚房走出來。

躺在床上的老漢,艱難的抬起頭,上下打量柳無邪跟葉凌寒。

“公子,小姐,是不是小芊還有石娃又闖禍了,我這就替他們給您道歉。”

老婦人看到柳無邪跟葉凌寒后,就要跪下來,給他們兩個道歉。

看來之前這樣的事情,老婦人沒少做。

“夫人搞錯了,我們是小芊跟石娃的導師,過來看看他們。”

葉凌寒連忙扶住老婦人,將她攙扶到屋內唯一的一張椅子上,讓她坐下說話。

至于柳無邪跟葉凌寒,只能站著了。

“導師?”

老婦人一頭霧水,聽不懂葉凌寒說的導師是什么。

“是這樣的,從今天開始,我們兩個負責教導小芊還有石娃的修煉。”

葉凌寒簡單講解一遍,老婦人畢竟是普通人,連靑炎道場都未必知道。

“石娃,小芊,還不跪下來給恩人磕頭。”

聽到有人愿意教自己娃兒修煉,老婦人連忙讓他們兩個跪下。

“夫人,真的不必如此。”

葉凌寒阻止他們兩個。

“你帶他們兩個出去,我單獨有話跟他們談談。”

柳無邪讓葉凌寒帶石娃跟小芊兩人去外面等著。

葉凌寒怪異的看了一眼柳無邪,還是點了點頭,牽著小芊跟石娃離開了屋子。

屋內只剩下柳無邪還有老夫婦兩人。

柳無邪身上釋放出淡淡的氣勢,老婦人嚇得臉色慘白,床上的老漢咳漱聲更強烈了。

氣勢一閃而逝,柳無邪只是測試一下,兩人是不是偽裝的。

老婦人很緊張,不知道柳無邪要說什么。

“小芊跟石娃是你們親生的嗎?”

柳無邪終于開口說話了。

聽到這個問題,老婦人身體微微一晃,眼神中明顯流露出慌張之色。

“是!”

老婦人點了點頭,承認小芊跟石娃都是他們所生。

“你可知道,欺騙我的后果是什么,我可以輕松將整個莊子屠戮一空。”

柳無邪有些生氣,他們體內流淌的都是普通人的血脈,根本不可能誕生蒼天圣血。

顯然!

老婦人撒謊了。

石娃有可能是老夫婦所生,但是小芊,絕對不是。

軟硬兼施,柳無邪必須要搞清楚,小芊是他們拐來的,還是撿來的,甚至是偷來的。

“我不知道公子想要知道什么,石娃跟小芊都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

老婦人一口咬定,小芊跟石娃都是他們的孩子。

“小芊的右臂已經恢復了,難道你沒有發現嗎。”

柳無邪突然換了一副語氣,老婦人透著破敗的窗戶,正好可以看到小芊在院子里面玩耍,右手的確已經恢復了。

看到這一幕,老婦人身體顫抖的越加頻繁了。

“我沒有惡意,并不會傷害你們,小芊跟石娃既然拜我為師,我更不會加害他們,只是想要搞清楚他們的身世罷了。”

一是為師,終身為父。

為了打消老婦人的疑慮,柳無邪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

“唉……”

老婦人何嘗不知道,柳無邪如果真的要加害他們,何必說這么多。

直接搜他們的魂魄便是,對于修士來說,搜魂太簡單不過了。

剛才石娃還有小芊對柳無邪的態度,老婦人看在眼里,兩個孩子,對他們很尊敬。

“此事還要從十六年前說起。”

老婦人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十六年前,那是一個大雪紛飛的夜晚。

那晚的雪很大,風也很大。

整個莊子,被一層厚厚的白雪所覆蓋,每個人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出去。

就在那一晚,一個神秘人出現了。

請:m.yqxs.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