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行留下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行留下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強行留下

說完,柳無邪就要朝大殿外面走去,一刻不想在城主府逗留。

陳安雖然不解,還是跟在柳無邪身后,反正城主府知道是平安商會救了城主大人,這就足夠了。

“公子剛才煉丹耗費了大量的體力,此刻又是深夜,就先委屈在城主府住一晚,也好讓我們表達一下感激之情。”

葉凌寒再次開口說話了。

話音一落,好幾名侍衛頭目攔在柳無邪他們前面。

目的很簡單,城主雖然解毒了,還不確定有沒有危險。

等危險徹底解除后,才能放他們離開。

“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柳無邪臉上流露出一絲溫怒。

“公子誤會了,小姐真的沒有惡意。”

這次說話都是城主府一名客卿長老,做出請的之勢,小姐的意圖,這些人自然聽出來了。

“算了,我們先將就一晚上吧。”

陳安拉了拉柳無邪,讓他不要再說了。

這些年陳安走南闖北,當然也看出來了,留下他們,等于軟禁一樣。

至于韋神醫,直接被城主府的侍衛打斷了雙腿扔了出去。

他險些害死了城主大人。

跟著幾名侍衛,柳無邪等人被安排在一處獨立的院落。

將他們送來后,院門外站著兩名侍衛,只能在這片院子活動,出了這片院子,就會受到限制。

這兩日一直趕路,大家早就疲憊不堪。

“你們去休息吧。”

陳安說了一句,五名侍衛找到一個大屋子,進去休息了,院子只剩下柳無邪跟陳安兩人。

柳無邪走進中間廳堂,坐在椅子上,沒有心思休息。

“吳兄,你為何要著急離開?”

陳安開口問道。

他治好了城主,按理說,城主府肯定會感激他們幾個,看柳無邪的意思,似乎不愿意跟城主府走的太近。

“你就不好奇,葬龍山脈怎么會出現九尾七煞蛇?”

柳無邪沒有詳說,以防隔墻有耳,還是小心行事。

陳安也不傻,眼眸中很快閃過一絲驚悚:“你是說,有人故意陷害城主。”

想到這里,陳安渾身發冷,一滴冷汗從他額頭滑落。

“這些不是我們能干涉的,所以我不想卷入這趟渾水,離開無疑是最好的辦法。”

柳無邪點了點頭,算是默認。

陷害城主的人,絕非泛泛之輩。

要是讓他們知道,是自己治好了葉孤海,肯定會調轉槍頭來對付自己。

這才是柳無邪最大的擔心。

原本打算離開城主府,連夜啟程,遠離四方城。

現在看來是不行了。

陳安眉頭微蹙,臉上的睡意全消,坐在了柳無邪對面,廳堂陷入沉寂,誰也沒有說話。

平安商會只是小小的商會而已,義父也不過普通玄仙境。

真要是卷入這場漩渦,想要全身而退,的確很難。

大殿中,依舊燈火輝煌。

一些閑雜人等,早已被清理出去,能留在大殿中,都是葉孤海的心腹。

“父親,您怎么會被九尾七煞蛇咬中!”

葉凌寒坐在父親身邊,時刻檢查父親身體的狀況。

那些客卿長老坐在兩側,目光一同看向葉孤海,他們也好奇,城主怎么會招惹上了九尾

七煞蛇。

而且葬龍山脈并不是什么遠古山脈,大量的修士進入其中修煉,不可能誕生九尾七煞蛇這種妖孽的仙獸。

昨日葉孤海進入山脈,想要采摘一株靈藥。

誰曾想到,遭到九尾七煞蛇的伏擊。

“我遭到文家的人偷襲!”

葉孤海一字一頓的說道。

“什么!”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站起來,包括葉凌寒在內。

“城主,千真萬確嗎。”

左邊一名長老站起來,一臉的憤怒之色。

四方城除了城主府之外,還有幾個家族,文家就是其中之一。

文家地位極高,整體實力不在城主府之下。

“雖然他們做的很隱蔽,還是被我發現了,估計他們也沒想到,我被九尾七煞蛇咬中,還能活著逃回四方城。”

葉孤海唏噓一句,他逃回四方城的時候,已經陷入昏迷狀態。

文家敢這樣做,就是吃定了葉孤海被九尾七煞蛇咬中,必死無疑。

就算泄露了身份,也毫不擔心。

“父親,我這就殺到文家去。”

葉凌寒站起來,要殺到文家。

“坐下!”

葉孤海身上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氣息,讓葉凌寒坐下。

文家實力強橫,同樣有神仙九重坐鎮,就算他們傾巢而出,又有多少勝算。

“難道我們就此作罷!”

葉凌寒面若寒霜,幸好柳無邪的出現,治好了父親,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沒有父親坐鎮,城主府很快就會變成一盤散沙,到時候只能任由文家收割。

“作罷?”葉孤海皮笑肉不笑,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凌厲之氣:“此事需要從長計議,你們跟我說說那個青年,他怎么懂得治療九尾七煞蛇之毒。”

葉孤海能坐上城主之位,豈是泛泛之輩。

他傷勢還未痊愈,這時候不宜大戰。

既然要對付文家,就需要好好謀劃一番。

很快一份資料送到葉孤海的手里,剛才管家已經將陳安他們的信息整理好了。

“平安商會?”

看完資料后,葉孤海臉上流露出一絲怪異之色。

對這個平安商會,倒是了解一些,城主府很多仙獸,就是通過平安商會運送過來。

“父親,我覺得這個叫吳邪的不簡單。”

葉凌寒站起來,秀眉微蹙,不知道為何,跟柳無邪接觸這短短一個時辰,總覺得他不是普通人。

“此話怎講?”

葉孤海跟柳無邪只有一面之緣,了解不多。

但是女兒這些年走南闖北,又是青炎道場的導師,閱人無數,能讓她重視的人不多。

“我說不出來,就是覺得此人太深沉了,不論面對任何事情,哪怕面對生死危機,都能做到淡定從容,而且他擅長煉丹,不像是才接觸,連青炎道場的一些導師,都望塵莫及。”

葉凌寒無法描敘自己的心情,就是覺得柳無邪的所作所為,跟他的年紀完全不匹配。

“奇怪,為何他的背景是空白的,而且昨天下午剛加入平安商會,難道是有人故意安插進來,目的是混入城主府?”

葉孤海皺了皺眉,其他侍衛還有陳安的信息,都調查的清清楚楚。

唯獨柳無邪的信息,一片空白。

上面只寫著家道中落,淪落至此。

“這也不可能,如果是為了混入城主府,沒有必要出手治好城主大人,應該只是巧合。”

一名客卿長老站起來,說出自己的觀點。

如果柳無邪是文家派來的奸細,何必如此麻煩,任由城主大人死去便是。

“暫且不要打草驚蛇,好好招待他們,等明日天色一亮,送他們一筆資源,暗中派人盯著他們。”

葉孤海做事向來謹慎,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已經到了后半夜,柳無邪回到屋子,盤膝坐下,運轉太荒吞天訣,繼續修煉。

沒有仙石,沒有其他丹藥,只能一步一個腳印。

這樣下去,什么時候能突破到上仙境。

太荒世界雖然壓縮了,但是需要的仙氣,要比之前更加的恐怖。

東方露出一絲魚肚白,柳無邪從修煉當中退出來。

“陳公子,吳公子,我們小姐備好了早餐,還請各位賞臉。”

門外侍衛走進來。

陳安已經起床了,正在院子里面鍛煉。

正好這個時候,柳無邪從屋子里面走出來。

陳安目光看向柳無邪,征詢一下他的意見。

經歷昨晚事情后,不知不覺,陳安很多事情,都要聽從柳無邪的安排。

“帶路吧!”

柳無邪早已料到,讓他們帶路。

一行七人跟在侍衛后面,穿過長廊,前方出現一座廳堂,已經擺好了酒宴。

“見過吳公子,陳公子,昨晚多有得罪,今日一早我就擺酒謝罪,還請幾位不要介意。”

葉凌寒站起來,朝他們抱了抱拳。

“葉姑娘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陳安打了一個圓場,各自落座。

幾名侍衛早就餓了,開始大快朵頤。

柳無邪端起酒杯,在掌心輕輕把玩著。

從出現到現在,葉凌寒一共看了他五次,像是試探,也像是打量。

“感謝吳公子解開我父親身體里面的毒,這杯水酒表達我的敬意。”

葉凌寒站起來,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柳無邪沒有辦法拒絕,只好站起來,將杯中酒倒入口中。

雙方各自落座,這頓飯吃的有些沉悶,那些侍衛吃完之后,很識趣的離開,騰出空間方便他們交談。

“吳邪,我吃飽了,我在外面等你。”

陳安簡單吃了幾口,跟柳無邪打了一聲招呼,隨后朝葉凌寒點了點頭。

每個人都看出來,葉凌寒招待的是吳邪,他們只是順帶的。

葉凌寒擺了擺手,站在兩側的那些侍衛全部退了出去,輕輕關上大門,只剩下他們兩人。

“葉姑娘有什么話盡管問吧。”

柳無邪放下酒杯,笑吟吟的看著葉凌寒,嘴角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

“昨晚你著急離開,是不是猜到了我父親是被人陷害的。”

葉凌寒目光直視柳無邪,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對視了,早已將對方的容貌刻畫在記憶當中。

“是!”

葉凌寒既然問出來,其實心里已經有了答案,柳無邪沒有隱瞞。

換做任何人,救了城主大人,第一反應應該是如何獲得好處。

柳無邪恰恰相反,不僅不要任何好處,還迫不及待的要離開,自然引起葉凌寒的注意。

所以昨晚強行將他們留下。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