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無邪出手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無邪出手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無邪出手

韋神醫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碾碎的藥液,已經涂抹在傷口上。

時間一點點流逝,得到藥液的涂抹,城主臉色確實好了很多,傷口也不在流出黑血。

“起作用了,城主氣色要比剛才好了一些。”

幾名客卿長老站在一旁,密切關注城主臉色的變化。

葉凌寒也發現了,看到父親臉色逐漸好轉,一顆心也落下來。

至于柳無邪剛才說話的,早已拋之腦后。

“都怨他,如果不是他,我們怎么會被囚禁城主府。”

隨行的幾名侍衛開始發牢騷,雖然柳無邪對他們有救命之恩,城主府發生的種種事情,已經讓他們心生怨氣。

“都少說一句,沒有吳公子,我們早就死于白虎商會之手,是他救了我們。”

陳安打斷了他們,他們是一個團隊,遇到事情應該一起扛。

他們的議論聲,自然傳到柳無邪的耳里,柳無邪對陳安的感官越來越好。

“藥煎好了!”

只用了不到盞茶的功夫,按照方子上的要求,已經將藥煎出來。

用上好的青花陶瓷碗將藥倒出來,葉凌寒接過藥,一縷寒氣覆蓋碗底,讓藥迅速冷卻下來。

這才放到父親嘴邊,慢慢地喂進去。

一碗藥很快進肚,城主臉上似乎沒有什么變化。

“咳咳……”

突然之間,城主發出猛烈的咳嗽,大量的黑色血塊從他的口中噴出來,還帶著一陣陣腥臭之氣。

不少人捂住了摳鼻,腥臭之氣太難聞了。

“不好,城主的氣息越來越弱,快要感知不到了。”

站在一旁的幾名客卿長老神識一直關注城主體內的變化,發出一聲驚呼。

剛才雖然氣若游絲,心脈還能摸得到。

吞服下去藥物之后,心脈忽隱忽現,隨時都能消失。

失去了心脈,城主將徹底死去。

“韋神醫,快救救城主!”

管家也慌了,連忙抓住韋神醫的手臂,使勁的晃動。

韋神醫是管家請來的,要是城主有個三長兩短,他這個管家也當到頭了。

“是這個小子耽誤了最佳救治時間,要怪就怪他。”

韋神醫現在也是六神無主,目光突然落在柳無邪的臉上,睚眥欲裂的吼道。

“額!”

柳無邪一頭黑線,怎么又扯到自己了。

城主馬上就要死去,按照約定,他們就能脫離危險了,誰會想到,韋神醫突然倒打一耙,誣陷是柳無邪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

“來人吶,將他們全部抓起來,押進大牢!”

管家一聲大喝,不少侍衛從大殿外面沖進來,欲要將柳無邪還有陳安等人囚禁。

這一次,葉凌寒沒有阻止。

父親奄奄一息,加上她對柳無邪本來就有惡劣的印象,剛才的承諾,只是柳無邪一廂情愿罷了。

強者制定規則,弱者沒有任何話語權。

倒不是葉凌寒不講信用,主要是她現在的心思,都用在父親身上。

韋神醫走到城主面前,又是探脈,又是看眼睛,又是測聽心脈,足足觀看了三息時間。

“小姐,節哀順變!”

韋神醫一臉的痛苦之色,還擠出兩滴眼淚,表示他現在很難過。

聽到節哀順變四個字,大殿中傳來陣陣抽噎聲。

那些侍衛聽到城主已經死了,加上韋神醫說是柳無邪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在大殿中就要對柳無邪等人動手。

殺了他們,為城主陪葬。

“真是可笑,城主只是進入一種假死狀態,如果再不及時治療,那就是真死了。”

面對沖過來的侍衛,柳無邪發出一聲輕笑,一臉的嘲諷之色。

“你說什么!”

葉凌寒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個健步,出現在柳無邪面前,抓住他的肩膀。

“我說他只是進入一種假死狀態,再不治療,那就真死了。”

柳無邪將剛才的話,繼續復述一遍。

“你是說,我父親還有救?”

葉凌寒聽清楚了,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希冀之色。

哪怕是萬分之一的機會,她也要抓住。

“有救,不過有些麻煩!”

柳無邪看了一眼葉凌寒抓住自己的右手,后者很識趣,將右手從柳無邪肩膀上拿下來。

“還請公子出手,只要你救活我父親,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

葉凌寒已經六神無主,她從小跟父親相依為命,要是父親死了,她活下去也沒有意義。

“給我準備一套上好的銀針,再準備一桶熱水,一把純金打造的匕首。”

事已至此,柳無邪只能走出來,治好了城主,不僅化解了他跟葉凌寒之間的恩怨,也算是結了一樁善緣。

葉凌寒要是剛才同意他們離開,柳無邪自然也懶得出手。

“這把匕首行不行?”

葉凌寒從儲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把金色匕首。

“可以!”

柳無邪看了一眼,這何止是可以,簡直是太可以了。

這可不是一般的金子打造,而是用混金仙獸體內的骨頭打造而成。

“熱水準備好了!”

管家早已命人準備了一大桶熱水,好幾名侍衛抬進來。

“我這里有銀針,不知道能不能用!”

一名客卿長老拿出一套銀針,并非治病救人用的,而是一套暗器。

看了一眼銀針,柳無邪皺了皺眉,眼前只能將就著使用了。

“將他抬進木桶里面,不要伸手直接觸碰皮膚,這樣你們也會中毒。”

柳無邪提醒了他們一句,這種事情,自然不勞自己動手。

葉凌寒招呼一聲,幾名侍衛走進來,加上葉凌寒自己,小心翼翼將父親抬進木桶里面。

熱水很滾燙,神仙肉身強大,就算在沸騰的開水里面,也無法傷害到他們。

柳無邪上前,拿出匕首,輕輕將右臂上的傷口切開。

將傷口附近的腐肉全部剔除掉,很多人側過腦袋,不忍繼續看下去。

只用了一息時間,傷口附近的腐肉全部消失,露出森森白骨。

正如柳無邪之前所說,開始刮骨療毒。

骨頭附近,已經變成了暗黑色。

如果毒液順著骨頭進入體內,就算是柳無邪也沒有辦法了。

現在毒液只是在筋脈中流淌,還未進入骨髓之中。

拿出金色匕首,輕輕在骨頭上刮拭,每刮一下,葉凌寒的心就抽搐一下。

那些心性不堅定之人,早已退到了遠處,閉上了眼睛。

從骨頭上刮下來大量的黑色粉末,這些都是毒素。

接著!

柳無邪拿出銀針,第一針刺向城主的頭頂百會穴。

“啊!”

葉凌寒突然發出一聲驚呼,頭頂百會穴乃人體死穴,這要是刺進去,父親必死無疑。

銀針一閃而逝,接著是第二根銀針,從兩側太陽穴刺入進去。

當銀針沒入進去的那一刻,一滴滴黑色液體,順著銀針往外流。

看到這一幕,眾人更是震駭莫名,從未見過如此救治之法。

連站在一旁的韋神醫,此刻也完全是呆滯狀態。

柳無邪行云流水,接著是顫中穴,小腹位置,最后到涌泉穴。

那些黑色的污血,順著銀針,流入到木桶之中。

剛才還是清澈的木桶,眨眼間的功夫變成了黑色。

“呼!”

柳無邪吐出一口濁氣,不知不覺,渾身早已被汗水濕透。

“暫時脫離了危險,想要徹底痊愈,還需要配合解毒丹。”

柳無邪喘息幾口氣后,對著葉凌寒說道。

他用銀針壓制住了身體中的毒素,阻止血液進入心脈位置。

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只是暫時壓制了而已。

葉凌寒看了一眼父親,發現父親氣色要比剛才好了很多,呼吸也平穩了。

不止是葉凌寒發現了,城主府那些客卿長老同樣是一臉震驚之色。

“城主的氣息還有脈象趨于穩定!”

在場這些長老雖然不懂解毒之術,但是人體一些癥狀,還是能看出來的。

“公子請說,需要我們怎么配合。”

葉凌寒深吸一口氣,臉上流露出一絲歉意。

幸好在后院沒有擊殺柳無邪,如果將他殺死,父親豈不是沒有人救治了。

此刻回想起來,也是一陣后怕。

“我需要一座安靜的煉丹房,需要煉制解毒丹。”

一般的解毒丹,是解不了九尾七煞蛇的毒。

只有一種解毒丹能解除,而這種解毒丹絕非四方城的修士能煉制出來。

“公子請跟我來!”

葉凌寒的態度發生了巨大的轉變,讓柳無邪跟她走。

“你們留在這里,沒事的!”

柳無邪對著陳安他們說道。

陳安點了點頭,示意他不用擔心。

跟著葉凌寒,柳無邪離開了大殿,葉凌寒的速度很快,主要是擔心父親病情惡化。

柳無邪盡可能施展身法跟上,就算這樣,依舊是相隔很遠的一段距離。

穿過好幾座長廊,已經進入城主府內院,屬于城主府私人領地,沒有城主府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入。

后院跟內院,還是有很大的區別。

后院屬于城主府平時游玩,處理一些公務的地方。

內院屬于城主府平時衣食住行的場所,戒備森嚴。

柳無邪剛一靠近,就感覺好幾道強大的神識朝他橫掃過來。

因為葉凌寒在前面帶路,那些神識掃過之后,很快收了回去。

“這就是我們城主府的煉丹房!”

葉凌寒站在一座煉丹房門前,打開之后,一股塵封的味道撲面而來。

顯然這座煉丹房,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來了。

“按照這上面的藥材,準備兩份!”

柳無邪拿起案子上的紙和筆,快速寫出一份丹方,讓葉凌寒去準備,他需要熟悉一下煉丹房。

請:m.yqxs.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