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神秘印記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神秘印記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神秘印記

踏入大殿之中,無邊的黑暗之力,席卷柳無邪。

殿中坐滿著人,每一個修為極高,唯獨沒有看到華飛羽。

大殿上首,坐著一名黑衣老者,正是黑暗一脈族長,馬庫卡特,也是馬庫伯特的后裔。

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柳無邪,每個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眼神。

“見過馬庫卡特族長!”

不管如何,師父還在人家手里,柳無邪先禮后兵,朝族長抱了抱拳。

他們這次是有求而來,柳無邪必須要放低姿態。

“你就是柳無邪!”

馬庫卡特目光落在柳無邪臉上,聲音不帶一絲感情,黑暗一脈已經習慣了現在的生活。

因為修煉黑暗魔法的關系,他們現在懼怕光明,包括他們的性格,都出現了變化。

光明一脈的性格比較陽光,而黑暗一脈的性格較為陰暗,這就是兩大種族的區別。

陰暗不代表殘忍,精靈族不論黑暗還是光明,一直生活在精靈星球,很少侵犯他人。

“是!”

柳無邪點了點頭,鬼眸施展,很快蔓延到整個部落,尋找師父的蹤跡。

很快鎖定一個巨大的建筑,跟天殘描述的差不多,像是一個甕籠,華飛羽就關在其中。

此刻華飛羽,盤膝坐在原地,臉上有些痛苦,只見他眉心處,漂浮一縷黑氣。

應該就是精靈族族長口中所說的黑暗魔咒。

到底這黑暗魔咒,有什么具體作用,柳無邪還不知道。

鬼眸進入其中后,沒有驚擾師父,而是朝四周看去。

突然之間!

甕籠里面右側墻壁吸引了柳無邪的注意,墻壁上有一道印記,跟梵多爾斯手臂上的印記,一模一樣。

不過這道印記是倒著畫的,跟梵多爾斯手臂上的印記,一顛一倒。

印記呈菱形,梵多爾斯手臂上的形狀上寬下窄,而甕籠中的印記,上窄下寬。

將其合并,正好是一個正方形。

鬼眸靠近,柳無邪仔細端詳,這枚印記不會無緣無故的放在這里,跟黑暗一脈施展黑暗魔咒有很大的關系。

精靈族族長告訴他,想要破解黑暗魔咒,只有一門失傳已久的咒語。

這門咒語,沒有人知道是什么。

“柳無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闖入我精靈一族!”

這個時候,一尊黑暗一脈長老站起來,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將柳無邪的意識從甕籠之中拉出來。

“大膽?”

柳無邪眼眸一冷,他先禮后兵,不代表他就軟弱可欺。

他以誠相待,如果黑暗一脈不分青紅皂白就囚禁自己的師父,那也休怪他不客氣了。

哪怕拼著心魔復發,也要將整個黑暗一脈殺戮一空。

“你們黑暗一脈無緣無故囚禁我師父,現在說我大膽,今日我到想要看看,誰才是大膽。”

柳無邪說完,一股恐怖的氣勢,崩天而出。

天殘迅速上前,更加恐怖的半仙之勢,橫掃整個大殿。

要戰便戰,何須廢話。

看來他們還不知道柳無邪有誅殺半仙的本領,斬殺楚中天的消息,不過一日前,還沒傳到紫竹星域。

要是知道,黑暗一脈,還敢如此放肆。

“柳無邪,你以為憑靠半仙境,就能在我們黑暗一脈來去自如嗎?我告訴你,華飛羽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們黑暗一脈,不懼任何人。”

剛才開

口說話的長老,繼續說道。

如何囚禁的華飛羽,柳無邪心知肚明。

師父如果不是救人心切,答應進入甕籠之中,黑暗一脈怎么可能囚禁到他。

說到底,師父甘愿被他們囚禁。

“我可以理解你們黑暗一脈,打算跟天龍宗還有天道會全面開戰嗎?”

柳無邪聲音越來越冷,將高度提升了很多,只要黑暗一脈承認,立即通知宗門,剿滅精靈族黑暗一脈。

他們沒有必要存在這個世界上了。

“你!”

這名長老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他們黑暗一脈,還沒有這個膽子跟天龍宗全面開戰。

“不敢開戰,就閉上你的嘴巴!”

柳無邪當眾扇了這名長老一耳光,絲毫不客氣。

他們囚禁師父,柳無邪一直壓抑內心的怒火,隨時都會爆發。

“柳無邪,你師父問我們借靜心咒的下篇,我們提出一個條件,只要他能破解黑暗魔咒,我們就無條件借給他,并非我們主動囚禁,而是他自愿以身試險。”

這個時候,族長開口說話了。

跟柳無邪猜測的一樣,師父為了救他,甘愿被黑暗一脈囚禁。

靜心咒的作用,每個人心知肚明,可以化解心魔。

不過兩大種族只掌握了半篇,威力有限,很難破解心魔之力。

只有合并之后,才有效果。

黑暗一族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借給華飛羽。

借給了華飛羽,意味著下篇就會被光明一脈掌握。

除非光明一脈拿著上篇前來交換。

事情就僵持在這里,就算光明一脈拿出上篇來交換,黑暗一脈也未必會同意。

兩族之間的矛盾很深,一時半刻無法解開。

“如果我沒有猜錯,黑暗魔咒,連你們自己都無法解開吧!”

柳無邪眼眸陰沉的可怕。

黑暗一脈故意讓師父做實驗,就是想要知道黑暗魔咒的效果,能不能困住半仙境。

用自己的族人做實驗,顯然不可能。

其他人又不會心甘情愿讓他們做實驗,恰好華飛羽出現了。

“沒錯,黑暗魔咒我們的確無法解開。”

族長攤了攤手,就算天龍宗發動大戰,也師出無名。

是華飛羽自己主動答應的,黑暗一脈并沒有強求。

柳無邪雙拳緊捏,驚人的殺意,彌漫大殿上空。

黑暗魔咒的作用,會慢慢侵蝕人類的元神,最終走向死亡。

這也是魔法的一種,非常的歹毒。

場上局勢僵持住了,就算柳無邪殺光了黑暗一脈,又有何用,也不能救活師父。

“主人,先救人要緊!”

天殘轉過頭,小聲對柳無邪說道。

連續發怒,柳無邪體內的心魔之力,開始蠢蠢欲動。

深吸一口氣,壓抑心底的怒火,雙拳慢慢松開。

“帶我去見他!”

柳無邪突然說道,要見一面師父。

主要是想要搞清楚石壁上的紋路。

梵多爾斯在仙界,柳無邪不可能去仙界找他。

關于他手臂上的印記,已經很模糊了。

而石壁上的印記,非常的清楚,上面還有不少紋路,鬼眸看的不是很真切,需要近距離觀看。

這個要求,倒不是很過分,柳無邪

見一面華飛羽,在情理之中。

“帶他進去。”

族長沒有阻攔,讓人帶著柳無邪進入甕籠之中,天殘留在外面。

以防黑暗一脈對他不利。

跟著黑暗精靈,穿過一些房舍,進入這座古怪的建筑之中。

進來之后,黑暗精靈立即鎖上大門,隔絕了跟外界的聯系。

“師父,你怎么樣了?”

柳無邪迅速上前,發現師父面色很難看,一團黑氣盤旋在他頭頂之上。

“我沒事,你怎么過來了?”

華飛羽睜開雙眼,臉上呈現痛苦之色。

“師父,我真的不值得你為我這樣做。”

柳無邪一臉的自責之色,如果不是因為自己,師父怎么可能甘愿被黑暗一脈囚禁。

“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自責,我一定能破解黑暗魔咒。”

說完,華飛羽閉上眼睛,繼續破解黑暗魔咒去了。

只有解開黑暗魔咒,黑暗一脈才會肯借給他靜心咒下篇。

“唉……”

柳無邪知道,現在說什么已然無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站起來朝那座石壁走去,神秘的印記,用特殊的顏料刻畫上去。

哪怕經歷了無數年,那些細小的紋路,依舊清晰可見。

柳無邪也不著急,靜靜地觀摩,每一條紋路,相互串聯。

奇怪的是,紋路到頂端的時候,突然斷了,像是被人故意切開的一般。

“難道梵多爾斯手臂上的印記,真的是印記的另外一半?”

柳無邪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黑暗一脈出現了一半的印記,而梵多爾斯手臂上也有一半,絕不是巧合那么簡單。

應該是當年兩人一起創造,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咒語被拆分開來。

神識進入魂海,繼續尋找線索。

他跟梵多爾斯會面的一幕,重新上演一遍。

至于彼此說什么話,已經不重要,柳無邪的目光,牢牢地鎖定梵多爾斯的手臂。

仔細觀摩之下,果然有些細小的紋路。

“無邪,你離開吧,天龍宗其他長老會想辦法破解你體內的心魔之力。”

華飛羽讓柳無邪離開,別呆在這里。

第一柳無邪呆在這里他很難靜下心來,第二擔心柳無邪有危險。

“師父,我已經找到破解咒語的線索,最多幾天時間,就能破解黑暗魔咒。”

柳無邪雖然不確定,兩道印記是不是破解黑暗魔咒的咒語。

但是有一點柳無邪可以肯定。

兩道印記跟黑暗魔咒有一定的關聯。

只要解開了謎底,就能破解黑暗魔咒。

“真的嗎?”

華飛羽對自己這個弟子非常的信任,他說想到破解之法,一定是有線索了。

“真的!”

柳無邪不想打擊師父,讓他先不用著急破解黑暗魔咒,這樣太過痛苦。

還是讓他來想辦法。

柳無邪盤膝坐在石壁下面,意識進入魂海,天道神書已經回到魂海之中。

天道神書上面,出現一個小人,正是柳無邪意識所化。

雙手刻畫,先刻畫石壁上的印記。

用了約莫盞茶時間,石壁上的印記,出現在天道神書上面。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598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