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窺天出手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窺天出手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窺天出手

其他長老想要阻止,已經晚了一步。

仲羊喪子之痛,讓他處于癲狂狀態。

柳無邪乃天地一體境,并不擔心身體會崩裂。

就算身體化為一顆塵埃,只要天地法則還在,就能復原,除非徹底斬斷他的天道。

孟弘攔在前面,用自己的身體,來保護柳無邪。

“轟隆!”

柳無邪跟孟弘兩人直接被掌印掀飛出去,震得口噴鮮血。

孟弘站在前面,遭受的沖擊最大,五臟六腑全部破裂,鮮血染紅了蒼穹。

幸好及時趕來的幾名長老,出手化解了一部分力量,以巔峰洞虛境的修為,誅殺孟弘跟孟安兩人,可以說是輕而易舉。

“砰砰!”

孟弘跟柳無邪兩人狠狠砸在地面上,生死不知。

柳無邪運轉太荒吞天訣,一口老血噴出。

當然!

不受傷也要裝作凄慘的樣子。

“仲羊,你闖大禍了,這個孟安剛被牛一昌收為弟子,肯定視他如珍寶,你若將他殺死,牛一昌長老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趕來的長老,快速的說道,仲羊這是闖了大禍。

牛一昌因為丹田出現了裂痕,最近脾氣非常的火爆。

稍有不順,就會拿其他人撒氣。

好不容易收到一個寶貝弟子,當做親兒子看待,要是讓他看到孟安受如此重的傷,不憤怒才怪。

“明明是這個小子先殺了我兒子,我只不過替我兒報仇罷了。”

仲羊雖然心里忌憚牛一昌,但是殺子之仇,不得不報。

“他們簽訂了生死狀,就算是宮主都無權干涉,但是你身為長老,出手擊殺弟子,這就說不過去了。”

越來越多的長老趕往此地,看到這一幕,暗中替仲羊捏一把汗。

“怕什么,牛一昌還敢對我出手不成,我師父也不是吃素的。”

仲羊發出一聲冷笑,連出手救治孟弘叔侄兩人的意思都沒有,任由他們死去。

這邊發生的大戰,已經傳到了牛一昌的耳里。

得知自己的弟子被仲羊殺死,牛一昌氣的差點暴走。

如果不是宮主提醒他,暫且不要動怒,有可能會讓丹田重新裂開,估計牛一昌早就暴跳如雷。

“嗖!”

不愧是巔峰窺天境,眨眼極至,出現在生死臺上。

看著昏迷不醒的孟安,牛一昌身體上噴出兇狠的火焰。

“仲羊,你找死!”

牛一昌的性格,所有長老早有耳聞,仲羊雖然不懼,還是打了一個哆嗦。

說完,牛一昌悍然出手。

恐怖的窺天之勢,壓迫的眾人抬不起頭來。

那些內門長老想要阻止,礙于修為太低,直接被窺天之勢卷飛,聚集在擂臺四周的那些人,頓時人仰馬翻。

“轟轟轟!”

無差別攻擊,較近地長老弟子,統統被掀飛出去。

仲羊因為靠的太近,根本沒有時間避開。

“砰!”

仲羊感覺自己的胸口都要炸開,鮮血堵在嗓子里面無法吐出來,那種滋味,要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隨后狠狠地跌落在地面上。

最后時刻,牛一昌還是收手了。

以他的修為,殺死仲羊,跟碾死一只螞蟻沒有任何區別。

不管如何,仲羊畢竟是內門長老。

“牛長老,還是先救人要緊吧!”

其他長老從地面上爬起來,以免牛長老繼續出手,示意他先救人。

“我的弟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了你的命。”

牛一昌這才走向柳無邪,蹲下身子查看。

發現還有一絲微弱的鼻息,沒有徹底死亡。

傷勢很嚴重,五臟六腑全部裂開,需要大量的寶物才能治愈。

柳無邪的身體,乃天地法則所演化而成,就算碎了,只要柳無邪一個意念,就能全部恢復。

牛一昌立即調動自己的法力,注入柳無邪體內,為他梳理身體中的傷勢。

又拿出一顆顆寶丹,塞進柳無邪的口中。

得到丹藥的滋養,五臟六腑修復了一些,想要徹底恢復,還需要更高級的寶物。

柳無邪悠悠醒來,看到牛一昌一臉關心之色,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師父,弟子無能,給您丟臉了。”

柳無邪醒來的第一句話,是一副自責的口吻。

看看!

什么叫懂事。

這就叫懂事,柳無邪明明受傷了,還說自己給師父丟人了。

“放心,這口氣我一定替你出了,你現在不要動,安心養傷。”

牛一昌性格大大咧咧,這也是柳無邪為何選擇跟他的原因,不像是司馬安等人,善于心計。

跟他們在一起,稍有不慎,就會露出馬腳。

牛一昌對柳無邪,是無條件的信任。

“師父還是算了吧,弟子沒事,暫時死不了。”

柳無邪裝作一副無辜的樣子,讓四周很多弟子氣的狠狠揮舞著拳頭,卻沒有任何辦法。

誰讓他受傷了,這時候誰要是跳出來,肯定會被牛長老無情的碾壓下去。

連那些長老都不敢開口,何況是普通弟子。

“所有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沒有錯,既然簽訂了生死狀,就要按照生死狀進行,師父這就為你出氣。”

如果柳無邪沒有一臉自責,牛長老也許會消消氣,偏偏柳無邪一副這樣的口吻,讓牛長老平息的怒火,再次被點燃。

看著自己弟子一臉痛苦的樣子,還勸告自己算了,牛長老對自己這個弟子,更是愛護有加。

說完,牛一昌站起來,一步步朝仲羊走過去。

仲羊傷勢嚴重,拿出大把的丹藥吞服下去。

看到牛一昌朝自己走過來,仲羊嚇得臉色慘白。

“牛長老,還是算了吧,有什么事情,大家可以坐下來商量,孟安的傷勢,不是壓制住了嗎,休息幾日就好。”

其他長老走上來,一副勸告的語氣,希望牛長老見好就收。

“算了?”牛長老從鼻子里面發出一聲冷哼:“受傷的又不是你們的弟子,你們當然會說風涼話。”

牛長老大手一揮,勸告他的那些長老全部被卷走,退到擂臺兩側。

人就是這樣奇特的生物,不發生在自己身上,有各種理由去勸告他人。

也驗證了那句話,不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

牛長老好不容易收孟安為徒,那可是當成了心肝寶貝。

希望趁著自己丹田真氣還沒徹底外溢,將其培養出來,老了也有弟子照顧。

失去了真氣,在修煉界無疑是一個廢人。

眾人心里很清楚,牛長老心里有氣,倒也正常。

周圍的人被嗆得

說不出一句話來。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大家也只是簡單勸說,讓他們真的跟牛長老對著干,還沒有這個膽子。

已經有人跑去通知宮主,只有宮主出面,才能化解此事。

此刻宮主正在接見一名神秘人,暫時沒有時間處理這些瑣事。

一步步走向仲羊,后者嚇得連連后退。

“牛長老,你敢動我一下試試,我師父很快就會到。”

仲羊害怕了,身體一步步朝后面退去,只能搬出自己的師父。

“不提宮陽伯也就罷了,你既然提了他,我更不可能饒了你。”

聽到仲羊提及自己的師父,牛一昌更是惱怒無比,仲羊的師父,正是宮陽伯。

而宮陽伯跟牛一昌之間,一直都是死對頭,兩人從年輕的時候,就結下了不少恩怨。

屠仙宮這些恩恩怨怨,柳無邪前幾日時間,早已調查的清清楚楚。

沒參加試煉之前,就已經想好了拜誰為師。

柳無邪的計劃很簡單,找到那個縫隙,一點點將縫隙放大,最終變成無法修復的巨大裂痕。

利用各大長老之間的矛盾,制造新的矛盾,加深矛盾。

從而引發大戰,內斗。

說完,牛一昌就要動手,一掌朝仲羊拍下,打算好好教訓他一頓。

“牛一昌,你敢,我的弟子,也是你能教訓的。”

宮陽伯出現了,同樣是一掌碾壓下來,逼著牛一昌戰斗。

牛一昌丹田有裂痕,不敢全力出手,而宮陽伯丹田完好無損,戰斗起來,不會束手束腳。

“轟!”

兩道掌印,在空中炸開,形成一道道漣漪,朝四周涌去。

窺天境大戰,驚天動地,已經波及到很多建筑。

強烈的沖擊,蔓延到了屠仙宮主殿。

屠仙宮主面前坐著一名老者,兩人紛紛抬起頭來朝這邊看過來。

宮主眉頭微蹙,神識已經覆蓋這邊。

“全長老,你稍等片刻,我去處理一些事情。”

宮主站起來,讓這名老者稍坐片刻,他去去就來。

“宮主請便。”

這名老者站起來,恭送宮主離開。

宮主消失在大殿之中,這名老者出于好奇,也從大殿中走出來,剛才的大戰,驚動了整個屠仙宮,大批的高手朝這邊聚集。

以為又發生幾日前的一幕。

兩人正要繼續交戰,虛空上傳來一道大喝:“都給我住手。”

宮主出現了,臉色陰沉的可怕,兩大窺天境長老,在宗門打斗,成何體統。

看到宮主出現,牛一昌跟宮陽伯只好做罷,紛紛往后退了一步。

“宮主,你來了正好,牛一昌不顧自己長老身份,公然對內門長老出手,是不是太過霸道了,還請宮主給我評評理。”

宮陽伯惡人先告狀,倒打一耙。

“發生什么事情了?”

宮主當然不會輕易針對某個人,而是朝他們問道。

一名內門長老趕緊上前,將剛才的事情敘述一遍,宮主聽得直皺眉。

這點小破事,居然引起了窺天境長老相互打斗,目光情不自禁看向柳無邪,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你們身為窺天境長老,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之下,大打出手。”

宮主聽完之后,一副訓斥的口吻,讓牛長老跟宮陽伯都羞愧的低下了腦袋。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