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神秘令牌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神秘令牌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神秘令牌

余正陽最終還是妥協了,低著腦袋,牙齒都咬碎了好幾顆。

雙目釋放出猩紅之色,像是一頭擇人而噬的猛虎,恨不能立即飛撲上來,將柳無邪碎尸萬段。

如果說眼神能殺人,此刻柳無邪不知道被余正陽的眼神殺死了多少次。

整個廣場出奇的平靜,每個人都屏住了呼吸,靜等那兩個字說出來。

“爺爺!”

說完,一口鮮血從余正陽口中噴出,整個人昏迷過去。

應該是怒火攻心,導致氣血上頭,才會昏迷。

兩個字在廣場上空回蕩,潛伏在暗中的那些神念逐漸退去,事情應該可以告一段落了。

余正陽被抬下去了,不及時治療,就會走火入魔,徹底廢了。

“大家都散了吧!”

季長老目光掃了一圈,讓大家都散了,不要圍在這里了。

眾人陸陸續續散去,但是今日的事情,很快就會傳遍內外門,柳無邪三個字,徹底響徹天龍宗。

就連一些真傳弟子,都收到了消息。

畢竟此事鬧得這么大,想要不知道都很難。

廣場很快變的空空蕩蕩,那些執事全部離開,去疏通藏書閣陣法了。

再也沒有人敢提陣法擁堵的事情。

“龍長老,告辭!”

季長老跟黃長老過來打了一聲招呼,朝龍長老抱了抱拳,隨后離開,回到小世界。

龍長老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跟他們也算不上熟悉,僅僅是同門長老而已。

丁一長老看了一眼柳無邪,點了點頭,隨后離開。

只剩下柳無邪跟龍長老兩人,孤零零的站在廣場中心。

“多謝龍長老仗義出手。”

這個時候,柳無邪突然彎腰鞠躬,今日沒有龍長老出面,事情肯定會非常的麻煩。

“你不必感激與我,我站出來不是幫你,而是給眾人一個平等的機會。”

龍長老并不認為自己幫助了柳無邪,換成其他弟子,他同樣也會站出來。

當時那種情況下,余正陽不給柳無邪解釋的機會,顯然是借助這次機會暗中除掉柳無邪。

事情沒搞清楚之前,龍長老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蒙冤死去。

這就是龍長老,要比天刑還要古板的一個人。

柳無邪苦笑一聲,知道這種人很難改變他們的性格,他們心里只有對與錯,黑與白,沒有灰色。

“龍血之恩,晚輩銘記在心,就是想不明白,龍長老為何要賜予我龍血。”

柳無邪還是問出心中疑惑。

他跟龍長老非親非故,更不是故友,兩人這是第二次見面,就饋贈如此昂貴的龍血,著實讓柳無邪想不明白。

龍長老突然抬頭看天,他也不知道答案,到底這么做是對還是錯。

“我帶你去看一樣東西!”

龍長老收回目光,整個人突然滄桑了不少,準備帶柳無邪去看一樣東西。

柳無邪也很好奇,龍長老會帶自己去看什么。

兩人一起離開演武場,龍長老速度開始很慢,逐漸提升。

柳無邪時刻保持三米的距離,龍長老似乎有意在試探他的速度。

越來越快,猶如兩道流星,劃過天龍宗山脈。

為了測試

柳無邪的速度,龍長老竟然繞行了好幾座山脈,足足掠行數千里,這才作罷。

“你的真氣很純,正常脫胎境,早已力竭而死!”

龍長老停住身體,目光看向柳無邪,發現他的真氣依舊充盈,才有剛才這番話。

“多謝龍長老贊譽!”

柳無邪欠了欠身子,很客氣的回答。

前方出現一座巨大的宮殿,這里很久沒有人來了,宮殿兩側長滿著雜草。

“須彌山!”

柳無邪暗中發出一聲驚呼,在他左前方十里外,就是須彌山的入口,龍元草只有須彌山才能生長。

但是他知道,這十里之距,無異于生死界線,誰敢踏入,必死無疑。

大量的陣法,鎖定了須彌山,就算是柳無邪,現在都沒有辦法破解,因為他的修為,相差太多了。

看著荒廢的宮殿,龍長老嘆息一聲,身體佝僂了很多。

柳無邪一頭霧水,不知道龍長老帶他來這里做什么,早已遠離了天龍宗,而且此地接近宗門禁地,平常根本不會有弟子前來。

“龍長老,這是什么地方?”

柳無邪好奇的問道,大殿看起來很古怪,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因為年久失修,大門前的柱子已經斑駁不堪,一些石塊早已風化。

加上雜草長到幾人高,已經將原有的大門遮擋住了。

“進去就知道了!”

龍長老伸手一掃,面前的雜草全部消失,這才帶著柳無邪朝巨大的殿宇走去。

大門最初應該涂過朱漆,因為年代久遠,只能看到一絲朱漆的影子。

拿出一枚令牌,龍長老摁在大門一處凹槽之中,應該是開啟大門的鑰匙。

看到龍長老手中令牌的那一刻,柳無邪渾身如同觸電,整個人開始抖動起來。

他的模樣,自然落入龍長老眼中。

“你沒事吧!”

龍長老轉過頭,朝柳無邪問道,為何他突然發出劇烈的抖動,難道是害怕?

周圍除了雜草,連個星獸都沒有,以他的性格,連天都敢捅破,還怕一個小小的破舊宮殿?

“龍……龍長老,我能看看那枚令牌嗎?”

破舊的大門已經裂開一道縫隙,一股塵封的味道,從大殿深處溢出。

柳無邪關心的是凹槽里面的那塊破舊令牌,而不是關心大殿里面的情況。

龍長老眉頭微蹙,還是將凹槽中的令牌拿了出來,原本要放入自己的儲物戒指。

接過令牌,柳無邪放在手心,仔細觀摩,足足看了一分鐘左右,確認無誤,這才將令牌還給龍長老。

柳無邪的舉動,搞的龍長老一頭霧水,跟剛才的模樣,簡直是就是判若兩人。

“你真的沒事嗎?”

龍長老再次確認一遍,為何柳無邪看到這枚令牌,反應這么大。

柳無邪深吸一口氣,平息內心的巨浪:“龍長老,如果我告訴你,我也有一塊一模一樣的令牌你信嗎?”

最終,柳無邪還是說了出來。

離開天靈仙府之前,府主送他一枚令牌,上面雕刻一個龍字。

跟戰龍院的弟子令牌完全不同。

戰龍院弟子手中的令牌雖然也雕刻龍字,不過字在正面。

而龍長老手中的這枚令牌,龍字雕刻在背面,

正面是一條飛龍。

“什么!”

龍長老臉色驟變,突然抓住柳無邪的衣領,將他整個人都提了起來。

柳無邪根本無法反抗,任由龍長老提著自己,他可是洞虛境。

“你再說一遍!”

龍長老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來,讓柳無邪再說一遍。

“我身上也有一塊這樣的令牌,一模一樣。”

柳無邪心情平復了很多,這一次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說了一遍。

龍長老突然將柳無邪放下來,目光中還有一絲懷疑。

“不可能,這枚令牌一共只有兩枚,另外一枚消失無數年了,你不過小毛娃兒,怎么可能會有。”

龍長老苦笑一聲,柳無邪還是第一次看到龍長老做出這個表情,以前都是板著臉。

柳無邪伸手一招,一枚古樸的令牌出現在他掌心。

看到令牌的那一刻,這一次輪到龍長老渾身如同觸電,整個人呆在原地,開始顫抖起來。

不知道以為兩人都著魔了。

剛才是柳無邪顫抖,現在輪到龍長老顫抖,這兩人到底鬧得哪一出。

迅速搶走柳無邪手中的令牌,龍長老仔細端詳,開始以為是仿造的。

但是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另外一枚在自己手里,就算仿造,首先要有原版才可以。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

龍長老突然哭了,哭的稀里嘩啦,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竟然小心翼翼的捧著這塊令牌。

柳無邪一臉錯愕,難道這塊令牌還有什么秘密不成。

當時府主給他這枚令牌的時候,可是什么也沒說啊!

也許連府主都不知道吧!

這枚令牌太古老,最少傳承百萬年,開始柳無邪懷疑是天龍宗弟子的令牌,到了天龍宗發現,并非天龍宗弟子令牌。

所以后來一直沒拿出來,因為他也不確定,這枚令牌是做什么用的。

如果拿出來,遞交給高層,告訴他是一個廢品,豈不是白白錯失機會。

“龍長老,你沒事吧!”

柳無邪試探性的問道,到底這塊令牌是什么來歷,難道跟真武大陸有關?

之前柳無邪就動過心思,真武大陸的事情,想要通過龍長老這邊,跟高層溝通。

此刻看來,事情要比他想的應該要順利一些。

龍長老收起哭聲,絲毫沒有覺得難為情,鄭重的將令牌還給柳無邪。

既然這塊令牌出現在柳無邪身上,自然有他的道理。

“能告訴我,這塊令牌你是怎么得到的嗎?”

龍長老恢復之前的模樣,板著臉,鄭重的朝柳無邪問道。

“此地不是說話之地,我們能找到安全的地方嗎?”

雖然丁長老救過柳無邪好幾次,但是論信任度,柳無邪更愿意相信龍長老,因為柳無邪對這種人的性格太了解了。

倒不是說不相信丁一長老,主要是丁一長老地位遠不及龍長老,就算知道,幫助也極其有限。

所以柳無邪一直等!

等一個合適的機會。

“我們去大殿吧,這里除了我之外,不會有人來。”

龍長老看了一眼大殿,率先走進去。

請:m.shuq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