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一百章 旱魃

第一千一百章 旱魃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一百章 旱魃

以免她們擔心,柳無邪沒有繼續往下說,也許是自己想多了。

帳篷很大,鋪上軟褥,倒也能勉強居住。

柳無邪坐在外面,點燃篝火,目光看向遠處的樹林。

“柳大哥,你休息,讓我來值守吧。”

慕容儀走出來,讓柳無邪進去休息,她來值夜。

“你進去休息吧,今晚可能有些不太平。”

柳無邪摸了摸慕容儀的小臉,一臉的柔情。

四女之中,只有慕容儀跟他有過肌膚之親,有過夫妻之實。

“傍晚的時候你沒說,是不是這里很危險。”

慕容儀擔憂的說道。

這些年一直在保護中長大,沒經歷過什么磨難,遇到事情,自然也不會像柳無邪這樣淡定。

南域的時候,她是一品軒大小姐。

剛到中神州,險些死于赤龍教,幸好被奕大師所救。

后來一直在柳家跟天道會修煉,嚴格來說,她們四人,還是第一次出來歷練。

“我懷疑旱魃是有人故意放出來,吸取人類精血。”

兩人依偎在一起,慕容儀腦袋依靠在柳無邪肩膀上,看著滿天的星星。

聽到柳無邪這樣說,慕容儀連忙抬起頭。

“有人故意豢養這種妖魔嗎?”

慕容儀小臉露出一絲緊張,單憑妖魔兩個字,就讓人不寒而栗。

“很有可能,旱魃吸取大量的人類精血之后,可以反哺給主人,幫助主人修煉。”

柳無邪只是推測,具體是不是他想的這樣,暫且不知。

夜色越來越深,柳無邪讓慕容儀回去休息。

添了一些柴火,讓篝火更加旺盛些。

徐凌雪她們三個根本沒睡,主要是不想打攪他們兩人談話,回到帳篷,看著三女盯著自己,慕容儀一臉囧色。

經過這些日子相處,四女的關系越來越默契,不論是誰單獨跟柳無邪相處的時候,其她人會自動給他們創造機會。

遠處樹林突然傳來嘩啦啦的響聲,像是有什么東西在里面爬行。

柳無邪站起身子,目光看向遠處樹林,鬼瞳術施展,周圍的一切,變得無比清晰。

一座五彩斑斕的世界,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那些樹木變得透明起來,自然也包括里面的一切。

一頭漆黑的怪物,正在悄悄的朝這邊爬過來。

身高在一米五左右,佝僂著身體,長有四肢。

類似于古猿人,卻也不是,因為他的面孔,更像是一張猙獰的骷髏頭,渾身漆黑,放在黑夜之中,很難讓人發現。

四肢充滿著力量,雙爪上面布滿鋒利的指甲,這要是被抓中,肯定會皮開肉綻。

渾身都是毒刺,被刺中的話,很有可能中毒身亡。

“旱魃,果然來了。”

應該是他們五人的精氣,將旱魃吸引而來。

邪刃祭出,離開帳篷區域,有陣法守護,她們四個暫且安全。

“外面不論發生什么事情,你們四個都不要出來。”

柳無邪說完,身體一晃,找到一處空曠的地帶,方便交戰。

距離帳篷倒不是很遠,也就五十米左右,就算帳篷那邊有事,也能第一時間趕回去。

“嗖!”

旱魃從樹林之中突然鉆出來,幾個縱射,就出現在柳無邪十米之外。

鋒利的獠牙上面,還沾染了人類的血跡。

旱魃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齜牙咧嘴,因為不會

說話,只能通過肢體語言來表達。

張開獠牙,探出雙手,一步步朝柳無邪靠近。

鬼瞳術仔仔細細打量一番旱魃,眉頭微蹙。

“好堅硬的皮囊!”

柳無邪暗暗說道。

四女從帳篷里面走出來,站在空地上,陣法已經開啟,形成一道光幕,將帳篷方圓幾十米全部籠罩起來。

“好丑的怪物。”

陳若煙看向旱魃,認為他太丑了。

“好惡心!”

簡杏兒則認為太惡心了,想到他吸干那些人類的精血,就想沖上去殺了這個怪物。

旱魃突然彈射而起,化為一道流星,沖向柳無邪。

速度奇快無比,更加詭異的是,這頭旱魃的攻擊,極有章法,像是有人訓練過他們一般。

邪刃撩起,化為一道弧線,直接刺向旱魃的小腹。

“嗤!”

一陣火光四濺,邪刃落在旱魃的小腹上,竟然出現了火光,未能將其破開。

“好可怕的肉身。”

柳無邪露出一絲驚駭之色,他現在的戰斗力,可以輕松斬殺巔峰地玄境,竟然不能破開一尊妖魔的身體。

著實讓他有些吃驚。

旱魃吃痛,發出詭異的叫聲,繼續朝柳無邪飛撲過來。

這一次的速度要比剛才更快,可能是腹部傳來的劇痛,讓他很是憤怒,牙齒竟然發出摩擦聲。

在漆黑的夜里,顯得格外的陰森恐怖。

柳無邪連續閃避,尋找旱魃的弱點。

雖然他知道旱魃的存在,卻沒有交過手,對旱魃一些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身法連連變化,旱魃不斷的撲空,氣的哇哇大叫,口中摩擦的聲音更加明顯了。

“難道他在召集同伴?”

一個不好的想法在柳無邪腦海之中滋生。

如果還有大量的旱魃朝這邊涌過來,那將非常的麻煩,他倒是不懼,主要是怕四女有危險。

必須要速戰速決,等天色一亮,他們趕緊離開這里。

這一次加大了力道,要比剛才強橫十倍有余。

鬼瞳術捕捉旱魃每一個挪動的空間,突然出現一個缺口,柳無邪欺身而上。

“斬!”

一聲低喝,邪刃瞄準了旱魃的脖子一處位置,發現這里有些薄弱。

鬼瞳術具備一絲透視能力,旱魃身體每一寸狀況,都了如指掌。

“咔嚓!”

刀鋒輕松劃開旱魃的脖子,鮮血直噴。

隨即是一聲凄厲的慘叫,旱魃的聲音,非常的有穿透力,就算是相隔數千里,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旱魃還沒死,依舊站在原地,鮮血順著他的脖子,灑在了地面上。

這更是刺激到了旱魃,舔了舔地面上的血液,旱魃身體一點點變大,骨骼發出咔咔的響聲。

“變異的旱魃!”

柳無邪不敢大意,天地歸元刀出手。

無匹的刀罡,趁著旱魃還未徹底變身之前,將其殺死。

恐怖的刀罡,在漆黑的夜里,照亮了半邊天穹。

刀鋒以一往無前的態勢,狠狠的斬下,周圍的空間,竟然在一寸寸的塌陷。

“咔嚓!”

落下的那一刻,遠處樹林,直接一分為二,無數樹木炸開。

一條長長的溝壑,從柳無邪面前,一直延伸到幾千米之外。

旱魃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等了約莫半分鐘時間,旱魃的身體突然倒下,化為兩節,被柳無邪活生生的斬開了。

殺死旱魃,柳無邪收起邪刃,目光中沒有絲毫輕松,反而更加凝重了。

幾千里之外,站著一名黑衣人,手中拿著一枚奇怪的哨子。

吹響哨子之后,好幾頭黑色的怪物,從四面八方趕回來,回到黑影人面前。

看了一眼面前的怪物,黑衣人清點一遍。

“怎么少了一頭?”

黑衣人像是在自言自語。

拿出特殊的羅盤,放置面前,羅盤上出現一個黑點,隨后慢慢的消失。

“西北方向。”

黑點消失的方向,正在西北區域,距離此地倒不是很遠。

“是誰,敢殺死我的旱魃!”

黑衣人發出憤怒的咆哮,趴在周圍的十幾頭旱魃,跟著一起怒吼。

同伴死亡,他們也能第一時間感知到。

“給我去殺了他!”

黑衣人右手指向西北方向。

趴在他腳邊的十幾頭旱魃,全部站起來,朝西北方向迅速逼近。

旱魃對血腥味道,有特殊的感知力,就算是相隔幾千里,都能聞到。

而且同伴之間,都有相同的氣息,順著氣息,就能找到這里來。

柳無邪沒有回到帳篷,依舊站在原地。

他有種感覺,真正的危險,還未降臨。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遠處樹林,再一次發出沙沙沙的響聲,而且這一次的聲音,要比之前更多。

“該來的還是來了。”

柳無邪暗暗說道。

整整十一頭旱魃,從樹林里面走出來,一步步朝柳無邪靠近。

被他殺死的旱魃,還躺在地面上,鮮血染紅了周圍的土地。

那些旱魃看到同伴的尸體,發出痛苦的叫聲。

其中一頭旱魃,走向被殺死的旱魃面前,舔了舔.他身上的血液,雙眼突然變得無比猩紅,目光朝柳無邪直刺過來。

十一頭旱魃,將柳無邪團團圍起來,每一頭都恐怖無比。

徐凌雪她們四個一臉的擔心。

“我們要不要出去幫助柳大哥!”

慕容儀朝她們三個問道,征詢她們的意見。

“暫時不急,柳大哥既然不讓我們出去,必定有不出去的道理,先看看再說。”

徐凌雪儼然是她們四人之首,她們三人有什么事情,都要跟徐凌雪商量。

柳無邪沒有出手,目光朝遠處看去。

“我知道這些旱魃是你豢養的,出來吧。”

一次出現這么旱魃,絕對不是巧合那么簡單,一定是有人暗中豢養。

“有意思,你小小靈玄境,是怎么發現我的存在。”

黑衣人完全跟黑夜融入到一起去,一般人根本無法發現。

而且跟柳無邪相隔甚遠,單憑神識的話,都很難察覺。

柳無邪不僅發現了他,還能準確的將他找出來,很不簡單。

“我不想與你為敵,請帶著他們速速離開這里。”

柳無邪指了指周圍那些旱魃,讓這名黑衣人,帶著他們離開。

倒不是他害怕,主要是不想節外生枝。

黑羽閣殺手這次刺殺失敗,一定還會卷土重來,以免暗中還有黑羽閣殺手對他不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