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救人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救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救人

“唉……”

季盧安濃濃的嘆息一聲。

從他臉上的表情,還有消瘦的身體,不難看出,這兩年他過得很不容易。

“我終于搜集到那個禽獸的所有證據,結果被他發現,就派人來殺了我滅口。”

嘆息之后,季盧安無奈的說道。

這些年他一直暗中搜集苗寒軒的證據,既然修為無法追上苗寒軒,那就讓他身敗名裂。

誰曾想到,還是被苗寒軒發現,派來高手,將他滅口。

柳無邪點了點頭,大概已經猜到。

在天靈仙府之內,苗寒軒不敢出手擊殺季盧安,以免留下口實,畢竟季盧安是他的弟子。

只能假于他人之手,滅掉季盧安,這樣他所有的齷齪事情,就不會被人發現。

這兩年來,季盧安不敢出門,不敢出去歷練,一直默默地呆在天靈仙府。

只要他一離開,苗寒軒就會派人來殺他。

“小子,你想多管閑事。”

圍攻季盧安的兩人看出來了,柳無邪跟季盧安彼此認識,而且還知道很多苗長老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一并殺掉,絕對不能留。

說完,右側的男子,一步步朝柳無邪逼近。

小小的靈玄六重而已,他還沒放在眼里。

“你們自盡吧。”

靈玄境在柳無邪眼里,已經是螻蟻一樣的存在,提不起殺他們的性質。

“小子,你夠狂妄,吃我一劍再說。”

出手的男子,被柳無邪逗樂了,誰給柳無邪這么大的膽子,竟敢口出狂言。

話音一落,手中長劍猶如毒蛇一般,朝柳無邪飛速刺過來。

“柳兄,小心!”

季盧安連忙提醒,讓他小心。

柳無邪站在原地,一動沒動,甚至連避開的意思都沒有。

出手的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獰笑,仿佛看到柳無邪死在自己劍下的模樣。

當長劍距離柳無邪還有一米之遙的時候,突然定格住了。

不論是長劍,還是出手男子的身體,定格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讓另外那名男子,臉上露出一絲驚恐之色。

“死!”

柳無邪只是輕輕說了一個字,出手的男子,身體陡然爆開。

沒錯。

就是爆開。

化為一團血霧,消失的無影無蹤,這就是大空間術的碾壓方式。

利用空間,將這名男子活生生的擠爆了,連他的元神還有骨骼,全部消失。

如此恐怖的殺人手段,讓人膽寒。

剩下的那名男子,嚇得直接跪在了柳無邪面前,哪里還有反抗的勇氣。

“求求你不要殺我。”

男子搗頭如蒜,祈求柳無邪能饒他一命。

“你可知道我是誰?”

柳無邪臉上無悲無喜,靜靜的看著這名男子。

男子茫然的搖了搖頭,他對柳無邪沒有一點印象。

“我叫柳無邪,現在知道我是誰了嗎?”

柳無邪依舊是語氣平淡,但是落在男子的耳里,后者身體開始哆嗦起來。

“我死的不冤。”

男子苦笑一聲,知道柳無邪的身份后,反而釋然了。

“你的確死的不冤,苗寒軒給你們的殺人名單,我應該排在第一位吧。”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凌厲。

苗寒軒籠絡了不少人,秘密替他辦事,最想除掉的那個人,并不是季盧安,而是柳無邪。

所以男子聽到柳無邪身份之后,承認自己死的不冤。

因為遲早有一天,會對柳無邪動手,他們之間,避免不了生死較量。

“是,你的確排在第一位,只是沒想到,你的修為,短短兩年,你成長如此之快。”

男子承認,殺人名單上,柳無邪的確排在第一。

“自盡吧!”

柳無邪沒動手,讓他自己解決。

男子苦笑一聲,拿起長劍,劃過脖子,鮮血噴射。

“多謝柳兄仗義出手。”

季盧安連忙上前感謝。

今日沒有柳無邪,他可能已經死在他們兩人手里了,到時候誰替小師妹報仇。

“走,去找苗寒軒。”

既然他是苗寒軒最想殺得那個人,那擇日不如撞日,今日就解決跟苗寒軒之間的恩怨。

突破靈玄六重,柳無邪雖然不是巔峰地玄境的對手,但也不懼。

就算不能殺死苗寒軒,也要讓他身敗名裂,徹底成為過街老鼠。

“柳兄,苗寒軒實力強大,我們這樣去,恐怕很危險。”

季盧安倒是不怕,主要是怕連累了柳無邪。

苗寒軒乃高級地玄境,又是天龍峰長老,身份地位崇高。

“我已經聯系其他人了,今日就救出你的小師妹,至于苗寒軒,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獰笑。

說完,朝山谷外面走去。

季盧安半信半疑,還是跟了上去,一旦有危險,他會用自己的生命來拖住苗寒軒,給柳兄逃生的機會。

順著山路,柳無邪折返回來,沒有回到天門峰。

一個時辰后,他們兩人站在天龍峰山腳下。

季盧安在前面帶路,很快抵達半山峰的位置。

“柳無邪,你是天門峰的弟子,誰讓你來天龍峰的。”

柳無邪剛加入天靈仙府的時候,在匯星谷有過一場交流會,當時柳無邪連續斬殺好幾名天龍峰弟子。

又打了何長老的耳光,讓天龍峰丟盡了臉面。

后來的幾次爭斗,天龍峰都落入下風,被天門峰碾壓。

“你們想要阻止我。”

柳無邪目光猶如厲刺,看向攔路的兩名男子,殺意凌然。

天靈仙府大部分弟子,跟四大家族,赤龍教,玄云宗都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尤其是天門峰,大多數弟子,都來自玄云宗跟五行門還有赤龍教。

他們之間的恩怨,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你再敢往前一步,休怪我們不客氣了。”

攔住柳無邪的兩名男子實力不敵,都是巔峰靈玄境。

卻不敢輕易動手,柳無邪斬殺地玄境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那我倒想要看看,你們怎么對我不客氣。”

柳無邪突然笑瞇瞇的看向他們,時間緊急,以免季盧安小師妹遭遇不測。

苗寒軒要是知道自己前來,弄不好會殺人滅口,徹底毀滅證據。

所以,柳無邪要搶在苗寒軒殺人之前,救下季盧安的小師妹。

兩名攔路的弟子被問住了,既不敢出手,又不敢讓開。

出手,怕被柳無邪殺死。

讓開,丟盡了臉面。

“柳無邪,你休得狂妄,這里是天龍峰,可是有地玄境長老坐鎮。”

右側的男子,語氣比較強橫,讓柳無邪速速離開。

“滾開!”柳無邪大手一拂,兩名攔路的男子,直接倒飛出去,被柳無邪卷走:“真是聒噪!”

說完,讓季盧安繼續帶路。

遠處還站著很多人,卻不敢靠前,任由柳無邪兩人離開。

柳無邪前來天龍峰的事情,迅速傳開。

大量的弟子,在朝這邊聚集。

短短幾分鐘時間,柳無邪身后,跟著一群人。

每個人對柳無邪怒目而視,尤其是剛才被柳無邪掀飛的兩名男子,恨得咬牙切齒。

他們可是高級靈玄境,竟不是柳無邪一合之敵。

這要是傳出去,他們以后沒有臉見人了。

柳無邪強闖天龍峰的事情,很快在天靈仙府傳開,其他山峰的弟子紛紛趕來,想要一睹究竟。

“這個柳無邪又要鬧哪一出,剛從主峰回來不久,又跑到天龍峰來鬧事。”

柳無邪前往主峰的事情,已經被很多人知曉。

“就是前面那座山峰,平常的時候,沒有苗寒軒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足。”

季盧安指向前面一座小山峰,那里就是苗寒軒居住的地方。

每個長老,都有自己獨立的小山峰。

“走!”

柳無邪身體一晃,猶如一道流星,直接落在苗寒軒居住的山峰上。

奇快無比,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柳無邪早已消失在原地。

“強闖長老峰,這可是死罪,就算被擊殺,高層也不會說什么。”

遠處那些弟子發出一聲驚呼,被柳無邪的舉動驚呆了。

攀登天門峰的時候,柳無邪早就祭出鬼瞳術,查看了苗寒軒居住的院子,他并不在這里。

季盧安很快跟在柳無邪身后,一同落下。

看著既熟悉,又陌生的環境,季盧安心都在滴血。

施展鬼瞳術,柳無邪很快搜遍整個山峰。

“先救人!”

柳無邪迅速穿過一座座院落,進入深處。

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整個山峰,再也沒有看到其他人,苗寒軒一直喜歡獨居。

“咣當!”

兩人站在一座大門前,整座屋子,都被禁制所覆蓋,季盧安連續劈砍好幾次,禁制紋絲不動,傳來陣陣咣當聲。

“小師妹一定被困在里面。”

季盧安很是焦急。

柳無邪祭出邪刃,目光一凝,狠狠的斬下。

“咔嚓!”

所有的禁制,全部炸裂,消失的無影無蹤。

苗寒軒此刻正在跟焚天峰的長老喝茶,禁制消失的那一刻,臉色一變。

迅速起身,甚至來不及跟焚天峰長老打招呼,消失在原地。

失去禁制之后,季盧安踢開大門,

迅速進入屋子,里面裝飾的非常奢靡,宛如帝皇宮殿。

柔軟的地毯,屋子里面的陳設,跟世俗界帝王一模一樣,一尊龍床,擺設在屋內中間位置。

龍床之上,坐著一名年輕女子,面容憔悴。

能看出來,此女之前一定是個絕世美人,只是臉色蠟黃,加上長期看不到陽光,顯得整個人很萎靡。

“小師妹,我來救你了!”

季盧安一個健步沖上去,一把抱住床上的女子。

看到季盧安,女子眼淚刷的一聲流下來。

“你不該來的,你快走。”

女子一把推開季盧安,讓他快走。

當年她心甘情愿犧牲自己,才救了季盧安一命,不想讓他白白的死在這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