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蘇醒

第八百三十九章 蘇醒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八百三十九章 蘇醒

柳無邪的意識,已經處于死亡邊緣。

突然傳來的一陣刺痛,讓他意識蘇醒了不少。

一縷微弱的光線,從黑暗的囚籠外面投射進來,讓沉淪的世界,迎來一絲曙光。

斷斷續續還有零碎的聲音傳進來,柳無邪聽的不是很清楚。

水溫升高之后,小廝心里的怒氣也發泄的差不多了,繼續往里丟了幾株藥材,藥效還在刺激,進入柳無邪的體內。

僅僅是發發牢騷而已,小廝還沒有到謀殺柳無邪的程度。

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讓家族承受這么大的損失,換成任何人都難免心存怨氣。

裂縫越老越大,柳無邪意識化為一道銀針,想要鉆過那道裂縫,從這里逃出去。

“還不夠,如果裂縫再大一些就好了!”

柳無邪很是焦急,外部刺激還在,只是微弱了很多,接下來就要靠他自己了。

他的魂海,此刻就像是一大的繭蛹,將柳無邪的神識牢牢的包裹起來。

是一種保護,其實也是一種傷害。

作繭自縛就是這個意思。

柳無邪受傷的瞬間,魂海自發護主,等于作繭,保護自己的神識不會遭受沖擊死亡。

現在面臨的問題就是自縛,護住自己元神的那一刻,也等于把自己關在了囚籠里面。

這是一種身體自我保護機制。

比如有人拿刀朝你的腦袋砍過來,你會不自覺的躲避,或者用雙手護住腦袋,都是一個道理。

除非柳無邪神識足夠強大,撕開囚籠。

這一次受傷太嚴重了,單憑自己的力量,無法打開牢籠。

如果能蘇醒過來,意味著柳無邪破繭成蝶,他的元神還有魂力,會有一次極大的升華。

涌進來的光線越來越多,柳無邪的意識不斷壯大。

開始的時候,意識像是一條細線。

隨著時間的流逝,柳無邪的意識像是一條游動在黑暗中的蚯蚓,欲要破土而出。

已經四天過去了,盧伏年來了四次。

看了柳無邪一眼,盧伏年嘆息一聲,交代幾句,轉身離開。

再有一天,如果柳無邪還不能蘇醒過來,只能放棄治療了。

深吸一口氣,意識化為一道利箭,沖向那道被自己撕開不少的缺口。

當腦袋探出地面的那一刻,一縷眼光,刺目的讓柳無邪睜不開雙眼。

久違的陽光真好。

破繭而出,化繭為蝶!

意識回歸到魂海的那一刻,天道神書陡然展開,書頁不斷的翻閱。

突然多了幾十頁,這讓柳無邪很是吃驚。

除了記錄的天地法則之外,天道神書上出現了人性,還有道德,這讓柳無邪駭然不已。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讓天道神書增加這么多天地法則。

沒有睜開雙眼,意識進入身體內部,感受周圍的一切。

絮絮叨叨的聲音柳無邪知道從何處發起,并未打斷,任由小廝發牢騷。

“有人為我服用了太清丹續命。”

柳無邪第一時間感受到太清丹的能量。

“是誰救的我?”

大量的問好出現在柳無邪腦海之中,一時半刻無法解開。

眼前最要緊的事情,修復傷勢,讓身體快點好起來。

肉身得到靈液滋養,好的七七八八,傷勢最嚴重還是他的魂海。

魂力這個東西,不是靠靈藥就能恢復,除非是滋養魂海的丹藥。

凝華丹柳無邪手里還有一些,神念一動,大量的凝華丹進入吞天神鼎。

化為甘醇的液體,修復魂海的傷勢。

神魂以極快的速度恢復,天道神書展開之后,釋放出的光澤,同樣在修復柳無邪的魂海。

雙管齊下,柳無邪的魂海,用了不到一個時辰時間,就修復的七七八八。

“還有最后一天,如果你還不能蘇醒,只好把你丟出去了。”

小廝從地面上站起來,離開木桶,出去方便了。

確認四周無人了,柳無邪睜開雙眼,看向自己的身體,發現身體無礙,一顆心這才落下來。

以免有危險,神經時刻緊繃著。

“這是哪里?”

柳無邪喃喃自語,昏迷之后發生的事情,他完全不知,自己又怎么會跑到這里來。

神識查看一邊,似乎沒有什么危險,緊張的情緒放松不少,依舊不敢大意。

中神州處處充滿危險,他受傷嚴重,被人抓來當成小白鼠研究也很正常。

看情形似乎不像,這些靈藥對他有針對性治療,沒有這些靈藥,他不可能蘇醒這么快,也許……已經死了。

神識進入儲獸袋,想要知道小火還在不在。

如果它還在,一定知道發生了什么。

小火趴在儲獸袋里面,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這些天也在擔心柳無邪的安危。

看到小火還在,柳無邪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小火!”

柳無邪呼喚了一聲,小火噌的一聲站起來,朝四周看了看,沒有看到柳無邪,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聽了。

“小火,我在用神識跟你交流,我昏迷之后發生了什么事情。”

柳無邪聲音再一次響起,這一次小火聽清楚了,興奮的在儲獸袋來回奔跑。

本體還坐在木桶之中,這里環境沒摸清楚,柳無邪暫且裝作昏迷,暗中跟小火交流。

小火興奮的手足舞蹈,一人一獸非常的默契,從一個動作當中,柳無邪就能讀懂很多信息。

等了約莫盞茶時間,離開的小廝返回,并未發現什么不對勁,依舊坐在木桶邊緣,添著柴火,嘴里還在嘟囔。

小火比劃了半天,柳無邪基本算是清楚了事情始末。

“盧家!”

柳無邪神識回到體內,暗中施展太荒吞天訣。

沒有吸取天地靈氣,以免引起轟動,拿出大量的靈石,丟入吞天神鼎。

得到靈液的滋養,五臟六腑恢復的速度越來越快。

魂海的傷勢得到進化后,變得更加純粹。

魂力猶如水銀一般,發出涓涓流水聲。

神識散開,覆蓋整個盧家,每一寸地方,都逃不過柳無邪的眼神。

很快看到盧伏年,坐在大殿之中,皺著眉頭,偶爾還咳漱幾聲,身上的傷勢又嚴重了。

“家主,明日就是月圓之夜了,我們要做好準備。”

盧家執事站在下首,一臉的緊張之色。

每到月圓之夜,城中所有人閉門不出,盧家也不例外,到底這座大城發生了什么,柳無邪也不清楚。

“立即吩咐下去,明天晚上所有人不得離開屋子,門窗全部關閉,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不得出來查看。”

盧伏年吩咐下去,說完倚在后面的靠背上,有些疲憊。

“家主,你身體的傷勢怎么樣了。”

執事一臉關心之色,好不容易求得一枚太清丹,結果成全了一個陌生人,這件事情盧家所有人都知道了。

許多人嚷嚷著要殺了柳無邪,把他煉制成新的丹藥。

“我沒事!”

盧伏年擺了擺手,讓他先下去吧。

絲毫不知道,他們之間的談話,柳無邪聽得一清二楚。

論魂力,柳無邪的神識,已經不再一般的靈玄之下。

經過跟盛裂的大戰,柳無邪境界沒有提升,但是他的戰斗力,卻提升很多倍。

在山脈連續突破好幾個境界,多少有些虛浮,雖然期間經歷過幾場大戰,基本都是一邊倒的屠殺,起不到磨礪的效果。

收回神識,柳無邪沉寂心神,呆在盧家,暫時沒有安危。

得到靈液滋養,肉身還有待提升。

傍晚的時候,盧伏年來看了一眼柳無邪。

“明日就是第五天了,如果你還不能蘇醒過來,我只能放棄了。”

盧伏年語氣中透著一絲無奈,他們之間無親無故,為柳無邪做這么多,完全是看在江湖道義上。

跟小廝交代幾句,盧伏年離開小院。

看著盧伏年的背影,柳無邪發現這個男人竟然佝僂著身體。

看他歲數,也不過四十來歲,對于修士來說,百歲之內,都是年輕人。

神識進入他的體內,發現他的心脈上有一道留痕,而且有裂開的跡象,應該是被人用鈍器所傷。

天色漸暗,小廝添好柴火后,坐在一旁睡著了。

連續好幾天坐在這里,很是疲憊。

柳無邪睜開雙眼,這才正式打量四周。

這是一座不大的院子,兩側種植幾株大樹,上面掛滿著果子。

樹木上還有一道道劍痕,應該是有人經常在這里修煉劍法,樹干上的劍痕是被劍氣所傷。

抬頭朝天上看去,今晚的月色很美,掛在天上的大月,猶如一枚銀盤,釋放出淡淡的光澤,落在柳無邪的身體上。

突然!

一道紅色細線,從柳無邪面前一閃而逝。

“什么東西!”

柳無邪打起十二分精神,想起下午盧伏年說過的話,難道這座大城有什么詭異的事情不成。

明日就是月圓之夜,突然出現的紅色光線,仿佛撕開了圓月。

鼻子嗅了嗅,空氣中還彌漫一絲讓人很不舒服的味道。

“地煞!”

柳無邪暗暗說道,空氣中彌漫著地煞之氣。

天罡,地煞!

這是兩種極致,他們也許是一個人,也可以是一頭妖,也許是一團霧。

天罡誕生星域,地煞誕生煉獄。

正常人很少遇到地煞之氣,只有一些邪惡之地,才會誕生。

地煞入體,會瞬間被地煞之力控制。

邪靈也是地煞的一種,不過邪靈更加神秘,它們無形無質,不好防范。

地煞則不同,被地煞入體,白天不敢現身,它們最懼怕陽光之力。

柳無邪眉頭緊鎖,大城出現地煞,可不是什么好事。

傳言地煞一出,尸橫遍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