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八百章 大義

第八百章 大義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八百章 大義

天門峰這么多年,一直存在,并未被取締,柳無邪很是好奇。

按理說,天門峰只有寥寥幾名弟子,完全是浪費資源,卻一直矗立在此地,很不尋常。

而且天門峰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

雖然不是天靈仙府核心區域,卻背靠萬象洞,靈氣濃郁,法則強橫。

“我們師父真名叫付萬恒,二百年前,他可是咱們天靈仙府最年輕的地玄境,也是最有希望沖擊天玄的長老。”

姜樂加入天門峰已經整整五年了,對師父的事情,從其他弟子口中,基本得知。

柳無邪暗暗吃驚,成為天靈仙府最年輕的地玄境,絕對很強,起碼在同輩之中,無人能敵。

二百年前的時候,瘋長老不過五十來歲,如此年輕的地玄境,確實很厲害。

“他怎么會變得瘋瘋癲癲?”

從柳楓口中得知,之所以稱呼他瘋長老,因為他做事一直瘋瘋癲癲。

才有瘋長老的來歷。

這些年也有不少弟子覬覦天門峰的資源,想要混入進去,畢竟這么大的山峰,浪費著實可惜。

誰曾想到,加入天門峰的弟子,非傷及殘。

沒有死亡出現,卻傷了很多弟子,殘的殘,傻的傻,從那之后,再也沒有人愿意加入天門峰。

“二百年前,師父意氣風發,在天門臺,選擇突破天玄境,引來雷劫,結果出現一絲失誤,眼看就要死于雷劫之手,最后是師娘,挺身而出,替師父扛了一次雷劫,結果身死道消,師父自那之后,性情大變。”

天門臺就在天門峰一處險境,四周都是崖壁,只有一座孤峰,猶如人的一根手指頭,托起一座平臺。

柳無邪點了點頭,似乎有些理解瘋長老的遭遇了。

突破天玄,引來雷劫,因為準備的不夠充分,遭遇強大雷劫,情況岌岌可危。

生死危機之時,心愛的女人用自己的身體,替他扛了雷劫,死于天劫之下。

“唉……”

柳無邪不知道該說什么,這種事情,換成誰,都內疚一輩子。

“師父雖然渡劫失敗,畢竟肉身得到雷劫錘煉,境界停留在半步天玄境,實力要比那些地玄境長老強太多。”

姜樂對師父,還是一臉的敬佩之色。

柳無邪終于明白,為何曲肅等人當時看到這封書信的時候,臉上的那種表情。

他們對瘋長老,心存忌憚!

第一是瘋長老實力強大,第二瘋長老性格問題,得罪他沒有好處。

“師兄的腿是師父打斷的?”

已經過去一天時間,兩人走走停停,累了就坐下來休息會,柳無邪發現姜樂的腿不是先天殘疾。

而是后天造成,里面的骨頭,全部碎裂,真氣也被封住了。

“是的,每三個月,我的骨頭長全的時候,師父就會全部打斷它們!”

姜樂苦笑不已,這五年來,承受非人一般的痛苦。

“你是說,這五年來,每三個月,就打斷你的雙腿一次!”

柳無邪露出驚駭之色,什么樣的毅力,能堅持五年之久。

“恩!”

姜樂點頭,這五年來,每天都在痛苦當中度過。

“那你們為何還要留在天門峰?”

柳無邪愣了!

他選擇天門峰,第一是為了信諾,第二是天門峰安靜,絕對沒有自虐的傾向。

“師父告訴我們,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好,說需要錘煉六年時間,才能讓我們自行修煉。”

這五年來,姜樂信心動搖過好幾次。

但是每一次,都忍了下來,他堅信,師父不會害他。

距離六年之期,還剩下半年左右,五年多都熬過來了,不差這半年。

“其他兩位師兄也是這樣?”

柳無邪深吸一口氣,感覺后脊梁骨都發冷。

“二師弟每次清醒過來,師父就會將其打暈,又陷入渾渾噩噩,三師弟皮糙肉厚,身體剛恢復,就會被師父打斷渾身骨頭,躺在床上下不了地。”

姜樂說了一下其他兩位師弟的情況,每個人都差不多。

他雙腿殘疾,二師弟大腦出問題,三師弟身體被揍得體無完膚,一年大半的時候,都是臥床不起。

柳無邪不自覺打了一個冷戰,他實力雖強,面對半步天玄,沒有任何勝算,一只手就能碾死他。

瘋長老想要虐待他,那不是跟玩似的。

他可耽誤不起六年,要是六年都在床上度過,柳無邪會瘋掉。

“師弟不用擔心,平時的時候,師父還是很和藹的!”

姜樂看出來柳無邪的擔心,也許師弟比較特殊,畢竟是四關第一,這種人可不多見。

既來之,則安之!

扶著姜樂,兩人繼續往前走。

第三天傍晚,終于登上天門峰。

光禿禿的山峰,四周怪石嶙峋,不像是其他山峰,上面全是植被覆蓋,玄獸遍布,還有仙鶴棲息。

天門峰倒好,可能是因為沒有人打理,到處長滿著雜草,裸露在外的石頭,常年被罡風吹拂,形成了石刀。

山頂的面積,也沒有柳無邪想的那么大,遠處建立幾座茅草屋,非常的寒酸。

沒有演武場,沒有修煉室,沒有煉器室,完全是原始狀態。

二百多年了,加入天門峰的弟子,不超過五十人。

只有他們三人堅持下來了。

如能好好修理一番,倒是一處不錯的地方,起碼山高云淡,靈氣充足。

至于修煉武技的地方,柳無邪也不必擔心,山后的天門臺,絕對是佳地。

“呵呵呵……”

兩人剛上山,一名渾身邋遢的男子走過來,嘴里發出呵呵聲,跟在姜樂的身后,一臉的憨笑。

模樣看起來跟傻子無異,嘴里還有口水流出。

“志白,快來見過小師弟!”

姜樂摸了摸于志白的腦袋,讓他快喊人。

“小……小師弟……”

說話口齒不清,口水流的滿身都是。

姜樂也不嫌棄,拿出手帕,擦掉于志白身上的口水。

看似簡單的一個動作,讓柳無邪深受感觸。

姜樂身為大師兄,對師弟的照顧,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修人修心,他們不僅在修行,也在修心。

柳無邪似乎有些理解瘋長老的意圖了。

心修好了,才能修行。

一個人連心都修不好,就算修為再高,也無濟于事,終究還是鏡花水月。

“小師弟,我帶你去見見二師弟!”

姜樂拄著拐杖,朝右側一座茅草屋走去。

柳無邪跟在身后,于志白則是嘻嘻哈哈,蹦蹦跳跳,嘴里還哼著小曲。

走了約莫一炷香時間,推開屋門。

一股惡臭之氣傳來,差點給他們頂出來。

“不好意思二師弟,我回來晚了!”

姜樂走進去,屋內一片狼藉,還有污穢之物。

“小師弟來了嗎,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了。”

沈榮一個翻身,從床上掉下來,柳無邪迅速上前,將他扶起來,絲毫不在乎他身上的污穢之物。

踏入天門山之后,柳無邪感受到一種東西。

說不清,道不明!

一種大義!

一種堅守!

一種信念!

他們心里都在堅守自己的信念,堅守自己的大義,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絕對是絕世高手。

師兄弟之情,在他們身上,演繹的淋漓盡致。

“志白,去取盆清水過來,把屋子清掃一遍。”

姜樂讓志白出去打清水,清洗屋子。

“還是我來吧!”

柳無邪拿出木桶,到山泉處打來清水,很快將屋子清掃干凈。

沒有選擇凈水符,而是用最原始的方法。

柳無邪的一舉一動,姜樂還沈榮看的一清二楚,兩人相視一眼,眼眸中流露出一絲驚喜。

這兩年也有弟子調入天門峰,想要占據這里的資源,來的時候,都是一臉嫌棄。

只有柳無邪,眼神之中,沒有一絲嫌棄。

“小師弟,時間不早了,你去左側的屋子休息,我今晚住在三師弟這里,等明日的時候,帶你去拜見師父,再幫你建一座屋子。”

他們的茅草屋,都是靠自己的雙手來完成,柳無邪也不例外。

“好!”

柳無邪沒有拒絕,他確實需要休息一下。

連續十天考核,又陪著姜樂走了三天,心神疲憊。

柳無邪踏出屋子,朝左側茅草屋走去,里面點著油燈,很昏暗。

將身上的衣服脫掉,沾染了一些污穢東西,換上一套新衣服。

柳無邪的一舉一動,卻不知道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距離茅草屋百米之外,還有一座破敗的屋子,此刻站著一名渾身臟兮兮的老者,披頭散發。

雙目在漆黑的夜里,散發出淡淡的光澤,只能用炯炯有神來形容。

從柳無邪踏入山峰的那一刻開始,一舉一動,都在他目視之下。

“果然是天選之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老者右手捏十,似乎在計算著什么。

外人還不知道,瘋長老除了修為強大之外,還有神算的本事。

當年千機庭的長老,對他都推崇備至。

柳無邪換完衣服之后,簡單活動一下身體,將屋子打掃干凈,這才盤膝坐在床上,調整氣息。

太荒吞天訣運轉,周圍的靈氣,以極快的速度,朝他身體之中涌入。

修為飛速提升,在這里修煉,要比試煉場地快好幾倍。

“真是修煉福地!”

柳無邪暗暗說道。

只有這里,才能讓他盡快突破修為,呆在柳家,不是長久之計。

柳無邪是被慘叫聲驚醒的,迅速從屋子里面跑出來。

“二師兄,你沒事吧!”

一個健步,迅速上前,于志白搬起一塊石頭,一不小心砸中自己的右腳,才發出慘叫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