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神秘尸體

第六百八十五章 神秘尸體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六百八十五章 神秘尸體

柳無邪沒有選擇的余地,留在上面,只能坐以待斃。

既然地下還有一座世界,也許真的連接其它出口,從陰陽谷逃出去。

神秘古樹還在提醒他,此地有寶物。

到底寶物從何而來,柳無邪不得而知。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順著裂開的縫隙,柳無邪沉入地下。

四周并非想的那么黑暗,進入地下后,光線很微弱,能看到周圍的一切。

濃郁的死氣,撲面而來。

這些都是天冥之氣,要比外面濃郁數千倍。

一般人進來,只能閉上五官,阻止天冥之氣進入身體。

柳無邪則不同,祭出吞天神鼎,不斷的吞噬這些天冥之氣,化為青色液體,融入太荒世界。

落地之后,除了天冥之氣外,地下世界很潮濕,地面上還有薄薄一層積水。

打了一個哆嗦,溫度越來越低。

抽出邪刃,隨時面對突發事件。

順著他們走過的通道,柳無邪小心前進。

他應該是最后一批進來,其他人早就進入深處。

鬼瞳術到了這里,起不到任何作用,石壁上仿佛涂抹了一種物質,阻止一切神識查看。

不能勘探四周,接下來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走了約莫十分鐘左右,前面視線陡然開闊,出現一座巨大的地下空洞。

“怎么會這樣!”

看著眼前的一幕,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驚駭。

空曠的地下世界,擺放數之不盡的棺木。

一些膽大之人,竟然抽出兵器,要撬開這些棺木,認為里面擺放大量的寶物。

也有膽小之人,不敢靠的太近,以免遭受波及。

如此之多的棺木,太詭異了,到底是誰布置在這里的。

尸氣四野,幻化出一尊尊奇怪的影子,漂浮在空中。

“咔咔咔……”

一座巨大的棺木,被人使勁的撬開,發出刺耳的咔咔聲。

在空曠的地下世界回蕩。

雖然無法祭出鬼瞳術,不妨礙柳無邪視線。

棺蓋打開,不少人湊到近前,想要一睹究竟。

柳無邪相隔五十米左右,站在高處,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發生的一切。

“尸體!”

撬開棺木的那些武者,一臉疑惑之色。

“好奇怪的尸體,看起來栩栩余生,像是沒死一樣。”

周圍聚集幾十人,指指點點。

棺木里面躺著一名年輕男子,看歲數不到三十,模樣俊俏,臉上的膚色,跟正常人并無二致。

這就很古怪了,天冥戰場多少年沒有發現人類了,進來的這些修士只是過客,歷練之后,紛紛離開。

擺放在這里的棺木,存放不知多少年了。

除非是真玄老祖,肉身不腐,這些尸體,顯然達不到真玄境程度。

那他們的尸體,又是怎么回事?為何一直不腐爛。

不僅沒有腐爛,看起來非常的新鮮。

“真他娘的見鬼了,這是什么鬼地方。”

撬開棺木的是一名壯漢,實力不俗,星河九重境,手里還提著一把大刀。

寶物沒找到,反而找到一具新鮮的尸體,站在一旁罵罵咧咧。

“老牛,你的頭發怎么白了。”

站在壯漢身邊的兩名修士,突然發出一聲驚叫。剛才撬開棺木的壯漢,他的頭發竟然在飛速變白。

這個發現,讓周圍的人紛紛朝后退去,一臉的毛骨悚然。

事情來得太突然了,柳無邪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敢置信。

這地下世界,處處充滿著詭異。

連他都找不到原因,這就很不尋常了。

叫老牛的壯漢看不到自己的頭發,瞬間拿刀切下來一塊,果然發現自己的頭發,全部變白了。

“奶奶的,真是晦氣,趕緊把它蓋上。”

老牛雖然膽大,碰到這種事情,還是心虛,尤其是頭發變白之后,膽量已經不如剛才。

聯合了好幾人,趕緊將棺木蓋上。

正要蓋上的那一刻,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啊啊啊,他活了!”

這下子炸開了鍋,連老牛也不管了,伙伴紛紛跑的一干二凈,留下老牛一人站在原地。

棺木中發生的一切,柳無邪看的一清二楚。

他也看到了,躺在棺木中的男子,眼皮子確實動了一下。

并沒有他們說的那么玄乎,人真的活了。

再也沒有人敢靠近那些棺木,以免惹來什么殺身之禍。

“老牛,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走啊!”

逃走的小伙伴,站在遠處招呼,讓老牛快走,別留在那里了。

這里太邪乎。

他們乃堂堂修士,按理說,任何魑魅魍魎都嚇不到他們。

但是這一刻,他們真的嚇得雙腿發軟。

沒見過死了幾千年的人類還能動彈。

老牛無動于衷,突然轉過身子。

淡淡的光線照在他的臉上,只見他的臉變成了墨綠色,非常的悚人。

看一眼,讓人渾身發冷。

而且嘴角還掛著淡淡的邪笑,跟剛才的模樣,判若兩人。

柳無邪眼眸一縮,從老牛身上看到一絲端倪。

“他已經死了!”

柳無邪暗暗說道。

老牛的身體,早已不屬于他自己了。

拿起手中的大刀,放到自己的脖子上,一點點劃開,鮮血迸射,染紅了身后的棺木。

跟他一起進入地下的伙伴,嚇得不敢說話。

老牛從小天不怕,地不怕,怎么會攤上這種事情。

“老牛,不要!”

一起的伙伴連忙阻止,卻不敢上前,只能站在遠處。

面對伙伴的阻止,老牛無動于衷,手中大刀繼續切割。

血管爆裂的聲音,在寂靜的地下世界回蕩,讓人渾身發冷。

一些膽小之人,嚇得癱軟的坐在地面上。

一邊切割自己的脖子,老牛還發出一陣陣令人牙齒發酸的鬼笑聲。

聲音仿佛能刺穿人的耳膜,就算你閉上五官,也能聽得一清二楚,直接刺入你的靈魂。

切割還在繼續,脖子已經血肉模糊,血管崩開,鮮血濺起三米多高,染紅了周圍好幾座棺木。

流淌到地面上的血液,仿佛進入某個特殊的時空。

柳無邪一直密切的注意四周,那些血液流淌到地下之后,好像被什么東西吸收了,像是一幅幅脈絡圖。

“難道這里是一個陷阱?”

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濃濃的擔憂。

如果真是一個陷阱,那布局之人,想的也太久遠了。

眨眼間的功夫,剛才還有數百名武者,全部逃的一干二凈,順著幾個通道,朝更深處掠去。只剩下柳無邪自己一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還未離開。

事情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的多。

這地下可以說是危機伴隨著機遇。

同樣,機遇也伴隨著危機。

老牛神秘死亡,讓每個人心頭蒙山一層陰影。

包括柳無邪在內。

接下來每走一步,都要格外的小心,難免會葬身此地。

目光再一次看向棺木,這一看不要緊。

“怎么不見了?”

柳無邪汗毛倒立,一股涼氣從腳底冒出。

整個人仿佛墜入冰窟之中。

躺在棺木中的那具尸體,神秘消失了,取而代之,老牛躺在了里面。

這一切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發生,柳無邪居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消失的尸體,老牛的死亡,一個又一個疑問,充斥柳無邪的心頭。

不敢再過多逗留,選擇較近的一座通道,隨后消失在原地。

就在柳無邪消失不久,四周響起一陣陣詭異的笑聲。

那具消失的尸體,突然從半空中掠下來,雙腳離地,像是一枚鵝毛一般,沒有一絲重量。

臉上的表情猙獰可怖,身體非常僵硬,仿佛死了無數年,骨頭已經無法自由活動。

一枚枚詭異的紋路,從他身上浮現出來。

如果柳無邪在這里,一定認識這些紋路,這是血咒。

一種消失很久的古老咒語,竟然在這地下世界出現了。

以血為媒,用人類的鮮血刻畫符咒,這種事情,就算是在凌云仙界,懂得的人都極少。

居然在真武大陸出現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血咒不斷的蔓延,漂浮在空中的尸體,一點點干癟,身軀中的血咒,化為一個個印記,鉆入那些棺木之中。

“咔咔咔……”

那些棺木跟著一起發出咔咔的響聲,一個接著一個打開。

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所有棺木中的尸體,全部漂浮起來,形成一個個更大的血咒,滲透到地下。

數之不盡的死侍被喚醒,他們在地下世界沉睡太久了。

這些血咒,竟然能操控這些死侍,如果有人在這里,必定嚇得魂飛魄散。

柳無邪鉆入通道之后,變得更加小心,這里的環境,錯綜復雜,誰不知道通道能延伸到何處。

越走溫度越低,地下世界要比他想的還要寬闊。

時而碰到巨大的空曠世界,時而走向狹窄的通道。

如同行走在迷宮中一般,柳無邪迷路了。

鬼瞳術無法施展,路上做了很多標記,發現他回去的時候,那些標記全部消失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柳無邪前面傳來一聲聲慘叫,三名修士快速朝他跑過來。

正是跟老牛一伙的幾名伙伴,揮舞著手中的兵器,不知道跟什么東西在交戰。

奇怪的是,除了他們三個之外,四周什么也沒有。

他們就這樣胡亂的劈砍。

開始的時候,三人攻擊還算完整,很快相互廝殺,在彼此的眼中,對方像是十惡不赦的魔頭。

“我讓你追我!”

右側的男子,一劍狠狠的砍在左側的男子身體上,一邊砍,還發出陣陣大笑聲。

中間那名男子,則是手持長劍刺向右側男子的心臟部位,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