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連斬十人

第六百四十七章 連斬十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六百四十七章 連斬十人

柳無邪懶得解釋。

跟他們解釋,他們也不可能理解,況且他們已經是將死之人。

“廢話真多!”

柳無邪實在是忍不下去了,手持邪刃,突然殺了出去。

邪刃猶如一道無匹的厲光,出刀的那一刻,十名青紅門弟子身體一驚。

猶如一尊猛虎出籠,釋放出無邊的血腥之氣。

絕世無匹的一刀,讓十人意識到不妙。

尤其是韋修,他可是巔峰星河境,從這一刀當中,看出很多東西。

在雪山上,柳無邪無法施展天龍印。

一旦施展,周圍都會塌陷,雪暴隨之而來。

縛地鎖只能對付一人,魔鏈適合囚禁,并不適合攻擊。

寂滅拳威力太大,融合了仙技,副作用極其明顯,一個不慎,反而遭到反噬。

目前最大的戰斗力,還是一字斬跟寒冰之術,配合靈魂之矛,足夠對付他們。

“大家快散開!”

韋修一聲厲喝,讓十人散開,這樣柳無邪的刀法,就無法鎖定每一個人。

話音一落,韋修沖上去,打算硬抗這一刀。

他的實力最高,他不出手,其他人根本不是的對手。

他的速度快,柳無邪的速度比他們快十倍。

“你們散開就能躲避我的刀法嗎!”

柳無邪的聲音,猶如死神之玚。

每個人心神一怔,身體不自覺放緩了一些。

“咔嚓!”

一尊星河七重,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被邪刃一刀劈開身體。

鮮血染紅了蒼穹。

“柳無邪,你該死!”

韋修身體猶如流星,長劍猛然切下,攔住了柳無邪一字斬。

“鏘!”

一陣陣火光四濺,強橫的真氣,順著邪刃,反饋到柳無邪手臂。

撞擊的那一刻,兩人身體一起倒飛出去。

柳無邪身體在空中轉了一圈,穩穩的回到地面上。

韋修就不一樣了,身體在空中翻轉了三圈,這才落在地面上。

而且落下的時候,身體明顯不穩。

一番撞擊,高低立判高下。

“這怎么可能,韋師兄一劍居然不能斬殺柳無邪。”

活下來的青紅門弟子一臉駭然。

在他們看來,韋師兄一人就能斬殺柳無邪。

事實并非他們想的那么簡單,柳無邪的實力,遠遠超出他們的想象。

韋修臉色陰沉的可怕,手臂微微發抖。

剛才那一劍,仿佛撞擊在一座萬年冰山上,恐怖的反震之力,險些震碎他的筋脈。

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凝重。

事已至此,沒有后退的余地。

就算他們想走,柳無邪也不會放他們離開。

看著被斬斷身體的同門師兄弟,韋修臉上殺意越來越濃。

其他弟子一言不發,不知道該說什么。

到底遇到柳無邪,是好事還是壞事。

“你們還在猶豫什么,趕緊出手吧!”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殘酷的笑意。

他的實力,絕對不能泄露出去,所以他們都要死,不能留下一個活口。

“都別隱藏實力了,布陣!”

韋修一聲令下,剩余九人組建七殺劍陣。

無邊的劍氣,形成鋒芒,直逼柳無邪的身體。

“你們就這點本事了嗎!”

七殺劍陣,早已被柳無邪破解,也好意思拿

出來丟人現眼。

身體長驅直入,直接沖入劍陣之中。

手指突然連點,這一次柳無邪沒有施展一字斬,而是寒冰道術。

每一道真氣迸發,四周氣溫都會下降。

“不好,這是道法!”

星河境可以領悟自己的道法,但是真正能領悟到的,卻少之又少。

很多人突破到巔峰星河境,依舊找不到自己的道。

更別提參悟道法,只能靠武技交戰。

他們躲避不及,每一個陣眼,柳無邪了如指掌。

連他們下一步移動的軌跡,都計算的一清二楚。

“嗤嗤嗤……”

猶如五道銀色閃電,鎖住五名青紅門弟子。

被寒冰之氣擊中的那一刻,他們的身體,立即化為一座冰雕。

定格在原地,一動不動。

來天山七八天時間,柳無邪的寒冰之術,威力提升數十倍都不止。

剛才還是十人,眨眼間的功夫,只剩下四人站在原地。

就在這個時候,靈魂之術陡然施展。

柳無邪就要打的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啊啊啊……”

又是兩人被擊中,魂海受損,倒在地面上哀嚎。

只剩下韋修跟另外一名青年,站在原地,居然不知所措。

兩人相視一眼,從彼此的眼眸深處,看到濃濃的震驚。

他們以為靠著強大的法則跟真氣,來誅殺柳無邪。

結果倒好,柳無邪以強大的真氣跟法則,反過來碾壓他們。

都以為柳無邪境界低下,就算他武道天賦妖孽,那又如何,憑靠真氣跟法則,輕松殺你。

事情恰恰相反,他們的境界雖然高于柳無邪,論真氣跟法則,連柳無邪十分之一都達不到。

他們后悔了,也害怕了。

“走!”

第一時間,韋修想到了逃走。

他一刻不想留在這里,等通知其他弟子,一起聯合誅殺柳無邪。

十人遠遠不夠,最好把消息帶給白元,借助天元宗的手。

拿出懷中的通訊符,準備通知其他弟子。

“現在才想起來通知,是不是太晚了。”

縛地鎖從魂海之中鉆出,將韋修囚禁在原地,一動不能動。

他們找到柳無邪的時候,韋修原本打算通知其他弟子,卻被身邊的人攔住。

勸告韋修,這么好的機會,豈能通知其他人,先搜刮了柳無邪身上的寶物再說。

“這……這是什么法寶!”

韋修天賦雖然很高,視野有限,什么時候見過縛地鎖這種妖孽的寶物。

別說他,就算是白元見到,都會無比的震驚。

縛地鎖乃靈族之寶,人族根本煉制不出來。

“你沒有機會知道了!”

縛地鎖不斷收縮,韋修痛的哇哇大叫,卻沒有任何辦法。

越掙扎,縛地鎖收縮就越快,身體里面的骨頭,一根根斷裂。

僅存的一名弟子,站在原地居然忘記了逃走,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挪不動分毫。

控制住了韋修,目光掃向這名弟子。

后者嚇得一個哆嗦,直接跪在了柳無邪面前。

“我……我還不想死,求求你放過我。”

搗頭如蒜,誰會想到,剛才還是高高在上的青紅門弟子,居然跪在柳無邪面前求饒。

手指一點,一道寒芒閃爍,這名弟子直接被凍死。

柳無邪沒有任何憐憫,放他離開,只會聯合更多的人。

絕對不

能留下活口。

將所有人全部清理干凈,柳無邪這才轉身離開。

“真富有!”

十枚儲物戒指落入柳無邪掌心,神識進入其中,發現每個人都富得流油。

青紅門真傳弟子,這些年不知道積累了多少資源,全部便宜了柳無邪。

此刻山脈外面,亂成了一鍋粥。

十枚魂碑幾乎在同一時間炸開,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情,而且發生在同一個宗門身上。

馮高秋臉色陰沉的可怕,韋修的魂碑炸開了,他可是青紅門未來的希望。

論地位,韋修不在蘭陵之下。

“發生什么事情了,青紅門的魂碑,怎么會突然炸開這么多。”

那些二流宗門長老還是弟子,暗中竊竊私語,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難道他們都被柳無邪殺死了?”

有人大膽的猜測,只要這種可能,他們都死于柳無邪之手。

“不可能,柳無邪實力再強,很難同一時間斬殺這么多人。”

立即有人站出來反駁。

“一定是雪人,他們闖入雪人地盤,才慘遭斬殺。”

各種推斷都有,只有一小部分人,猜測是柳無邪所殺。

大多人堅持自己的觀點,他們遭遇雪人襲擊。

具體什么情況,沒有人知道。

山脈被結界隔離,里面的消息,無法傳遞出來。

“韋修怎么會死!”

青紅門長老拿起碎裂的魂碑,眉頭緊鎖。

這才過去兩天時間,損失十幾弟子,對青紅門來說,打擊太大了。

“宗主,你說他們是柳無邪所殺嗎?”

鶴老站在沐天黎身邊,暗中傳音。

沐天黎沒說話,他也不敢太確定。

這么短時間內,連殺十人,就算是白元,都很難做到,確實難以下定論。

時間還在一天天過去,殺戮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例如青紅門的弟子碰到天寶宗弟子,免不了一場廝殺。

雙方實力相差不大,則會避開。

如果一方實力較弱,強的一方,必定展開攻擊。

紫霞門跟羽化門歷來就有恩怨,他們門下的弟子碰到,也會相互廝殺。

金陽神殿跟獨孤家的關系并不好,兩家武道發展不好,商道上又相互競爭,難免會有些摩擦。

獨孤家必須壓住金陽神殿,才能避免自己墊底。

金陽神殿想辦法拉下獨孤家,自己爬上去一名,擺脫第十名身份。

可以說是難兄難弟。

天羅谷跟縹緲宗跟外界恩怨較少,門下弟子見到誰都是客客氣氣。

加上縹緲宗女弟子居多,又很少招惹是非,一般情況下,不會遭遇危機。

最可怕還是邪心殿,他們見人就殺,不分男女。

他們的目的很簡單,殺光所有人,穩坐第一名。

前面五塔考核,邪心殿的成績很一般。

想要奪取更好的名次,這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

圈子不斷的被壓縮,柳無邪活動的空間,越來越小。

只能朝山脈深處趕去。

再往里走,就會碰到雪人了。

外圍區域,布滿了人,一元宗聯合了青紅門,紫霞門三大宗門,展開了地毯式搜索。

外圍空間幾乎都是他們的人。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柳無邪必須要盡快突圍出去。

路上碰到金陽神殿還有獨孤家的弟子,他們連忙將消息傳給一元宗,換取一元宗對他們的好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