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六百零一章 轟天印

第六百零一章 轟天印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六百零一章 轟天印

田列突然提出這個要求,四周一片嘩然。

這要比斗死符還要殘酷。

彼此雙方,用自己煉制的靈符,來擊殺對手。

誰的威力越大,擊殺對方的成功概率越高。

這其中牽扯一個難題,誰先出手?

田列如果先出手,殺了柳無邪,就算柳無邪的靈符逆天,也無濟于事。

后者同理。

還有一種辦法,同一時間投擲出去,田列應該打的就是這個算盤。

“這個辦法不錯,你先投擲吧!”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殘酷的笑容,讓田列先施展靈符。

“無邪,不可!”

一玄立即站出來阻止,田列先出手,占據先機,柳無邪很有可能因此而受傷,甚至死亡。

誰也沒想到,柳無邪居然提出讓田列先施展靈符。

“多謝一玄長老關心,這種垃圾靈符,傷害不到我。”

柳無邪感激的說了一句,田列手中的靈符,充其量堪比星河五重一擊。

他現在單憑肉身,就足以抗衡。

加上太荒真氣,還有真龍之體,想要殺他,難于登天。

聽到柳無邪這么說,一玄長老也不好說什么。

田列正愁著如何先施展靈符,沒想到柳無邪先提出來了,正好中了他的下懷。

“柳無邪,這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田列發出一聲獰笑,以免柳無邪反悔,手中的天火符化為一道紅色流星,從天而降,將柳無邪全身包裹。

頃刻之間!

天火符化為漫天的火焰,像是一座滔天的火球,砸在柳無邪的身體上。

方圓數百米,全部被火焰所籠罩。

場面極其恐怖,就算是高級星河境,都未必能堅持下來。

劇烈的高溫,將地面上的青石全部融化,化為紅色的汁水。

兩側的石壁上,經過高溫煅燒,那些青磚不斷的炸開,承受不住高溫的擠壓。

那些樹木,瞬間被點燃,周圍變成了一片火海。

處于火焰中心地帶,溫度高達數千度,天象境肉身根本承受不住,很快就會被蒸發掉。

“好可怕的天火符,田列不簡單啊,這枚靈符堪比八階了。”

四方武者早就退到千米之外。

就算這樣,灼熱的氣浪,已經讓他們渾身難受,很多人嘴唇都開始發干。

一些較近的武者,身體出現灼傷,只能繼續后退。

范臻一臉擔憂之色,他雖然相信柳無邪的實力,面對如同擇人而噬的火焰,到底能不能活下來。

“這個柳無邪死定了,天火符威力無匹,田列利用此符,斬殺過一名星河境六重高手。”

一尊小刀會成員說道,仿佛看到柳無邪被燒成焦炭的模樣。

火焰還在煅燒,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奇怪的是,從火焰中間位置,沒有慘叫聲出現。

面對如此的高溫,柳無邪應該發出慘叫聲才對,為何一點動靜都沒有。

“難道他直接被天火符燒死了?”

一名星河境修士小聲的說道。

只有瞬間被燒死了,才不會發出叫聲。

一枚靈符能持續五分鐘時間,威力就會逐漸消散。

不遭遇生死危機,沒有人愿意施展靈符。

田列眉頭緊皺,天火符跟他心神相連,里面發生的一切,感知的一清二楚。

靈符炸開的瞬間,會形成一股超級沖擊波,足以撕開天象境的肉身。

他的神識進入核心區域,發現有一塊真空地帶,沒有受到靈符的沖擊,這簡直不可思議。

五分鐘一晃既過,火焰不斷的降低,靈符的能量快速消散。

滿地都是灰褐色的粉末,這些都是巖石被燒焦后形成的模樣。

地面干枯,連地下的水流,都被蒸發掉了,可想而知,天火符的威力有多么強大。

溫度降下來,眾人一步步朝核心區域靠近,想要知道柳無邪死沒死。

一玄很緊張,如果柳無邪死了,他要不要殺死田列,為柳無邪報仇。

海大師同樣是一臉緊張,弟子的靈符術他非常清楚,這枚天火符,應該是田列最巔峰之作了。

“大師兄放心吧,這小子就算不死,也只剩下一口氣了。”

呂介走過來,一副安慰的語氣,讓師兄不用擔心。

葉刀皺著眉頭,按照他對柳無邪的理解,絕對不會這樣輕易的死去,一定會有后招。

面對如此強橫的火焰,除非一開始就躲開,就算是葉刀,也無法從容化解。

柳無邪站在原地,硬抗靈符一擊,等于自找死路。

當塵埃徹底散去,一道挺拔的人影,傲立在原地。

身體一動不動,如同一株萬年青松,面對風吹雨打,強風烈火,依舊挺拔。

“不可能!”

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田列發出一聲尖叫,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其他人更是一臉呆滯,柳無邪不僅沒死,身上的衣衫,連灼傷的痕跡都沒有。

這怎么可能!

葉刀眼眸一縮,他還是低估了柳無邪,實力絕非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

四方圍觀的修士,更是目瞪口呆。

七階靈符,不躲避的情況之下,居然無法殺死柳無邪。

每個人看向柳無邪,充滿著敬畏,包括海大師,一絲悔意,浮現他的面孔。

這一年多來,得罪柳無邪的人,沒有一個是好下場。

死的死,殘的殘,廢的廢。

呂介像是吃了屎一樣難受,剛才他還信誓旦旦的說柳無邪死定了。

這才過去不到一分鐘,一道無情的耳光,落在他的臉上,打的他臉頰火辣辣的疼痛。

“妖孽,他就是一個妖孽啊!”

人群傳來陣陣驚呼。

只有妖孽才能做到這一點,正常人早就被天火符蒸發掉了。

就算不死,也會變成一具焦尸。

沒有理會四周的聲音,柳無邪抖了抖衣袍,將落在身體上的一些黑灰抖干凈,一步步朝田列走去。

“我承受你的靈符一擊,接下來你要承受我的靈符一擊了!”

柳無邪冰冷的說道,他剛才刻畫的靈符,大家都看清楚了,沒有任何作弊的嫌疑。

相互攻擊,最簡單直接。

誰能活下來,就是勝者。

看柳無邪的樣子,連受傷的跡象都沒有。

田列臉上閃過一絲驚慌,有些害怕了。

居然在一步步后退,目光朝師父看過去。

如果柳無邪的靈符威力真的能達到十級,他活下來的概率,只有零點零一,甚至是零。

七階靈符相當于星河境一擊。

十級相當于巔峰星河境一擊。

田列不過低級星河境而已,實力很一般。

面對七階十級靈符,他毫無勝算。

海大師被一玄長老瞪了一眼,根本不敢說話。

他要是敢站出來,一玄會毫不客氣的再給他一巴掌。

柳無邪進一步,田列就退一步,四周傳來陣陣噓噓聲。

剛才柳無邪承受靈符一擊,可是站在原地一動沒動。

為何輪到田列,就變得如此貪生怕死。

“我這枚靈符叫轟天印,剛才被小刀會撕毀的很多靈符之中,就有這種靈符銷售,今天就拿你開刀,讓轟天印的威力,被世人記住。”

這是一次打響天道會靈符的絕好機會,柳無邪豈能錯過。

但從轟天印三個字,足以肯定,這枚靈符的威力,將無比巨大。

連天都能轟出一道印記,何況是血肉之軀。

聽到這個名字,周圍的人嗡的一聲朝四周退去,以免遭受波及。

十級威力,極有可能造成大面積破壞。

不少人面露期待之色,寶城的靈符質量太一般了,如果能涌現出好的靈符,必定能大放異彩。

論靈符一道,南域最出名當屬如今排在第一的天元宗。

他們的靈符暢銷整個南域,可謂是供不應求。

田列身后已經是一片廢墟,無路可退。

“師兄,不用擔心,他只是裝腔作勢而已!”

呂介還有魏鵬天站在遠處,大聲的說道,讓師兄不用擔心。

深吸一口氣,田列臉上的表情恢復正常。

他可是堂堂七階靈符師,這樣就被嚇退了,以后如何見人。

“去吧!”

柳無邪輕輕說了一句,手中靈符化為一抹殘光,消失在原地。

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田列面前。

沒有強橫的火焰爆發,也沒有其他元素。

普普通通,看起來這枚靈符,真的很一般。

這是所有人此刻的想法。

靈符一旦祭出,必定爆發出強橫的能量波動。

奇怪的是,柳無邪這枚靈符,沒有能量溢出,難道真如呂介所說,他一直在裝腔作勢?

但是很快!

一道滔天的掌印出現了,震駭了無數人。

“你們快看!”

無數目光朝蒼穹上看去,靈符陡然炸開,化為一枚滔天的大手印。

像是五指巨山,封鎖住了整個東街。

至于田列,像是可憐的倉鼠,被鎮壓在原地,無法動彈。

“好可怕的力量!”

四方那些修士已經退到千米之外,依舊感受到令人窒息的力量朝他們襲來。

“不好!”

呂介高呼一聲,意識到不妙,柳無邪這枚靈符,已經超脫了七階靈符的范疇。

海大師好幾次想要出手,身體每動一下,一玄就會朝他瞪過來。

手印越來越大,遮天蔽日,仿佛能蓋住半邊天穹。

整個寶城都被驚動了,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以為是有化嬰境強者交戰。

“師父,快救我啊!”

田列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身體不斷的掙扎,想要逃出這里。

轟天印猶如一道緊箍咒,牢牢的鎖定田列的身體。

任由他掙扎,也無法逃離轟天印的碾壓。

“轟隆隆……”

天空裂開一道縫隙,可想而知,這枚轟天印的力量,達到何種的高度,堪比高級星河境一擊。

今天一號,手里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