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戰老祖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戰老祖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戰老祖

從藤家深處,涌出一股無盡的駭浪,震得周圍房屋,紛紛倒塌。

隨即!

一道灰色人影,從深處掠出,站在蒼穹之上。

藤高義,藤萬丘的爺爺。

孫子一死,老祖很快感應到了。

看著滿目瘡痍的藤家,還有遍地的尸體,藤家老祖發出憤怒的咆哮。

“小子,你是誰,為何要殺死我藤家這么多人。”

滕高義睚眥欲裂,目光中欲要噴出火焰,一臉殺意看向柳無邪。

只有柳無邪一人傲立虛空,手持邪刃,散發出恐怖的殺氣。

邪刃之上,還在滴答滴答著鮮血,那是他孫兒的血液。

“因為他們該死!”

柳無邪冰冷的回道幾個字。

“很好,你殺我孫子,滅我族人,我要把你挫骨揚灰!”

滕高義發出陣陣獰叫。

只要他不死,再培養新的苗子,可以繼續開枝散葉。

雙拳一捏,四周涌起一陣陣波紋,無形的氣浪,朝四周涌去,不愧是星河三重境高手。

迄今為止,滕高義應該是柳無邪遇到最強的對手了。

不敢有任何大意。

今日的柳無邪,早已不是昔日阿蒙。

憑靠天龍印,縛地鎖,誅殺星河三重綽綽有余。

話音一落!

滕高義的身體消失在原地,一拳朝柳無邪砸來。

簡單直接,非常的粗暴。

靠著強橫的星河之力,幻化出滔天巨拳。

源源不斷的星河力量灌注其中,換成一般的天象境,早就被鎮壓在原地,無法動彈。

他的對手是柳無邪,豈能坐以待斃。

“來得好!”

柳無邪收起邪刃,突然沖上去,居然赤手空拳。

木御碑跟土御碑突然動起來,形成兩條直線,匯聚成滔天的神力,涌入柳無邪的手臂。

緊接著!

太荒世界動了,分解出可怕的真氣,猶如千軍萬馬穿過柳無邪的經脈。

“他要干什么,打算硬抗星河三重一擊!”

許多高級天象境強者發出陣陣驚呼聲,被柳無邪的舉動震驚到了。

柳無邪的刀法,剛才誰都見識過了,這時候應該使用刀法才對。

“好平淡無奇的一拳!”

何家家主一臉不敢置信,柳無邪竟然要用如此平淡無奇的一拳,來抗衡滕高義。

事實就是如此!

當著眾人的面,兩人身體瞬間碰撞到了一起。

滕高義同樣是一臉疑惑,柳無邪難道隱藏了實力?

他乃星河境,神識強大,一眼便能看出,柳無邪境界只有天象五重,絕不會出錯。

“崩!”

猶如天崩地裂,兩人拳頭撞在一起的那一刻,虛空一晃。

隨即是驚濤駭浪,涌向四面八方。

還未倒塌的建筑,瞬間被夷為平地,整個藤家,徹底化為一堆廢墟。

如同兩顆星球撞擊在一起,可怕的駭浪,將圍在四周的那些武者,全部震飛出去。

連那些天象境都無法幸免,震得口噴鮮血。

一些低級武者,直接被擠壓成肉沫,消失在天地之間。

這就是星河境的威力。

撞擊的那一刻,柳無邪拳頭上覆蓋一層厚厚的龍鱗,讓肉身的力量,攀升到極致。

真龍之軀,體質遠遠強于普通人。

兩道人影從空中陡然分開,凌空翻轉幾個跟頭,柳無邪依舊傲立虛空。

除了胸口微微有些起伏,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變化。

平靜的有些可怕。

滕高義身體落在百米之外,臉上紅一陣青一陣,撞擊的那一刻,他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滔天巨獸。

令人窒息的力量,險些讓他栽了跟頭。

幸好最后時刻,抽調了所有的力量,才化解柳無邪這一拳。

“你到底是誰,怎么會跑到蒼山城來!”

滕高義臉色恢復正常,猙獰的目光,掃向柳無邪。

“廢話怎么這么多,說的很清楚,滅你們藤家的人。”

柳無邪懶得跟他啰嗦,身體一晃,又是一拳砸下。

這一次輪到柳無邪先出手,才突破天象五重不久,需要一場大戰來穩固根基。

星河三重,無疑最合適不過。

“找死!”

滕高義無比的憤怒,剛才一時失神,才被柳無邪抓到機會,接下來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

兩人再度沖出去,猶如兩道流星,劃破蒼穹。

空間上的氣流開始扭曲,被壓縮之后,發出陣陣雷鳴之聲,無比的可怖。

沒有華麗的招式,只有近身肉搏。

幾乎是拳拳到肉,柳無邪施展真龍之軀,淡淡的龍鱗覆蓋身體重要部位。

“砰砰砰……”

柳無邪挨了滕高義十幾拳,同樣是十幾拳落在滕高義的身體上。

論肉身,柳無邪還在滕高義之上。

修煉真龍之軀后,肉身要比一般的低級星河境強橫許多。

“砰!”

各自擊中對方的胸口,兩人一起分開。

“哈哈哈……”

地面上傳來陣陣大笑聲,被他們兩人的樣子逗樂了。

柳無邪身上的衣服碎裂好幾塊,被拳勁震碎。

狼狽的還是滕高義,前身后背上鼓起好幾塊大包,還有他的臉上,腫起來一塊,被柳無邪一拳砸中。

戰斗天賦以及技巧,柳無邪勝出他太多太多了。

相比起滕高義,柳無邪除了衣服破裂之外,肉身沒收到任何傷害。

這一切仗著真龍之軀。

滕高義臉上閃過一絲駭然,這還是天象境嗎?

“這小子太逆天了,簡家自作孽,自愿做藤家的一條狗,如果把簡杏兒嫁給柳無邪,以后簡家成為蒼山城第一大家族都有可能。”

很多人替簡伯通不值。

滕高義緩緩從儲物戒指里面沖出一桿七尺長的大刀。

出現的那一刻,空間一陣波動。

刀身極長,散發出陣陣恐怖的氣息。

“極品靈寶,有點意思!”

這種小地方,居然出現極品靈寶,柳無邪大為驚訝。

連續出手兩次,都沒討到好處,滕高義不敢隱藏實力了。

邪刃出鞘,指向滕高義。

刀芒閃爍,兩人都是用刀高手。

一個用短刀,一個用長刀。

宛如兩抹殘影,兩人一起消失。

隨后!

“鏘鏘鏘……”

虛空上閃爍出無數的火光,刀來刀往,柳無邪將奪命刀法施展到了極致。

滕高義施展一套劈風刀法,配合手中的金頭大砍刀,威力無匹。

柳無邪不敢大意。

兵器一寸長一寸強,境界相當的情況下,兵器的優勢,就凸顯出來。

滕高義仗著長刀的優勢,讓柳無邪很難近身。

加上他的劈風刀法,以風御刀,可謂是詭異至極。

稍有不慎,就會死在他的長刀之下。

你來我往,短短幾個呼吸時間,兩人交戰數千招。

依靠奪命刀法,無法誅殺星河三重,柳無邪早就料到了,而且好幾次險些死在滕高義的手中。

仗著寒冰指,才將之化解。

“劈風斬!”

滕高義一聲厲喝,恐怖的刀罡,彌漫了整個蒼穹,柳無邪避無可避。

奪命刀法遭到無情的撕裂,身體不斷后退。

窒息的力量,猶如一條銀河,碾壓柳無邪。

“該換招了!”

柳無邪暗暗說道。

磨礪的效果已經達到了,殺死滕高義,離開蒼山城,繼續出去走走,多見識一些人和事。

收起邪刃,身體陡然上升,右拳舉起。

恐怖的星辰之力,幻化出一尊太古山脈,盤踞在蒼山城上空。

突如其來的太古星辰之力,打的滕高義一個措手不及,誰會料到,柳無邪這時候突然變招。

而且變招之快,讓人匪夷所思。

招式之間,沒有任何拖泥帶水,仿佛信手拈來。

金頭大砍刀的速度被壓制下來,無法往前一步,這就是太古星辰的力量。

“真是該死啊!”

堂堂星河三重,被壓制的無法動彈,這要是傳出去,沒有人會相信。

事實就是如此,而且是當著無數人的面。

“劈風破!”

滕高義跟著換招,身體迎難而上,居然要打算硬抗這一拳。

“不自量力!”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雙手結印,太古山脈幾乎籠罩了方圓數萬米。

“咔咔咔……”

空間承受不住,傳來劇烈的咔嚓聲,如同天地要被打穿一般。

一道道龜紋,從虛空上朝四周蔓延,空間已經出現了裂痕。

“給我破!”

滕高義發出一聲厲吼,震得無數人耳膜作痛,五官流血。

長刀怒劈在太古山脈之上。

可怖的是,太古山脈紋絲不動,依舊砸下來。

這讓滕高義露出一絲凝重,只能抽調更多的真氣。

“星河之力,加持自身!”

無盡的星河之力,穿梭宇宙之中,抵達而下,加持到滕高義的身體里面。

這就是星河境的厲害之處,在魂海之中,構建星河橋梁。

通過橋梁,源源不斷的輸送星河之力。

“哼!”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哼。

太古星辰拳以一往無前的態勢,猛然落下。

“轟隆!”

天地色變,日月無光。

整個大地都開始沉淪。

藤家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中間位置,出現一座幾十米深的鍋形大坑。

滕高義首當其中,長刀劈開了太古山脈三分之一力量,身體還是承受不住,被掀飛出去足足幾十米。

柳無邪也不好受,劈風破反震回來的力量,撕開他的衣服,身體凌空一個翻轉,落在了地面上。

兩人相視而立,這一招只能算是平手,想要徹底誅殺滕高義,只有祭出縛地鎖了。

這邊的大戰,讓簡杏兒跟陳若煙很不放心,已經站在不遠處,默默的看著這一切。

“小子,你的招式應該都用完了吧,我才剛剛開始而已。”

滕高義深吸一口氣,大量的星河之力涌入身體,氣勢節節攀升。

星河境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強,除非你能一掌直接拍死他,不然會很麻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