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

第五百一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百一十五章 虎毒不食子

怎么會這樣,每個人都愣了。

簡杏兒主動嫁入藤家,這不符合邏輯。

回來的時候,簡杏兒明確表態,處理好了家族事情之后,徹底跟簡家脫離關系。

這才短短一天多時間,態度出現這么大的變化。

“不可能,簡姐姐絕對不會答應嫁入藤家!”

陳若煙掀開簡杏兒的蓋頭,發現她的臉上,早已被淚水布滿。

哭的梨花帶雨,柳無邪心頭一緊,閃過一絲內疚。

如果昨天他陪著簡杏兒一起回到簡家,就不會有今日的一幕。

“不信你問問她,是不是她自己愿意加入藤家,既然你們跟杏兒是師兄妹,不妨坐下來喝杯喜酒。”

簡伯通站起來,讓柳無邪自己詢問簡杏兒,是不是她自己主動答應加入藤家。

每個人的目光,聚集在簡杏兒臉上,等待她的回答。

如果真是她自愿加入藤家,柳無邪還真的沒有資格干涉。

這是她自己的私事,任何人無權過問。

“簡姐姐,你快說話啊!”

陳若煙很是著急,拉著簡杏兒的手,讓她趕緊告訴大家,這一切都是被迫行為,并不是她主觀意識。

輕咬貝齒,簡杏兒臉上閃過一絲決然。

“沒錯,是我自己愿意加入藤家。”

簡杏兒的回答,超出所有人的預料。

包括那些賓客,心里很清楚,簡杏兒被逼無奈才會選擇嫁入藤家。

滕子君是什么人,每個人心知肚明,花花公子一個,簡杏兒乃天之驕女,天寶宗內門弟子,怎么會看得上他。

“大家都聽到了吧,是她自己愿意嫁入藤家,我絕對沒有一絲強求,柳無邪,你還有何話要說。”

簡伯通臉上浮現一絲笑意。

柳無邪目光落在簡杏兒的臉上,后者不敢正視柳無邪的雙眸,只好低下頭。

淚水再一次跌落在繡花鞋上。

到底昨天發生了什么事情,讓簡杏兒突然改變態度。

“簡姐姐,你怎么這么糊涂,來的時候,我們可是說的好好的,將來陪著柳大哥,一起闖蕩天下,這么快你就忘記了。”

陳若煙絕不相信是簡杏兒心甘情愿,一定是逼不得已。

“你們走吧!”

簡杏兒突然抬起頭,輕輕的擦掉淚水,讓柳無邪跟陳若煙離開吧,不要留在蒼山城了。

滕子君臉上閃過一絲獰笑,過了今晚,簡杏兒就是他的人了。

論容貌,簡杏兒跟陳若煙不相上下,兩人各有千秋。

“簡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有柳大哥在這里,你盡管說出來,他一定替你做主。”

這個時候,柳無邪沒法開口。

如果他強行帶走簡杏兒,等于公然搶親,意味著他一輩子都要對簡杏兒負責。

現在兩人關系還是模棱兩可之間,并未捅破最后一層窗戶紙。

帶走簡杏兒,性質就變了。

所以!

陳若煙說話最為合適。

簡杏兒沉默了。

簡伯通很是焦急,幾度想要說話,硬生生的收住了,他的每一個動作,柳無邪看在眼里。

可以斷定,簡杏兒是被逼的,應該是身不由己,才會答應這門親事。

包括周圍那些簡家子弟,臉上的表情很緊張。這些人的表情,還有他們的眼神,在傳遞一個信息,簡家發生了大事,只有通過簡杏兒嫁給藤家,才能化解這次危機。

按理說,簡杏兒早就知道簡家的近況,沒有必要犧牲自己一個人,來成全簡家。

昨天一定發生了柳無邪不知道的事情,簡杏兒才會突然改變自己的態度。

“你們還沒聽清楚嗎,請你們速速離開,不要耽誤我們簡家的喜事。”

簡伯通往前一步,讓柳無邪兩人趕緊走,不要留在這里。

鬼瞳術猶如水銀一般,短短幾個呼吸時間,將整個簡家全部看穿。

一縷殘酷的殺意,浮現嘴角。

“喜事?”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我看是喪事才對吧!”

刺骨的寒意,瞬間彌漫整個大殿。

許多人凍得直哆嗦,柳無邪真氣之中,蘊含寒冰之力,兩側的柱子上,浮現一層薄薄的寒霜。

“柳無邪,你胡說八道什么!”

簡伯通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突然跳起來,指著柳無邪,說他在胡說八道。

所有人一頭霧水的看向柳無邪,他說的喪事又是怎么回事。

這明明是大好的喜事,怎么會變成喪事。

被陳若煙扇了一耳光的女子,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閃過一絲警惕。

“我說什么,你難道不清楚嗎!”

柳無邪語氣越來越冷,殺意形成一尊魔神,浮現在他身后,許多心智不堅定之輩,嚇得屁滾尿流,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來人,將他們攆出去,這里是簡家,輪不到一個外人在這里胡言亂語。”

簡伯通厲喝一聲,從大殿兩側,沖出來一群人,欲要將柳無邪趕出簡家。

沖出來的這群人不敢上前,站在柳無邪三米之外,手持棍棒。

“既然是簡師姐的事情,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所有閑雜等人,速速離開此地,不然休怪我狠辣無情。”

柳無邪基本搞清楚事情真相,恐怖的氣浪朝四周翻滾。

頓時間!

桌椅承受不住氣浪的碾壓,紛紛化為齏粉。

前來祝賀的那些賓客,嚇得朝門外逃去,再也不敢逗留。

“少爺,少爺……”

滕子君跌落在柱子下面,那些碎裂的桌椅還有餐具,紛紛砸向他,滿臉都是鮮血。

隨行的侍衛趕緊跑過來,架起滕子君,朝遠處退去。

短短幾個呼吸時間,大殿走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一片狼藉。

“柳無邪,你住手!”

簡伯通像是瘋了一樣,朝柳無邪沖過來,就算不是柳無邪的對手,也不能任由柳無邪在簡家胡作非為。

這樁聯姻馬上就要結束,偏偏被柳無邪給活生生的破壞了。

“該住手的應該是你!”

就算他是簡杏兒的父親,柳無邪對他沒有任何尊敬之意,一掌拍下去,簡伯通身體飛起來,狠狠的跌落到地面上,口噴鮮血。

那些侍衛沒有一人敢上前,連家主都不是柳無邪對手,他們上去只會白白送死。

“杏兒,你真的要看到簡家徹底滅亡嗎,還不讓他們速速離去。”

簡伯通不是柳無邪的對手,只好朝簡杏兒大聲的吼道。

只要柳無邪一走,婚事可以正常進行。

“你不用枉費心機了,你用族人的存亡,來綁架簡師姐,真是可笑至極。”柳無邪發出一聲譏笑,大步朝簡伯通走去,一手將他提起來。

捏住簡伯通的脖子,只要他用力,立即變成一個死人。

“你……你快放了我夫君!”

那名中年婦人沖上來,讓柳無邪趕緊放了他的丈夫。

“滾!”

一聲厲喝,中年婦女倒飛出去,砸碎了身后的桌椅。

“娘!”

那名少年快步的沖上去,扶住了母親,一臉惡毒之色看向柳無邪。

“如果你不是簡師姐的父親,早已死了一萬次。”

柳無邪目光猶如兩道利劍,落在簡伯通的臉上,右手突然用力,簡伯通的身體軟綿綿的倒在簡杏兒的腳邊。

自始至終,簡杏兒沒有阻止。

她恨!

恨這個家族,恨這個父親。

為了自己的利益,連自己的女兒都出賣,連族人都可以犧牲,這樣的家族,讓她寒心。

“柳無邪,你仗著實力強大,干涉他人家事,你才是最卑鄙無恥的人。”

簡伯通從地面上站起來,指著柳無邪。

不論他做什么,都是為了簡家,柳無邪強行干涉,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柳無邪一副看死人的表情掃了一眼簡伯通,隨后目光落在簡杏兒臉上。

“去地牢看看吧,他們已經死了,你不用在背負包袱!”

柳無邪聲音沙啞,他不愿意打擊簡杏兒,還是說了出來。

聽到他們都死了,簡杏兒身體一軟,險些栽倒,幸好陳若煙一直站在身邊,快速將她扶住。

“死了,終究還是死了。”

聲音撕裂,趴在陳若煙的懷里,放聲大哭。

陳若煙一頭霧水,他們都死了,誰死了?

“柳大哥,誰死了?”

陳若煙朝柳無邪看過去,好奇的問道。

許多賓客還未走遠,聚集在大殿外面,里面的談話,聽得一清二楚,一些膽大之人,回到大殿之中,站在邊緣地帶。

“簡師姐,死去的那些人,是不是你僅存的至親之人了。”

柳無邪心里還有些疑惑,朝簡杏兒問道。

“是我的二伯還有嬸嬸,小時候沒有他們,我早就餓死了。”

簡杏兒停止哭聲,她知道柳無邪有鬼神莫測的手段,應該發現簡家的變化,還有父親的陰謀。

柳無邪點頭,經過他的推敲,基本搞清楚了事情始末。

“簡家主,用不用我將所有的計劃,從頭至尾的說一遍。”

柳無邪一臉嘲諷之色。

眾人的好奇心都被提起來,都很好奇,簡杏兒為何好端端的答應這樁婚事,原來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哼,我倒想要知道,你怎么胡說八道。”

簡伯通才不相信,眼眸深處露出一絲惡毒之色。

都說虎毒不食子,簡伯通連自己的女兒都要陷害,親兄弟都舍得下手,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一切手段,還真是狠辣之輩。

“是不是胡說八道,一會便知!”

柳無邪懶得跟他廢話,目光看了一眼簡杏兒的后母跟他同父異母的弟弟,嘴角劃過一絲冷笑。

整個大殿,突然陷入一片寂靜,都在等柳無邪解釋。

他初到蒼山城,怎么可能了解簡家的近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