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五百零七章 天冥戰場

第五百零七章 天冥戰場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五百零七章 天冥戰場

加入天寶宗一年多時間,按理說沐月影早就應該見他了,為何一直不見人影。

他也打聽過很多人,只是知道大小姐這個人,見到的人極少。

“是!”

柳無邪點頭。

他跟沐月影關系猶如姐弟一般,這么久沒見,有些不尋常。

“她不在天寶宗。”

這個回答,在柳無邪意料之中。

沐月影果然不在天寶宗。

“那她現如今身在何處?”

柳無邪繼續追問。

“天冥戰場!”

沐天黎回道。

柳無邪第一次聽說天冥戰場,從書籍中從未閱讀到過。

“這是什么地方?”

柳無邪好奇的問道。

“一個很殘酷的地方,你如果想去,等你突破星河境的時候,我送你過去。”

沐天黎沒有說太多,以柳無邪現在的境界,根本無法進入天冥戰場。

“好!”

柳無邪答應了,越是殘酷,才能更快讓他成長起來。

“回去吧,今天的談話,不要對任何人提及。”

沐天黎的身體一點點扭曲,空間一陣波動,大殿只剩下柳無邪一人站在原地。

從大殿之中走出來,正要下山,發現天刑還未離開,在半路上等他。

“談完了?”

“談完了!”

一老一少并肩往山下走去。

“宗主對你很照顧,從你加入天寶宗開始,宗主一直很留意你,包括這次煉丹比拼,青木欲要除掉你,是宗主站出來阻止的青木。”

天刑怕柳無邪對宗主有反感,突然停下來,一副語重心長的口氣。

跟宗主丹藥合作的事情,天刑應該還不知道。

“我知道!”

柳無邪點頭,從沐天黎眼神之中,柳無邪能看到很多事情。

這一年多來,犯了這么多錯,殺了這么多人,還完好無損,上面沒有人罩著,柳無邪很有可能早就曝尸荒野。

靠著頑強的生命力是一方面,宗主的照拂也是其中之一,才一步步走到今天。

“他希望你參加半年后的天山論道,你要好好準備一下,還有三個月時間了。”

天刑繼續邁步往下走。

“天山論道?”

柳無邪眉頭一皺。

剛知道一個天冥戰場,現在又多了一個天山論道,為何他一點不知情。

“回去好好了解吧,藏書殿有這方面的書籍。”

天刑讓柳無邪自己回去了解,他只負責告訴柳無邪,三個月后參加天山論道。

“我可以不參加嗎?”

柳無邪摸了摸鼻子,不想被人牽著鼻子走。

天山論道跟他有毛關系,他還要忙著修煉。

“不行,我已經答應了宗主,就算把你捆著,也要送去。”

天刑一副不要臉的樣子,氣的柳無邪只翻白眼。

柳無邪只是隨口一說,真武大陸他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地方,還有很多地方沒去,多見識一下世面,沒有壞處。

“天刑長老,我有一事不明白!”

兩人離開主峰,走到無人小徑,柳無邪突然問道。

“說吧!”

天刑絲毫沒有架子,其他弟子碰到他,說話都結結巴巴,唯獨跟柳無邪,像是一個長者一般,面目慈祥。

“青木的做法,已經觸犯了宗門底線,宗主為何一再忍讓。”[新www.xbiquge.biz]柳無邪很不理解。

賄賂一玄,暗中蓄意謀殺柳無邪,除了這些之外,還有很多事情,按理說早就觸犯了宗規,為何一點事情都沒有。

天刑是執法堂長老,早就應該拿他試問,卻選擇了沉默。

“他師父很厲害!”

天刑說完,濃濃的嘆息一聲。

整個人變得頹廢,不在搭理柳無邪,大步往前走,提及青木,心情就很不爽。

柳無邪猶豫了一下,想通了其中道理。

天寶宗就像是一個世俗皇朝,里面關系盤根錯節,非常的復雜,他現在觸摸的不過冰山一角。

很多事情,連宗主都無權過問。

回到住處,畢宮宇被他召喚回來。

“師父,這是兩日我煉制的續靈丹!”

畢宮宇見到柳無邪,先是行禮,隨后拿出一堆續靈丹,交到柳無邪手里。

“丹藥你先留著,我們的計劃可能要做些調整,等范老還要藍余他們過來,一起商議。”

柳無邪沒收,丹藥這一塊由宗門出面,省去了他很多麻煩。

不到盞茶時間,范臻還有藍余等人紛紛前來。

這些都是天道會初始人員,也是最核心層次,柳無邪有什么事情,交于他們去做。

至于后加入的成員,柳無邪暫時不想接見,由范臻安排即可。

“無邪!”

“師父!”

“柳師兄!”

眾人進來之后,紛紛行禮。

“人都到齊了,現在我說一下接下來的安排。”

柳無邪示意大家坐下,不要那么拘謹。

“無邪,你說!”

范臻站起來,這兩日時間,天道會已經初具規模,有些繁忙。

他有管理帝國學院的經驗,區區一個天道會,對他來說太小兒科了。

“丹藥這一塊,我找到新的合作商,利潤不變,安全性更好,大城那邊,取消合作。”

柳無邪沒說跟誰合作,宗主不希望此事傳出去。

堂堂宗門跟弟子合作,傳出去有辱天寶宗名聲。

此事還是暗地里操作,對外界宣稱,柳無邪貢獻了續靈丹煉制之法,這樣大家皆大歡喜。

天寶宗賺取了名聲,柳無邪賺取了資源,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

誰也沒問,范臻在記錄著什么。

“師父,那靈符這一塊呢?”

藍余突然站起來問道。

“靈符照常!”

接下來商談了一些細節,眾人離去,柳無邪揉了揉太陽穴。

最近這些日子太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突破天象境,可以離開天寶宗區域,出去走一走了,不知道雪兒那邊怎么樣,一年多沒見,她現在好嗎。”

柳無邪思緒回到了滄瀾城,想到那絕世面容,心跳突然加速。

不知什么時候,徐凌雪已經走進了他的內心。

此刻的縹緲宗,一處院落,桃花盛開。

在桃花樹下,站著一名白衣女子,傾世之姿,絕世之顏,秀眉微蹙,眺望著遠方。

“一年多了,他在哪里,還在帝國學院嗎?”

柳無邪進入修煉界的事情,徐凌雪并不知道。

“徐師姐,向公子又來找你了。”

一名白衣女弟子從院門外面匆匆走進來,站在徐凌雪身后,小聲的說道。

“告訴他,我身體不適,暫時不見任何人。”

徐凌雪說完,走進屋子。

日子一天天過去……

距離煉丹比拼已經過去十日之久,小刀會的人沒有繼續前來。

可能是因為煉丹比拼的關系,柳無邪的地位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小刀會也要掂量掂量。

得罪一尊強大的煉丹師,到底值不值得。

這一天!

來了一位客人。

“一玄長老請進!”

柳無邪的衣食起居,全部由藍余照顧,范臻在忙著天道會。

畢宮宇那邊煉制的丹藥,有專人接頭,丹藥通道特殊渠道賣出去。

一玄身后,還跟著一名青年,玉樹臨風,除了身材有些消瘦,身上散發出淡淡的英氣。

柳無邪正在閉關,得知一玄前來,從修煉室走出來。

邀請一玄坐下。

“一楠,還不拜見你的救命恩人。”

一玄沒有坐,而是朝身后青年喝道。

“一楠拜見救命恩人!”

一楠說完就要跪下來。

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

給父母跪下,倒也正常。

“使不得!”

柳無邪一個健步上前,扶住了一楠。

在柳無邪一再堅持之下,一楠朝柳無邪彎腰行了大禮,這才作罷。

三人各自落座,一楠坐在一旁,柳無邪跟一玄面對面坐著。

“無邪,這次多虧了你,楠兒才能得以康復,大恩不言謝。”

一玄唏噓不已,這幾年他想盡了各種辦法,誰會想到,治好楠兒的人,險些死在他的手里。

當日如果繼續改變陣法,柳無邪必定死在其中,楠兒也會癱瘓一輩子。

“一玄長老客氣了,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

寶丹峰的時候,一玄已經感謝過了。

“無邪,上次你找到我,只要你能治好楠兒,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如今我已經卸掉武技殿長老身份,閑人一個,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盡管吩咐。”

一玄還是很上道,不需要柳無邪提醒,當日他們之間已經訂好了約定。

只要柳無邪治好一楠的經脈,他無條件幫助柳無邪。

“晚輩豈敢安排前輩。”

柳無邪發出一聲苦笑。

“你就別跟我客氣了,你要是不讓我做點什么,我一輩子心里不踏實。”

一玄就是那種認死理的人,既然答應了,就一定要去做。

“那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目前還真有事情,需要一玄長老幫忙。”

柳無邪也沒客氣,剛才只是客氣一聲,他花費這么大的手段,無非就是拉攏一玄長老。

“請說!“

一玄讓他說,只要不違背良心跟道德的事情,無條件答應。

“是這樣的,我成立了一個天道會,想必一玄長老已經知道,天道會剛成立,底蘊淺薄,我想請一玄長老做我們天道會客卿長老,平常不需要做什么。”

柳無邪終于說出自己的目的。

話說的很隱晦,一玄雖然耿直,智商卻不低。

自然聽出柳無邪話里的意思。

目的是借助他,來發展天道會。

沒有危險,他就是一名普通的客卿長老,有危險替他化解一下便是。

以一玄長老的身份,天寶宗對他形成威脅的幾乎沒有。

“一玄長老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當這個客卿,每個月可以領到五十萬中品靈石,您看行嗎?”

柳無邪繼續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89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