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四百三十四章 責罰

第四百三十四章 責罰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四百三十四章 責罰

一座滔天的太古星辰,浮現在武技殿上空。

令人窒息的力量,就算隔著陣法,都能感知得到。

陣法中樞傳來咔咔聲,很多陣法紋開始裂開,承受不住星辰之力。

“發生什么事情了!”

一玄回來之后,朝兩人問道,怎么會出現這種事情,五人對付一人。

兩名長老不敢隱瞞,事情越鬧越大,已經無法收場了。

得知柳無邪斬殺這么多人,一玄倒吸一口涼氣,臉上露出一絲悔意。

他們三人都上了青木的當,柳無邪絕非表面上那么簡單。

太古星辰陡然壓下,五人發出一陣陣尖叫。

“啊啊啊……怎么會這樣啊!”

那名女子發出不甘的慘叫聲,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被太古星辰碾碎。

另外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太古星辰拳夾雜著寒冰指,雙管齊下,沒有人能抗衡。

除非天象境出現,任何天罡境都不是他的對手。

“崩!”

猶如天崩地裂,整個武技殿都在晃動。

地面上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大量的陣法紋受損,武技殿一時半刻無法運轉了,需要重新好好修復一番。

“該死,真是該死啊!”

除了一玄之外,兩名長老氣的直跺腳,損失這么多陣法紋,他們如何跟高層交代。

“殺了他,一定要殺了他!”

站在一玄右側的長老雙眼猩紅,已經豁出去了,必須要斬殺柳無邪,才能彌補損失。

“夠了!”

一玄發出一聲大喝,打斷了他們兩個。

事已至此,還沒看出來嗎,這一切都是青木搞的鬼,借助他們的手,來鏟除異己。

“這小子毀壞了這么多的陣法紋,不殺了他,如何跟宗門交代,上面追究下來,我們三個都有責任。”

左側長老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只有殺了柳無邪,讓他來頂缸,才能完美的解決此事。

“此事是我們的錯,我會如實跟宗主解釋,跟你們沒關系,打開武技殿,讓所有人出去,關閉三日。”

一玄坐下來,臉色萎靡。

他已經錯了一次,不想再錯下去。

這時候阻止還來得及,免得將事情繼續擴大。

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一切都晚了。

聽到不用自己背鍋,兩名長老也不好再說什么,反正有一玄扛著。

兩人無奈的走向陣法中樞,打入道道陣紋,將扭曲的陣紋修改過來,一切恢復如常。

柳無邪殺了他們五人之后,掠奪了他們的儲物戒指,準備迎接更加凌厲的狂風驟雨。

“武技殿出現陣法失誤,所有人從里面走出來,從今天開始,關閉三日,修復陣法紋。”

武技室里面傳來一道聲音,讓所有人離開武技殿,暫時不對外開放了。

柳無邪面無表情,雙目中猩紅之色一點點退去,來不及處理傷口,從房間里面走出來。

陸陸續續很多人順著石階走到第一層,范臻四人也不例外。

一天時間廝殺,范臻等人雖未將武技領悟到圓滿階段,基本完掌握。

四人身上都掛著彩,看來這一天都在廝殺當中度過。

“無邪,你身上怎么這么多傷!”

看到柳無邪,范臻四人面色大變,像是從血中撈出來的一樣,渾身散發出濃郁的血腥之氣,衣服早就被鮮血浸透。

“我沒事,你們怎么樣!”

柳無邪拿出幾枚丹藥吞服下去,都不是致命傷,他現在的肉身,很快就能恢復,連疤痕都不會留下。

看起來觸目驚心,大多都是皮肉傷,并沒有傷及筋骨。

“我們也沒事!”

四人一起回道。

相互攙扶著,回到了柳無邪院落。

看到柳無邪渾身是血,簡杏兒再一次落淚,這一次哭的稀里嘩啦。

陳若煙一直默不作聲,她能呆在柳無邪身邊,已經很滿足了。

一玄離開了武技殿,直奔主峰而去。

踏足主峰大殿,還沒稟明拜見宗主,沐天黎已經坐在大殿上首,似乎等候他多時了。

“拜見宗主!”

一玄進來后,朝宗主拜身行禮。

“坐吧!”

沐天黎揮手,示意一玄坐下來說話。

“宗主,我有罪!”

一玄沒有坐下,依舊站在大殿下方,承認自己有罪。

“你何罪之有?”

沐天黎笑瞇瞇的問道。

大殿的氣氛有些壓抑,真玄境擁有通天徹地之能,一玄雖然接近真玄境,哪怕相隔一層紙,真玄跟化嬰,依舊是天地之差。

“今天青木找到我,讓我幫他殺一個人,他幫我煉制一枚續靈丹。”

一玄如實的將青木找他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沒有一點隱藏。

把所有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一己承擔下來。

一玄孫子靈根受損的事情,沐天黎早就知道,這些年他也在尋找續靈丹丹方,一直沒有線索。

“你相信了青木!”

沐天黎臉上沒有任何變化,雙眼充滿著睿智,似乎知道事情的始末,卻一直不點破罷了。

天寶宗方圓幾萬里,任何事情都瞞不過真玄境的眼睛。

身為宗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干涉。

“是!”

一玄一臉慚愧,點了點頭,他鬼迷心竅相信了青木。

連宗主都沒有辦法,青木不過化嬰境,怎么可能煉制出來續靈丹,拿此事利用了一玄。

“你活了一大把歲數了,這點伎倆都分辨不出嗎!”

沐天黎嘆息一聲,一玄長老對天寶宗忠心耿耿,這一點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這些年為了自己孫子,傾盡了身上所有資源,十大宗門除了青紅門之外,他都去求過,希望能得到一枚續靈丹。

無一例外,其他宗門就算有,也不會賣給他。

“請宗主責罰!”

一玄倒也干脆,事情已經發生了,不為自己辯解一句。

錯了就是錯了,解釋等于狡辯。

“此事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罰你三年俸祿,希望你好自為之!”

沐天黎揮了揮手,讓一玄下去吧,這個懲罰太輕了,三年俸祿并沒有多少東西。

對于一玄來說,這是一輩子的污點,無法洗刷掉,他反而希望宗主,罰他面壁三年。

“宗主,我已經不適合擔任武技殿首席長老了,請你派新的長老接任吧。”

一玄主動申請卸掉武技殿首席長老身份。

“我會考慮的,在沒有新的長老替代你的時候,暫時由你掌管。”

沐天黎接受一玄長老的意見。

至于什么時候替換,等新長老接手之后再說。

一玄一臉失落的離開了主殿,臨走之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大殿只剩下沐天黎一人坐在上面,目光看向遠處。

“天寶宗該整頓了,內斗越來越嚴重,這樣下去,遲早會四分五裂,這小子倒是一個不錯的引子,可以將所有矛盾部引出來,暴露在烈日之下。”

沐天黎嘴角浮現一抹笑意。

經過這次風波,天寶宗內部爭斗,不斷的惡化,已經波及到高層。

從良性競爭,變成了惡性爭斗。

重病需猛藥!

想要治好天寶宗的惡疾,最好的辦法,將那些人連根拔起。

“小子,你可不要讓我失望,接下來你要面對的可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虎狼。”

沐天黎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擔憂。

他身為宗主,當然不會去責怪青木,況且青木也沒有違背宗規。

這些蛀蟲,不清理掉,長此下去,會危害天寶宗,沐天黎很是為難。

只要被他抓到機會,必定嚴懲,這些長老執事,一直游走在宗規邊緣,就算是他,都無可奈何。

柳無邪的出現,讓沐天黎看到了機會。

不受任何規則束縛,就算是天,只要惹怒了他,也會將天捅出一大窟窿。

回到院子休息一天,仙靈洞的獎勵,終于下來了。

命他們三人,明日前往功德殿,會有人帶他們前往仙靈洞。

得知這個消息,柳無邪一顆心終于落下來。

仙靈洞將是一次跳板,能跳多高,靠他在仙靈洞的三天時間。

殺死這么多巔峰天罡境,吞噬大量的精華,身上靈石多達五六百萬枚。

丹藥不計其數,一部分送給范臻等人,自己留了很多。

松陵是自己回來的,終于闖到第七層,又瘦了一大圈,回來之后,胡吃海喝。

“院長,你接下來的任務,幫我調查一玄長老,收集侯家的消息,包括他們在天寶宗弟子的行蹤。”

五人部成為內門弟子,方便接下來行事。

“無邪,以后別稱呼我院長了,還是喊我名字吧。”

他現在是天寶宗弟子,早已不是帝國學院院長,這樣稱呼不合適。

“那我以后喊你范老吧!”

柳無邪倒是無所謂,稱呼只是一個代號而已。

“是,我這就去辦!”

范老這個稱呼范臻很喜歡,起碼柳無邪很尊重他,沒有把他當成仆人。

自始至終,柳無邪沒有把他們當成下人來使用。

“師父,我做什么!”

藍余很是焦急,每個人不想閑著,找點事情做。

“你負責收集十大宗門的信息,尤其是青紅門。”

這些事情交給藍余去做,他最適合不過。

“師父,我呢?”

畢宮宇站出來,一臉期待之色。

“你去寶丹峰,盡快成為一名煉丹弟子,最好能拜入某個長老門下,方便以后行事。”

柳無邪身上的丹方,基本用的差不多了,還沒用的,大多都是仙丹,不適合凡人使用。

他又不能去寶丹峰偷,只能讓畢宮宇前去。

“是,師父!”

畢宮宇非常開心,煉丹是他一生的追求。

“哥,我呢?”

松陵抹去嘴角的油膩,目光盯著柳無邪。

“你跟三公主老老實實修煉。”

他們還太年輕了,這些事情他們做不來,還是交給范臻跟藍余去做更放心。

他們經驗豐富,為人圓滑,處世之道甚至還在柳無邪之上。

以柳無邪為首的一個班底,初見雛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