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魂之矛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魂之矛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靈魂之矛

終于說到正題上來了。

眾人這才回想起來,柳無邪因為得到大量鐘乳,才會遭到邵溫良等人追殺,最后跌落深淵。

“這才是你前來的目的吧!”

柳無邪笑了,得知他從赤日山脈回來,侯夜第一個趕往此地。

爭取搶在其他人前面,誅殺自己,拿到鐘乳。

以他侯家的地位,拿到鐘乳后,自會有辦法保存,還不會被人搶奪。

每個人臉上流露出一絲貪婪之色,萬年鐘乳太罕見了,柳無邪身上應該還剩下很多。

大家只是想想罷了,誰也不敢出手搶奪,柳無邪什么實力,大家心知肚明。

侯夜是天罡七重,實力強橫,只有他才有資格搶奪。

柳無邪突破天罡四重的消息,知道的人不多,邵溫良等人回來后,并未提及柳無邪的境界。

當時發生的事情,有些丟人,面對這么多高手,柳無邪還能逃脫,覺得顏面無存。

反正人已經死了,具體什么境界,沒有人去關心。

回來之前,柳無邪又刻意隱藏了自己境界,控制在天罡三重。

難怪侯夜如此囂張,他乃堂堂七重,對付低等天罡境,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敢在耽擱下去,以免更多的人前來,捷足先登,搶走萬年鐘乳。

“柳無邪,萬年鐘乳豈是你這種人所能享用,趕緊交出來吧!”

侯夜徹底撕下偽裝的面孔,嘴角浮現一抹獰笑。

“候師兄,快殺了他!”

樟鼠跪在一旁,有人站出來替他們出頭,終于不用被廢除修為了。

“候師兄,這名女子可是天姿國色,殺了柳無邪之后,她就是你的了。”

林明旭站起來,臉上表情無比的猙獰,恨不能親手擰下柳無邪的脖子。

“你們必死!”

柳無邪目光落在他們兩人身上,不僅僅是廢掉修為那么簡單,而是徹底結束他們的生命。

話音一落,手掌朝他們兩人抓去。

“柳無邪,當著我的面前,也敢殺人!”

侯夜動了,同樣是一掌,朝柳無邪抓去,恐怖的天罡七重之勢,將周圍那些低級弟子掀飛。

“也好,今日就連你一并殺了!”

柳無邪語氣中透露出無窮的殺意,如同一座山岳,籠罩整個功德殿。

身體不退反進,面對天罡七重,柳無邪手掌長驅直入。

修煉了煅魂術,今日正好試驗一下,就拿侯夜來開刀。

“靈魂之矛!”

一枚無形的長矛,橫空出世,沒有人看清,無形無質。

仿佛不存在這個天地之間,只有柳無邪一人能清晰的看到。

長矛以流星般的速度,爆射出去。

“啊!”

侯夜手掌還停留在空中,突然發出一聲尖叫,身體倒地不起,口噴白沫。

這下子所有人都慌了,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柳無邪只是低喝一聲,堂堂天罡七重就倒地不起。

難道他施展了什么邪術不成。

第一次施展,柳無邪無法掌控,以免侯夜還沒死,停留在空中的手掌陡然壓下。

“咔嚓!”

攜帶恐怖的太荒之力,侯夜的身體四分五裂,直接被柳無邪一掌給碾死了。

一招之間,斬殺天罡七重。“呼呼呼……”

大殿中每個人的呼吸,變得無比粗重,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們無法接受。

林明旭嚇得渾身發抖,他的修為已經失去了,以為侯夜能替他們報仇,結果侯夜被一招殺死。

殺了侯夜,目光朝林明旭看去。

“死!”

手指一點,一縷寒芒爆射,林明旭的身體定格在原地,化為冰雕。

剛才站起來的那些弟子,撲通一聲,繼續跪下。

樟鼠渾身發抖,腦袋貼在地面上,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逃出功德殿。

“需要我來動手嗎!”

柳無邪聲音越來越冷,目光掃過五十來人,不殺他們,已經是最大的讓步。

此刻外面聚集很多人,來了不少內門弟子,不敢靠近一步。

柳無邪一招斬殺侯夜的場景太可怕了,除非是巔峰天罡境前來,沒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柳師兄,我們錯了,真的錯了,求求你放我們一條生路吧!”

五十多人搗頭如蒜,其中很多人腦袋都磕破了,鮮血直流。

“砰砰砰……”

手指連點,第一個破掉公孫貞的丹田,第二個破掉樟鼠的丹田,寒冰指所過之處,地面上傳來陣陣哀嚎。

“柳無邪,夠了!”

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一道威嚴的聲音,天刑長老大步而入。

已經有人悄悄通知天刑長老了,幸好來的及時,不然五十多人部廢掉。

十五六人失去修為,一臉惡毒之色看著柳無邪,恨不能將他生吞活剝了。

天刑長老來了,柳無邪只好作罷,收回寒冰指,殺死侯夜跟林明旭,心中的怒氣消散了不少。

又廢掉了十多人,心里的怨氣,所剩無幾。

看著廢掉的十多名學員,還有四分五裂的侯夜,天刑長老眼角抽了抽,真想上去好好收拾一頓柳無邪。

這件事情雖然錯不在他,也沒有必要大開殺戒。

“天刑長老,你一定要替我們主持公道,他就是一個殺人魔頭啊!”

樟鼠等人跪在天刑長老面前,他們失去了修為,淪為一個廢物,連做雜役弟子的資格都沒有。

“你們自作自受!”

天刑長老很生氣,一腳將樟鼠踢開。

不是他們挑釁在先,怎么會發生這么多的事情。

連天刑長老都不站在他們這一邊,還未被廢掉修為的幾十人嚇得不敢說話了,繼續趴在地面上。

“能不能給我一個面子,放了他們,今日的事情,就此作罷!”

天刑長老連看都沒看向地面上那些人,而是走向柳無邪,希望柳無邪給他一個面子,放過剩余的那些人。

“滾吧!”

柳無邪一揮手,跪在地面上的幾十人如蒙大赫,連滾帶爬的滾出功德殿,連頭都不敢回一下。

眨眼間的功夫,功德殿里面的人走的一干二凈,只剩下柳無邪等人,加上天刑長老。

關閉的柜臺重新打開,那些執事探出腦袋。

連樟鼠他們都跑了,雖然失去了修為,不影響他們走路。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為何都說你死在了赤日山脈。”

眾人離開,天刑長老露出一絲關心之色。

死在多的普通弟子,不及柳無邪一人性命,宗門大面積選拔弟子,目的很簡單,優勝略汰。

柳無邪是優,那些人是垃圾,天秤自然會傾斜于柳無邪。

這也無可厚非,老師都喜歡優秀的學生,老板喜歡優秀的員工,宗門喜歡優秀的弟子,都是一個道理。

“這個問題,你應該去問邵溫良!”

柳無邪沒有好氣的回答,回想起當日的事情,氣就不打一處來。

“走吧,這里不是說話之地!”

天刑長老帶著他們六人離開,回到柳無邪居住的院子。

“天刑長老,他們都是我的親人跟朋友,我聽說每個內門弟子,可以挑選幾個隨從,我能不能申請一下,讓他們五人,居住在內門區域。”

回到院子之后,柳無邪一副商量的口吻。

范臻等人放到外門太危險了,一旦有心懷不軌之人將他們殺了,柳無邪就算想救,也無能為力。

他身懷鐘乳,必定有人鋌而走險,擒住松陵他們,威脅柳無邪交出鐘乳。

每個內門弟子,可以請幾個隨從,大部分從雜役弟子當中挑選,最多不超過三人。

平常打掃一些院子,處理一些私事,每個月的俸祿,由內門弟子發放。

“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們如果安排在外門,享受的是外門弟子待遇,成為你的隨從,不享受宗門任何的待遇,只能按照雜役弟子來對待。”

多加兩個名額,倒不是問題,天刑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他們的身份。

好不容易爭取到五個名額,只是雜役弟子的身份,恐怕他們心里不會接受。

“你們什么意見,從外門弟子做起,還是跟在我身邊。”

柳無邪目光看向他們五人,征求他們的意見。

“我留下來,伺候師父是我該做的事情。”

藍余第一個表態,他愿意當師父的隨從,至于當不當外門弟子,并不在乎。

“我愿意留在大哥身邊。”

松陵第二個表態。

“我也愿意!”

畢宮宇表態。

只剩下范臻跟陳若煙,他們跟柳無邪的關系還不一樣。

范臻是帝國學院院長,讓他放棄身份,當一名隨從,恐怕難以接受。

陳若煙身份更不一般,她是堂堂三公主,不可能自降身份。

“我從外門弟子做起!”

陳若煙輕咬貝齒,艱難的做出選擇,她要靠自己的努力,在修煉界站穩腳跟。

柳無邪似乎早就猜到陳若煙會這么說,沒有阻攔她。

目光看向范臻,只剩下他一人沒有表態。

“我歲數大了,到了外門,恐怕也難有成就,還是留下來吧。”

范臻苦笑一聲,最終選擇留在內門,做一名隨從。

“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一會我為你們接風洗塵。”

柳無邪讓他們五人先去休息,自己跟天刑長老站在院子里面。

院子不大,居住四五個人還沒問題,就是有些擁擠。

用不了多久,柳無邪就能晉升精英弟子,能享受一座大院子,可以同時容納幾十人,環境不知道比內門好多少。

聽到柳無邪的敘述,天刑長老一掌狠狠的拍在娑羅樹上。

“豈有此理,天寶宗竟然跟青紅門坑壑一氣!”

柳無邪并未添油加醋,只要天刑長老稍加調查,當日的事情,就能調查清楚。

“此事我會跟他們有個了斷,不想假于他人之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