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章 逃出生天

第四百二十章 逃出生天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四百二十章 逃出生天

柳無邪死在赤日山脈的消息傳回天寶宗,掀起一陣轟動。

希望柳無邪死的人可不在少數。

白凜還有唐天得知柳無邪死在赤日山脈,立即找到簡杏兒,三人一起前往赤日山脈,調查柳無邪的下落。

他們來到山洞的時候,看著斷裂的石橋,簡杏兒哭的撕心裂肺。

失去了石橋,就算柳無邪活下來,也無法度過這座深淵,一輩子困死在對岸。

哭了一天一夜,陷入暈厥過去,白凜才帶著簡杏兒離開赤日山脈,回到了天寶宗。

短短幾天,簡杏兒瘦了一大圈,每天茶飯不思,坐在大樹下面發呆。

曾今嘲笑柳無邪的那些人,在大肆慶祝。

天寶宗出現兩種現象,一種對柳無邪的死,產生了惋惜,一種則是幸災樂禍。

兩種不同的情緒,在天寶宗蔓延。

得知柳無邪死了,侯家幾名弟子臉上終于露出笑容。

這次赤日山脈之行,侯烈死于柳無邪之手,侯家幾名弟子非常惱怒,聽到柳無邪死亡,情緒這才緩和。

上至高層,下至外門弟子,都收到柳無邪死亡的消息。

天刑長老站在院子當中,眺望蒼穹,臉上閃過一絲落寞。

“剛過易折,你為什么就不懂的藏拙。”

說完,天刑長老濃濃的嘆息一聲。

他早就勸過柳無邪,不要太張揚,剛過易折這個道理不是一次跟他提及。

事情已經發生了,人死不能復生,活著的人還要繼續往前走。

天寶宗每天都有弟子死去,每年都有絕世天才隕落,等風波過去,大家該干嘛還要干嘛,死人很快就會被人遺忘。

正如每天都有生老病死,每天也有出生的嬰兒一樣。

一晃大半個月過去,地牢里面的撕心裂肺聲幾乎聽不到了,偶爾還有幾聲悶哼。

突然間!

柳無邪睜開雙眼,一道寒芒順著他的眼眸爆射出去。

“嗤!”

十米外的青石上出現一道深深的溝壑,像是被箭矢刺中。

“靈魂之矛終于修煉出來!”

不知不覺,柳無邪在地牢度過二十天之久,經過無數次鍛造靈魂,終于將煅魂術第一式修煉成功。

還需要他不斷的打磨,目前來說,攻擊力遠遠不夠。

奇怪的是,修煉煅魂術之后,柳無邪的鬼瞳術跟煅魂術完全融合到一起去。

正如羽皇所說,靈族的煅魂術,可以同化一切。

鬼瞳術的能力還在,反而要比之前還要強大,看到的東西更是徹底。

透著石壁,清晰的看到地下深淵滾滾魔浪。

“按照時間推算,岳父岳母他們應該快到天寶宗了。”

看了一眼時間漏斗,進入地下山洞,已經二十多天過去,峰主當時跟他說過,最快一個月,就能把獎勵的五個名額帶回天寶宗。

不敢在待下去,盡快趕回天寶宗。

“這么久沒出去,外界一定認為我死了,岳父岳母到了天寶宗,必定遭到其他人欺凌,甚至死在這里。”

柳無邪暗暗說道。

他非常清楚修煉界的殘酷,沒有背景,在天寶宗幾乎是寸步難行。

走到魔王面前,恐怖的魂力,猶如潮水一般,涌入縛地鎖。

修煉二十多天,柳無邪的金色魂海,早已不是霧態,像是一團汪洋大海,每時每刻都在咆哮。

他的魂海,超越了人族,跟靈族的魂海相差無幾。

如此強橫的魂海,要是讓人族知道,畢竟驚駭天下。

魂力將縛地鎖包裹起來,奇妙的一幕出現了,縛地鎖上面的紋路像是活過來一般,不斷的跳躍。

每一次跳躍,像是歡快的精靈。

羽皇已死,縛地鎖成了無主之物,柳無邪的魂力,很輕松的注入縛地鎖內部。

頓時有種心神相連的感覺,縛地鎖仿佛就是他身體中的一部分,無法分割。

接下來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縛地鎖一點點消失,化為一枚枚金色光點,鉆入柳無邪的魂海,盤踞其中。

天道神書徐徐打開,上面多了一些像是樹葉一樣的文字,關于靈族的序列,排列其中。

柳無邪并未露出驚訝之色,羽皇已經說過,只要每天用魂力溫養縛地鎖,遲早會恢復全盛時期。

失去縛地鎖,魔王身體轟然倒塌。

魔王倒塌的那一瞬間,整個地下開始晃動,地動山搖,無數碎石從上面砸下來。

“原來這里一直靠縛地鎖支撐,才沒有倒塌。”

柳無邪手持邪刃,將落下來的巨石震飛,尋找出口。

“轟隆!”

身后巨大的石壁轟然倒塌,強烈的陽光照射進來,柳無邪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毫不遲疑。

將身法施展到極致,猶如一道流星,穿過那道缺口,從地牢里面走出來,站在一處峽谷之中。

并不是進來的那座入口,而是在山腹另外一側。

整個山峰都在晃動,眨眼間的功夫,山峰塌陷下去一大半,連帶整個山洞,全部掩埋,從此以后,再也不會有人進來了。

羽皇的尸體,柳無邪早就收進儲物戒指,等回到天寶宗,為他購置一尊上好的棺木,儲存起來。

他的身體十幾萬年都不腐爛,再放十幾萬年應該也沒問題。

逃出升天,重新看到陽光,柳無邪心情很好。

“昂!”

揚天一聲長嘯,震得山谷中的玄獸,嚇得四下奔逃。

沒有被地震嚇走,反而被柳無邪一聲長嘯給嚇得屁滾尿流。

蘊含魂力而發,植物感受不到,那些玄獸感覺自己的魂海都要炸開了。

施展身法,快速離開峽谷,朝赤日山脈外圍掠去。

外門大比已經過去一月時間,天寶宗恢復平靜,大部分弟子開始接任務,陸陸續續離開。

今日天寶宗來了幾名不一樣的人,他們身著很普通,每個人臉上帶著一絲緊張。

“院長,這里就是天寶宗嗎?”

松陵大腦袋東瞅瞅,西看看,一臉的好奇之色。

相比起其他幾人,松陵臉上的緊張之色,倒不是很濃。

范臻看了一眼四周,沒有回答松陵的話。

一個月前,他正在處理帝國學院雜務,徐義林突然讓他前往徐家一趟。

自從那一屆百國之戰后,大燕皇朝瞬間崛起,成為中品大國,以前丟失的城池全部收回來。

踏入徐家大殿,正堂位置坐著一名青年男子,氣息渾厚,閉著眼睛,似乎不愿意多看一眼世俗界的武者。

每個人站在他面前,大氣不敢喘一下,這種壓力,范臻從那些使者身上感受到過。

坐在正堂上的這名青年,氣勢要比十大宗門使者還要強橫。

“徐家主,這位是?”

范臻朝徐義林看去,突然叫他來,所為何事。

“你看看這個!”

徐義林拿出一封書信,交到范臻手里,讓他看一眼。

不多,不到兩個呼吸時間,范臻全部看完,眼眸中流露出一絲震撼,還有一絲向往。

“這是無邪讓人帶回來的!”

范臻雙手在發抖,將書信還給徐義林,臉上盡是驚喜。

這才過去不到大半年時間,柳無邪在天寶宗就站穩腳跟。

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所有人震驚不已。

“院長,你怎么看,他要讓我們幾個人進入天寶宗。”

徐義林收起書信,從字里行間中已經讀出來,柳無邪孤身一人在天寶宗,沒有人扶持,需要培養一些心腹。

修煉界沒有朋友,最好的辦法,只能從自己身邊挑選,就選中了他們幾個人。

“徐兄,你要是去了修煉界,徐家怎么辦?”

范臻看了一眼坐在上首的天寶宗使者,小聲的朝徐義林問道。

書信上寫的很清楚,第一個就是徐義林,楊紫,范臻,松陵,最后一個名額竟然給了畢宮宇。

不難看出,這幾個人是柳無邪精挑細選出來。

范臻身為帝國學院院長,管理能力跟大局觀,絕對首屈一指,放到修煉界,也是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

松陵是柳無邪第一個朋友,把他招攬進入修煉界,以后多一個兄弟,可以說說心里話,排憂解悶也不錯。

最為重要,他吩咐的任何事情,松陵都會無條件遵從,就算讓他去死,松陵也毫不猶豫。

畢宮宇煉丹天賦不錯,進入修煉界,柳無邪不可能自己親手煉丹,需要這樣一個人,幫助自己煉制丹藥。

丹藥是提升修為最快的媒介,柳無邪當然不會放過。

柳無邪要借助范臻的大局觀,畢宮宇的煉丹術,松陵的推心置腹,來組建他在修煉界的第一個團隊。

“徐家正在高速發展期,我跟內人商量了一下,打算把這個名額讓他其他人,等以后徐家穩定下來了,有機會再去吧。”

徐義林能做出這個決定,讓很多人敬佩不已。

進入修煉界,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況且柳無邪在天寶宗站穩腳跟,他們前去只是投奔,不必為自己未來擔憂。

“你不去,不怕無邪會生氣嗎!”

范臻理解徐義林的做法,沒有他鎮守徐家,很快變成一盤散沙。

徐家這半年來,發展壯大,家族侍衛還有弟子高達幾千人,一旦解散,這些人以后生存都是一個大問題。

雖然有皇室照顧,徐義林還是不放心,這是他一手締造出來的家族,不想就這樣放棄。

“他會理解我的良苦用心!”

徐義林苦笑一聲,看著無邪長大成才,他也很高興,至于入不入修煉界,看的不是很重。

大殿陷入沉默,每個人心情都很沉重。

“那你打算把這兩個名額給誰?”

范臻問道。

這個時候,畢宮宇跟松陵匆匆趕到,他們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進來的時候,一頭霧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