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

第三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三百三十五章 莫名其妙

穿過幾條街道,三人站在一座巨大的家族門前。

“就是這里了!”

白凜看了一下任務介紹,正是此地。

“于家!”

看著門楣上的兩個字,柳無邪輕輕說道。

“沒錯,就是于家,任務重點交代,書信必須要親手交到收信人手里。”

白凜拿出書信,并不知道里面寫的什么,只有收信人。

“于佳音,聽起來像是一個女人的名字!”

唐天看了一眼收信人,嘀咕了一句。

將書信收進懷里,三人走上前,很快被兩尊侍衛攔住。

“來者何人!”

右側侍衛一聲厲喝,右手放在佩刀上,三人裝束太陌生,不是于家子弟。

“在下乃天寶宗弟子,我們接到任務,有封書信要送到貴府,還請兩位通報一聲。”

白凜語氣不卑不吭,天寶宗弟子,走到哪里都會受人尊敬。

聽到是天寶宗弟子,兩位侍衛態度緩和了很多,臉上多了一份敬畏。

“請問書信送給誰?”

侍衛問了一句,于家這么大,不可能讓他們自己去找人。

“于佳音!”

白凜沒有猶豫,直接說出人名。

“大小姐的信?”

兩名侍衛不敢怠慢。

“三位稍等,我這就去通知大小姐。”

左側侍衛打開于家大門,飛速的跑進去,并未請三人進入于家。

沒有家主的召見,任何陌生人不得踏入家族,這是每個大家族的規矩,以免泄露了家族秘密。

只有得到允許,方可進入。

一道白色人影,由遠至近,正在朝于家這邊趕過來,于佳音三個字,正好傳到他的耳里。

接下來只能等了,三人也不著急,這應該是所有任務當中最簡單的一個,積分很少,除了路程有些遠,幾乎沒什么危險。

“剛才是誰提及于佳音三個字!”

遠處白衣青年快步走過來,人還未靠近,一股淡淡的天罡威壓,涌向他們三人。

年紀并不大,最多二十四五歲,竟達到天罡境,放到天寶宗,也是出類拔萃之輩。

白凜看了一眼柳無邪,后者臉上沒有任何波動,靜靜的站在原地。

“小的見過候公子!”

見到白衣青年,剩下的一名侍衛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一臉的恭敬之色。

“恩,這是賞你的!”

白衣青年拿出十枚中品靈石,丟給了守門侍衛,一副打發叫花子的面孔。

侍衛得到靈石,笑的合不攏嘴,他們這些看門侍衛,地位極低,根本沒有存在感,卻有一點好處,油水豐厚。

只要有人登門拜訪,多少會打點一些好處,落入他們口袋。

“他們三個干什么的!”

白衣青年一副俯瞰的眼神,掃了一眼柳無邪他們,一臉的嫌棄之色。

尤其是柳無邪,不過真丹六重而已,在他眼里,如同螻蟻一般,他在十五歲的時候,已經突破真丹六重境了。

“回稟侯公子,他們三個是給大小姐送信的!”

侍衛不敢隱瞞,如實回答。

聽到給大小姐送信,白衣青年面色一冷:“你們是天寶宗的弟子!”

刺骨的寒氣,鋪天蓋地的卷向柳無邪三人。

“是!”

白凜站出來,還算客氣。

白衣青年表現出來的敵意,三人一頭霧水,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先禮后兵。

“把書信拿出來吧,我親自送進去,你們可以回去了!”

青年伸出右手,讓白凜交出書信,他們三人可以離開。

“不好意思,雇主交代,書信必須要親手交到收信人手中。”

白凜抱拳回禮,做出無奈的樣子,他們是送信人,必須要按照規矩辦事。

這個回答,讓白衣青年很是惱怒。

“你敢拒絕我!”

恐怖的殺意,朝三人碾壓而至,形成一股風暴,不愧是天罡境,實力強橫如斯。

場上氣氛有些緊張,于家侍衛急的團團轉。

“三位,這位是候池公子,他跟我們大小姐從小青梅竹馬,你們把書信交給他沒問題,別耽擱你們的時間了。”

侍衛拿了候池的好處,當然站在候池這一邊,讓白凜交出書信。

對方是天寶宗弟子,也不好開罪,這樣說倒也無可厚非。

聽到候池兩個字,白凜眼眸一縮,梵城除了于家,還有一個侯家,兩大家族盤踞梵城幾千年,早就根深蒂固,實力跟底蘊非常深厚,天寶宗都要敬畏他們幾分。

“不好意思,剛才我說的很清楚了,雇主交代,只能交到當事人手里,恕我不能從命。”

白凜態度很強硬,他是天寶宗弟子,還不懼一個侯家。

這是原則問題,不論對方是誰,做人做事,不能違背原則。

“你敢拒絕我!”

候池眼神一冷,恐怖的殺意,朝白凜碾壓過來。

雖然突破了真丹九重,面對天罡境碾壓,還是被震退了好幾步,一直退到柳無邪面前,這才停下。

“你膽敢對天寶宗弟子動手!”

唐天往前一步,一臉憤怒之色。

“哼,你們不過天寶宗外門弟子,都是一群垃圾,就算是天寶宗內門弟子來了,見到我也要客客氣氣,限你們三個呼吸之內交出書信,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候池發出一聲冷哼,逼著白凜交出書信。

再不交出來,就要自己來拿,態度非常的惡劣。

白凜目光看向柳無邪,征詢他的意見,原以為最簡單的一個任務,卻沒想到變成最危險的一個任務。

交出書信,意味著他們任務失敗,還丟盡了天寶宗臉面。

堅持下去,他們能否抵擋得住天罡境,還是一個未知數。

“好大的口氣,我倒想要看看,你怎么對我們不客氣!”

柳無邪往前一步,涌過來的天罡之勢,消失的無影無蹤,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化解了。

他一直想要領教一下天罡境到底有何厲害之處。

踏入修煉界,一直跟真丹境交手,對天罡境一片模糊。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候池雙眼釋放出滔天的殺意,更加可怕的氣浪朝三人碾壓過來,嚇得那名侍衛退到遠處,不敢靠近。

雙方都得罪不起,索性不說話了。

“柳師弟,你要小心!”

白凜往后退了一步,他們兩人實力,遠不如柳無邪,一直把他當成主心骨。

“真有意思,真丹九重不敢出頭,讓小小的真丹六重站出來,天寶宗都是這種貪生怕死之輩嗎,幸好當年我拒絕加入天寶宗,而是選擇了青紅門。”

候池不僅是侯家子弟,還是青紅門弟子,難怪一出現,對柳無邪三人敵意很重。

場上氣勢一觸即發,柳無邪并未抽出兵器。

“你的廢話很多!”

柳無邪不喜歡跟廢話多的人打交道,這個候池從出現到現在,一直上躥下跳,像是跳梁小丑一樣。

眨眼間的功夫,周圍聚集好幾百人,都是路人,紛紛停下來駐足觀望。

“這小子是誰,竟敢說候池說的都是廢話,他難道不知候池是梵城的小霸王。”

四周傳來陣陣談論聲。

候池的名望如此之高,讓白凜等人一臉擔憂。

“小子,你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我說話,我也不殺你,只要你的兩條腿,讓你一輩子爬行走路。”

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來,恐怖的殺意,猶如潮水一般,涌向柳無邪。

可怕的殺意,形成實質,彌漫整條街道。

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里一層外一層,對他們兩人指指點點,大部分都在談論柳無邪。

話音一落,候池雙手結印,一掌斬向柳無邪的雙腿,說打就打。

為什么打起來,大家一頭霧水,白凜不知道,柳無邪也不清楚。

得知他們給于佳音送信,反應如此強烈,難道這封信有什么秘密不成,反正有些莫名其妙。

只有候池自己心里最清楚。

掌印已經逼到近前,柳無邪沒有后退的余地。

不論對方出于什么目的,已經出手,只能還擊,等于佳音出來,應該就能知曉。

強橫的天罡之勢,手印幻化出一枚刀罡,聲勢無匹。

天罡真氣無堅不摧,非常的厲害,可以輕易撕開一切防御。

自古以來,真丹境擊敗天罡境屈指可數。

同級別越級挑戰并不稀奇,跨大境界擊敗對手,非常的罕見。

柳無邪不急不慌,雙手跟著一起結印,太荒真氣,猶如猛獸一般,突然蘇醒。

令人窒息的真氣,涌向四面八方,同樣是一道巨掌,幻化出更加可怕的刀罡。

“轟!”

兩人相隔本來就不遠,突然撞擊到一起,形成一團滔天的氣浪。

隨即!

兩人身體一起倒退,足足退了十幾步,這才站穩身體。

形成的余波,猶如強風過境,橫掃方圓數百米。

站在一旁的那些武者,被打的猝不及防,一個個人仰馬翻,跌的七葷八素。

一些實力較弱之輩,震得口噴鮮血,臉色萎靡。

這就是天罡之勢,恐怖無比。

候池臉色微變,他雖未出盡全力,剛才一掌威力足以斬殺一般的真丹九重,竟被柳無邪抵擋下來,讓他很是吃驚。

運轉一下真氣,身體并無異樣,柳無邪對天罡境基本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并非他想象的那么強大,候池不過天罡一重境,天罡之氣并不純厚。

論純度,柳無邪的真氣反而更勝一籌。

“你竟然能在我手里走一招,有點意思!”

候池臉色陰沉的可怕,他堂堂天罡境,收拾不了一個小小的真丹,傳出去太丟人,要是讓同門師兄弟知道,恐怕會淪為笑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4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