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出手救人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出手救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三百一十九章 出手救人

眾人循聲看去,一道白色人影,緩步而至。

看到來人,又是一陣驚呼。

“是天坤峰林瀾!”

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標準的江湖浪子打扮,頭發稀松,笑瞇瞇的走向場中。

“林瀾,你要多管閑事!”

駱名揚眉頭一皺,他們兩人都是巔峰真丹境,論真正實力,林瀾要略勝他一籌。

距離內門弟子考核,只剩下兩個月時間,如果不能突破天罡境,又要再等一年。

“你說對了,我今天就想多管閑事,你欺負其他山峰弟子我不管,欺負天坤峰的弟子肯定不行。”

林瀾走到柳無邪面前,朝他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他們兩人都是天坤峰一員,林瀾站出來,倒也無可厚非,別人也說不出什么。

為了一個新晉弟子,得罪了駱名揚,似乎并不合適。

“這是我跟他的事情,請你讓開。”

駱名揚身上的氣勢越來越濃,欲要出手,偏偏林瀾站在柳無邪面前。

想要誅殺柳無邪,首先要過林瀾這一關。

“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東西明明是柳師弟先買到,你不顧身份,出手搶奪,這就是你的不是了。”

林瀾也沒想徹底得罪駱名揚,語氣還算客氣,希望駱名揚給他一個面子,今天的事情,就此揭過。

真要發生不愉快,他林瀾也不怵。

“我愿意出雙倍的靈石,買下這枚玉簡!”

駱名揚豈能看不出來,林瀾是在給他臺階下,彼此都有臉面。

真死磕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林瀾朝柳無邪看過去,征求他的意見,賣與不賣,他無權干涉。

“我說的很清楚,不賣!”

柳無邪回答的更干脆。

“小子,你以為林瀾護著你,就可以躲過去嗎,我告訴你,今天不拿出玉簡,就算你回到天坤峰,我也會想辦法讓你乖乖的交出來。”

駱名揚不怒反笑,嘴角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

“我等著你!”

柳無邪還真不害怕,這里人多,出手難免所有顧忌。

真正生死搏殺,柳無邪有一萬種辦法殺死他。

沒有買到玉簡,駱名揚氣鼓鼓的離開了,被打飛的男子,臨別之前,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不殺柳無邪,決不罷休。

眾人逐漸散去,只留下柳無邪跟林瀾站在原地。

“多謝林師兄仗義執言!”

不管如何,柳無邪還是感激林瀾關鍵時刻站出來。

雖然他不懼,能為了他挺身而出,這個人情他記在心里。

“舉手之勞而已,倒是柳兄讓我刮目相看,短短一天時間,突破真丹四重了。”

林瀾倒不是很在意,說了句公道話而已,并沒有做什么。

簡單聊了幾句,很快分開,柳無邪繼續去找東西。

一直到天黑時分,也沒淘到好的寶物,買了十幾種藥材,這才起身返回天寶宗。

回到院子,天色已經黑下來。

章林他們白天離開后,再也沒有回來,院子只剩下柳無邪一個人,非常的安靜。

剛要休息,外面傳來敲門聲。

起身下地,打開院門,外面站著兩人,下午坊市碰到的青年,還攙扶著一名黑衣男子,臉色慘白,已經奄奄一息。

“快進來!”

柳無邪二話不說,讓他們趕緊進來。

將黑衣男子放在床上,氣若游絲,只剩下一口氣了,臉上覆蓋一層黑色霧氣,已經毒氣攻心。

能堅持到現在,實屬一個奇跡。

“這位師弟,求求你救救我兄弟,只要你能治好他,我白凜這條命都是你的了。”

下午拿著天蛟靈的男子,突然跪倒在地,磕頭祈求柳無邪出手救活他的兄弟。

跟柳無邪分開之后,沒有換到星極草,只好趕回宗門。

發現朋友已經奄奄一息,快要瀕臨死亡,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態度,拿出柳無邪送給他的解毒丹給朋友服用下去。

雖然沒有解開毒素,卻讓朋友蘇醒過來,氣色也好了很多,證明解毒丹真的有用。

第一時間就攙扶著朋友來到柳無邪院子,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不會放棄。

扶起白凜,柳無邪目光朝床上黑衣男子看去,眉心緊皺,表情很痛苦,陷入深度昏迷。

再不出手救治,毒氣就會滲透進魂海之中。

就算救過來,也是廢人一個。

“你去外面守著,不準任何人前來打攪!”

時間緊迫,柳無邪沒考慮太多,先救人要緊。

白凜一聽,趕緊跑到院子外面,充當守衛,禁止任何人踏入此地。

屋子陷入寂靜,柳無邪從懷里拿出一排銀針。

銀針封住了天靈穴,阻止毒氣進入魂海。

一枚枚銀針,扎入黑衣男子身體各大竅穴之中,封堵住毒氣游走的方向。

鎖住竅穴后,隱藏在身體中的毒氣,開始朝胸口匯聚。

越聚越多,胸口窩的位置,出現一個黑色漩渦,不斷的旋轉,欲要掙脫銀針的束縛。

“好厲害的毒氣,不知道吞天神鼎能不能吸收!”

上次吸收黑甲死侍,導致他的太荒真氣蘊含一絲毒性。

只是蘊含一絲而已,卻毒不死高手。

毫不遲疑,祭出吞天神鼎,將黑衣男子面前的所有黑氣,全部吞噬進去,化為幾十滴黑色液體。

黑色液體倒入太荒世界,魂海中的天道神書展開,上面多了一條黑色的紋路,這是毒紋。

活動一下身體,發現沒有什么不適,祭出太荒真氣,毒性要比之前強橫了一些。

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想要毒死高手,相差甚遠。

拿出幾枚丹藥,塞進黑衣男子的口中,很快就能蘇醒過來。

打開院門,柳無邪臉上有些疲憊,施展逆天十針,非常的消耗真氣。

需要封鎖人體中奇經八脈,還要堵住三百六十個竅穴,將毒氣匯聚一起,沒有強大的真氣支撐,常人根本無法做到。

“我朋友怎么樣了?”

看到柳無邪走出來,白凜快速沖上前,抓住柳無邪的胳膊,一臉急迫的問道。

“毒素解除了,很快就能醒過來,調養幾日就會沒事。”

柳無邪簡單說了幾句,走到院子里面,眺望星空。

短短幾日功夫,發生這么多事情,朋友沒交到幾個,樹了一堆敵人。

聽到沒事,白凜飛速沖入屋內,見到朋友身上的毒氣消失,氣息穩定,一顆心終于放下來。

輕輕關閉房門,白凜從屋子里面走出來。

“恕我冒昧,師弟怎么稱呼!”

白凜對柳無邪的態度,無比的恭敬,彎腰行禮,腦袋幾乎都貼到了地面上。

“柳無邪!”

為了朋友,可以舍棄一切,這樣人值得結交。

得罪了幾個人,結交了白凜,讓柳無邪心情好了很多。

“柳師弟,看你很面生,以前在天坤峰沒遇到過你。”

兩人在院子石凳上坐下來,白凜性格原本很開朗,因為朋友受傷,心急如焚,下午的時候,看起來郁郁寡歡。

朋友現在沒事了,性格一下子開朗起來。

“我從世俗界選上來的,前天才加入天寶宗!”

柳無邪苦笑一聲,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

“原來如此,柳師弟醫術精湛,實在是讓我佩服。”

從白凜眼神之中,看不到一起瞧不起柳無邪的意思,反而很尊敬。

尤其是柳無邪的醫術,讓他敬佩不已,這幾天他想了很多辦法,請來其他師兄出手,效果甚微。

兩人越談越多,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白凜年紀要比柳無邪大,加入天寶宗已經三年有余,對天寶宗還有南州的了解,遠遠多于柳無邪。

大部分時間柳無邪在問,白凜回答。

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白凜不僅講解的非常詳細,很多地方,還會重點提及,希望柳無邪以后多注意。

比如地勢峰,這個山峰的弟子非常強勢。

章林他們不在,正好騰出了屋子,晚上的時候,白凜就在這里住下,以免朋友醒過來自己不在。

回到屋子,白凜已經把朋友挪到隔壁的房間。

盤膝坐下,拿出下午得到的那枚玉簡,這才仔細打量。

輕輕攤開,玉簡上的文字有些已經模糊不清,看不真切。

從外表看,玉簡平平常常,沒有任何稀奇之處,丟到垃圾堆都不會有人撿。

嘗試用神識滲透進去,效果不佳,玉簡里面仿佛有一層禁制,阻止神識查看。

又不能把玉簡砸碎,這就很麻煩了。

只好祭出鬼瞳術,猶如水銀一般,滲透到玉簡之中。

那股淡淡的靈氣又出現了,很涼很涼。

鬼瞳術穿過一片黑暗世界,一眼望不到頭,仿佛玉簡里面,自成一個世界。

誰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黑漆漆的,陷入無邊的黑暗。

“這是哪里?”

柳無邪喃喃自語,黑色世界仿佛無限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鬼瞳術還在穿透,想要看到這座世界的盡頭。

突然!

一個白色亮點出現,在漆黑的夜里,顯得格外醒目。

接二連三,越來越多的亮點出現,照亮了漆黑的夜空。

柳無邪驚訝的合不攏嘴,這玉簡之中,別有洞天,果然有大奧秘。

能自成空間,絕非凡物,只有真玄老祖,才能開辟空間。

小小的玉簡里面,形成如此之大的空間,難道是真玄老祖留下。

如果真是這樣,那柳無邪發達了,不論里面隱藏什么奧秘,既然是真玄老祖留下,一定價值不凡。

虛空上的白色光點相互串聯,形成一幅幅玄奧的圖像,這讓柳無邪更加吃驚了。

“這是……這是……”

柳無邪激動的說不出話來,眼前的一幕,讓他興奮的手足舞蹈,差點從床上跳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