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何為仙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何為仙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何為仙

臺下每個人也露出好奇之色,想要知道盧鴻志到底想要問什么。

“敢問柳兄,何為仙!”

話題一出,四周陷入寂靜,他們不過一縷凡人而已,竟問出何為仙。

就算是十大宗門使者,都是一臉錯愕。

他們出生修煉界,從小接觸大量關于修仙知識,卻對仙一概不知。

別說他們十人,就算是十大宗主,未必都知道。

人人修仙,何為仙!

修仙的目的又是什么,單純為了尋求長生之路嗎?

這個話題,問倒了所有人,沒有人能回答上來。

盧鴻志顯然有刁難柳無邪的意思,讓他拱手讓出這一場,不是那么容易,如果柳無邪回答不上來,豈不是打了柳無邪一耳光。

靈虎國是暗濤帝國的附庸國,早就坑壑一氣,暗濤帝國一直想要殺死柳無邪,豈能放過這么大好的機會。

盧鴻志殺不死柳無邪,卻用這種方式來羞辱柳無邪。

“盧鴻志,你好卑鄙,這個問題,自問在場誰能回答上來。”

有些帝國的人看不下去了,例如藍風帝國,他們對柳無邪并無敵意,反而流露出友好的表情。

黑楚帝國跟藍風帝國一直都是敵對關系,這就導致敵人的敵人,自然就成為了朋友。

“柳兄可是人中龍鳳,應該能回答上來吧!”

盧鴻志也不生氣,笑瞇瞇的看著柳無邪,等待他的回答。

每個人一臉期待之色,望著柳無邪,看他如何作答。

選擇拒絕回答,中了盧鴻志的奸計,說他對修仙一途一竅不通,談何修仙。

胡亂作答,必定惹來眾人嘲諷,不懂裝懂。

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寒氣,盧鴻志算計的很好,這個時候他要是出手擊殺對方,更是中了他們的計謀,因為他從一上臺已經承認了,不是柳無邪對手,已經認輸了。

“三句話可以概括一切,里面包含了人,仙,神!”

一絲笑意浮現柳無邪嘴角,沒有人比他更了解仙。

沒有必要跟他們說的那么清楚,三句話足以概括。

“什么!他要三句話概括人、仙、神,他是不是瘋了。”

下方傳來一陣陣議論聲,認為柳無邪口出狂言。

只有極少人,流露出一臉期待之色,想要知道柳無邪說什么。

“還請柳兄告知!”

盧鴻志同樣流露出一絲笑意,做出請的姿勢,讓柳無邪可以作答了。

幾千道目光齊聚在柳無邪一人臉上,不屑,冷笑,譏諷……沒有人相信他能回答上來。

“有情有智之謂人,人而至善至圣則為神。”柳無邪說完突然頓了頓,提到了人跟神。

“好精妙的回答啊!有情有智之謂人,至善至圣則為神!”

人群傳來一陣嘈雜,兩句話聽起來沒有太多精妙的地方,仔細咀嚼,有種回味無窮的意境。

有情有智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在某種程度上來講,許多人不配為人。

至善至圣又有幾人能達到,肉身成圣,立地成神,這種事情只限于傳說。

做一件善事容易,做一輩子善事難于登天,還要擁有至圣胸懷,在場這些人,自問他們達不到。

“柳兄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盧鴻志眼神閃過一絲驚訝,這兩句話對他沖擊很大。

眾人目光再一次聚集在柳無邪臉上,這一次,每個人都帶著期待,嘲諷跟冷笑消失不見了。

“人之無欲安樂之謂仙!”

柳無邪說完,天地傳來一陣晃動,仿佛連接了天地,得到天地共鳴,這簡直不可思議。

無窮的金光從蒼穹落下,降在柳無邪身上,如同一尊神袛,接受蒼穹的贈與。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們都錯了。”

水幻突然放聲大笑,整個人像是癲狂了一般,柳無邪的一番話,對他沖擊太大了。

“好精妙啊!沒想到我們堂堂修仙之輩,竟不如一名世俗小輩。”

熙劍看了一眼余天逸,發現他眼眸深處,同樣流露出一絲凝重,還有一絲驚訝,更多是沉思。

十名使者都不是笨人,從柳無邪的話中,聽到太多的玄妙之意。

“我們一直認為,境界才是唯一,努力的提升修為,卻不知道,無欲無求,安樂之謂仙,才能擺脫天地束縛,進入更高境界,歸根結底,我們都是俗人啊!”

羅初蝶連連苦笑,他們都被世俗的約束給困住了,反而忽略了最本質的東西。

人出生的時候,本來就無欲無求,快樂的成長,孩童的時候,無憂無慮,不正是人們眼中仙人一般的存在嗎。

隨著年齡增長,他們的內心變了,變得更加黑暗,充滿著仇恨跟暴戾。

柳無邪一番話,猶如醍醐灌頂,震醒了他們。

每個人看向柳無邪的眼神,充滿著恭敬,卻不知道,這句話還有下文,柳無邪只說了前半句。

無欲無求安樂之謂仙,不違本心方能仙道成。

修仙本來就是一條充滿荊棘之路,無欲無求本沒錯,求得安樂,永遠尋找不到修仙前路,前提要不違本心。

做任何事情,都要直指本心,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

這番話,在場能領悟的不超過十人,余天逸算一個,他的眼神逐漸散發出光彩,通過第一句話,已經推斷出來下半句。

其他使者還在沉思,給他們一段時間,領悟應該不是難事。

“柳兄大才,我甘拜下風,這一戰你贏了,恭喜柳兄進入前二十!”

盧鴻志沒臉繼續呆在擂臺上,周圍那些人的舉動跟談論,已經是最好的答案,趕緊抱拳行禮,從擂臺上走下去,免得丟人現眼。

“等等!”

柳無邪突然叫住了盧鴻志,后者站在原地,臉色有些難看。

“就這樣下去合適嗎!”

一抹殺機,從柳無邪雙眼一閃而逝,如果是一般問題也就罷了,柳無邪不會追究過問。

盧鴻志抱著讓他出丑的目的,意義已經變了。

“柳兄還有何指教!”

盧鴻志戰戰兢兢的問道,他能感受到,柳無邪身上的殺意很濃,剛才一番話是暗濤帝國的人授意,并非他自己的意思。

“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問我一個問題,我也問你一個問題,要是回答不上來……哼!”

最后一聲冷哼,代表柳無邪此刻內心的憤怒,豈能任由他離開。

盧鴻志臉色很難看,目光不自覺朝暗濤帝國那邊看過去,這一切落在柳無邪眼中。

暗濤帝國紀星河點了點頭,示意盧鴻志答應。

他已經認輸了,柳無邪最多讓他出出丑,不會殺他,這一點大可放心。

“柳兄請問!”

盧鴻志右手擺出請教的架勢。

“何為道!”

跟盧鴻志問出的問題,有異曲同工之妙,仙跟道,兩者之間聽起來沒有聯系,卻關系密切。

所有人一臉懵逼,這是什么問題,要比何為仙還要難一千倍。

虛無縹緲,看不到,摸不到,仿佛不存在這個世間,卻真真實實存在。

盧鴻志傻不愣登站在原地,嘴巴張得老大。

“還請盧兄作答!”

柳無邪面無表情,刺骨的眼神,盯著盧鴻志,后者渾身很不自在,眼神躲躲閃閃。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盧鴻志急的冷汗直流,額頭上都是汗水,目光不斷朝暗濤帝國那邊看過去。

他們也是一臉迷茫,不知道如何回答。

“盧兄回答不上來嗎?”柳無邪一聲冷笑。

氣氛突然變得無比緊張,淡淡的殺意,彌漫擂臺。

“我回答不上來!”

盧鴻志倒是很直接,承認自己無法作答,反正他已經認輸了,柳無邪不敢殺他。

“啪!”

擂臺上留下一道殘影,柳無邪消失在愿意,一巴掌扇出去,盧鴻志的身體,跌落擂臺,左臉上留下一個血紅的巴掌印。

“這是給你的教訓,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覺悟。”

柳無邪仿佛做了一件極其簡單之事,一掌打飛盧鴻志,從擂臺走下來,仿若無事人一樣。

誰也沒有料到,柳無邪如此干凈利索,不給眾人反應的機會,盧鴻志已經飛出去。

“柳無邪,你胡亂提問一個問題,根本沒有答案,你憑什么傷人!”

靈虎國其他天驕看不下去了,紛紛質問柳無邪。

“沒錯,這個問題,誰也沒有辦法作答,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沒想到你如此小肚雞腸,盧兄不過請你指教一個問題,你居然將人打下擂臺。”

暗濤帝國那些天驕跟著附和,一起討伐柳無邪。

“你們不服!”

柳無邪停住腳步,滔天的殺意,涌向靈虎國等人,嚇得他們迅速朝后退去。

誰都知道,柳無邪殺人不眨眼,這幾天殺死了許多人。

“我們不是不服,而是不甘,替盧兄可惜,竟被你這種陰險小人算計。”

靈虎國其他成員,發出陣陣冷笑,打不過柳無邪,只能用這種言語上的侮辱。

卻不知道,任何羞辱,對于柳無邪來說,起不到任何作用,他早已做到無欲無求,距離仙人,差的是修為,而不是心境。

“那你們又當如何?”

柳無邪反問,想要知道他們要干什么。

“很簡單,只要你能回答上來何為道,我們甘愿認輸。”

靈虎國一名天驕站出來,只要柳無邪能說出何為道,他們甘拜下風,不再刁難柳無邪。

“你們算個什么東西,你讓我回答,我就要回答。”

柳無邪手掌一掃,站在他面前的幾名靈虎國天驕,直接被掀飛出去。

把他當成什么了,你想問就問,你讓我答我就答,柳無邪豈能任由他們擺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