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章 蕭殺

第二百四十章 蕭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百四十章 蕭殺

每個人像是看怪物一樣盯著柳無邪,尤其是跟郭步秋一伙的那幾名御醫。

已經想好了對策,只要柳無邪回答錯誤,當著所有人的面,拆穿他庸醫的面孔。

一句大家都不是三歲孩童,像是一記無形的耳光,狠狠的扇在郭步秋的臉上。

玩這種把戲,他還太嫩了,換成常人,肯定會中了他的圈套,可惜他的對手是柳無邪。

論老謀深算,他差的太遠了。

只是簡單的說一個癥狀,柳無邪竟然準確的判斷出來,還說出兩種病癥,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他是妖魔?

這是郭步秋此刻內心真實的寫照。

“郭御醫,柳公子說的可是真的,你已經把病人帶過來了。”

嚴老站起來,質問郭步秋,這種做法,太過卑鄙。

“沒錯,病人我的確帶來了,就在宮外,既然柳公子猜到病情,一定有治療手段,請陛下準許病人進來。”

事已至此,郭步秋只能硬著頭皮,等于徹底跟柳無邪撕破臉皮,公然挑釁。

人皇目光看向柳無邪,征求他的意見。

病人一旦進來,癥狀跟柳無邪說的不同,必定遭到眾多御醫圍攻。

就算柳無邪猜對了,找到了癥結所在,不能將他治療,同樣會遭到郭步秋等人嘲諷。

一環套著一環,郭步秋為了打擊柳無邪,挖了一個又一個陷阱,稍不留神,就會死無全尸。

點了點頭,示意人皇不用擔心,這點小把戲還難不倒他。

“請他進來吧!”

得到柳無邪允許,人皇同意讓病人進入神武殿。

底下各位大臣也在竊竊私語:“你們猜柳無邪說的是真的嗎,單憑癥狀,就能猜到病癥所在,是不是太邪乎了。”

刑部還有兵部幾名官員湊在一起,大部分人都歸順了雍咸王,右邊坐著都是手握重權的官員。

“就算他猜對了又如何,找不到病癥,無法將其治好,還是庸醫一個,到時候有他好看。”

薛侍郎嘴角浮現一抹冷笑,仿佛看到柳無邪被伏誅的樣子。

宮門外,被柳無邪言語刺激,怒氣到現在還未平息,恨不能上去生吞了柳無邪。

“我可是聽說,這名病人是郭步秋從一座小部落帶出來的,里面好多人都有這種癥狀,幾百年了,沒有一人找到治療之法,每年都有大批的人死去。”

一名武將聲音很大,這件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為了今日對付柳無邪,郭步秋特意深入這座部落。

等了約莫盞茶時間,從神武殿門外走進來一名黑衣男子,腦袋用黑布蒙上,看不到真容。

眾人目光一起看過去,每個人臉上流露出一絲疑惑,為何不敢用真面目示人。

郭步秋快步走上前去,帶著男子走向大殿中央位置。

看到來人,柳無邪笑了,鬼瞳術可以看穿一切,蒙面男子剛一進來,身體中的任何癥狀,一覽無余的呈現在柳無邪面前。

“郭步秋,為何要讓他帶上面罩。”

嚴老站起來,質問郭步秋。

“讓他戴上面罩,主要怕嚇到大家!”

郭步秋神秘一笑,目光環顧一圈,征求大家的意見。

“別遮遮掩掩了,在場所有人什么場面沒有見過,趕緊打開。”

那些武官看不下去了,讓他趕緊打開面罩。

武將常年征戰沙場,從尸山血海當中摸爬打滾出來,還會怕一個大活人,開什么玩笑。

“那我就打開了,眾位一定要有一個心理準備!”

郭步秋提醒一句,免得被打得措手不及,示意男子可以掀開面罩了。

“轉過頭去!”

柳無邪低聲朝徐凌雪說了一句,讓她轉過腦袋,暫時不要看。

徐凌雪很聽話,悄悄的轉過了腦袋,沒有看向場中。

蒙面男子伸出右手,輕輕掀開蒙在頭上的黑布,每個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黑布掀開的那一刻……

“嘔……”

竟有人當場作嘔,污穢之物吐的滿地都是。

大部分人忍住翻江倒海的胃部,忍著強烈的惡心,目光自動看向遠處,不忍直視黑衣男子。

“快蓋上!”

這些武官還能忍住,那些文官卻不行,讓他趕緊蓋上面罩,他們快要忍不住了。

陳若煙跟陳樂瑤相視一眼,突然狂嘔不已。

黑衣男子并沒有蓋上面罩,快要爛掉的雙眼,朝柳無邪看去。

整個五官已經看不真切了,一些白色的蟲子,從他的鼻子里面爬出來,嘴巴已經爛掉了一般,下巴都要掉下來。

最可怕是他的眼睛,已經腐爛了一半,無法轉動,看起來猙獰無比。

一些怪異的蟲子,從他的鼻孔還有耳朵里面爬出來,又從另外一側鉆進去。

那些武官見多識廣,此刻還是被驚悚到了,身體已經腐爛成這樣,竟然還沒死亡。

嘴唇發紫,臉上是青色,跟柳無邪說的第一種癥狀差不多,病情卻要嚴重幾百倍。

“郭步秋,你剛才說早晨起來萎靡不振,晚上精神抖擻,你帶來的病者,跟你所說的癥狀全完不同。”

嚴老很生氣,顯然郭步秋撒謊了。

“剛才我說的是病癥初期,發展到重癥,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郭步秋發出一聲冷笑,沒有人問他病癥初期是什么樣子,重癥時又是什么樣子。

用初期癥狀發問,帶來最嚴重的患者,郭步秋還真是夠陰毒啊。

底下很多人發出陣陣冷笑,如此嚴重的疾病,連郭步秋都束手無策,看柳無邪如何破解。

“柳無邪,既然你能說出來癥狀,一定知道如何治療,這種疾病在大燕皇朝北邊一座大城蔓延,你能治好,將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兵部尚書語氣充滿著諷刺,讓柳無邪可以診治了。

每個人的目光,落在柳無邪臉上,等待他的回答,如何破解這個局。

嚴老一臉擔憂,這種病他早就知道,一直找不到破解之法。

柳無邪猜到了病癥,能不能治好,還是未知數。

“郭御醫為了打擊我,可謂是煞費苦心,你既然下了挑戰書,我要是不接,肯定會留下貪生怕死的名聲,來而不往非禮也,如果我治好了,又當如何?”

柳無邪眼眸一冷,目光中透著陣陣寒氣。

戰鼓已經敲響!

戰書是你郭步秋下的,柳無邪接下了,是生死戰,還是切磋戰,需要雙方一起制定。

郭步秋目光看向雍咸王,后者點了點頭,沒想到柳無邪這么快就中計了。

“如果柳公子能治好,我卸掉御醫之職,從此歸隱鄉田。”郭步秋發出一聲輕笑:“要是柳公子治不好,只要當眾承認,你是庸醫,從此滾出帝都城。”

還真是陰狠手辣,逼著柳無邪離開帝都城。

陳若煙欲要站起來,阻止這場不公平的挑戰,卻被人皇眼神制止。

“何必假惺惺的,你明明想要我死,偏偏說讓我離開帝都城,不如這樣吧,我一炷香時間將他治好…你死!失敗…我死!”

柳無邪嗤之以鼻,他們這群人太虛偽了,心里恨不能自己立即死去,卻裝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戰爭一旦打響,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大殿氣氛突然變得一片蕭殺!

濃郁的殺氣,盤踞在大殿上空,今天這場宴會,不會那么簡單結束了。

桌子上的酒菜,早就涼了,沒有心情用膳,默默的注視局勢的發展。

這一戰,關乎人皇跟雍咸王之間決斗。

誰贏了,占據主導位置,輸了,可能丟掉整座江山。

“好,我答應你!”

郭步秋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出來,答應柳無邪的條件。

陳余生還有嚴老想要出言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尤其是嚴老,這種疾病他研究了大半輩子,毫無頭緒,柳無邪僅憑一炷香時間,讓他痊愈,這怎么可能。

雙方簽訂生死條約!

“準備一個火盆過來!”

接下來看柳無邪的表現了,徐凌雪轉過腦袋,一臉擔憂之色。

黑衣人已經蒙上了面孔,剛才的樣子,在眾人的腦海中,遲遲無法揮去。

不過十幾個呼吸時間,兩名太監端著一個巨大的火盆走進來,放在大殿中央位置。

眾人一頭霧水,不明白柳無邪在搞什么鬼。

以為他會施展高超的醫術,或者煉制什么救命丹藥,端進來一個火盆算什么?

“把這個放入火盆里面!”

柳無邪從儲物袋里面拿出一把靈藥,挑挑揀揀后,拿出好幾根,有些舍不得,放在桌子上。

小太監趕緊上前,不敢怠慢,陛下可是發過話,今天柳無邪所做的一切,都代表他的意思。

當著眾人的面,將五種藥材丟進火盆里面,發出滋滋聲。

靈藥遇火之后,冒出一陣陣青煙,彌漫整個神武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黑衣男子身上沒有任何變化,郭步秋回到位置上,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

“真是狂妄自大,憑靠幾枚不知名的藥材,就想治好這種疾病,真是可笑。”

好幾名御醫聚集在郭步秋身邊,發出陣陣譏諷聲,認為柳無邪今日死定了。

距離一炷香時間已經過去一半左右,陳余生心都揪起來。

失敗,意味著柳無邪將要死去。

“能成功嗎?”

徐凌雪粉拳捏緊,緊挨著柳無邪坐下,臉上的擔憂之色,越來越濃。

“放心吧!”

給他一個安心的眼神,示意她不用擔心,這種小問題,難不住他。

距離一炷香還有五分鐘的時候,黑衣男子突然發出詭異的聲音,一屁股坐在地面上,身體開始抽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