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二百零四章 步步為營

第二百零四章 步步為營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二百零四章 步步為營

戰陣即將危機到矛大師三人生命,突然一道凌厲的刀光,從天而降。

撕開了戰陣,猶如萬丈高的巨山,轟然倒塌。

“鏘鏘鏘……”

十五把長刀,紛紛斷裂,他們的長刀品質,無法跟邪刃相提并論。

駭浪消失,只有恐怖的漣漪,涌向四周。

“咔嚓!”

“咔嚓!”

擺放在大殿兩側的那些柜臺,紛紛炸開,承受不住漣漪的沖擊,如同強風過境,幾十座柜臺,慘遭毀滅。

時間在這一刻,陷入了靜止!

場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名少年,手持短刀,目光銳利,掃向在場每一個人,最后落在姜越的臉上。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看到柳無邪的那一刻,藍若雨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突然蹦起來,就是這個小子,害得她被逐出丹寶閣。

雖然拿到了煉丹師身份,心里還是很不舒服,想起當日柳無邪對她的羞辱,臉上布滿了殺意。

今天竟然跑到邢云閣來,就是他的死期。

“柳無邪,竟然是你!”

姜越臉色陰沉的可怕,因為這個小子,害的自己灰溜溜的滾出丹寶閣,這些日子一直忙著在邢云閣煉制丹藥,沒有時間去找他報仇,居然主動送上門來。

“沒想到你竟然成了邢云閣的煉丹師!”

柳無邪冰冷的說道,至于站在將于身后的耿夜等人,直接將之無視。

“柳無邪,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肖厲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跟姜越相比,他們對柳無邪的恨意,傾盡了天河之水,無法將之沖刷干凈。

姜越雖然離開了丹寶閣,搖身一變成了邢云閣首席煉丹師,地位不減反增。

他們不一樣,現在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再是煉丹師,身份跟地位早已不可同日而語。

“矛大師,發生什么事情了?”

沒有理會肖厲的叫囂,柳無邪轉身看向矛大師,見到他們沒事,一顆心落下來。

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道出。

柳無邪基本知道發生什么事情了,矛大師拿著氣韻丹跑到邢云閣,告訴那些武者,血幻丹有毒,不能多吃,這種做法出發點是好的,但是欠缺謀略。

對一個癮君子,你告訴他,讓他戒掉毒癮,無疑是天方夜譚。

道理都是一樣,這些人早已沉迷進去,跟他們說血幻丹有毒,十有罵他們三個是瘋子。

況且在邢云閣的地盤上,就算有人承認血幻丹有毒,邢云閣也會千方百計的阻止,所以從一開始,矛大師的策略就有問題。

“無邪,我們怎么辦,他們不相信血幻丹有毒。”

只要證明血幻丹有毒,邢云閣必定遭到眾人群起而攻之,不僅恢復丹寶閣的生意,還能狠狠的打擊一番邢云閣,他們也能順利脫險。

柳無邪的出現,邢云閣更不會放他們離開,一定會趁此機會,斬殺所有人。

“交給我吧!”

事已至此,柳無邪不得不站出來,示意他們三人暫時不要開口,站在一旁即可。

邢云閣的人沒有繼續出手,真的死磕,一定是兩敗俱傷,柳無邪一刀撕開戰陣,令十五名高手震驚不已,呆在原地沒動。

“眾位,剛才矛大師說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柳無邪目光掃向四周。

“柳無邪,你不要在這里妖言惑眾了,我們血幻丹沒有任何問題。”

姜越往前一步,至于血幻丹有沒有毒,他還真不清楚,因為他是高級洗髓境,用不到這種丹藥。

“是不是妖言惑眾,一試便知,難道你們邢云閣不敢讓我們試一下嗎!”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冷笑,一句話將主動權抓在了自己手里。

邢云閣不敢嘗試,便是心中有鬼,只要嘗試,柳無邪就能拆穿他們的陰謀跟謊言。

“我們憑什么要聽你的,血幻丹有沒有問題,輪不到你來說話。”

耿夜不甘示弱,不論血幻丹有沒有問題,柳無邪都沒有資格質疑。

“既然血幻丹沒有問題,你們到底在回避什么,又在躲避什么,難道這血幻丹真的有毒,才不敢當著所有人的面讓我拆穿?”

柳無邪臉上沒有任何憤怒之色,反而笑瞇瞇的問道。

這番話聽起來沒有任何問題,邢云閣為何要一直回避,不敢大大方方的站出來。

“血幻丹我們吃了這么久,并無不適,邢云閣怕他作甚,讓他們嘗試,徹底死了這條心。”

在場這些武者,紛紛站出來支持邢云閣,他們相信血幻丹沒有問題,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卻不知道,他們說出這番話,正好中了柳無邪的圈套。

“眾位,不是我們不讓他們嘗試,邢云閣有自己的規矩,豈能因為一個外人,而壞了規矩。”

厲無海走出來,朝四周拱了拱手,別人不清楚,他可是非常清楚,血幻丹有強大的副作用,只是還沒顯露出來而已。

等雍咸王大勢已成,就算爆發邢云閣丹藥有問題,這些人還能奈何得了他們嗎。

煉制這么多血幻丹,賺取海量資源,才能購買煉制黑甲丹的原材料,這一切都是在為雍咸王鋪路。

邢云閣主站出來,很有話語權,質疑聲消失了,購買丹藥的那些武者不再說話,厲無海說的沒錯,他們也有自己的規矩。

原本看到的一絲希望,很快被澆滅,矛大師三人心急如焚。

“無邪,我們怎么辦!”桑言焦急的問道。

“等!”

回答他的只有一個字,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讓圍觀的武者產生質疑之心。

雖然這一絲絲的質疑之心,很快被厲無海壓制下去。

有了這一絲質疑,接下來就好辦了。

“柳無邪,你還有何話要說,沒有的話,就乖乖的受死吧。”

姜越不愿意跟他廢話下去,準備親自出手殺了柳無邪,以報當日之仇。

恢復了剛才的一幕,不過多了一個人而已,照樣難逃邢云閣的包圍。

“就憑你們這群人也想殺我!”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真沒瞧得起他們。

“臨死了還這么狂妄,就讓我來殺了你。”

耿夜第一個想要殺死柳無邪,抽出隨身兵器,直奔柳無邪而來。

就在這時候,大門外傳來一道大吼:“大家都住手。”

高弘聲音很大,形成一股氣浪,傳遍大殿每個角落。

“血幻丹有沒有問題,很快便能知曉。”

高弘說完走進大殿,身后拉著一個大大的鐵箱子。

趕往邢云閣的時候,柳無邪吩咐他們兩人去了其它地方,自己則是踏入邢云閣,救下了矛大師三人。

一人多高的鐵箱子,三米多長,非常的笨重,無法收緊儲物袋,硬是他拖著進來的。

“這是什么東西?”

圍觀的武者看著鐵箱子,喃喃自語,丹寶閣到底在搞什么鬼。

“怎么回事,為何我感覺到了一陣心悸,像是碰到某種天敵似的?”

人群傳來陣陣騷動,好多人捂住自己的胸口,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了,一種靈魂上的壓制。

“其實證實血幻丹有沒有問題真的很簡單,答案就在這座大箱子里面。”

柳無邪指向大箱子,朝眾人說道。

“小子,你再敢信口雌黃,休怪老夫不客氣。”

厲無海站不住了,豈能不知道箱子里面裝著的是什么,一旦打開,邢云閣一個月的努力,全部付諸東流,失去血幻丹市場,賺取的資源,根本買不到黑甲丹原材料。

“你們怕了?”

柳無邪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厲無海的表現,更是激發了眾人的強烈好奇之心,想要知道鐵箱子里面到底裝著的是什么。

“來人,殺了他們!”

厲無海一聲令下,要殺了柳無邪,千萬不能拆穿血幻丹的秘密。

“想要殺人滅口嗎!”

柳無邪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容,連懼怕的表情都沒有。

“今天我就要殺了你滅口!”

厲無海目光掃向姜越,讓他可以出手了,不能在拖下去。

得到命令,姜越不由分說,直奔柳無邪而來。

“都給我住手!”

人群又走出來一人,打斷了姜越,所有人一起看過去。

“是……是秦家主!”

一尊七十多歲老者,邁著龍行虎步,氣勢極強,每走一步,身上的氣勢就會攀升幾分,竟然是帝都城五大家族之一的秦家主。

秦碧玉的親生父親!

邢云閣來了一尊神秘高手,只有沐月影才能克制,她早已離開帝都城,以柳無邪的實力,很難對付這名高手,唯一的辦法,借勢!

整個帝都城,愿意讓他借勢的人不多,甚至說壓根就沒有。

但是他想到了一個人,只有這個人,不懼邢云閣,那就是帝都城五大家族之一的秦家。

當日跟汝陽王夫婦分開的時候,秦碧玉留下一枚玉佩,為了報答柳無邪,告訴他如果在帝都城有難,可以拿著這枚玉佩去秦家,她父親一定會出手相助。

“秦家主,難道你也要參與我們邢云閣內部的事情。”

帝都城五大世家,都有真丹境老祖坐鎮,誰也得罪不起,厲無海壓低了語氣,顯然也沒想到,秦家主會出現。

“你們之間的事情,我不愿意干涉,我來只是想知道,這血幻丹到底有沒有毒,最近我秦家很多弟子,都吃了這種丹藥,所以我必須要調查清楚。”

倒也合情合理,秦家主目光掃了一眼柳無邪,隱晦的點了點頭。

柳無邪出手救下汝陽王夫婦的事情,他早已知曉。

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