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逐出丹寶閣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逐出丹寶閣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逐出丹寶閣

突然出現的薛家大軍,驚動了正在購買丹藥的修士,抬起腦袋朝這邊看過來。

“發生什么事情了,薛侍郎怎么會率領薛家大軍沖入丹寶閣?”

一陣陣驚呼聲,從四周響起。

薛家是帝都城老牌世家,底蘊深厚,傳承五百年,門下弟子數萬,不論是朝中還是帝國學院,還有軍方,都有他們的人。

這樣的龐然大物,一般人不敢招惹。

“他們不想活了嗎,敢跟丹寶閣宣戰!”

眾人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薛家雖強,只建立在大燕皇朝,丹寶閣超然世外,不受皇朝限制,帝都城任何大家族,不敢在丹寶閣鬧事。

放下手里的事情,丹寶閣管事還有小廝,迅速追上去,還有人通知丹寶閣高層去了。

考核煉丹室!

柳無邪手里拿著三枚聚魂丹,上面浮現一絲絲丹紋,顆顆圓潤飽滿。

“這……這真是聚魂丹?”

盛楝一臉不敢置信,四品丹藥,就這樣輕松煉制出來了,太匪夷所思了吧。

“這的確是聚魂丹,甚至要比我們丹寶閣販賣的等級還要高。”

桑言確認一遍,丹藥做不了假,他們雖不是四星煉丹師,對于四品丹藥,并不陌生,常年跟丹藥打交道,一眼便能認出。

藍若雨面無表情,整個人呆滯在原地。

她竟然嘲諷了一尊偉大的四星煉丹師,險些對他出手,整個大腦,處于懵逼狀態,忘記了思考。

白林跟曹慶力四人,無力的坐在地面上,尤其是白林,剛才可是狠狠的嘲諷過柳無邪,嚇得朝外面退去。

只有姜越,臉色陰沉的可怕,像是一尊擇人而噬的野獸,欲要將柳無邪吞噬下去。

一步步走向柳無邪,每走一步,身上的殺意就濃郁幾分,形成一股風暴,落在柳無邪的頭頂上。

“姜丹師,你要做什么!”

桑言攔住姜越,一臉質問。

“殺了他!”

語氣越來越冷,今天必須殺了柳無邪,丹寶閣只有三位四星煉丹師,他一個,矛大師一個,還有一尊,他不允許丹寶閣,繼續出現四星煉丹師。

四星煉丹師之中,他的地位最低,靠著禁忌丹提升上來。

丹寶閣只有三座四星煉丹師丹房,柳無邪一旦晉升四星煉丹師,有可能替代他的位置。

加上泄露給上官才的答案,以及柳無邪奪得論丹冠軍,令紀陽錯失四品丹藥,這一切的一切,加在一起,姜越更不可能放過柳無邪。

“姜丹師,你瘋了嗎,他可是煉制出來四品丹藥,大燕皇朝最年輕的四星煉丹師,你竟然要殺了他。”

盛楝往前一步,大聲的說道。

“就憑你們也想攔住我!”

姜越大怒,恐怖的氣浪,將桑言還有盛楝卷飛,他可是高級洗髓境,兩者之間實力相差懸殊。

震飛桑言跟盛楝兩人,姜越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小子,你今日必死!”

只要柳無邪還未獲得煉丹師徽章,暫且不算真正煉丹師,將他誅殺,不承擔任何后果。

短刀出現在手中,目光朝出口看去,以他的速度,逃出去可能性很大。

“姜丹師,你竟然不顧丹寶閣的聲譽,出手對付四星煉丹師,我一定會如實稟告閣主。”

桑言從地面上爬起來,一臉憤怒。

“聲譽?”姜越發出一聲冷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幫他一起作弊,乳臭未干的毛小子,怎么可能煉制出來四品丹藥,這一切都是你們提前布局好的吧。”

姜越面露猙獰,認為是桑言暗中幫助的柳無邪,其實聚魂丹早就放在丹爐之中。

“你……你……”

桑言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姜越真要殺死柳無邪,來一個死無對證,一口咬定柳無邪作弊,就算是他說破天,很難讓人信服。

十八歲的四星煉丹師,大燕皇朝成立至今,也沒出現過,可信度太低了。

手掌抬起來,滔天的氣浪,卷起地面上的煉丹爐,呼嘯的颶風,將曹慶力等人掀飛出去,跌落在院子之中。

短刀撩起,左手做出霸拳的起手式,柳無邪打算硬抗一招。

眼看姜越的巨掌就要砸下來,外面傳來一陣轟鳴。

“轟!”

院門被人轟開,隨后大量的人影涌入,整個院落,被塞得滿滿的。

姜越突然收手,朝外面看去,濃郁的殺氣,匯聚成一道道箭矢,射向柳無邪。

“柳無邪,給我滾出來受死!”

薛春雨手持長劍,雙目猩紅,刺骨的寒氣,凍住了院子里面的大樹,這是殺意演化。

姜越露出一絲怪異之色,薛春雨怎么跑來了,公然要殺死柳無邪。

這正合了他的心意,薛家的人殺死柳無邪,這樣他就能置身事外。

陳樂瑤還有松陵,順著人流涌進來,一臉擔憂之色,沒想到薛家連丹寶閣都敢強闖。

“薛春雨,好久不見!”

柳無邪收起霸拳,笑瞇瞇的說道。

從屋子里面走出來,姜越也撤去了氣勢,緊緊跟在柳無邪身后,以免被他逃走。

“小子,我要你死!”薛春雨一聲厲嘯。

最疼愛的兒子,被柳無邪廢掉修為,筋脈盡毀,斷絕了他傳承香火,這筆仇,不共戴天。

院子四周聚集很多人,一臉怪異之色,薛春雨可是堂堂戶部侍郎,一般很少出現,今天怎么了?

“你們還不知道吧,剛才我聽別人說,薛春雨的獨子,被人廢掉了修為,估計是眼前這個小子吧。”

事情過去一個時辰了,消息逐漸蔓延開來。

“這小子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廢掉薛侍郎的兒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議論紛紛,每個人像是看怪物一樣盯著柳無邪,誰不知道薛春雨愛子如命,平常兒子掉根頭發都會擔心大半天。

四周的議論,柳無邪充耳不聞,目光看向薛春雨:“這里是丹寶閣,你敢在這里殺人?”

眼眸中蘊含一絲嘲諷的笑意,兩人相隔十米左右,薛家的高手,將柳無邪團團圍住。

“哼,今天就算是丹寶閣,也休想阻止我殺你。”

薛春雨一聲令下,所有薛家高手,一股腦的沖出去,欲要將柳無邪亂刀砍死。

“誰這么大膽,敢在我丹寶閣殺人!”

頃刻之間!

一道冰冷刺骨的聲音,從薛春雨身后響起。

接著,一名白衣女子,緩緩而至,身后跟著兩名侍女,還有丹寶閣高級煉丹師。

他們已經收到消息,有人在丹寶閣鬧事,前來一看究竟。

薛家的高手定住了身體,朝白衣女子看去,在等薛春雨的命令,是否繼續出手。

“見過小姐!”

桑言趕緊從里面走出來,彎腰鞠躬,見過白衣女子。

“發生什么事情了?”

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沐月影,目光落在柳無邪身上的時候,露出一絲怪異之色,似乎想到了什么。

桑言不敢隱瞞,將事情如實道出,從柳無邪進來開始,遭到藍若雨阻攔跟刁難,再到考核等等。

足足敘述了五分鐘,這才結束。

“嘶嘶嘶……”

四方傳來一連串倒吸涼氣的聲音,十八歲的四星煉丹師,這怎么可能,三關都是滿分。

薛春雨眼眸之中,殺意更濃,沒想到這個小雜種煉丹天賦如此之高。

沐月影目光猶如利劍,落在藍若雨身上。

此女殺伐果斷的性格,柳無邪早有領教,上次滄瀾城,扇薛常年三人耳光,可以說是百無禁忌。

“你,可以滾出丹寶閣了!”

不帶一絲感情,讓藍若雨滾出丹寶閣,宣判了結果。

“師父,求求你救救我!”

藍若雨突然跪在姜越的面前,一臉哀求,哭的梨花帶雨,她好不容易混到今天這個地位,不想就這樣失去。

沒有人說話,連薛春雨都選擇了閉嘴。

“大小姐,這樣做不合適吧!”

逐出自己的弟子,傳出去姜越以后沒臉見人,連自己的徒弟都保不住。

“姜丹師,你在教我怎么做事!”

沐月影目光直刺姜越,后者低下頭,不敢正視沐月影。

“不敢,只是懇求大小姐網開一面。”姜越繼續說道。

“從現在開始,姜越再也不是我丹寶閣煉丹師,一并逐出。”

話音一落,姜越身體一個踉蹌,感覺天旋地轉,大小姐竟然將他逐出,再也不是丹寶閣煉丹師。

身后其他煉丹師,一臉不可思議之色,姜越可是四星煉丹師啊!

柳無邪一愣,沒想到沐月影如此強勢。

奇怪的是,沒有一人站出來阻止,包括矛大師,靜靜的站在沐月影身后。

姜越眼眸中殺意越來越濃,一臉惡毒之色,怒瞪柳無邪,這一切都是他的錯。

處理完了姜越師徒二人,沐月影目光這才看向薛春雨。

“薛侍郎,你帶人沖到我丹寶閣,不給我一個交代嗎!”同樣是冰冷的問道。

從來沒有人敢在丹寶閣鬧事,更何況是公然殺人,薛春雨絕對是第一個。

“沐月影小姐,此人廢了我兒子,等我殺了他,自會向丹寶閣道歉。”

薛春雨雖然忌憚丹寶閣,還不懼怕,只要殺了柳無邪,再道歉便是。

“那個廢物,就算是死了,也不過分!”

沐月影的回答,差點嗆死薛春雨,惹來四周一陣哄笑。

薛白生吃喝嫖賭,無惡不作,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整個帝都城都知道。

被人殺死了,反而是大快人心的好事,難怪許多人發出大笑聲。

“沐姑娘,如果我今天執意要殺了他呢!”

薛春雨臉色陰沉的可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