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九十五章 底牌盡出

第九十五章 底牌盡出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九十五章 底牌盡出

一劍落空,薛長青并未收手,反而加快了攻擊速度。

劍光猶如閃電,身體變化之快,遠遠超出了云嵐等人,不愧是大家族強者,劍術還有身法,絕非滄瀾城修士可比。

柳無邪猶如一枚枯葉,隨著薛長青的劍法,忽上忽下,卷起地面上的碎石,方圓數百米,形成一股風暴,強橫的氣勁沖向四周,柳無邪躲避的空間越來越小。

“小子,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

薛長青劍法連綿不絕,猶如浩瀚的海水,一浪高似一浪,逼著柳無邪只能反擊。

在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海浪卷走,吞噬的一干二凈。

劍風陣陣,薛長青的三十六路春風劍法,施展的淋漓盡致,這套武技,他侵淫了幾十年,早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每一招都能爆發出最強的攻擊力。

趁著變招的瞬間,柳無邪的短刀出鞘,尋找那么一絲絲縫隙,突然襲擊薛長青的死穴。

變招之快,令人毛骨悚然,薛長青嚇得一身冷汗。

任何招式,都有變招的時候,每一次變招,只有千分之一呼吸時間,一般人極難發現。

柳無邪似乎在等,等他每一次變招,這種對手太可怕了。

好比一條毒蛇,一直注視著你,趁著你不注意的時候,突然狠狠的咬你一口。

柳無邪現在就是這條毒蛇,他在等薛長青犯錯,只要被他抓住機會,一定狠狠的咬死他。

只要是人,就有出差錯的時候,借助鬼瞳術,薛長青的每一個招式變化,柳無邪盡收眼底,不斷的分析,尋找劍法的破綻之處。

兩人實力相差懸殊,已經發現好幾處破綻,柳無邪不敢涉險。

就算他擊中薛長青,對方也會做出反應,瞬間彌補破綻,最后也是一個兩敗俱傷,這不是柳無邪想要的結果。

柳無邪不急不緩,七星步伐配合血虹刀法,可以說是攻守兼備。

猶如鬼魅一般,令人捉摸不透,薛長青有些急躁了,對一個螻蟻出手這么久,遲遲沒能將他殺死,發出憤怒的吼叫。

“你攻擊我這么久,也該吃我一刀了!”柳無邪雙目突然一縮。

薛長青三十六路春風劍法,終于摸透了,接下來他將要變招,由‘仙人指路’轉換成‘紅拂夜奔’,兩招連綿不絕,極少有人能發現,兩招之間有個致命的破綻。

只有柳無邪,借助了鬼瞳術,尋找到一絲縫隙。

短刀陡然斬下,奇快無比,化為一道凌厲無匹的刀氣,撕開氣勁,出現在薛長青的面前。

“不好!”薛長青暗道一聲。

柳無邪的氣勢不斷攀升,猶如一只猛虎,剛才還在沉睡,猛然就覺醒了。

一直在躲避,為何突然反擊,讓薛長青意識到不妙,仙人指路已經施展結束,正要變招。

而這時!

柳無邪的短刀已經逼近他的面前,切斷了他變招的路數,這種打法太冒險了,沒有人敢輕易嘗試。

距離越來越近,薛長青變招已經來不及了,手中長劍突然下切,竟然是野蠻打法。

不愧是老牌高手,變招之快令人匪夷所思,發現不對勁,立即改變戰術,戰斗不能墨守成規,許多時候,要根據實際情況,來變換招式。

柳無邪早就防到這一招,手中短刀突然下切,出現在薛長青的小腹處。

兩人都是近身戰斗,稍有差池,就會命喪當場。

洗髓境的氣勢壓迫,對柳無邪起不到任何作用,換成一般先天境,連近薛長青的身都不可能。

“該死!”

柳無邪的短刀,猶如附骨之疽,緊緊的貼著他的身體,一招錯,招招錯,不論他怎么變招,那刺骨的刀鋒都能出現在他小腹位置。

“給我滾開!”薛長青一聲怒吼。

狂暴的氣勢,猶如引燃了火藥,恐怖的洗髓之勢,將柳無邪的短刀震偏了。

“嗤!”

就算這樣,小腹下面還是被切開一道口子,鮮血淋漓,并不是什么致命傷,還是讓薛長青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子,戰斗天賦太高了,高的離譜。

恐怕一般的真丹境,戰斗技巧未必有他強橫。

身體一個倒卷,避開薛長青長劍,落在三丈之外。

兩人相視而立,看似柳無邪占據了上風,成功傷到了薛長青。

只有柳無邪心里最清楚,剛才那一刀,無關痛癢,連傷害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些皮外傷,接下來將要承受薛長青的瘋狂怒火。

“很好,你成功激怒我了,我會把你碎尸萬段!”

恐怖的力量,炸開薛長青的束發帶,整個人看起來猙獰可怖,氣勢節節攀升,越來越強。

劍芒吞吐,發出嗤嗤聲,要比剛才力量強橫兩倍有余。

被小小的螻蟻,把他逼到這種份上,就算誅殺柳無邪,薛長青還是會感到顏面無存。

只有將他千刀萬剮,碎尸萬段才能解恨。

柳無邪面露凝重,他雖不懼洗髓境氣勢,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何技巧,都會無所遁形。

巧勁只能用一次,用多了,對方就會有所準備,繼續偷襲效果不大。

收起短刀,柳無邪竟然放棄血虹刀法,今天不是他死,就是薛長青亡,兩人不可能共存。

右拳舉起,霸拳的起手式,打算跟他硬抗一招,試驗一下,到底霸拳能達到什么程度,能否重創洗髓境。

兩人都在醞釀,薛長青猛的呼吸一口真氣,手中長劍如同雷霆閃爍,斬向柳無邪。

“小子,給我死吧!”

恐怖的劍罡,遮天蔽日,彌漫了整個黑風崖,這是薛長青最強一招,將三十六路春風劍法,濃縮成一招。

柳無邪避無可避,只能選擇硬抗這一招,整個身體,被強橫的劍氣所包裹。

“鹿死誰手,還尚未可知!”

身體猶如炮彈,陡然爆射,如同一道蒼鷹,展翅落下:“霸拳!”

如同悶雷炸響,整個蒼穹都在回蕩,崖底下方傳來陣陣回音,震得耳膜都要裂開。

突如其來的一拳,打得薛長青一個措手不及,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他的劍招已經形成了。

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轟然撞擊到了一起,形成了驚天駭浪。

“轟隆!”

可怕的力量,以兩為中心,橫掃方圓數千米。

形成的漣漪,層層疊疊,如同海浪一般,不斷的涌向四周,震碎了周圍樹木,陣旗終于承受不住,發出咔咔聲,應聲裂開。

失去陣法,四周場景恢復正常,他們依舊站在黑風崖上。

“噗噗……”

大口的鮮血,從柳無邪口中噴出,上次在徐家施展霸拳,不過調動了一半力量而已,抽干了他三成的真氣。

這一次,他將力量催生到了極致,幾乎抽干了他八成左右的太荒真氣,丹田幾近枯竭。

別說繼續施展霸拳,能不能支撐施展刀法,都是未知數,身體傳來劇烈的酸痛。

薛長青也不好受,拳法反震回來的力量,震得他五臟六腑移位,一口淤血從口中噴出來,身體倒退幾十步,這才堪堪站穩。

兩人沒有繼續出手,相互看著彼此,鮮血順著他們的嘴角,不斷溢出。

一拳重創洗髓境,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會震驚整個大燕皇朝。

薛長青眼眸中的殺意更加明顯,此子不能留,任由他繼續成長下去,將是薛家的噩夢。

拖著受傷的身體,手持長劍,一步步逼近柳無邪。

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今天也要殺了他,以免給薛家帶來災難。

柳無邪沒動,雙臂低垂,太荒丹田真氣嚴重匱乏,就算施展血虹刀法,意義不大。

右眼開始聚焦,最后的殺招,鬼瞳術。

霸拳重傷薛長青,希望鬼瞳術能將他斬殺。

“小子,告訴我,剛才施展的拳法叫什么,我可能會考慮讓你死的舒服一點!”

回想起剛才那一拳,薛長青眼眸中流露出一絲貪婪,如果他能掌握,豈不是可以越級挑戰。

兩人距離不斷拉近,柳無邪靜靜的看著薛長青的雙眼:“你想知道?”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霸拳的威力,連柳無邪都很是吃驚,所有的武技,經過太荒真氣催動,力量都變了。

不論是鬼瞳術,還是霸拳,遠遠超出柳無邪的預料。

“告訴我修煉之法,跪下來磕幾個頭,自廢修為,我會留你一條狗命。”薛長青諄諄善誘。

先套出拳法修煉之法,在殺了柳無邪。

“別枉費心機了!”

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邪笑,薛長青已經放松了警惕。

已經逼到柳無邪三米之外,手中長劍舉起,欲要架在柳無邪的脖子上,逼他交出霸拳修煉之法。

而就在這時,一團詭異的光澤,從柳無邪雙瞳爆射出去,這么近的距離,薛長青根本閃避不及。

況且他也意想不到,眼神也可以殺人。

目光一直盯著柳無邪的雙眼,那團詭異的光澤順著空氣,沖入薛長青的腦海。

“啊!”

薛長青發出一聲慘叫,手中長劍咣當一聲,掉在了地面上,雙手捂著腦袋,滿地打滾。

突破先天五重,金色魂海越來越強,釋放出的魂力,猶如利劍一般,輕易撕開薛長青的魂海。

事不宜遲,不給薛長青任何機會。

洗髓境魂海強大,最多一個呼吸時間,就能恢復過來,死的一定還是柳無邪。

手中短刀狠狠斬下,化為一抹燦爛的刀光,怒斬薛長青的腦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