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太荒吞天訣  >>  目錄 >> 第七十八章 洗髓境

第七十八章 洗髓境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 奇幻玄幻 | 熱血 | 升級 | 爽文 | 扮豬吃虎 | 鐵馬飛橋 | 太荒吞天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太荒吞天訣 第七十八章 洗髓境

追風二十七劍!

云嵐的成名絕技,屢試不爽,出道這么多年,少有敵手,從未有人讓他連出二十七劍。

今天!

他眼中螻蟻一般的角色,三番五次戲弄他,仗著一套身法,左閃右避,令他無可奈何。

那種憋屈感,恨得咬牙切齒,發出一聲聲咆哮。

你追我趕,柳無邪并未反擊,借助鬼瞳術,找到追風二十七劍八處破綻,想要擊敗云嵐,需要從這些破綻當中著手。

“追風奪命!”云嵐一聲厲喝。

手中長劍化為一道殘影,無限于接近人劍合一的程度,追風二十七劍最厲害的一招。

“機會來了!”柳無邪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手中短刀突然做出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

刺向云嵐的右側腋下,刁鉆無比。

云嵐嚇得渾身一個哆嗦,追風奪命劍的死穴,正在右側腋下,他是如何知曉。

不撤回長劍,死穴暴露,被柳無邪刺中,身體必定遭到洞穿,就算他殺死柳無邪,也是同歸于盡。

來不及思考,他還不想死,第一時間選擇朝右邊掠去,避開柳無邪的絕命刀。

“你太慢了!”短刀貼著云嵐的身體,嚇得他一身冷汗。

撤回長劍的那一刻,云嵐知道錯了,大錯特錯。

一招錯,招招錯,柳無邪的短刀,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連綿不絕,猶如驚濤駭浪一般,鋪天蓋地的卷來。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招式的破綻!”云嵐駭然大驚。

柳無邪每一刀,都有針對性,他的長劍還未出手,就被柳無邪的刀氣逼回來,憋屈無比。

鬼瞳術破解了云嵐的劍法,加上仙帝的智慧,輕松瓦解他的一波波攻勢。

破解是一方面,想要徹底斬殺云嵐,難于登天,對手是洗髓境,單憑破除招式,遠遠不夠。

真氣厚度上,云嵐高出柳無邪好幾個等級,長劍陡然切下,打算硬碰硬,利用洗髓境的強橫氣浪,強行撕開柳無邪的攻擊。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巧勁終究有限。

恐怖的真氣,形成狂風怒嘯,柳無邪身體一個踉蹌,兩人之間,終究橫跨著洗靈境,想要越過去,如同登天。

柳無邪在等,他的機會還沒出現。

身體爆退,避開云嵐的沖擊,選擇游斗。

“小子,別躲了,你逃不掉的,就算你找到我的招式破綻又能如何,我是堂堂洗髓境,單憑真氣,就能碾死你。”云嵐發出一聲獰笑。

一個逃,一個追,兩人在樹木上不斷跳躍。

雷濤站在下面,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能在洗髓境手里走百招而不敗,巔峰洗靈境也做不到這一點。

“有本事你能追上我再說!”誘敵之計,柳無邪要引誘他上當,才有機會將他誅殺。

機會只有一次,一旦失敗,死的將是他。

越來越暴怒,云嵐性格本來就暴戾,三番五次被柳無邪嘲弄,追殺了半天,連他的衣角都沒沾到,更是處于狂怒的邊緣。

人在暴怒之下,就會出錯,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來。

你追我趕,兩人玩起了貓捉老鼠的游戲。

時間緊迫,到了白天,會有人路過此地,再想追殺他們,更不容易,云嵐要速戰速決。

兩人進入密林深處,已經聽不到畢宮宇跟南宮其的打斗,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光線越來越暗。

柳無邪突然停住身體,故意將云嵐吸引到此處,施展鬼瞳術,不能讓人知道。

“小子,你怎么不跑了!”云嵐停住身體。

他們站立的地方,比較空曠,大概有幾十平米大小,適合他們交戰。

兩人面對面站著,相隔十米左右,凜冽的殺氣,從云嵐身上釋放出來,臉上的表情顯得猙獰可怖。

“云閣主,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你?”柳無邪突然笑瞇瞇的盯著云嵐,手中短刀放下來。

“說吧,臨死之前滿足你一個愿望!”云嵐不愿意太多廢話,讓他趕緊說。

“你堂堂一閣之主,甘心被上官才利用,難道你不知道,他在利用你們兩個來殺我的嗎。”柳無邪一臉嘲諷。

上官才在借刀殺人,自己不出手,扇動云嵐跟南宮其來偷襲他們。

為何莫十道沒有來,杜明澤也是死在柳無邪手里。

顯然,莫十道沒有上當,他要報仇,會自己動手,不會上上官才的當。

“你以為我不知道上官才在利用我,只要殺了你,利用又如何。”云嵐并不笨,雙方各自利用罷了。

“果然是上官才派你們來殺我!”柳無邪原來是在試探,確認一下,是不是上官才暗中搞的鬼。

果然如此!

“遺言說完了嗎!”云嵐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說完了就受死吧。”令人窒息的洗髓境氣勢,形成一股駭浪,掀飛地面上的碎石。

“這就是洗髓境的實力嗎!”柳無邪舔了舔嘴唇,眼角露出一抹瘋狂。

距離越來越近,長劍出現在柳無邪三米之內。

再不做出反應,就會死在云嵐劍下。

“云嵐,準備受死吧!”柳無邪突然一聲大吼。

聲音很大,蘊含真氣而發,太荒丹田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如同雷鳴一般,震得云嵐心神一震。

眼神不自覺朝柳無邪看過來,差點被這小子嚇著了。

看向柳無邪雙眸的那一刻,他知道錯了,大錯特錯。

“鬼瞳術,殺!”

金色魂海猶如翻滾的巖漿,順著右邊瞳孔,陡然爆射出去,形成一股洪流,鉆入云嵐的雙眼。

誰會料到,眼神可以作為殺人的利器。

云嵐反應不急,想要閉上眼睛,已經來不及了,魂海傳來一陣刺痛。

“啊!”

雙手捂住腦袋,趴在地面上不斷翻滾,頭疼欲裂,他的魂海傳來令他窒息的撕裂感。

那種感覺,讓他痛欲不生,恨不能立即死去,承受不住這種非人一般的折磨。

身體上的疼痛,可以咬牙堅持,大腦中的痛苦,摸不到,抓不到,云嵐雙手抓住腦袋,撕開頭部皮膚,鮮血染紅了他的手掌。

經過三日論丹,柳無邪的魂海提升好幾倍,一般情況下,絕對不會施展魂力攻擊,這太危險了。

稍有不慎,就會遭到魂力反噬。

為了活下去,柳無邪豁出去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氣勢如虹!”

身體彈射出去,手中短刀狠狠斬下,鬼瞳術最多控制他半個呼吸時間,等魂海恢復,死的一定還是他。

云嵐睚眥欲裂,魂海傳來劇烈疼痛,意識還算很清醒,柳無邪短刀斬下來的那一刻,舉起長劍,欲要格擋,身體就地一滾,避開致命一擊。

“嗤啦!”

避開了腦袋位置,腰部被長刀切中,鮮血橫流,肚子上留下一尺多長的口子,都能看到腸子了。

云嵐痛的倒吸涼氣,疼的他臉上的表情都扭曲了。

得勢不饒人,欺身而上,短刀繼續撩起。

云嵐想要站起來,不想再打了,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逃走。

魂海傳來的痛苦,讓他喪失了戰斗力,心神皆顫。

“死吧!”

太荒真氣涌出,如同洪水猛獸,這才是柳無邪最強的一刀,剛才當著雷濤還有畢宮宇的面,并未施展全力。

施展鬼瞳術,魂海一陣枯竭,陣陣眩暈襲來,再不殺死云嵐,魂力枯竭,任由云嵐宰割。

刀意席卷,云嵐被鎖在原地,這就是刀意的厲害之處,不達宗師,不可能領悟到刀意,柳無邪就是一個特殊。

“不要殺我!”云嵐突然跪下來求饒,他還不想死。

可惜太晚了,凌厲的刀氣,撕開空氣,同樣也撕開了他的脖子。

身體一點點干癟下去,洗髓境身體里面蘊含大量精純的能量,將之吸收,足以將他提升到先天四重后期。

三滴精純的液體,從吞天神鼎中溢出,流入太荒丹田。

“轟隆!”

一陣陣雷鳴閃爍,太荒真氣飛速暴漲,用了不到三個呼吸時間,攀升到先天四重后期。

“不愧是洗髓境,身體中的能量太可怕了。”

按照他的推算,最少需要一個月才能突破到先天四重后期,殺死一尊洗髓境,縮短了他一個月的苦功。

立即盤膝坐下,金色魂海傳來劇痛,施展魂力攻擊,反噬極大。

太荒吞天訣運轉,方圓數萬米的靈氣,飛速涌入身體。

魂海在緩慢修復,足足過去一炷香的時間,魂海恢復三分之一左右。

想要全部恢復,需要一日到兩日時間。

遠處戰斗還在繼續,已經進入關鍵階段,畢宮宇跟南宮其的實力相差無幾,想要分出勝負,非常之難。

到最后一定是一個兩敗俱傷,誰也討不到好處。

化為一道殘影,柳無邪消失在原地,直奔戰場而去。

嘗到了甜頭,再吞噬一尊洗髓境,十有八九提升到先天四重巔峰,又能縮短他一個月時間。

靠近戰場的那一刻,一口涼氣從柳無邪口中吸進去。

兩人身上掛滿著傷口,完全是兩敗俱傷的打法,南宮其為了拖住畢宮宇,施展了渾身解數,不惜用生命來阻攔。

“無邪,你快走!”

看到柳無邪,畢宮宇讓他快走,別留在這里。

“要走一起走!”話音一落,手持短刀加入戰團,一刀狠狠的劈向南宮其。

嚇了一跳,南宮其身體急速爆退,柳無邪的一刀讓他意識到了危機。

“云嵐,你死到哪里去了,這小子怎么還沒死。”南宮其一聲厲嘯,讓云嵐趕緊滾出來。

“他已經死了,你不用召喚了!”柳無邪冰冷的說道。

畢宮宇跟南宮其都愣了,身體一怠,同時朝柳無邪看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太荒吞天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59837